乡镇腐败已招天怒人怨

余相飞 原创 | 2017-05-03 09:53 | 收藏 | 投票

  郧西县乡镇腐败已招天怒人怨

 

重庆市云阳县普安乡发生一起窝案,党委政府九个领导成员抓进去八个,缘由是贪污、私分公款几百万,什么钱他们都敢瓜分,扶贫资金、救灾资金、退耕还林资金、交通建设资金等,只要是钱,他们就敢贪,花样揣到自己腰包,手段很简单,无非是开假发票、冒名顶替。

可惜,薄同志进去了,乡镇虽然越来越腐败,却没人抓了!

2016年8月,甘肃,因低保被取消,酿成杨改兰一家六口死亡惨剧。

2016年12月,央视曝光湖北省郧西县三官洞乡镇书记带领村书记村主任团伙贪污惠农资金,揭开郧西县镇村团伙腐败黑幕一角。

中国是以乡镇为经济单位的,以前叫公社,后来改称乡(镇)。乡镇强,则县强,乡镇富,则县富。沿海有一些新型小城市,以及老城市周围的卫星城市,其实都是一些小渔村或小乡镇发展起来的。反之,乡镇穷弱,则县穷弱,乡镇腐败,则县腐败。

    第二次来乡镇政府的时候,有个小学同学给我讲,现在乡镇地皮炒得很厉害,个别地块比县城的地价还贵,同学还对当官腐败的发了一通牢骚。我知道同学盖了一幢房,应该是零七年的事情,那时候郧西县城都穷,乡镇更穷,也没在意,只觉得地皮贵说明经济发展了,应该是好事情。

    乡镇干部表面上看的,也就混个吃喝,个个红光满面,与老百姓站在一起,泾渭分明,那时干部工资一千多点,个个天天喊穷。现在想想,那时实在是幼稚得厉害,穷地方炒出天价地皮,这件事情很不正常。

    再说当时也没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因为我那时并非干部身份,说白了,因为公务员招考的事情,县里害怕曝光,我就是一个软禁起来的看管对象,当时心里最极力反抗的,是干部赤裸裸对人权的践踏,现在的情况依然不太妙,正常的工资福利都被克扣,就像老百姓的救济款被黑,郧西贪官真的无法无天。

    后来经历了更多阴险黑暗的事情,才把一切看个明明白白。只有穷的农村,永远不会有穷的干部,只要有这种干部,农村只会穷下去。践踏人权搞维稳,不过是为了经济上的榨剥。

    郧西是湖北省最北端的县,秦岭山区,偏僻贫困大多数农民逆来顺受,而店子镇老百姓在整个郧西县官场,被称为群众基础好,实际暗指大多数老百姓老实可欺。干部掌握着开各种证明的权力,现在还掌握着各种惠农资金发放的权力,现行体制下,老百姓从生到死,都被人管着,人治社会,在偏远贫困地区,干部就是人上人的存在。

    现在惠农政策好,干部掌管着各种好处的发放,一般人更不敢得罪干部。就是没有这些,当官也会想尽办法把老百姓死死攥在手心,比如拉扰一部分群众打击一部分群众,官场上的手段,在干群关系处理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大多数老百姓对农村基层干部的违法乱纪行为,不愿去,不敢去管,乡镇干部抓住老百姓的这心理弱点,贪污腐败横征暴敛,肆无忌惮我当时的看法,可能有些搞,还觉得干部贪是有个性干部的一种潜意识反抗行为,想必就是现在,很多极端人士也会认为干部腐败客观上有利于进步。回头再思考一下,太幼稚了,人治社会的存在,正是因为这种干部队伍庞大的存在。

    每一个有权力的班子成员,都会利用手上的权力掌控一定数量的干部群众,之所以能当上领导,行话里叫做“上面有人,下面有根”。别小看了这些有权力的乡镇干部,肚子里装的,可是满满的不同凡人的歪经。

乡镇党委政府一般由领导班子成员和一般干部组成,班子成员有党委书记、乡镇长,这两位一般是正科级,少数的有副处级,再就是管工业的副书记、管党务农业的副书记、人大主席、管财经的副镇长、管农业的副镇长,管工业的副镇长、纪委书记、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再加几个副科级干事。有的乡镇还设有秘书、事务长,负责政府内务、后勤接待方面的事情。 

