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之:蒙田与西方“中医”

田成杰 原创 | 2017-08-30 11:3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大师 中医 蒙田 随笔 医药 

   阅读笔记之:蒙田与西方“中医” 作者:田成杰

 

  蒙田生育1553年,相当于中国明朝嘉靖年间,那时候法国会有中医?要弄清这个奇怪的问题,先看看周泽雄在《随笔之神:蒙田(上)》(载《经济观察报》2017717日)中的这段描述:

 

  蒙田对医学啧有烦言,文章里数落不停。但了解到当时的医术里充斥着各类鬼画符,我们又会感叹蒙田见识的先进了。蒙田例举过医生开出的若干处方:“乌龟的左脚、壁虎的尿、象的粪便,鼹鼠的肝、白鸽右翼下抽出的血。”蒙田本人长期遭受肾结石之苦,医生建议他服用的竟然是“老鼠粪便粉和其他怪东西”。类似《红楼梦》里“冷香丸”的怪诞药物,也出现在欧洲医生的方子中,如强调“某些药丸非要单数服用,一年中某天某个节日的不同疗效,草药采摘的不同时间”,等等。简而言之,那玩意“看上去像是魔术变出来的,而不是科学创造的”。于是我们发现,蒙田抵制医术,原是为了向科学和理性致敬。想到一些国人直到今天都会随便相信任何一种被吹嘘得神神叨叨的玩意——有时竟然是“绿豆汤”——我们更能服膺荣格的警告:现代人不仅仅是“生活在现在”那么简单。

 

  俺的撕蛋?蒙田所抵制的“鬼画符”不知道应该叫“中医”还是“法医”,但其故弄玄虚、莫名其妙的做派,确属一类货色——与几百年前的“法医”相比,我们还有童子尿、女人经血、脐带、露水、香灰、血馒头、原配蟋蟀、毛发指甲、狗拉在牛粪上的屎甚至人魄、人精…等等,那时的“法医”如果知道东方还有如此“神奇”(或者说“神经”?)的“中医”,还不早来取经了?还好,科学战胜了愚昧,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医学、医药,只不过,“法医”早已销声匿迹,但“中医”却仍在发扬光大、寻求复兴呢!

  www.earm.cn田成杰2017-8-30整理)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