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项重大社会改革任务完成得怎样了

张建平 原创 | 2017-09-11 12:0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共产党宣言 十项改革 
         这十项重大社会改革任务提出已很久,它们是指:
1.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
2.征收高额累进税。
3.废除继承权。
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
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
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
7.按照总的计划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
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
9.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
10.对所有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
       
       现在我们逐一梳理,看看十项任务落实完成的情况。
        第一项,剥夺地产,地租用于国家支出。这一项早已完成,但有反复。土改之前民国时代,土地是个人所有的,个人具有出售、出租、典当、赠予等全权以及在土地上随意建筑的自由。首次土改之前改变了利益分配格局,重新强行分配之后个人的权限没有改变。但后来农地收回集体所有,城镇土地完全收归国有,私人只拥有有限的使用权,以及地面上建筑物的产权。就是现在大家手里的“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
        改革开放之后,土地成了财源,土地财政为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基本建设升级换代提供了强劲动力,真正做到了“把地租收用于国家支出”之目的,任务第一项宣告完成。
        现今土地依然牢牢掌控在国家手中,但已经从立法层面用《物权法》强调和重视土地上物业的私有权归属。
        第二项:征收高额累进税。
        因为谁投资谁受益、等量资本获取等量利润的投资规则,财富具有正反馈式自我膨胀的能力,即俗话说的“越是有钱就越是有钱”、“富者恒富”。高额累进税设立的目的就是就是抑制财富的正反馈式膨胀,防止出现悬殊太大的贫富分化。税收是用于转移支付的,所以这个税种就是标准的劫富济贫。
        但这一税种从未得到实施。首先,解放初期,农村土改,实行耕者有其田,地主也被剥夺变成普通农民。城市资产阶级则强令其公私合营,是一派共富景象。直到改革开放之前,人们的资产水平很低而且差异有限,也就没有没有征收高额累进税的必要。
        改革开放之后,邓鼓励人们个人致富,尤其是一部分人要先富起来,党员干部更要起带头作用。在邓公眼中,长期的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已经让人们丧失了致富的本能,养成了等靠要的习惯,强化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平均主义心态,这已经严重抑制了竞争带来的生产力进步的好处,这种问题决不能再延续下去了。
        如果说人们在邓公的号召下,开始战战兢兢追求个人富足,那么到了江时代,大规模的被称为下岗的失业潮则驱赶着大批失业者不得不去个人致富。今日很多富豪都是当年失马之塞翁。
        当共富的栅栏被拆除个人致富的闸门被打开之后,财富分化格局急剧形成,由于在富裕的道路上狂奔的富人刹不住车而无暇回看穷人,邓公期待的先富带后富没能实现。现今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是世界领先水平。至此,高额累进税应该是呼之欲出了。但是随着税制的些许改进,我们听到的几乎都是中国企业不堪重负、中国企业世界上赋税最高、企业家跑路、产业向国外转移等等。房哥房叔房妹一大堆,房产税就是迟迟出不了台。
        第三项,废除继承权。这个不用多说了。现在在中国是强调私有权的时代,各种保护私有权的法律法规都在出笼和完善。《继承法》《物权法》等等都有了。
        第四,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这一项落实的比较好。尤其是近几年,对带着在改革开放之后敛聚的巨额财产出逃国外的政治或经济流亡者,举国家之力予以追杀打击,大快人心。
        第五项,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
        从建国后三四十年一直如此。但随着改革开放私人资本的极速膨胀,其向金融信贷领域的渗透势不可挡。改革被改革了,商业的私营金融发展壮大,国家已经从立法上保护私人银行和金融。国有企业也在用混合所有制的办法向民资摊开最后一桌“混改”晚餐。
        第六项,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
        已经完成但也已经被再次否定。国有国营的经济模式早就被抛弃了,运输业当然不会例外。一些国家级别的基本项目领域如军工、电信、铁路航空等也正在陆续向私人资本开放,名曰吸引民间资本。公路运输业的私有化程度更高一些。合资公司的陆海空交通包括货运和客运,已经比比皆是了。
        第七项,按照总的计划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
        改革开放之前一直如此。并且以此让中国从三十年间的经济水平达到了建国初期所望背的水平,进步之大世界瞩目。
        但改革开放解体了国营工厂,很多被改制为了合资企业,一些变成的名义国有实质私营。国营工厂解体意味着计划经济时代结束,生产什么市场决定。
        开垦荒地的时代结束了,现在是要退耕还林退耕还草退耕还湖,现在没有荒地之说,只有进场湿地草原。改良土壤的事早就抛在脑后,大量使用化肥导致土地板结,工业污染导致土地污染。
        第八项,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第九项,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
        这两条没有普遍推行,但在局部实施得却非常之好,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制度就是这种“产业军”,至今仍在实施。
        农业生产是国之命脉。粮食是无可争辩的必需品,是刚需,是非选择性需求。粮食是用来活命的,国防是用来保命的,农业就应该像国防那样,成为公民的义务。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像服兵役那样去服若干年的“农役”义务。
        土地国有状态也已经提供了这个条件。把农役类比兵役,可以快速实现农产品的工业化生产,可以有效稳定控制农业的产出,保障国家的粮食战略安全,并使得农民不再是一个人的终身职业和身份,消除对农民的歧视,彻底消除城乡对立。
        粮食是每一个人的必须,更是军队的必需。自古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粮食是战略物资,人们为粮食而战,也用战争来保卫粮食,保住了粮食就是保住了性命。所以自古中国就有屯垦戍边的做法。红军在延安的军民大生产运动也是如此。曾经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有一点这个味道,但缺乏“产业军”的严谨性。
        扯远一点。十九世纪末的1896年,中欧地区的奥匈帝国犹太裔记者西奥多·赫茨尔发起锡安主义运动(又称“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号召全世界犹太人回归故土,恢复本民族的生活方式。1897年8月29日赫茨尔在瑞士巴塞尔召集了第一届“世界锡安主义大会”,大会决议建立“一个得到公众承认的、有法律保障的家园(或国家)”。
        锡安主义运动的发展推动了第二次犹太人回归浪潮(1904~1914年),约有四万名犹太人返回定居。此间,以色列实行的是集体农庄制度,类似于中国的人民公社,叫做“吉布兹”。1910年在加利利湖建立第一个吉布兹,从事农业畜牧业的生产为回归的犹太人提供基本生活保障,经过了一百年后截止到2010年,以色列有270个吉布兹。吉布兹在以色列复国与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战略性作用。在吉布兹的模式下,以色列的农业技术水平全球领先。
         最后第十项,对所有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
        这最后一点是十项措施当中执行得最一致、没有方向性反复的一条。免费的义务教育持续推进中;禁止使用童工早就是法律条文,并且加上父母对子女的厚爱使得其问题减少。
        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这一条也在被职业教育制度的不断发展所落实。但物质生产显然不是教育的终极目的,培养物质生产技能的功利化教育不应是终极目标。教育的目标,从孔子到柏拉图,到梁启超陶行知,多有精辟论述,不再复述。
        你问这是谁布置的十项任务?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你真的没有听说过?你把十项全部ctr+c再ctr+v到搜索引擎上就知道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经济学圈外人,著有《西方经济学的终结》小书一本。 四海之内皆兄弟,不必再加关系人。 欢迎大家讨论经济学问题。
每日关注 更多
张建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