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之:小人物的“革命”史

田成杰 原创 | 2017-09-27 15:4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百姓 革命 笔记 历史 大跃进 

   阅读笔记之:小人物的“革命”史 作者:田成杰

 

  《微观历史》,祝伟坡/著,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131月出版。

 

  一位普通百姓,裹挟于“革命”的滚滚洪流之中,记录了历史,也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由纠“左”转为“反右倾”,越“反右倾”就越“左”倾,结果国民经济和人民群众生活越加困难。许多地区相当普遍地发生浮肿病,一些地区出现饿死人的现象。

 

  “据正是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一千万。”(胡绳主编《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第369页)“1959-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造成三千多万人非正常死亡。”(《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纪实》,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323页)

 

  ……发现农村人民公社的问题很严重:一些公社和生产队的干部,任意捆绑吊打社员群众,贪污盗窃,多占多吃,社员被卡饭(不准在食堂吃饭),有的社员外出讨饭,有的在家饿死……

 

  (1959年)名曰每人每天4两粮食,实际上,一天能吃到一个红薯面饼子,就是最好的享受了。食物主要是瓜菜代,就是用红薯蔓和叶、玉米轴、棉桃壳、树叶等做成团子,喝大锅菜汤。因长期营养不良,许多农民,尤其是老人和小孩,面黄肌瘦,大批人浮肿,还听到有人饿死的。

 

  天天顿顿都是“瓜菜代”,浮肿越来越严重,两条小腿,一按一个深坑,腿如灌铅,沉重无力,面部黄瘦变形,在镜中不敢认识自己。

 

  今天是全(天津)市全(河北)省向麻雀进行围歼战的一天。天不亮,捕雀战士就到达了战地,我也和其他同学上的房顶,手拿竹竿枪,听得四处锣鼓喧天。待到天亮,看吧,每座楼、房上都站着人,地上形成了人网,麻雀无休息之地,无休息之时,着地即被捕捉,有的麻雀无奈只好投降,有的竟投河自尽……

——逼麻雀自尽!?这应该算得上伟大成就了吧?

 

  八大二次会议制定了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这是通向共产主义的明灯……“一天等于二十年的伟大时期来到了。”这是多大气魄的豪语,只有GCD才能才敢说这样的话。

  ——它被认为是通向共产主义明灯,结果却是……但里面至少有一句话是对的:只有GCD才能才敢说这样的话!(对党而言,这根本不是事!)

 

  有一青年钳工,提高工作效率28840倍。(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星期日)

  ——牛啊!

 

  湖北稻子过万关,亩产量达10597斤。(一九五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早稻亩产36956斤,真是了不起的奇迹。(一九五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在矿区参加了青年“向小麦高产进军比武大会”…要明年小麦亩产量均万斤以上,试验田、卫星田要产三十万斤、三十五万斤、四十万斤、五十万斤、八十万斤…他们的决心,头可断、血可流,不放出亩产四十万斤的卫星不罢休,这个任务不完成,死在阵地不收兵。(一九五八年九月六日 星期六)

  ——亩产数十万斤?这不是小麦卫星,而是吹牛卫星!

 

  他们为了生产节约备荒,提出了向废物要粮的口号……他们用树叶制出了叶蛋白。还用棉铃壳、高粱秆、山芋蔓、谷秆、棒子芯制成面,做成了各种食物。还用美人蕉根做成了包子,菌丝炸成了丸子,并用水藻、菌类制成了人造肉精,营养价值还很高……能吃的东西太多了。荒灾一定是可以战胜的。(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廿九日

  ——能吃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问题是:粮食去哪了?

 

  去年冬天恢复食堂时,干部强迫带粮入食堂。小队长张某某到家收走了粮食还逼着要,她丈夫老明说没有了,张某某就命令老明脱成光膀子,跪在铡刀上,两手举,而张某某用铁棍子打,用脚踢,踢倒了,再叫跪起来,这样反复几次……(一九六一年元月三日星期二)

 

  他是地富顽伪分子钻进了党内,外号叫作“三不怕”:不怕日本鬼子,不怕国民党,今天他也不怕共产党——他骗取了支部书记的职权。他任意欺压迫害百姓,他的所作所为充满了阶级仇恨。他拆房子,专拆贫下中农和军烈属的,打人卡饭是常事,甚至竟敢活埋人……(一九六一年元月廿八日星期六)

  ——鬼子、国民党和GCD被并列放在一起,有问题吗?竟然活埋人?

