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产孕妇坠亡,榆林当事医院失德又失职?

吕建军 转载自 新浪 | 2017-09-07 16:20 | 收藏 | 投票

    编者按  新浪文章《媒体追问产妇坠亡事件4大疑点:到底是谁在说谎》指出:如遇紧急情况,也可以在家属不签字情况下手术;为抢救患者,在法定代理人或被授权人无法及时签字的情况下,可由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签字。如果情况当真如此,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医生的医德就存在严重问题了,一滴水见太阳,该提升我国医德医风了。不然,“病人”进医院,怎么死都不知道!

新闻回放

  8月的最后一个晚上,第一次生孩子的陕西绥德县女子马某,被临产痛苦折磨约10个小时后,从分娩中心的待产室走至备用手术室,从5楼跳下,结束了自己即将27周岁的生命。她一同带走的,还有腹中胎儿。

  导致这一悲剧的原因何在?目前唯一能确认的是,马某苦求剖腹产而不得。但究竟被谁否决,如今仍是“罗生门”。

  昨日凌晨,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针对待产孕妇马某坠楼事件第二次发布声明,重申主管医生曾多次向马某、家属说明情况,建议行剖宫产终止妊娠。马某及家属均明确拒绝,坚决要求以催产素诱发宫缩经阴道分娩,并在《产妇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确认顺产要求。在声明中,院方还公布监控录像截图,称马某两次下跪请求家属同意剖腹产。

  对此,死者丈夫延壮壮对院方声明内容并不认可。延壮壮还出示了他与妻子的聊天记录,说没有感觉到妻子有情绪异常。

  主治医生已停止工作

  榆林市卫计局相关负责人和绥德县公安局政工科工作人员均证实,警方勘查后认定,排除他杀,马某系自杀身亡。

  昨日,记者从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了解到,马某的主治医生李瑞琴已停止工作,配合调查。昨日上午,医院负责人表示,目前警方正会同卫生部门、家属、院方做调查,将会尽快给出答复。

  死者坠楼前发短信无异常

  延壮壮告诉记者,在马某进产房到下午6点之前,他曾与之有过几次电话联系和发短信,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她的情绪和身体状态有异常。“第一次大概是上午11点,在电话里她跟我说要吃水果,我就给她买了水果;第二次大概是下午4点,她说要吃巧克力和红牛,我又去给她买了。”但是,两次给马某送吃的,他都无法进入产房,只能委托医护人员送进去。

  据当地媒体报道,事发后,马某的待产床旁柜上巧克力、苹果等食物原封不动放置着。

  记者获得的延壮壮与马某的短信显示,8311312分,延壮壮曾给马某发短信询问:“现在咋样了?”马某回复:“就是疼,还慢了,宫口开得慢,还在催生。”

  “当时,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劲,医生也说情况很好。”延壮壮回忆道。

   马某坠亡事件时间表

  830

  1534分,马某住院。

  831

  9时许,马某入待产室。

  1059分,马某给丈夫发短信要其送水果。

  1130许,主治医生检查马某胎心正常。

  1600分,马某给丈夫发短信要其送巧克力和红牛。

  1630分,医生监测马某胎心正常。

  1630分,医生检查产情进展顺利,宫口开到4.5厘米,胎心正常,医生决定继续生产。

  1650分,丈夫给其发短信,叫通知护士出来拿纸,但未再回复。

  1750分,医生检查产妇宫口近全开。

  1805分,马某第一次从待产室出来。

  1809分,马某在监控中显示第一次“跪地”。

  1815分,马某在监控中显示第二次“跪地”。

  1840分左右,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检查,马某情绪不稳定,拒绝继续生产想要剖腹产,宫口开到8~9厘米。霍军伟口头劝说安抚。

  1816分,在医务人员的搀扶下,马某回到待产室。

  1919分,马某第二次从待产室出来。

  1926分,马某再次回到待产室。

20时许,马某坠楼。

□ 四大疑问

疑问1 :是否下跪请求剖腹产?

  事发医院公布监控录像截图,称马某两次下跪请求家属同意剖腹产。

  昨日坠亡产妇丈夫延壮壮告诉记者:“不是下跪,她是疼得受不了,人往下瘫软,我扶都扶不住。”

  延壮壮的堂哥延力(化名)说,监控中马某不是下跪,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并不是向家属下跪要求剖腹产。

  延力称,马某两次出产房时,说的是“我疼得撑不住了,跟医生说一下”。她不小心蹲在地上时,其丈夫立马去扶她,但当时旁边的待产家属好心提醒说,让马某在地上先缓一缓再起身。

  疑问2 :是谁拒绝剖腹产?

