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原创 | 2017-09-12 15:25 | 收藏 | 投票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严复可能是为了避免家庭纠纷,维系家中妻妾和睦,遂将其分开居住。

严复回到上海后,就忙于《英文汉诂》的出版工作和评老子的《道德经》以及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123严复应张翼邀请离沪赴伦敦参加开平矿务局诉讼工作,于20055月回到上海。严复在欧洲的近半年时间,从目前已收录到的严复的信件中,末发现有写给朱明丽夫人或江姨太的信件。

《严复集》所收录到的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共六十三封,最早的一封是严复就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后,于1906916在安庆写的。严复在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任内,未带家眷,至19076月辞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一职,共写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七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一至七函),内容大多为告知当时情况和一些家事,在920的信中,还叮咛夫人“家中门户要紧,不宜听下人招诱闲杂往来”。

19079月严复应学部之召由上海北上,以同考官参加第二届考试游学毕业生工作。这次北上,严复带有外甥女何纫兰同行。101严复在北京到学部拜谒后,当日,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特别嘱咐朱夫人要和江姨太格外和好,严复在信中说:“京师天气甚冷已可穿棉,不知上海如何?小儿女想能照应。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忆吾临行尝作无根之谈,与卿戏笑,千万不可以认真,致有介意。吾九月内当可南下,有话下信再讲。”严复还特别交代“莺娘即以此信给看可也。”不知严复和朱明丽夫人讲了什么戏笑无根之谈,还要朱夫人将该信给江莺娘看。这是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63封信中特别强调“卿与莺娘须格外和好,互相保重,”的一封信件。10月下旬,严复和何纫兰回到了上海。这次在京期间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三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八至十函),第三封信中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开玩笑地说:“范孙叫我年内将家眷接来,渠看此事太易,如吃茶一般,不知吾家将近二十人口,北来行李家具至少百余件,谈何容易!吾若果驻京,尚是置一小眷在北,最为便当,岁时回沪相见,岂不回回新鲜。但太太必吃杨梅酸酒,奈何奈何!一笑。”

19088月下旬严复带江莺娘由上海到天津就任“新政顾问官”,到11月上旬严复和江莺娘回到上海。在这二个多月时间中,严复共写给留在上海的朱明丽夫人9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十一至十九函),平均七、八天一封信,有时三、五天就有一封,对朱明丽甚为关心,如在92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二封信中,就叮咛“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在经济开销上,也常与朱明丽夫人商量,不肯使朱明丽夫人为难。如在921,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第六封信中说:“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

    11月上旬(十月中旬),严复和江莺娘离开天津回到上海。

19095月,严复又由上海抵天津。严复这次北上,由于江姨太回闽尚未返沪,所以没有带家眷随行。6月下半月由于没有家人伺待生活,又患有“病风,颇重”,严复即带病离天津回上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只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两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至二十一函)。62,严复因身体不好,晚上睡不觉,逐在凌晨三点,写信给夫人朱明丽(“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一函)。严复在信中说:“吾离家未及一月,然思归之心已不可任,平日在家受汝等服饲,视若平常,至于客居,方知其乐。”表了对朱明丽夫人的感激之心。

19099月中旬,严复又带江莺娘离上海到天津,后又去了北京,直到1910215(正月初六),严复只身一人离开北京,乘京汉快车到汉口,再转乘轮船回上海探亲。江姨太则北京,没有行返沪。在这近五个月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十六封信(见《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二十二至三十七函),平均一个月写三封。

在这段时间中,夫人在上海,要照料她自已生育的四个儿女,二女时年8岁,四子时年5岁,三女珑时年4岁,四女顼时年才1岁,另外,还要照顾江姨太所生育的三子琥,时年已12岁,长女于时年10岁。

严复在19099月份刚到北京时,因江姨太倍同严复来京,照料严复的生活,严复就特意写信给夫人要求她对“普贤、细宝兄妹望汝平心照应,切切。”

以后有一次萨镇冰送给严复一包西洋参,江姨太对严复说长女细宝需要吃此物,就托人将它寄回上海,给香严吃。夫人得知后,写信给严复责怪他对儿女不公,说二女毛头也需要吃此物。严复写信给夫人规勤她说:“前次带沪之西洋参,非在京买得,乃鼎铭所送,姨太说细宝必食此物,故听其寄归。我不知毛头亦食此物,今果食之,可向其分用,个个都是我儿女,妇人浅度量,必分彼此,此最不道德讨厌之事,汝为太太,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而后乃可责备别人也。至于姨太心性,我岂不知?意孤心傲,就劝他亦不受的。其对我尚然如此,他人可知。然亦汝从前于儿女中不善调处之故,致其有以籍口也。世间惟归女最难对付,人家有大小,有妯娌,有姑嫂,甚至婆媳,但凡相处,皆有难言,惟有打头者系贤淑大度之人,处处将私心争心与为已心除去,然后旁人见而服之,不致互相倾轧。然此甚难事耳。”劝夫人对两房儿女,不要必分彼此,切须做出榜样,以公心示人。

