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基础与基础薪酬哲学提纲(7)

孙好良 原创 | 2017-08-09 16: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穿 与基础工资 

 第六章、基础薪酬的确定与应用

一、年基础薪酬总和(用C表示):

1、年基础薪酬总和公式:

在以上各章,我们探讨了基础薪酬的构成与年食物工资、年衣着工资、年住房工资、年代步工资、年“其它工资”与日食物消费(X)、恩格尔系数(n)的对应占比关系。我们并假设求证了用“这样的年收入”(指不含购买住房与购买家用代步工具费用的年收入)购买人性化标准住房(60平方)的年限不大于10年,购买家用代步工具的年限不大于2年。综合以上各章所推导出的年食物工资S=365X、年衣着工资Y=86.4X、年住房工资F=365X/n、年代步工资B=365X/n、年“其它消费”工资T=121X/n计算公式。那么,年基础薪酬总和计算公式为:

年基础薪酬总和=年食物工资+年衣着工资+年住房工资+年代步工资+其它消费支出。即:

     

2、年基础薪酬总和计算公式要素分析

从年基础薪酬总和计算公式C=451.4X+851X/n可知,年基础薪酬总和的构成与日食物支出标准X成正比,与恩格尔系数n成反比。即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人创造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积累,社会人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逐步提高,社会人的日食物标准越来越高。正如水涨船高,社会人的生存基础与基础薪酬相应提高,而又促进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如此递进循环,而有人类的繁衍发展和人类社会的繁荣昌盛。基础薪酬动态图像如下:

    

从基础薪酬计算公式与基础薪酬动态图像可以看出,基础薪酬的增减与社会贫富状况、发展状况及与二者相匹配的日食物支出标准相关。这就是说,只要社会是发展的,社会财富是逐年累积的,归根结底是人在不断劳动、发明与创造。只要社会人在不断劳动、发明与创造,只要有新的劳动产品(在此主要指生活日用品与生活必需品)参与社会市场流通而成为商品成为社会人的消费品,就有必要适时调整基础薪酬而能够让社会人有足够的货币来购买消费品。要不然,我们生产它干什么!要不然,社会化大生产如何递进循环?那么,这就必要对日食物支出标准(日食物工资)进行人性化、科学化的设定,而达到社会人的生活质量与社会发展相匹配。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夯实社会人的生存基础,才可能有整个人类社会的递进循环与可持续发展。

3、对日食物支出标准(X)人性化、科学化的确定

首先,确定能够维持人个体生命新陈代谢,能够裹腹或保命,能够填饱肚子的最低食标准。最起码,不能因饥饿致营养不良而丧失日常生活活动能力,以致人个体不能成为社会人而不能正常地参与社会劳动。

(●日常生活活动:是指维持人最基本的生存、生活所必需的每日必须反复进行的活动,是人为独立生活而每天必须反复进行的、最基本的、具有共性的身体动作群,即进行衣、食、住、行、个人卫生等基本动作和技巧。广义的日常生活活动,当包括社会人为生存所必须进行的社会劳动。日常生活活动能力:如体位转移能力、个人卫生自理能力、行走及乘坐交通工具的能力、交流能力、社会认知能力和社会劳动能力等等。)

其次,由膳食营养专业机构组织包括营养学、医学和公共卫生等各界专家,调研、制定“国民健康膳食指南”,科学地确定健康膳食标准。

第三,确定社会人居家膳食与外出就餐比例标准。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现代都市生活节奏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人经常选择网上定餐或在外就餐。也就是说,社会的发展,决定了社会人生活水平的提高而首先反映在膳食标准和饮食方式、饮食习惯的提高与改变。纵观人类饮食习性与饮食方式的历史,人类实现了从原始社会茹毛饮血充饥温饱型——美味享受型——养生保健型饮食习性与饮食方式的历史性转变。即是说,膳食标准要与时俱进,要与社会发展同步提高。

第四,综合国家物价局、统计局、劳动就业局、营养学会等权威、专业机构和部门,以及世界银行、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性组织调研、统计发布的社会发展指数、生活水平指数、居民健康膳食标准、人均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恩格尔系数、基尼系数、贫困线标准、国际劳工标准、健康标准等等,制定出符合社会人实际生存状况的食物基础支出费用。