 

  公社党委书记L……经常吃喝享乐,不顾人民死活。十四个村有十三个村给他送礼,有一村不送,就千方百计进行打击报复,强迫村干部虚报粮食产量,结果粮食不够吃,有的社员外出讨饭,有的饿死在家,这都是他杀人不见血的罪恶……(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九日星期日)

 

  ……煮绿豆汤,他们把(干部)绿豆装在小布袋里,缝住口,放在锅里煮。社员光喝绿豆水,仅能嗅到绿豆味,连个绿豆皮也吃不上。而豆子都叫干部、炊事员、管理员吃了。这事说明某些干部已经是吃喝民脂民膏了,怎么能不引起群众的愤恨呢?(一九六一年元月卅一日星期二)

  ——哈哈,为了一点绿豆,干部们也是真走心啊!

 

  头等人,支部书记,请吃坐穿;二等人,大队长,遛遛转转;三等人,是会计,写写算算;四等人,小队长,支配生产;五等人,是社员,真冤真冤;六等人,流血流汗;七等人,受打击,打到黄壁庄岗南;八等人,扛布袋,流浪要饭。(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二)

 

  …我问他(老长工WLJ)为什么武XX家是被斗富农,现在还住着好房,你为什么现在住着土房还是人家的?他说:“人家是在马上,咱还在马下。”写到这里,不禁又想起了…一首打油诗:马瘦毛长耷拉鬃,穷人说话不中听;富人放个嘟噜屁,人家都说好音声。(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星期四)

 

  官见官,比比自行车,你骑新“永久”,我骑新“飞鸽”。干部见干部,穿着条绒裤,你穿青,我穿蓝,穿的都是社员的钱。会计见了保管员,咱上饭铺谈一谈,你打酒,我买肉,看看过头不过头(享受之意)。干部当了七、八年,吃喝嫖赌社员的钱。……(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星期四)

 

  某某诉苦说:他曾被打,把棍子打成了三截,老婆也被吊打,三次走到井边想投丼自杀,可是想到几个孩子,又不忍心……有一人控诉说,饿的没发过,也不给粮食,为了多领两天的口粮,死了人,隐尸晚报。(一九六五年一月十五日 星期五)

 

  ……大队隐瞒着将近两千亩土地,果林园每年能收四万斤粮食,几年来就没下过账。他们贪污多占,一笔款就是几百几千元。在政治上和地富坏蛋勾结,迫害广大贫下中农和广大社员群众,有的人被捆绑吊打,有的被打得精神失常。他们大吃大喝,哪管人民死活。(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六日 星期六)

 

  WZH在困难时,找支书等干部,不给解决问题,结果三年死了四口,他冲到桌子上诉苦,嚎啕大哭,一时悲愤交集,气得没气了。可见“四不清”干部的民愤有多大。(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六日 星期六)

  ——支书家也没有余粮啊!

 

  他们(“四不清”干部)干的事实在太残忍、太无人道了。XXX竟然挖好坑要活埋他娘……群众实在被压榨得忍无可忍,最后大家一致要求开除他俩的党籍。满足了大家的要求,当场宣布开除了。(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六日 星期六)

 

  原来同样是贫农,一个当了支书就过“天堂”生活,一个仍然是贫农,仍过“地狱”生活。住的:一个是高大的砖房,一个是窄小的地窖;用的:一个是应有尽有,一个是一无所有;穿得:一个是绫罗绸缎,一个是破烂旧衣;盖的:一个是缎子被,一个是“捞鱼网”;吃的:一个是“朱门酒肉臭”,一个是沿街讨饭吃;花的:一个如流水,一个没分文。(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八日 星期一)

 

  《一张沾满血的字据》:立字据人韩XX,今后保证做到:(1)张XX到我家来找我老婆我不管;(2)张与我老婆打、闹、玩、耍我不管;(3)我看见这事不能不喜欢…这是NLJ一大队原大队长QXX,民兵连长YXX,勾结投机倒把分子张XX,威逼下中农韩XX立的一张字据,群众说这是真黄世仁,活杨白劳。(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八日 星期一)

  ——呵呵,这也敢立字据?

 

  队长花钱一句话,会计花钱笔尖划,委员花钱先等等,社员花钱求菩萨。(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星期一)

 

  干部工分多,骑着新老鸽。社员工分少,披着破棉袄。过去养地富,现在养干部。(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星期一)

 

  他是个卸任的支书,有经济不清问题…可是家境怎样呢?全家八口人,有六个孩子眼下就没吃的。一元钱买了二十斤粉渣和干菜叶(白萝卜),早晚吃的稀菜饭。后天又没吃的了。他反映,真正贪污的33元,其余是多吃多占。他也多报过数。问他为什么?他说“怕挨训”。(一九六五年四月七日 星期三)

  www.earm.cn/2016-4-12整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