当时朱夫人在上海,还购置了一些黄包车,用做出租,严复在信中关心的询向“车务如何?不麻烦否?吾意此后不必过于贪得,多行添车,恐他日成本既多,难于结束也。”朱夫人来信抱怨车务麻烦,严复回信说“车务麻烦,可想而知。世间求财,皆系如此,所以人要节俭,但万万不可贪私不公,惹人怨谤,则所失更大也。”当朱夫人告知车子包与车行,严复又回信说“ 车子包与车行甚好,利少不烦,亦一妙也。”,“ 汝车子经车行包办后,当清省多多矣”。

严复写给夫人的信,字写的都非常恭正,对於夫人的信,严复每封都给以批改,字写的好,严复还给予跨奖,如在1027的信中,严复写道“汝前寄八月十九、廿七两封,我都接到,实是喜欢,看汝小楷,亦写得不俗,比前有进,足见用功有。但信中尚多别字,须小心耳。129的信,还指出“即汝之信,近亦写得比前爽达,无格格不吐之病,只要话说得出,便是好书札也。”在1231的信中,则说“这两封信,却无甚别字,不用改正也。

严复还视朱明丽夫人为“小字辈”,处处关爱,有一次朱明丽夫人写信给严复,称严复为“汝”,严复回信说:“又来书于我,似不宜加尔汝称,吾大汝且二十余岁,似不宜如此称呼,改了为是。”

19091222(十一月初十)是冬至,严复特意在百忙中抽时间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本日是卿生日,又系冬至,故特拨冗作缄相寄。”

在日常生活中严复还不时嘱咐朱明丽夫人:“家中照管门户、教束儿女,系做太太人天职,非不得已不要常出门也。” “家中无事,关门早睡,即外家亲属,除女眷暨汝爸爸与两弟外,均不要接见,千万。”

1910320,江姨太在北京不知因何受到惊恐,目神甚直,情思昏迷。遂家人打电报给时在上海的严复,要他返京。

415,中午十二点严复乘船由上海到达天津,朱明丽夫人仍留居上海,当天晚上十二点,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与夫人朱明丽书”第三十八函),告知:“初六十二点钟到津,住长发栈,姨太尚在家轸处,拟明日下午与同进京。”416,严复与江姨太一同回到北京,住石驸马大街故宅。

415严复到达天津,到10月上旬朱明丽夫人与儿女们从上海迁到北京居住的半年时间中,严复共给朱明丽夫人写了13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八函至五十函),在这13封信中,严复向朱明丽夫人讲有关江姨太病情和严复与江姨太间的冲突等情节就有10封。

严复在这段时间的信中,仍非常关注朱明丽夫人的生活,415才到天津就嘱咐“汝何时间到阳湖?拟住几日?返沪须先有信与我,切切。”朱明丽夫人在三月十三日赴阳湖,十九日回到上海,一个星期后二十六日才给严复写信,严复很不高兴,在四月初三朱明丽夫人的信中就讲:“汝自十九日回家,直至廿六始行写信,与我可谓矣。汝于我处来信略如此,后来便不能怪我去信亦,切记。”

有一次严琥与何纫兰发生拌嘴,严琥很气恼,写信告诉了严复,严复除“手谕老三”外,就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老三与大小姐吵嘴,渠甚气恼,汝奈何不弹压他?孩子年纪小,不知轻重,汝做娘的必不可在渠面前说长道短,使他胆大,致难管教。”在另一封信中还讲:“小孩知道甚么,全靠明白上人及时拦阻,汝当时不把他拦压拉开,任其大动唇舌,汝亦不能无错也。”对朱明丽夫人提出中肯的批评。

严复在此前曾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过:“但闻老三云,吾行后病过两次,我极为惦念。万望贤卿于这一双儿女一视同仁,认真照料”。

19109月,朱明丽夫人的弟弟朱勉生在北京参加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年的第四届游学毕业生考试工作,但对此事也极为关心,刚好外甥女婿叶可梁(肖鹤)也参加这一年的游学毕业生考试,严复在912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提及:“勉生学部考事己毕,大抵秋节可以揭晓,大势可望一等,恭喜恭喜!”15日信中又提及:“勉生已过两面,渠与肖鹤,大抵皆可望一等,从此皆成进士矣。可贺可贺!”17日信中又提及:“学部榜发,肖鹤中一等第四名,勉生中一等十一名,恭喜恭喜!”