  医院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讲述家属如果同意剖腹产,肯定给剖。

  马某坠楼死亡后,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曾接受记者采访,介绍了部分情况。

  霍军伟说:“8311830分左右,值班医生跟我说病人疼痛难忍想剖腹产,但家属拒绝剖腹产。我说去检查一下,过去检查的时候就是1840分左右,病人情绪不太稳定。我安慰说你这个生小孩疼痛肯定是难免的,疼痛了后小孩才能生出来,医生和家属都替你受不了罪,你必须自己承但,后来她平静下来了。我说我给你做个检查,看那个宫口开到什么程度了。检查以后,我告诉她不是非要剖腹产,产程观察属于正常范围内,你要是配合就继续观察,不配合我们就要把你的意见和你的家属商量,疼痛难忍后不配合接生也可能导致难产,结合胎儿头比较大,我的意见是,如果你家属同意的话就给你剖腹产。”

  随后,霍军伟说,他和马某沟通后出来,但家属仍说拒绝剖腹产,“他们说法是她这么大的罪都受过来了,快看到结果了他就不愿意剖。”

  霍军伟说,家属如果同意剖腹产,他们肯定给剖,“两次都是家属给劝回来。”

  死者母亲郝爱英讲述我们什么都不懂,肯定听医生的。

  “ 我女儿是830日下午进的医院,陪同的亲属有她丈夫、婆婆、二姑和我四个人。831日上午9点左右进入产房,我们一直在外面等。直到晚上6点左右,女儿从产房出来,说很疼,我们问医生宫口到什么程度了。医生说八指了,那就是快生了,我们把女儿劝回去了。第二次女儿又出来了。我们问医生,医生说十指了。当时我女儿说要剖腹产,医生说,剖腹产也是一个小时,顺产也是一个小时,当时医生还让女婿过去劝我女儿回去。我们都在外面进不去。又过了一会儿,护士跑来说我女儿不见了。我们到处找,后来是女婿在一楼找到的,光着身子,人已经不行了。网上说医生三次建议剖腹产我们不同意,这不可能,我们不懂,要是医生说剖腹产,我们肯定会答应,我们什么都不懂,肯定都是听医生的。也根本不存在因为钱的问题不给剖腹产。”

  疑问3:产妇想剖腹产,医院一定要征求家属意见吗?

  一位多年代理医疗纠纷相关案件的律师告诉记者,从法律层面来讲,患者本人拥有知情同意的权利,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医院应首先尊重患者意愿。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此外,如遇紧急情况,也可以在家属不签字情况下手术。为抢救患者,在法定代理人或被授权人无法及时签字的情况下,可由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签字。

  疑问4:医院是否在产程中尽职?

  曾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有过多年临床经验的妇产科大夫田吉顺告诉记者,产妇在待产室内可以走动,医生不会限制产妇的自由,有时候也会鼓励产妇走动以便顺产。

    在田吉顺看来,这次事件中,关注的焦点被带偏了,真正应该注意的是医院是否在产程中尽职。根据医院披露的外科护理记录单,8311750分,马某的宫口近全开,“根据监控录像,产妇在宫口近全开之后,还到处走动,在我看来是有疑点的。”

  田吉顺说,临床认为,如果顺产,产妇宫口近全开意味着快要生了,距离生产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一般来说,若超过1个小时还未生,医生要考虑是否难产,因此,在宫口近全开之后,医生护士应该随时关注产妇的情况,并且隔一段时间记录产妇的生产指征。

  然而,根据医院目前披露的护理记录单,1750分到1919分只有三次记录,并且没有宫口开全、胎儿头位情况等关键信息,只强调产妇“极不配合,家属表示理解,拒绝手术”等内容。

       田吉顺认为,按照正常顺产流程,到1919分,医生应该已经开始指导产妇生产,或者判断是否难产而改为剖腹产。若医院拿不出更为详细的产程记录内容,意味着医院可能存在失职。(原题《媒体追问产妇坠亡事件4大疑点:到底是谁在说谎》)

    编者简介:吕建军,笔名承迅,媒体人,策划人,孙子兵法和《鬼谷子》爱好者,原《文化与品牌导刊》主编,现为新媒体联盟副会长,主要作品有《企业没有卓越文化谁之过》(绍兴日报)、《品牌立市,嵊州只需迈过一道坎》等。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吕建军,笔名承迅,媒体人,策划人,孙子兵法和《鬼谷子》爱好者,品牌学者,原《文化与品牌导刊》主编,现为新媒体联盟副会长、嵊州市企业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兼首席策划师,主要作品有《企业没有卓越文化谁之过》(绍…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