    每年初的经济工作会上宣布分工,每个领导班子成员分管一块,下面的单位有财政所、人社所、计生服务站、畜牧站、广播站等所谓七站八所,再就是若干村委会。

    摘引一位乡镇干部的贴子:

    一般干部就是副科级以下的干部,有几大办公室主任——党政办公室主任、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社会事务办公室主任、纪委副书记、计生办主任、民政办主任、再就是各办公室的副主任等等。一般干部的人数比班子成员的人数是要多,一般干部权力很小,有的就没权。

    先从权力最小的一般干部的腐败说起,党政综合办主任有采购物品的权力,采购中可以收回扣,只要有机会他们肯定是要收的;经济发展办主任联系企业,管环卫,其实管环卫就是每个企业收一定的排污费,这笔排污费就是他和分管工业领导的小金库,说穿了就是供他们消费的,有时候还用假条子报账贪污;计生办主任是有油水的,征收计生罚款是有弹性的,假如说农村户口超生的罚2万—6万,超生户为了少罚款就可以行贿计生办主任或者分管计生的领导,比如送3千给计生办主任就只罚2万,不送可能就要被罚3万甚至更多,这种情况在基层是常态而不是个案;民政办主任就更肥了,前一段时间曝光的一个民政办主任利用危房改造贪污70万的案例就可以说明一切,他们还可以为自己的亲戚办假低保然后自己领。

再谈谈班子成员的贪腐,宣传委员可以利用文化系统下拨电子产品而截留据为己有;组织委员可以利用掌握入党指标而接受贿赂,可以贪污组织经费,还有贪得无厌的把手伸向村组织,向村组织收取所谓的组织费用供自己消费;纪委书记呢?看看山西纪委书记金道铭就知道了,当然一个镇纪委书记的贪腐数额是不能和金道铭比的,我这里说的是小贪;分管计生的贪腐和计生办主任类似,当然贪腐的机会比计生办主任要多,数字也要大;分管民政的也一样;分管工业的一般还管城建,一听城建大家就应该知道里面的猫腻不少,我就不细说了;分管农业的,这些年中央对农业的投入不小,这也给分管农业的领导带来了不小的收益,农田水利建设工程谁想拿到就必须进贡,大工程肯定得先拿下书记,但分管农业的是负责验收的他也得分一杯羹,三两万块钱的工程就直接行贿分管的得了;分管财经的离钱最近,贪腐机会也很大,现在实行村帐站管,就是村里的帐由财政所管理,村里的开支要入账必须乡镇管财经的领导签字才行,有些村书记的违规开支过大,他又不想自己掏钱,就用村里的钱行贿乡镇管财经的领导,违规开支就可以入账了,另外分管财经的可以随便开支,用于招待他的亲戚朋友,甚至报假账贪污公款,这都是常有的事。接下来党政一把手了,乡镇长是管大财经的,到了一定数额的开支(有的定为1千以上有的定为2千以上,各地的情况不一样)就必须要镇长签字,所以分管财经能贪腐的方式镇长都有,涉及到大的工程项目比如征地、房地产、国有资产变卖等等但凡要行贿书记的镇长也要分一杯羹,当然对镇长的行贿数额肯定比书记要少。

毫无疑问乡镇最大的腐败分子肯定就是书记了,一般的乡镇书记小钱是看不上的,想要进步的干部逢年过节就得到书记家去进贡,到了考核提拔干部的时候就更加要进贡了,无论哪一级应该都是这样的。