江姨太在191069离北京经上海了长女严回了福州,当年9月间,正当严复准备派人去上海搬家,接朱明丽夫人及儿女们到北京时,突然大儿媳带江姨太和大女儿细宝又回到上海,意欲一同搬到北京。严复在928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惟闻江姨复出,令人毛戴,求汝面恳大奶奶,仍带回闽为祷。若复一同来京,便是促我十年寿数。”在信的末尾,严复还特别强调讲“若使江姨必来,则吾家眷宁可不搬,房子宁可退还赔定,我一生凡事随和,然到断决时,则绝对的固执也。此意汝其知之。”后来朱明丽夫人按严复的旨意,面恳大儿媳将江姨太仍带回闽,10月上旬和儿女们搬迁到了北京,结束了从1904年搬到上海后,六年来朱明丽夫人一直留居上海,严复则时南时北的分居生活。

明丽夫人在191010月搬到北京居住才有一年的时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 10月14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京师颇骚乱,南下者多。”随后,严复也将家眷由北京送往天津,只有他“独自和几个仆人”留居北京。又开始了和朱明丽夫人的京、津两地分居生活。严复从191110月将家眷送往天津到19121019,严复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和儿女们回京,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严复共写给朱明丽夫人十三封信(《严复集》中“与夫人朱明丽书”五十一函至六十三函)。

严复在1911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数日,将家眷送往天津族侄家井处暂住,因房子小,人太多,以致119严复来津时“人极众,至无借宿地。不得已,乃寓裕中洋客店”。后来,朱明丽夫人在法租界长发栈后身的中元街(今为和平区长春道)三十三号租到一处二层的房子,将全家搬到这里来居住。1912226正月初九)严复在北京给身在天津的朱明丽夫人写信讲:“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刻拟十一日告假出京,到津过元宵也。十一日晚可派车到站接我。”36正月十八),严复过完元宵节由天津回到北京。

严复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虽说薪水月三百两,但由於“大学堂无款即不能开学”,严复之“薪水亦未开支也。”42,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居家无事,可以时买些小菜,同儿等学习家常烹饪,此本是妇女孩们分内的事,他日持家,可省无穷气恼,不知汝能听吾言否耳。……他日若留得名词馆不拆,海军参谋犹在,则月六百金,姑且敷衍,与家人节俭过日,胜大学堂总监督数倍也。开正以来,除名词馆十二日等新水已支外,一文无进,而出款则将近千元,所虑钱底用完,无处筹借,则十口浮寄京师,真不得了。”414,严复又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再者,生当乱世,进款既难靠得住,此时家用自应从省,以望稍有余赀,以为无馆时之地。况子女五六皆幼,所需教育婚嫁之费,皆非无钱所能了事。居家伙食油煤尚可限制,惟添置必宜斟酌,千万不可爱好就买也。切切此嘱。”415,严复接到朱明丽夫人二月二十六的来信,当晚即给回信讲:“正月已付过二百两,缘何此时尚云没钱使用耶?俟初一准寄百元与汝。……已后每月限二百元使用,不可多费。开正以来,我无一文进门,各处薪水皆停发,大学堂俸银亦未支,公事亦不好办,款又支拙,……。”

严复本想在端午节前后,接朱明丽夫人等回京,在69(四月二十四),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津屋每月需租百元,实堪不起,至于前租期满,自须迁回北京,以节用费。……为今之计,只好于端节前后,家眷先行回京,以省目前用度。所有寒衣重要皮箱,可寄顿桂伯处,不必带京。切要切要。……见信,汝定何日前来,写信通知,届时我叫丁太出去迎汝。一切用度,自须从俭而行。我处虽然有些积蓄,而区区三、四千元,禁得几回风浪?细想起来,可虑可怕!余俟汝到京后,再行通盘打算可耳。”

实际上,不知何故,严复家眷并未在端午节前后回京。而且,从611四月二十六日)至106(八月二十六),这四个多月的时间中,目前尚未发现有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可以说不可能在四个多月的时间中,严复没有写信给夫人,肯定的是在这期间中严复的信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缺失。况且这一年严复的日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被缺失。

106(八月二十六),今天晚上,许世芳来拜访严复,力劝严复早日离京。严复当即写信给朱明丽夫人讲:“全眷久居天津,大非成局。我本拟初十外差人接汝等回京,暂图团聚,不幸今晚许世芳来言,前敌消息甚不为佳,官军连败三次,现已退至河南,恐其乘胜来京,一场血战。又闻滦州新军,仍有谋取天津信息。渠以厚意,特来通告,叫我作速早日离京等语。凡其言语是否实在情形,无从考究,但既如此云云,又不便即行接眷,真是苦极,只好再等几天,察看如何,再作道理。” 但以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许世芳所言。在《严复集》第三册书信编中,所搜集到的严复给江明丽夫人的信共63封,106的信是最后一封。

1912107(八月二十七),严复辞北京大学校校长职。1019(九月初十),严复仍按原议差人到天津,接朱明丽夫人等家眷回京,江姨太留住天津。结来了朱明丽夫人和严复分居京津两地的生活。在这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严复写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件。

