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腹心密道

党双忍 原创 | 2018-01-15 20: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大秦岭 中国芯 

  2017年,对于大秦岭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2017年的下半年,有两条穿越大秦岭的铁路建成通车。一条是兰州至重庆的兰渝铁路,沿东南-西北方向穿越大秦岭。2017年9月27日,兰渝铁路全线通车。重庆与兰州的运输距离由之前的1466公里缩短至886公里。全线桥隧比例高达72%,其中兰州铁路局管理段桥隧比达83%,而其中岷县至广元段桥隧比高达90.3%。也就是说,在大秦岭中,兰渝铁路的90%以上,要么高高架起在桥上,要么深深隐藏在隧道之中。

  2017年穿越大秦岭的另一条铁路,即是沿东北-西南方向穿越的西安至成都高速铁路,简称“西成客专”或“西成高铁”。1952年建成宝鸡-成都(宝成)铁路,人类第一次有铁路穿越大秦岭,人们形象称之为“钢铁蜀道”。2017年12月6日,首条高速铁路——“高铁蜀道”建成通车。西成高铁开通后,西安-成都通行时间由16小时缩短至3小时。“高铁蜀道”以“隧道群”形式穿越秦岭,10公里以上特长隧道7座,其中天华山隧道16公里,秦岭东梁14.8公里,何家梁、金家岩均超过12公里。西成高铁陕西段桥梁127公里,隧道189公里,桥隧比高达92.1%,其中汉中境内桥梁78.9公里,隧道119.3公里,桥隧比达95%。穿越秦岭段135公里,隧道127公里,占比高达94%。也就是说,穿越秦岭的135公里高铁,94%以上在“不见天日”的隧道中。

  大秦岭中的“西成高铁”,宛若一条隐藏在中国深处的“秘密道路”。然而,现在是过去的延展,当代交通是古代交通的升级,真正称得上“秘密道路”的,不是穿越大秦岭的当代高速铁路、高速公路,也不是现代公路和现代铁路,而是穿越大秦岭的古道系统。星转斗移,沧海桑田,曾经繁忙的大秦岭古道系统,如今已经成为可以面向世界“申遗”的“文化遗产”、“文物古迹”,成为尘封在中华民族的记忆深处的“秘密道路”,成为隐匿在绿水青山深处之中“秘密道路”……

  中国进入新时代,“要致富,先修路”,可谓众人皆知,家喻户晓。其实,在古代,人们很早就明白了“修路致富”的道理。早在500多年以前,欧洲人开辟了“新航路”,发现了“地球的另一半”。因为开辟“新航路”,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也迈入了“全球化时代”。因为“新航路”,欧美国家迅猛崛起,并成为“世界的主宰者”。早在2000多年前,汉武帝“凿空西域”,构建出帕米尔高原东西贸易互联互通的“丝绸之路”。因为“丝绸之路”,人类进入“世界岛时代”。因为“丝绸之路”,从古长安到古罗马,从东方圣山——大秦岭到西方神山——阿尔卑斯山,实现了世界昆仑山——世界岛中央龙脉的首尾联动,推动了东西方文明的互学互鉴。早在3000多年前,商周之际,华夏族人,用“秦岭古道”将父亲山——大秦岭的东西南北链接在一起。因为“秦岭古道”,中华文明进入“一山两河”时代。因为“秦岭古道”,两大中华母亲河——黄河、长江连接成一个整体。也因为“秦岭古道”,秦、华、汉,成为中华文明的标志性符号。大秦岭的山水,铸就了一个伟大民族,一个伟大国家。先秦以前,这个伟大民族,以大秦岭中的圣山——华山而名,曰:华人、华族。汉代以后,这个伟大民族,又以大秦岭中的圣水——汉水而名,曰:汉人、汉族。这个伟大民族,最早建立的帝国,曰:秦。东汉著名史学家班固用一个“秦”字,命名了一座山脉,曰:秦岭。西方世界,千古不变,称中国为秦(chin),称秦岭(chin ling)为中国岭、中华岭。