但凡达到一定数额的工程都得书记点头才能拿到手,上菜(送钱)是必须的,个人要在乡镇征地即使你上面有领导批条子也得给书记送钱,因为送了钱征地的价格就会便宜,如果你不送钱他也会打哑谜你猜——现在地很难征,老百姓的工作不好做,我一定尽力给你征地,不过时间不能保证。对于想征地的老板来讲时间就是金钱,早一天征到地就可以早一天圈地或者早一天开发加大土地增值的系数,当然这种哑谜老板都会猜,谜底是:一般给予书记回扣每亩2-3千元,100亩地就是20-30万元;国有资产变卖也是书记捞钱的重要来源,国有资产最重要的就是单位或企业土地,这种土地是有土地使用证的,比耕地更值钱,开发商也最喜欢这种地,当然搞定书记就一切OK,卖多少钱基本上就是书记说了算,大把的银子就进了书记的腰包,想想看这书记得捞多少钱,挥霍公款就更比用自家的钱要大方的多,简直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这位朋友说的只是一般情况,其实现在的乡镇,基本上是团伙腐败,乡镇如同公司化运营的帮会分舵。你不腐败,就要受排挤,被边缘化,提拨轮不上,工资被人扣,处处穿小鞋。每一个被提拨的,都是交了投名状的腐败份子,不信任的人,有个性的人,不愿做奴才的人,永远进不了腐败圈子。 

这位朋友有所保留,只讲一般的经费和贿赂问题,现在的乡镇干部,敛财的方式各种各样,直接罚款比如收缴社会抚养费什么的,虽然没有淘汰,但落伍了。 

马克思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权力一旦贪婪,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在中国,用权力捞钱是最好的生意。我批评的袁立明星也说过“明星的钱和官员的钱比起来,就像是矮子碰到了巨人”。有这样暴利而且没有风险的行当,谁还来真扶贫真创业真心发展经济?2015年,湖北省实施村书记村主任一肩挑,享受副科待遇。我就知道,上面根本就没指望村书记能带领村民致富,只是把村书记当做帮国治理的工具使用。我敢断言,湖北出不了华西村。倘若湖北定下这项决策的人,了解到现在的村书记早已看不上这点钱,村书记非但不能治理村组,反而是蒙上诓下的社会毒瘤,又做何想呢。基层工资的确低,需要加薪,但给贪官污吏加薪,老百姓肯定反对------反对无效,这几年公务员工资还是涨了。工资涨了却不搞廉政,为何?官帽水涨船高,集体腐败。说的普涨,缩小差距,最后成了拉大距离,涨工资也搞腐败,物价也随之飞涨。

腐败有多种,最可恨有两种,一种吹牛逼,一种刮民财。郧西县有这样一个神奇的乡镇,老百姓穷得响叮铛,却出了几位牛气熏天的名人。没别的,就是靠吹,赤裸裸地,不带一丝遮掩。互相吹捧,奉承上司,提携后进,你好我好大家好。吹领导,比较招眼,仍然有人干,比的是脸皮厚。比赛吹捧,看谁吹得响,看谁上的媒体高大尚,比的是谁的路子广舍得花钱。也有吹普通人,当然吹捧的对象都是经过仔细考量的,吹别人,也就是捧自己,真能吹出个典型,还不是给大家遮遮羞,挡挡箭,我进步你安全。贪官一般信奉闷声发大财,这敢吹的,的确需要一种境界,不是胆儿肥,而是对游戏规则的领悟,官员吹成了知名诗人,临时工吹成了正科,显然得到了精髓。