191811月严复回闽为三子严琥完婚,江莺娘和朱明丽均未同行,在闽期间严复的家信,都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而是通过给儿女的信件来沟通在福州的情况。1919121严复“在郎官巷病发几殆”,130大儿子严璩回省,朱明丽夫人一起来到福州探视,这是朱明丽夫人在1900年和严复结婚后,时隔十九年第一次来到福州,也是最后一次来福州。严复在当天的日记中记有“大儿归省,太太同来。”

191921(正月初一),今天是已未年春节,严复上次在家乡过春节是在1890年,回闽为母奔丧时,现时隔29年,和朱明丽夫人及大儿、三儿等于病中在福州过了一个年。223(正月二十三),严复给在唐山的四子写信讲:“吾之病状,三哥信当己详悉,兹不复缕。……汝母在此尚平安。”

19195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离福州到上海,旅寓在哈同路民厚北里九十二号, 6月6,严复入住上海红十字医院治病。6月28或29日,严复二女严和三女严珑来到上海,与朱明丽夫人一起住在民厚里。720,朱明丽夫人搭新铭轮离上海,先行北上返京。89,严复出红十字医院,归哈同路民厚里所租寓所。1016,严复与两女儿由上海回到北京。

19201019,严复遵医嘱,告别了朱明丽夫人等家人,与次女严离开北京踏上返闽避寒的旅程,谁知这告别,后来既成为了严复与朱明丽夫人的最后离别。 10月30,严复回到福州,就定居在福州城内郎官巷住宅里。

严复此次在福州期间,没有直接写信给朱明丽夫人,只是在1921830由鼓山避暑返回郎官巷寓所后,第二天写给大儿严璩的信中提到:“

前接四弟一信,言娘尚极有意思迁沪,谓得此可以缩小月间用度,……吾亦殊为赞成。本日得萝卿大妹一缄,此后可与萝卿通信。今并寄示,言上海有屋可寻,吾意寻得著时最好,须娘先到上海—遭,布置种切,京中家产,可卖者凭娘卖去,可带者带,或阁置汝家,均无不可。”这些话后来既成为严复对朱明丽夫人的最后遗言。

19211027,严复寿终于福州郎官巷寓邸,享年六十有九。1220,严复长子严璩从北京回到福州,为严复举行葬礼。朱明丽夫人和江莺娘等均没有返闽。

严复逝世后,朱明丽夫人由北京迁居上海,1941年在上海病逝。

 

朱明丽夫人和严复生育有二子三女,次女严、四子严、三女严珑、四女严顼、五子严玷。

   

 

 

 

 

 

 

 

 

 

 严复继室朱明丽夫人(《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五十三)

                     严孝潜

 19003月底,严复由天津赴上海,娶朱明丽为继室。

原来,《天演论》正式出版发行后,南京的一位女学生朱明丽,中英文兼通,看了《天演论》后,对严复极为祟拜和好感,并扬言她非严复不嫁。

时江莺娘因得有精神病症遗传,与严复共同生话不及数年,即时发时愈,初始时还不十分严重,后来病情转剧,偶一失常便会纠缠到好几个月,实际上已不能主持家务。当时挚友镇冰和堂弟严观谰都不断劝严复再娶继室,严复也认为事出无奈,就决定娶朱明丽为继室。

   严复和朱明丽结婚以后,朱明丽就一直掌管严复家中的事务,先是在天津,后到上海,1910年才搬到北京,和严复共同生活。

19004月下旬,严复和朱明丽夫人从上海返回天津,但旋在712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前夕,严复全家难民从租界码头搭船仓惶离开天津,赴上海避,赁居闸北长康里。

19015月上旬,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字燕谋)之邀北上。严复携朱明丽等家眷一行,由上海抵达天津,住在英租界海大道开平矿务局内。不久,严复正式就任开平矿务局华部总办。

严复在190234,又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不久,严复就离开天津到北京,但由身兼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华部总办和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两职,只好来回奔波京津两地,但朱明丽夫人等家眷仍留住天津。

19043月底,严复辞去京、津二地的职务,遂委托张元济代觅上海住所。428,严复与家眷在天津乘坐安东号轮船离津赴沪。`5月2,严复及家眷抵达上海,严复和朱明丽夫人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江姨太和三儿严琥、长女严另居沈家湾青苍京兆旧宅。朱明丽夫人和江姨太在天津期间是合住在一起,这次到了上海,严复将其分开居住。或许是严复吸收了在天津两人合住在一起的教训,严复后来在写给朱明丽的信中曾说:至汝来后,(江姨)更是一肚皮牢骚愤懑,一点便着,吾暗中实不知受了多少闲气。此总是前生业债,无可如何,只得眼泪往肚里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