第五,确定“赡养系数”。是的,每个人都是父母所生且要为人父母。用俗话说,人不是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从社会学来讲,每个人的存在自有存在的道理与作用。人是社会的存在,每个人都发挥着承上启下、继往开来,使人类社会繁荣昌盛的作用,要不然,只有人类物种的灭绝。在这样的话题下,在这样的人性、人道意义层面来讲,社会人具有赡养(赡养父母和养育子女)的责任和义务,要有尊老爱幼的社会美德。即是说,赡养父母和养育子女是社会人的责任和义务,是社会人的自然法权。在现实世俗社会或是公民社会中,大多数社会人个体或社会公民所对应的社会道德规范与人道宪法也都对社会人的赡养责任和义务有所规定与规范,以促使赡养父母和养育子女的责任和义务升华为超越人为法的范畴而成为普世的人道文明。

这样,每个社会劳动者劳动量的输出所获得的劳动报酬当包含有赡养“没有或失去劳动能力,没有社会保障”的父母与子女所涉及的费用。因为每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社会人(人的多重身份:道德人、自然法权人、人为法权人等)都不是“一人吃饭全家不饥”的孤立的个体人,因为孤立的个体人预示着人个体的绝对消亡而没有生命的延续与升华。

第六,综合考虑社会人学习文化知识、掌握劳动技能与生产技术、进行创造发明等脑力劳动时所消耗能量进行必要营养补充的支出费用,以及社会人个体生存、生活所必需精神食粮转化为对物质食粮的需求的必要费用。

第七、综合以上各项,我们即可得到人性化、科学化的日食物支出标准(即日食物工资),而由此计算出年食物薪酬及至年基础薪酬总和。

二、年“薪酬总收入”(用XZ表示)

关于年总收入这个问题,在此只作问题提出而作简述。

1、年“薪酬总收入”是由基础薪酬、激励薪酬、员工股份分红(包括福利计划)三大要素所构成。即:

       年薪酬总收入=年基础薪酬+年激励薪酬+年员工股份分红

基础薪酬是保障社会人生命存在与维持社会人劳动力输出所必需的能源补给的价格体现。从社会管理方面来讲,对基础薪酬的科学化、人性化设定与管理,体现了人对生命存在与对人的尊严的敬畏和尊重。它体现的是社会的人道、人性化劳动分配原则。

激励薪酬是社会劳动者由于人个体的差异所表现出的劳动积极性、劳动自觉性、社会责任、创造发明、劳动竞争等劳动差异所产生的劳动力价格剪刀差。如平时我们所接触到的岗位工资、技能工资、浮动工资、效益工资、绩效工资、年功工资等等体现了能者多劳,多劳多得分配原则的薪资构成。激励薪酬体现的是公平、公正的劳动竞争原则。

员工股份分红(包括福利计划)是社会资源参与生产而成为生产资料,社会劳动者人个体应有的份额转化为股份应得的分红。它体现了社会资源共有制市场社会条件下劳动者参与社会化大生产作为主人翁“共有共享社会财富”的分配原则。它体现的是社会的平等、正义原则。

2、薪酬总收入结构图如下:

            

图中“XZ”代表薪酬总收入,“C”代表基础薪酬,“J”代表激励薪酬、“G”代表员工股份分红,即是薪酬总收入如三角亭。“C” 、“J” 、“G”是三角亭存在的三大支柱,是三大支柱决定了“XZ”的实现与存在的现实,即XZ= CJG。其实是“XZ”与“C” “J” “G”互为存在才有三角亭这一构筑物的真实存在。这当然离不开劳动作为三角亭这一真实存在构筑物的基础与前提。