  大秦岭是夹于两大母亲河之间,位于中国地理腹心的山脉,也即中国中央山脉。大秦岭有着极为广泛的地理与生态链接。大秦岭以无比宽广的触角,紧密链接着6大生态圈:甘青生态圈、关中生态圈、中原生态圈、荆楚生态圈、巴蜀生态圈、羌藏生态圈。也就是说,6大生态圈与大秦岭生态系统重叠共生。大秦岭生态系统是6大生态圈的结合体,6大生态圈共享大秦岭生态系统,大秦岭生态系统与6大生态圈结合成紧密的生命共同体——大秦岭生命共同体。也可以说,大秦岭是位于中华腹地的超大型生态产品,大秦岭生态系统与6大生态圈结合,成为一个有着密切共生关系的“大秦岭生态圈”。大秦岭生态圈是中华文明的摇篮。

  实现6大生态圈借力发展,就必须互联互通,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大秦岭生态圈”。为此,古代的中国人,穿越高山峻岭,冲破重重险阻,在大秦岭中修筑了密集的道路系统——大秦岭古道系统。总体而言,大秦岭古道系统呈现出“三纵三横”的大格局。所谓“三纵”,是指南北走向穿越大秦岭的三大古道群;所谓“三横”,是指东西走向,与大秦岭主梁呈平行走向的三大古道群。

  首先,要说一下大秦岭古道系统的“三横”。“三横”分别是指(1)中华廊道——沿渭河—黄河走向洛河,从古长安前往古洛阳,链接起两个“千年帝都”,将关中生态圈与中原生态圈紧密连接为一体;(2)峡江古道——沿长江三峡,链接巴蜀生态圈与荆楚生态圈。(3)汉水道——沿汉水流向,从汉中到襄阳,融合关中生态圈、巴蜀生态圈、荆楚生态圈。特别是“中华廊道”和“峡江古道”,处在古代中国地理板块的“腹腰”,因黄河三门峡和长江三峡,成为链接中国东西交通的战略咽喉。因此,也彰显函谷关、潼关的重要性。也因此,日寇侵略中华时,未能进入关中、蜀中,为中华民族抗击日本法西斯提供了战略缓冲。

  中华廊道——帝都的东方大道。华山山脉周边有三条重要河流,即塑造关中的渭河,塑造河洛地区的黄河、洛河。此三河与华山一起,构建出“一山三河”地带。这里是中华文明的腹心地带。华山西面的长安,东面的洛阳,皆是闻名世界的千年帝都。周(西周、东周)、秦、汉(西汉、东汉)、隋唐(京师长安、东都洛阳),帝国的都城在长安与洛阳之间反复。人们常用西都、西京,指代古长安;用东都、东京指代古洛阳。在古长安与古洛阳之间,黄河与华山(小秦岭)夹峙,造成一狭长地带,是链接两大帝都的走廊,也是西进东出的走廊——中华廊道。中华廊道是中国最古老的道路,见证了中华民族兴衰的重大历史事件。中华廊道沿线,分布着大量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址。远古时期,轩辕黄帝率族人由关中西部向嵩山一带游徙,以及夏启率军征伐有扈氏,秦人迁往“西陲”,皆经行此道。周时称“周道”,也称“桃林路”。秦时,为“驰道”,也称东方大道,也称函谷路。具体路线,自咸阳渡渭水折东行,经长安聚、轵道(今西安市东北)、芷阳(今临潼西)、骊邑(今临潼北)、鸿门、戏亭等地,沿渭水南行,经郑县(今华州)、平舒(今华阴市西北)、宁秦(今华阴市东),出函谷关,至雒邑(今洛阳)。西汉初年,刘邦在东方大道上筑新丰城,凡自长安东出者必经新丰,故又称“新丰道”。自汉长安城东出宣平门,过灞水、新丰城,东渡阴盘水、戏水至阴盘驿,过零水,经临渭、华州、华阴,出函谷关,至雒阳(今洛阳)。东汉时,在原桃林塞置潼关,此后改称“潼关道”。唐德宗时,钦定为“大路驿”,即主干驿路。自唐以后,帝都离开长安、洛阳。至宋代,中华廊道被称为汴州—潼关—长安道,纳入以中原京都为中心的驿路系统。元代,由京都通向各省驿路“路名即以所趋向之省为名”,潼关道改名“陕西路”。清代时,潼关道是京师官马西路的组成部分,为皋兰官路和四川官路所共用。左宗棠任陕甘总督时整修,拓宽路基达3-10丈,在两侧植杨柳1-2行,绿如帷幄,人称“左公柳”。