店子镇马头山羊本是当地有名特产,具有相当发展潜力的有传统优势的产业,本可早日走上一条做大做强的正轨之路,但茅箭区政法委书记赵洪福在店子镇任职期间,不去做基本功,只为自己政绩不为后任留利,好大喜功,急于求成,弄虚造假,致使一个刚刚处于萌芽发展状态的山羊养殖产业,陷入一蹶不起的窘境。2003年,店子镇山羊存栏量不过一万头,当年出栏数量不足五千。而在赵洪福指示下,店子镇政府对本地称山羊存栏三万多头,对县里称存栏数超过七万头,对省以上则谎称有十五万头以上,以套取国家扶贫专项资金,以突出和夸大政绩。当年造假工作做得热闹非凡,店子镇还搞了首届山羊文化节,中央七台农业频道做了专题报道,结果却招来店子镇山羊产业灭顶之灾。赵某为显示店子羊多,成绩大,做出诸多可笑之事。如,令干部在上湖路口值守,有参观团来,就马上通报公路沿线,由镇村干部监督群众将山羊赶到公路旁放牧。山羊节当天,将全镇有限山羊集中,并借来外乡镇山羊数百头,雇来大量农用车,记者镜头在哪里,参观者在哪里,就将山羊提前调运到哪里,当地老百姓称“山羊坐上公家车,中央七台也造假”。在店子镇山羊文化节公开交易当日,仅几名小商贩就将当日集中的大部分马头羊种羊买得一头不剩,而赵洪福在媒体则吹嘘成功出售多少多少山羊,完成交易额多少多少。此举无异杀鸡取卵,慕名而来的客商现金订购,并有投资商有意建深度加工厂,结果认真考察之下发现做了一回造假表演的观众,许多上当受骗者多年以后仍对店子镇弄虚造假嗤之以鼻。2004年当年,店子镇山羊存栏数已不足五千头。此后数年,在这个号称马头山羊大镇,政府扶持从事马头山羊养殖的示范户们,还不得不向外乡镇采购种羊。
       野核桃种植也是店子镇有传统优势的农业种植项目,本应因地制宜,发挥本地特色做强本地山野绿色品牌。赵洪福带领干部到全国各地一番观光考察之后,认为外地的核桃品种好,皮薄肉多,适宜深度加工大规模种植,即引进大量树苗,强令百姓种植,结果,树苗不服水土,管理不善,大量死亡,而存活下的树苗,竟然不挂果,原来引进树苗全是砧木,需要嫁接。令人惊诧的是,赵洪福本人就是农业中专技校毕业的。如今这个农技中专毕业生已攀爬到正处级,靠的当然不只是瞎折腾吹牛逼刮民财,主要还是裙带关系,这里就不说了。
 

经常看到一些农民对村干部的放狠话“我找纪委书记告状去”,这就外行了,纪委书记在干什么?纪委书记被用来考核创收绩效,受罚的只是那些不会弄钱搞钱的老实干部。创收绩效是什么东西?政府公司化的各种征收创收指标,多如牛毛,比如社会抚养费征收,城市建设管理费征收,各类罚没收入等政府管理的财源项目,还有形形色色的引资融资数目,还有一些人想出新办法,比如迎合一些新政策搞试点争取的资金,也有一些有路子的送几车山货献几个妹子向上面要钱,总之,不管你的钱来自何处,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搞钱,只要完成任务,只要能给大家月分红年分红多带来效益,你就是好干部。没路子的不会动脑筋的干部,那就叫不行,干不了几天就得下台滚蛋。弄虚作假是难免的,吹牛说大话攀富比阔成为官场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比谁后台硬比谁会来钱日子过得好。干部不稳定才是最大的不稳定,当官的都明白这个道理。都在想办法捞钱,造假吹牛,受贿收礼,团伙分脏,是官场常态,谁来抓谁?贼喊捉贼的事也有,不过那是极个别遇到了极个别情况。

比如这个赵洪福就是个对人严,对己宽的腐败分子。赵洪福近视,戴眼镜,行走夹着笔记本,不明就里的人,真把这个擅长表演的农校中专生当学者。赵某一来店子镇,就处罚了几个打麻将喝酒的干部,许多老百姓不知究里,把赵洪福当清官。三提五统时代,乡镇村干部纪律作风较差,老百姓便觉得能严管干部的官一定是好官。2005年,湖北取消农业税,更以为赵洪福是好官,老百姓却不知道,国家的农业税只有百分之五,以前百分之百,甚至百分之三百的税收就是赵某在背后指使。税费改革当年,赵洪福还在郧西电视台做了个节目,请了几个智障表演交税,“赵书记好,税收政策好,我们村的人抢着交税”。这样的假节目,唬弄谁?老百姓更不知道,越洪福在上级面前,又是一副嘴脸,陪笑陪酒陪麻将,派出所长带着巡逻队在外面抓赌,政府麻将室骰子声响到深夜。