归根结底是说,亭子由人建造,是人的劳动成果,没有社会人的劳动作为社会人改造客观存在为前提,人类的一切社会财富与文明成果无从谈起。人不劳动,恐怕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即使是“不劳而获”,那也有在不同意义上的劳动,“不劳而获”本身也是在耗费心机或计谋也是一种劳动。劳动是人存在与创造社会财富与社会文明的基础,是谓劳动基础。劳动基础,即指劳动是人存、在、生、活的基础与充分条件。反过来即可说明“C” 、“J” 、“G”三者不可或缺,与三者之间的必然联系是社会人存在的前提条件,即劳动薪酬对社会人生存、生活的必要性,特别是基础薪酬,它是社会人存在的基础的基础条件。不是吗?人要存在,就要吃穿住行,就要满足、购买生活必需,就需要基础薪酬,当然劳动成为必然,而至再消费、再劳动——如此,周而复始,“生态循环”,而有人生与人类社会。

“薪酬总收入”本不打算在此提及与述说,因为它涉及到社会资源和生产资料(如土地,土地在房地产市场的所有权与供给制度)私有制、公有制与共有制问题,由此关联到“社会基础”重组的大问题,特别是“员工股份分红制”这在当今世界各国尚没有实践和施行过,只是在发达国家已有萌芽。所有这此问题非长篇大论难以阐明,是因为基础薪酬涉及到“薪酬总收入”的构成,所以在此简述了“薪酬总收入”及相关话题。有关“薪酬总收入”以后专题论述,有关“员工股份分红制”与“社会资源共有制” 详见《生产资料哲学提纲》。

三、应用与计算

根据年基础薪酬总和=年食物工资+年衣着工资+年住房工资+年代步工资+其它消费支出,即C=451.4X+851X/n,国别社会劳动者基础薪酬计算如下:

计算1、美国社会劳动者基础薪酬与匹配房价、车价

1)、根据2012年美国劳工部数据,美国20%收入最低家庭人均食品支出是3547美元占总支出16.1%,住房支出是8771美元占总支出39.9%,汽车交通代行支出是3256美元占总支出14.8%。依此我们可以计算出X=9.7美元,不含住房与代行支出情况下的n=35.6%。那么:

基础薪酬C=451.4×9.7+851×9.7÷0.356

=4378.58+23187.36

=27565.94美元

匹配房价a=365X.m/n.M2

=365×9.7×10÷0.356÷60

=1657.5美元/ M2

2)、根据2012年美国劳工部数据,美国20%中间收入家庭人均食品支出是5620美元占总支出13.3%,住房支出是14944美元占总支出35.2%,汽车交通代行支出是7592美元占总支出17.9%。依此我们可以计算出X=15.4美元,不含住房与代行支出情况下的n=28.3%。那么:

基础薪酬C=451.4×15.4+851×15.4÷0.283

=6951.56+46308.83

=53260.39美元

匹配房价a =365X.m/n.M2

=365×15.4×10÷0.283÷60

=3310.4美元/ M2

3)、根据2012年美国劳工部数据,美国20%收入最高家庭人均食品支出是10991美元占总支出11.6%,住房支出是18440美元占总支出19.5%,汽车交通代行支出是10205美元占总支出10.8%。依此我们可以计算出X=30.1美元,不含住房与代行支出情况下的n=16.7%。那么:

基础薪酬C=451.4×30.1+851×30.1÷0.167

=13587.14+153383.83

=166970.97美元

匹配房价a =365X.m/n.M2

=365×30.1×10÷0.167÷60

=10964.6美元/ M2

4)、综述:通过计算我们可以看出,在不同收入状况,不同生活水平,不同社会阶层范围内,美国社会劳动者的日食物支出及至年基础薪酬与实际房价与现实收入状况是相匹配和相符合的,不同收入阶层的基础薪酬所能购买人性化标准住房的年限都是不大于10年的。根据美国劳动力统计局,威斯康辛大学统计数据分析,至2013年美国的房价在过去的100多年中的年平均增长率约为3%,房屋中间价折算成单位面积价格为1100美元/平方米(合人民币约6930/平方米),“有一些好区,比如好莱坞,比如比佛利,比如靠海的santa monica,房价动不动就是上百万,几百万几千万也不少见”也是合理的。(因为我们进行社会管理、创造社会财富的最终目的与最大愿望是消灭贫穷,减少穷人,能够使更多的人享受富裕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割富裕的命”和仇视富人,更不是“越穷越光荣”。能者多劳多得多享受这是“天经地义”的,更是以人为本或是人本社会发展的欲望动力之欲望目的及至目标所在。)也就是说,美国社会劳动者的基础薪酬是能够满足美国社会递进循环持续发展的社会基础作为人的要素的生存、生活、繁衍、发展的必要需求。