  峡江古道——链接荆楚与巴蜀。在巴蜀生态圈与荆楚生态圈之间,相隔着山崇岭峻、滩险流急、交通艰难的长江三峡。巴蜀东出,捷径三峡,必经三峡。战国以来,巴蜀住民,在三峡悬崖峭壁上,凿孔架木,设栏盖棚,硬生生地修筑出“空中”道路。当年秦人击楚,即是先灭巴蜀,然后,沿峡江古道而下。刘备入川,以及后来与东吴的抗争,也发生在峡江古道上。毫无疑问,峡江古道是古代交通史上的一大奇观。峡江古道大多开凿于高出江面数十米的临江峭壁上,这是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绮丽多姿的高度。在三峡大坝蓄水以前,行驶在三峡峡谷之中,依然随处可见绝壁上的栈道。风箱峡“风箱”一侧,在绝壁之上,镌刻“天梯津隶”、“开辟奇功”八个大字,即是在赞美峡江栈道奇迹。如今,峡江古道已成为最深刻人文记忆之一。在与长江三峡相通的大宁河“小三峡”里,三峡大坝蓄水前,逆河而上,峡谷西岸绝壁上,依然残存大量栈道孔,排列整齐、6寸见方、孔深2尺、孔距5尺。枯水季节,高于河面15米。铺上路面,即是一条挂在绝壁道路。人行其上,如在空中。除主河道外,各条支流也有类似道孔,东接湖北竹溪,北连陕西镇坪,西通城口县境,形成了达数千公里古栈道网。如此古栈道,缺乏史料记载,新近研究倾向于历史上巫咸国——古盐道。古盐道很“古”,最早可追溯到4千年以前。

  汉水古道(汉沔道)——汉江两岸的背影。在古代,汉江两岸运输靠马帮一点点走出来,沿汉江顺水而下,畅行千里,通江达海。载着生漆、贮麻、木耳、棓子、桐油、茶叶“下水”去汉口,“上水”时从携带洋油、洋布、洋烟等南货。北方土货与南方洋货,大小船只中,往返穿梭,年深日久,形成紫阳、恒口、蜀河、白河繁华码头。因航运衰落,古镇遗迹残存,老铺商号和船帮会馆,成为历史深处的记忆。在学术上,汉水古道研究是一个盲点。

  下面,再说一下大秦岭古道系统的“三纵”。“三纵”分别是指(1)从秦地通往荆楚,将关中生态圈与荆楚生态圈链接为一体的秦楚古道群;(2)从秦地通往巴蜀,将关中生态圈与巴蜀生态圈链接为一体的秦蜀古道群;(3)从巴蜀通往甘青,将巴蜀生态圈、羌藏生态圈和甘青生态圈链接为一体的蜀陇古道群。“三纵”是链接黄河与两江两大流域,也是链接中国北方与中国南方的大通道,也是穿越大秦岭古道系统的主体部分。相较于“三横”而言,“三纵”的研究比较广泛。

  关中生态圈至荆楚生态圈的古道群。主要有三条道路:武关道、上津道、义谷道。武关道是帝都的东南走廊,也是秦楚古道群的主干。武关道大约形成于商末周初,大致沿灞水河谷与丹水河谷东南而行。荆楚部族首领鬻熊(Yù Xióng):受封楚子,在率族人自关中移居荆楚途中,开拓成道。史书记载“周公奔楚(今河南淅川)”,亦行此道。秦汉之时,武关道也称蓝关道,因核心路段起于“商(商邑)”止于“於(柒於)”,也称之商於古道。武关是秦楚“咽喉”之“锁钥”,“秦之四塞”之一,自是兵家必争之地。“商山名利路,夜亦有人行。”隋唐以后,武关道称为商山道,出现了商贸异常繁荣景象。武关道显现秦楚“争霸之路”本色(血色),商山道显现“争名夺利”本色(金色)。商山古道,也是一条唐代诗歌之路。有学者统计,仅唐代往来于商山的诗人就达200余人,留下近千首诗歌。唐德宗时规定:“从上都至汴州为大路驿,从上都至荆南为次路驿。”可见,武关道的地位仅次于“大路驿”。唐以后,武关道不再是国道,却依然是链接西北与东南的捷径。历代武关道的路径变化较大。秦汉时,文献仅提及灞上、蓝田、峣关、武关、析、郦、丹水等地。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所标汉武关道由商南县西折向东南,越四道岭,过湘河,经荆紫关、淅川老城东行抵南阳。唐时,商山道路径比较明确:由长安东行,过灞桥后折向东南,经蓝田县坡底村,上七盘岭,绕芦山南侧,过蓝桥到蓝桥镇,溯蓝桥河而上,经牧护关(唐蓝田关)翻越秦岭梁,顺丹水七盘河下黑龙口,折东行,经商州、丹凤县出武关,经商南县富水镇出陕境,经西峡、内乡县至南阳。宋元明清,基本沿用唐武关道干线。清代西安至商州的官马支路,即是原武关道。