我举报的张某晶,举报十四年没结果,直到她自己个儿出问题,就是现在玩消失,郧西县委依然不肯给出处理结果,有官员网络上巴巴地跑到别人转我的贴子里“辟谣”,也不肯给我一张书面回复。这个张某晶,造假骗官货色,也敢吹,2010年,组织部、纪委、宣传部联合起来吹捧,专门为其量身打造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乡镇长招聘会。几个月不到,顶着政治明星光环,蹿到乡镇书记位置。郧西县委不愿处分提钱进步的干部,也不愿处理收钱办事的干官员,除了不想砸自己的招牌断自己的财路,也不想打自己的脸面,这就是吹牛逼的好处,一旦吹成妖精,不但不能揭穿,还得呵护。

这里必须要讲一下城镇化。我2012年买的房子,2015年遇到了天价房产证的事情,9万5买的房子,要交1万2千元办房产证,房产商催收的手段层出不穷,个别蛮横的声称不交钱就搬出去,2013年县地税局下乡征收房地产交易税,也被用来向买房户收费的手段。我是被边缘化的,所以,很多事情当时并不是很清楚,当时写了一篇《天价房产证凸显地方包税恶风》的文章,虽然县里调查了,但结果并不如意,有可能查的人黑吃黑。 最终居然敢书面给我一个调查结果“不存在你所反映的天价房产证问题”。店子镇偏远,很多农民之所在这里买房,因为世代所处,在偏远的偏远,终生任人宰割忍气吞声,干部一声吼,流氓一扬手,就吓得把血汗钱送上来,我去求证,居然没人敢站出来举证。有的人不是胆小,前面说了,是被干部攥在手心玩一辈子的人,自以为是八等顺民。

中国农村的城镇化进程到现在已经有十来年,势头凶猛,一直以来视为雷区的耕地红线,在这十年被轻易突破,有人说城镇化就是让“地方政府卖地皮盖房子”, 有人说城镇化拉动了一轮新的经济增长,有贬有褒。从表面上看,农村面貌大变日新月异,基层干部们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的确,几乎找不到比城镇化更名利双收的事情。官员所得,除了公开的土地财政收入,还有种种自租空间带来的灰色收入,有的地痞就发了横财,有房有车银行有巨款闹市有永久的铺面,如果说官商勾结还遵守一定规则,官痞勾结则没有任何底线,官员和地痞相互利用勾结,所行之事必是罪恶滔天。有些人没有一分地,没投入多少钱,却分到了最大一块蛋糕,地皮房价炒得越高,分沾利益的黑手就越多。

我虽然被防范,一些具体细节并不是很清楚,时间长了,对地皮炒作的事情,也有一些了解。各地各大城市各种炒作手段套路经验,在这个偏僻山区小镇得到充分发挥运用。我那位小学同学,十几岁就外出打工挣钱,十几年血汗钱和借贷拍下几百平米地皮,盖房搞房产开发,本以为赚一笔,最后算下来,落到手里的只是自住一套房和一间门面。如果说开发商还有赚头,那买房户则是最终的冤大头,昂贵的地皮、种种税费甚至包括天价房产证,种种伸出的黑手,种种莫名的费用,都摊在买房户头上。我所在乡镇并没有好产业,唯一比较大的经济来源就是农村劳力外出打工收入,就是在煤矿金矿和建筑工地卖苦力,全县的情况也是这样,很多农村家庭,多年血汗,最后在这场洪洪烈烈的城镇化运动中被一下掏空,有的负债累累。

在中国,每一件大干快上的事情,最后都是惨淡收场,无一例外。农村城镇化现在还看不出明显的衰败迹象,但但种种绝望哀怨的气息,还是从深渊之中散发出来,敏感者或已经发现不祥的征兆。我所在的乡镇,全镇人口不到三万,集镇常住人口不足两千,过去几年内,冒出来六家大型超市,今年开始有两家退出竟争,一家转让,一家专心做起了医药生意。刚刚品尝到一丝大城市繁华味道的小镇,立刻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打回原形,过度膨胀之后,更显萧调败落。唯一兴旺的是建材行业,易地搬迁正搞得火热,而这样的扶贫经济又能持续多久?不是置喙给穷人盖房子,盖房子比送温暖送馒头有意义。

2007年5万买一套房,很多人嫌贵,两年内涨到10万多,装修家具家电算下来,花费不比县城少多少,旧房种地养殖那摊子已撂荒,买时容易卖时难,很多人后悔不迭。钱已经不再那么好挣,走在街上,罕见人影,有点人气的地方就是麻将馆。今天下午,一位老婆婆抱着孙子,向我抱怨在城镇住不起,趁着还能动,想回农村老房子住,老两口还能从地里扒拉点钱防老。