计算2、中国社会劳动者基础薪酬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5712元……;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9]19281元,……。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29129元,……。以及图18、图19进行计算。

 

读图可知,2015年中国居民食物消费支出为4814元(含烟酒支出,其实将烟酒支出统计在食物消费支出内是不合理的)占总支出的30.6%,居住支出是3419元占总支出21.8%,交通通信支出是2087元占总支出13.3%(其实将交通与通信统计综合为一项是不科学的,为了便于我们下面的计算,将交通、通信各为50%进行核定,即交通、通信各为1043.5元)。依此我们可以计算出X=4814÷365=13.2元,不含住房与代行支出情况下的n=4814÷(15712-3419-1043)=42.7%。那么:

基础薪酬C=451.4×13.2+851×13.2÷0.427

=5958.48+26307.26

=32265.74

匹配房价a=3564/ M2上面我们已经计算,计算过程略

简评:以上所计算32265.74元”这一基础薪酬标准与201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相接近。但是,这一基础薪酬标准所匹配房价与实际房价相脱节。通过计算可知,2015城镇劳动者基础薪酬32265.74匹配房价为3564/ M2,而城镇实际平均房价为9400/ M2,实际房价高出匹配房价2.6倍,更不用说一线城市平均房价为32300/平方,要高出匹配房价9倍多。要明白,中国居民低收入阶层和高收入阶层所面对的是同样高的房价,特别是生活在诸如“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普通社会劳动者,要想“有其屋”那简直是比登天都难。

从而也说明,中国现实房价与中国居民薪资收入极不相匹配,房地产泡沫膨胀了中国经济,劫持、绑架了中国经济(或许完全可以说,中国当前的经济就是“房地产经济”,中国经济的发展主要是靠房地产在拉动,如果房地产垮了,房地产泡沫破了,中国经济会怎么样呢?实际情况是,政府虽然多有政策调控房价,但实则是致力于防止房价暴跌。因为中国房地产是和国家银行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因为中国政府的收入是和房地产捆绑在一起的。所以,政府是不会让房地产“硬着陆”——“崩盘”的与中国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和重组,致使中国的房价脱离了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实在高得太离谱,致使中国经济畸形发展与社会财富过度集中,基尼系数偏高,社会成员贫富悬殊,社会阶层差距(政治、经济、文化差距)加大。或是“全国85%家庭买不起房,房价远远超出家庭收入”,或是“中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拥有全国1/3的财富,收入最低的1/4家庭只有1%(中国社会科学院2009年和2016年《社会蓝皮书》)

实质的话是,中国经济的所谓高速发展与GDP的增长并没有使中国普通社会劳动者的生活质量得到同步提高与改善。反而是随着GDP的增长,房价越来越高,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社会的现实是,社会劳动者最低工资涨一指,生活成本(物价)涨一拃,占中国居民绝大数的普通社会劳动者(低收入群体)的生活照样拮据和艰辛,照样买不起房子,照样过不上宽裕的日子。“国富民穷”与“社会财富分配失衡”这是中国当前的现实。

 

2)、依据现实房价反推中国城镇社会劳动者平均基础薪酬。基数①采用2015年“世界各国人均收入购房年限图”所统计的中国城镇平均房价为9400/平方。②采用2015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其构成(图18、图19)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所计算数据,X=13.2,n= 42.7%;③采用10年可购得“60平均标准住房” ,年能够购买人性化住房面积为6 M2进行推算。

那么,年住房工资=年购房预算支出=6平方×9400=56400

那么,年代步工资=年住房工资=56400

那么,在现有的生活水平下,2015年中国社会劳动者的基础薪酬应当为:

