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3年1月严复所译《穆勒名学》部甲由南 京金粟斋木刻出版; 2月吴汝伦病逝,严复 送挽联;开始从英译本转译《论法的精神》, 并"更名《法意》";3月严复替张燕谋代拟 一个奏折(《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六十 三)

严孝潜 原创 | 2018-01-15 09:19 | 收藏 | 投票

 19031月严复所译《穆勒名学》部甲由南

京金粟斋木刻出版; 2月吴汝伦病逝,严复

送挽联;开始从英译本转译《论法的精神》,

"更名《法意》"3月严复替张燕谋代拟

一个奏折(《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六十

三)                                                                                                                                                                                                         

 

严孝潜

 

19031                                                                        

190317(十二月初九),夏曾佑写信给严复。

夏曾佑在信中讲:“得去年十二月一书,今年正月二书,……昭

想己至津……译稿事闻菊生已有书达左右,不复赘述。《原富》前月全书出版,昨已卖罄,然解者绝少,不过案头置一编以立于新学场也。”(《严复集》第五册第1573页)

 190319(十二月十一),严复在天津拜会了英敛之。

英敛之在日记中记有“严又陵来。”(《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574页)

   

1903131(正月初三),严复给熊季廉回信。

严复在信中提到:“得所惠腊月五日书,开读喜笑。……拙译《群

学肄言》尚在商量,约计首夏当可问世。其《原富》全书闻已于岁杪发售千余部,入市辄罄。购者未必能读其书,然必置案头,聊以立而已。……” (《严复集》补编第236页)

   

19031月,严复所译《穆勒名学》部甲由南京金粟斋木刻出版。

(《金粟斋广告》,《中外日报》190322

 

19032

190323(正月初六),严复贈送给在天津的英敛之全部《原富》。(《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606页)

 

190329(正月十二),吴汝伦在桐城家中病逝。

对吴汝伦的逝世,严复感伤不已,作挽联:“平生风义兼师友,

天下英雄惟使君。”(《候官先生年谱》)并作《挽吴挚父京卿》挽诗:“仙舟几日去东瀛,梁木归来忽就倾,难遣此哀惟后死,忍将不哲累先生。人间鸡壅方为帝,海内雄文孰继声?地下倘逢曾太傅,定知老泪各纵横。” (《严复集》第二册第365页)

严复还在《群学肄言》译余赘语中写道“不佞往者乞加弁言,则闻于正月十二日,弃浊世归道山矣。呜呼!惠施去而庄周亡质,伯牙死而钟期绝弦,自今以往,世复有能序吾书者乎!” (《严复集》第一册第125页)

   

1903212日(正月十五),上海《政艺通报》癸卯第一号转

载严复所著《计学大家斯密 亚舟传》(未完)。

   

1903216(正月十九),荣庆到京师大学堂视察。

严复赠送《原富》给荣庆。荣庆在日记中记有“严幼陵到,送《原

富》译本,语多可采”。(《荣庆日记》)

   

1903223(正月二十六),张百熙回信给严复。

张百熙对此前严复给他的信回函说:“奉示谨悉,容与寿州及荣

事农商办,浑涵其翁,如来示所云云,当无不可也。工程师事务望主持速了为是。”(《严复集》补编第372页)

据《荣庆日记》记载,当天严复正率英工程师到京师大学堂,签监工合同。(《荣庆日记》)

本日,天津《大公报》刋登了严复的《译《群学肄言》自序》。(《严复集》第一册第123页)

 

1903227日(二月初一),上海《政艺通报》癸卯第二号续

载严复所著《计学大家斯密 亚舟传》。

   19032月或稍后,严复鉴于张相文所译《万法精理》“无条不

误”,就开始从英译本转译《论法的精神》,并“更名《法意》”。     

9033

1903313(二月十五),北京《经济丛编》第21册刊登严复的《群学肄言叙》(未完)。

   

1903321(二月二十三)至24日(二月二十六),《中

外日报》连续刊登了严复替张燕谋代拟的一个奏折,即《遵旨回奏开平矿务情形折》。(《严复集》第一册第137页的《为张燕谋草奏》)与此同时,严复还为开平矿务局起草了一个《塘沽草约稿》(《严复集》第一册第142页)

1903325(二月二十七),严复在北京作有《译〈群学肄言〉有感》笔记—篇。

严复在笔记中记道:“吾译此书真前无古人,后绝来哲,不以译故损价值也,惜乎中国无—赏音。杨子云:‘期知者于千载’,吾则望百年后之严幼陵耳!” (《严复集》补编第12页)

1903328(二月三十),北京《经济丛编》第22册刊登吴汝纶节本《天演论》(未完)。

 

19034

    190348(三月十一),厦门《鹭江报》第27册刊登严复的《斯密 亚丹传》。

   

1903412(三月十五),上海《政艺通报》癸卯第五号传

载严复的《群学肆言叙》。

   

1903415(三月十八),严复在天津拜访了英敛之。

英敛之日记,记有“严又陵来,徐龄臣来,谈极久去。”(《英敛

之先生日记遗稿》第635页一)

   

1903416(三月十九)至18日(三月二十一),天津《大

公报》发表了严复的《论〈中外日报〉论开平矿亊书》(《严复集》补编第13页),为张燕谋辩解。

 

1903418(三月二十一),严复写信给熊季廉。

严复在信中讲:“族子培南顷由海琛到步,南昌一局,经与面商

据言家计日重,五十饼洋蚨必不敷用,即使仰徇雅意,而后来之不安于位可决,则不如勿就之为愈。必令既来而安,立一年之合同,此非五十金不办也。……”(《严复集》补编第238页)

1903427(四月初一),英敛之写信给严复,“为入股(指

严复在《大公报》入股)事”。(《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639页)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1938年出生于福州阳岐,1960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任长安大学助教,1962年调至天津轻工业设计院任技术员,1969年到天津市饮料厂任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厂长,1987年后历任我国和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合资的天津津美饮料…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