天价房产证体现了乡镇基层干部搜刮民脂民膏的胆大张狂,郧西县三官洞林区干部造假贪污惠农资金,体现了乡镇基层干部套取国家资金的手段多样,上坑国家,下刮百姓,乡镇干部搜刮的手段,远不止于此。

“只要是钱,他们就敢花,只要是钱,他们就敢贪”。当官犹如做生意一般,做得顺的,下面会捞,上面打点,如鱼得水,胆小的,正直点的,寸步难行。今天的地方政府,与公司别无二致,上蒙下诓,能要钱能捞钱就是真理。上下一般,既然是这样的官场,就默许了种种贪墨的存在,要扶贫先扶官,豆腐烂在锅里面,所以,郧西三官洞林区原党委书记程思源说“国家的钱,干部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内忧外患,上面既担忧老百姓,也担忧官吏。处于上面和百姓之间的贪官污吏阶层,之所以结起伙来压迫百姓,日甚一日,把玩的是一种实现利益和安全最大化的博奕。

镇村干部捞钱的地方很多,而且很多时候根本不用提心掉胆不用费什么心思,比如“截留””回扣“,公开的搞。相比之下,蒿河坪村党委书记靠造假帐贪污惠农资金,十几年才捞了三百多万,就很辛苦了。

官场诡谲,不是坏蛋中的坏蛋,干不上镇长书记,而被镇长书记看上并培植的人,莫不是奸恶狡诈之徒,三十年来,在种种浪潮和如城镇化的种种运动中,乡镇地痞,奸商,村干部,与乡镇官员干部,不断洗刷淘汰又不断组合勾连,构成一个比较稳固的地方乡镇权贵圈,权贵们的权钱累积,无非上坑蒙国家,下盘剥愚昧民众,所作所为,为祸比民国的土豪劣绅更甚,无数小圈子外嵌套着大圈子,联结的纽带,无非是姻亲裙带、贿腐搭裆、团伙分脏,乡镇如此,县市如此,全国大概也是如此。贺国方呼吁搞地方自治,不知道贺国方的老家是不是出了一批开明的官员和绅士,但是,湖北如果真搞地方自治,那地方只会更加暗无天日。

其中有一个坏蛋给我讲过一句话,“不要怕乱,只有乱,权力才稳固”,这就是领导们的真实想法?

吓了一跳,难道是一位坏蛋中的战斗机、斗天斗地不世出之才?我也懵了很久,后来才知道,这位还很肤浅,不过是讲大灾出大贪、乱世出脏官的老套路。世风不古,江河日下,思想界也是暗流汹涌,沉渣泛起,其中最有杀伤力的便是“养贪官抓贪官”,邪祟思想不可怕,可怕在于歪理邪说总是付诸于现实。

经济的盘剥到了极限,思想的荼毒也到了极限。看了一篇《谎言村庄》,造假村,害人者说谎不可怕,可怕在于被害者也说谎,习惯说谎,习惯被压榨,将弱肉强食视为天经地义。一俟条件成熟,被害者将成为新的害人者。我所在乡镇,就是谎言村庄的放大版现实版,虽比不得其他省份一些农村,整村人搞电信诈骗,整村人做丐帮,但传销、赌搏很让年轻人追捧,最崇尚的,当然是做贪官,就有这么一种人,嘴上骂贪官,见了官一样摇头摆尾。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每天呼吸的空气,都弥漫着自私贪婪。

常想起一句很流行的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很恼火这句话的首创,冷漠残忍也是一种愚昧,找点借口其实是自欺欺人,同时,深畏于这场精神瘟疫,无形无质,却比天灾更令人忧惧,人祸的极端,便是无形无质,无言无语,却可以令人感受到疯狂凶戾,人害人的时代,强权自以为是大赢家,而你我自诩善良之辈,寥寥寡弱,以何自处?

个人简介
维权,教育维权,反教育腐败。
每日关注 更多
余相飞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