C =451.4X+121X/n+56400+56400

= 451.4×13.2+121×13.2÷0.427+112800

=5958.48+3740.52+112800

=122499

3)、依据现实房价反推北京市社会劳动者平均基础薪酬。基数①采用2015年“世界各国人均收入购房年限图”所统计的一线城市平均房价为32300/平方;②采用2015年北京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为8091元,恩格尔系数为22.1%。那么,日食物支出X=8091元÷365=22.2/日;③采用10年内能够购买60平方住房面积,年能够购买人性化住房面积为6 M2进行推算

那么,年住房工资=年购房预算支出=6平方×32300/平方=193800

那么,年代步工资=年住房工资=193800

那么,在现有的生活水平与实际生活状况下,2015年中国社会劳动者的基础薪酬应当为:

C =451.4X+121X/n+193800+193800

= 451.4×22.2+121×22.2÷0.221+387600

=10021.08+12154.75+387600

=409775.83

简评:可见,中国现实房价与中国居民薪资收入极不相匹配,直接导致社会人成为房奴,抑制了社会人作为社会消费者对诸如教育、健康、文化、娱乐、旅游等其它方面的消费与享受,最终导致经济循环规律不能递进循环。

“尤其须要强调的是,房价的过快增长是蚕食民众购买力、制约内需启动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由于房价连年持续快速上涨,偏离民众的实际购买力越来越远。在许多城市,购买一套房,相当于消耗掉一个中等收入家庭一辈子的收入。至于那些按揭买房者,在长达10年、20年、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背负着沉重的还贷压力,平常不得不节衣缩食,高房价透支了他们未来几十年的消费能力。当开发商等少数既得利益集团获取巨额财富的时候,牺牲掉的是民生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动力—内需。支出增速远超过居民收入增速,无法实现藏富于民的设想,难以让民众真正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同时也使我国居民生活压力较重、对未来不确定性预期的担忧加大,严重抑制消费需求的释放,导致内需屡拉不动,从而成为制约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致命缺陷。”(时寒冰《中国怎么办——当次贷危机改变世界P240”页)

我们当理智地认识到:社会经济如果被单一经济成分(如政治经济、文化经济、虚拟经济等,在此指房地产经济)劫持、绑架和垄断,任其肆虐逐利膨胀而产生经济泡沫。当深知,世界上没有不破的泡沫,泡沫一旦破灭,必然会给社会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严重时将会导致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的发生,并随时可能会激化阶层矛盾,引发社会危机。

作为国家政府,要么解决民生保障房(公屋、公租房或廉租房);要么主导住房工资,提高社会劳动者的基础薪酬,把控“匹配房价/住房工资”比;要么宏观调控住房价格;要么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自行平抑房价(释,宏观调控并不扼杀自由竞争,只是对自由竞争进行规范)。切实解决国家居民,特别是中低收入劳动者的住房问题,使“居者有其屋”。如果一个政府既不解决民生保障房,又不允许自建房,既不主导住房工资,也不宏观调控房价,又不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自行平抑房价,而漠视国家居民、社会劳动者“住不上房”或是“买不起房”。仅此,便可说这个政府是一个故不作为的政府,是一个无能的政府,是一个耍无赖的政府,是一个代表既得利益者的政府,是一个不注重“民生”,对“民生”问题不作为,对国民不负责任的政府,它绝对不会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政府。

 

综述:是的,生存基础与基础薪酬的问题是有关“人——社会——人,即个体人——社会人——人个体”吃、穿、住、行及其它生活必需的问题。它是社会人存在、生存、生活的最基本问题。同时,社会人的生存基础与基础薪酬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一个系统工程。

就现实社会状况来说,没有社会劳动者的基础薪酬,就没有社会人的生存基础,基础薪酬任何构成要素的缺失,都动摇着社会人作为人个体存在的生存基础的稳定性,社会人个体的存在、生存、生活必需就得不到充分保障。如果社会人的存在、生存、生活必需得不到充分保障,社会人个体的劳动力的输出就得不到能源补给,就会造成社会人个体的物质肉体与精神灵魂“营养不良”,而致社会人个体的劳动能力及至劳动力质素下降或低劣。

我们知道,社会生产力就是社会劳动力的分解与合成,归根到底是人个体劳动能力与劳动力质素的综合反映。人个体劳动能力与劳动力质素的下降或低劣,会直接抑制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而最终衰减与阻尼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所以说,解决、规范社会人的生存基础与基础薪酬的问题是社会管理的首要问题。因为社会是人的存在,而生存基础、基础薪酬是人存在、生存、生活与发展所必需的基本条件和必要条件。

湖南大学教授陈乐一说“……过分压低劳动报酬,终将限制企业的发展。因为低工资的弊端很多,最基本的就是不利于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不利于劳动者素质和技能的提高,也不利于劳动者队伍的稳定。……企业要长期稳定发展,必须完善薪酬机制,随着企业发展同步提高劳动报酬水平,并使薪酬高低同工作努力程度直接相关。提高工资,表面上看会增加企业劳动成本,实际上却可以带来更多的收益,最终会降低劳动总成本。”2008225日《人民日报》 第07版 )

学者时寒冰说:“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不是高工资导致的生产成本过高的问题,而是工资落后于GDP增速所引发的内需不振问题。低工资状态下的廉价劳动力,虽然可以降低生产成本,但这种制度本身却让我国经济难以走出粗放式发展的局限。”(时寒冰《中国怎么办——当次贷危机改变世界P238”页)

独立评论人袁剑说:“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26年之中,中国的GDP增长速度是发达国家的好几倍,但工资增长的速度却远远落后于这个幅度。……我们看到,在中国经济增长尤其是90年代的经济增长中,中国劳动力价格一直就被压缩在维持简单再生产的底线附近。 (草根网《告诉你另外一个真实的中国》2007-08-02

华人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说:“劳动收入占GDP比重太低,这是公认的事实。如果还不扭转,劳资矛盾会带来沉重代价。即使从经济增长模式转型的角度讲,如果民间占国民收入比重不上升,居民消费就难以更快增长,过度依赖投资、过度依赖外需的增长模式就只能持续。”2010614日《时代周报》:陈志武《为什么劳动收入占比难以提升》)

中国台湾学者、经济学家郎咸平《放弃保八,藏富于民》有言:“二三十年来我们的GDP成长很快,可是,人均储蓄的上升幅度远远地低于GDP。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代表GDP增长和我们老百姓关系是越来越疏远。你晓不晓得这种政策走下来,我们老百姓现在有多贫穷?­……请大家猜一下,中国应该和哪一个地区类似?90%以上的人认为中国的薪资收入除上GDP,应该是非洲的水平。你们怎么这么乐观啊,中国是8%。还不如非洲,全世界最低的工资收入,你怎么拉动消费呀。­你们可能会说,除上GDP,我们是8%,我们绝对的工资收入,说不定还可以。­那我们来看一看每小时的工资收入是多少吧。第一名德国,30.6美元,德国、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法国、韩国、巴西、马来西亚、泰国都在我们前面,中国是0.8。绝对工资收入,每小时工资,中国是全世界最低,因此我们工资收入是全世界最低,我们占的GDP比重还是全世界最低,为什么?因为你没有藏富于民。­还有,我们工人可怜到什么程度,不但工资收入是全世界最低的,工作的时间,我们还是排第一的,中国工作时间,每年工作时间2200小时。我们就是一个感觉良好的民族。欧洲为什么不工作呢?因为他们太懒惰了。中国为什么做了这么多工作的时间呢?因为中国是个勤劳的民族,对不对?你晓得为什么勤劳吗?你告诉我为什么勤劳?因为你的钱太少了,因为你排到最后,钱太少了,不勤劳,怎么养家糊口?所以,中国是一个什么国家?薪水太低的国家。”郎视野官方博客 -- 腾讯博客 -- 放弃保八,藏富于民20100208

马克思指出:“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 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548页)

那么,我们再次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话:“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人们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它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本身。同时这也是人们仅仅为了能够生活就必须每日每时都要进行的(现在和几千年前一样)一种历史活动,即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是为本文结语。

 

                                                  20148月构思、组织资料

2015/3/20着笔

2017217日第一稿

2017317日修定于大兴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关注社会,关注人生。
每日关注 更多
孙好良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