  义谷道是秦楚古道群中最西的一条。资料显示,北周保定二年(562),配合陈国进攻北齐,大冢宰晋国公宇文邕倡议修筑义谷道。因今长安大峪,在古时称义谷,得名义谷道。自大峪进入义谷,跨越秦岭主梁后,经柞水太峪河入乾佑河南下,再经镇安、旬阳至金州(今安康)。天和三年(568)建成,全长290公里,其中柞水境内60公里,26处栈道,长约28公里。大峪(义谷)西邻是小峪,曾称锡谷,东邻库峪,沿库峪道、锡谷道翻越主梁后,两道皆并入义谷道。因军事用途,唐代曾多次维修义谷道。

  上津道是大秦岭腹地路途最短,也最年轻的一条秦楚古道。如今,在郧西县汉江北岸,有一条河,名曰:金钱河。其原名,称作甲水。唐朝中期,因“安史之乱”,从运河通黄河经渭水达长安的漕运被迫中断,中华廊道被藩镇所阻,商山道运输吃紧,由东南运往帝都长安的物资挤压严重,由此需要开辟了新的道路。白居易《路次蓝溪》:“东道既不通,改辕遂南指,自秦穷楚越,浩荡五千里。”后来,商山道也不能通,唯有取道江汉一线,先集中襄阳,再溯汉水而上。随之,“甲水”成为“黄金水道”,由此将东南物资运往长安。一时间,“上津路”成为维系大唐王朝的“国脉”。商人认为,甲水航运寸水寸金,遂称甲水为“金钱河”,相沿成俗。流金钱河下游东岸,坐落着上津古城。设有五门,东曰通郧、北曰接秦、南曰达楚、西曰通汉、西南辟一门曰便民。 因可“朝秦暮楚”,曾是秦楚交往之要津。《陕西古代道路交通史》:上津路由襄阳溯汉水360里至均州(丹江口),又西113里至郧乡县转运院,陆运上津。到达上津县后,或西南陆行至洵阳,再入汉水运洋州、梁州,北转关中;或直接北运至商州达长安,上津一时成为水陆槽挽的中心,称为“上津路”。

  关中生态圈至巴蜀生态圈的古道群。关中至巴蜀的古道群,一般统称为“蜀道”。不少人熟悉“蜀道难,难以上青天”。其实,由关中通往巴蜀的古道,不是一条而是若干条,形成大秦岭中规模最大最密集的古道路群。包括子午道、傥骆道、褒斜道、祁山道、金牛道、米仓道、荔枝道。其中,陈仓道“陈仓—金牛”道,是链接两大生态圈的主干道。因地处大秦岭东西之中轴线上,且呈正南正北走向,可称之为“穿越大秦岭的中央大道”。当代宝鸡至成都(宝成)铁路与“陈仓—金牛”道的路径大体相同。陈仓道是“陈仓—金牛”道北段,也称嘉陵道,散关道,故道。从古陈仓(今宝鸡)清姜河入山,翻越秦岭主梁,沿嘉陵江而下至汉中。因沿嘉陵江主流南下,也称之嘉陵道。西周时代,陈仓渭水之南有一小封国——散国,在秦岭主梁北侧设曾设置大散关(关中四关之一),嘉陵道也称散关道。因始皇26年(前221年),在嘉陵江上游地带,以今凤县为主体,涵盖留坝、太白、两当的部分设置故县。所以,散关道也称故道。故道是一条古老的国道。在台湾故宫博物院,存有一件国宝级文物——西周晚期青铜器“散氏盘”,其铭文有出现“周道”一词。据王国维考证,此“周道”即是故道。在大秦岭古道系统中,陈仓道南接金牛道,构成完整的“陈仓—金牛”道。金牛道修筑于春秋战国时代。在翻越大秦岭通往巴蜀的道路中,金牛道是关键一段。陈仓道的东侧,在战国时代即修筑有褒斜道。至汉代,在陈仓道与褒斜道之间,于凤州至武关驿之间,修筑了经由连云寺,翻越紫柏山的连云道,因从西边的道路(陈仓道)又回到东边的道路(褒斜道),故亦称“回东道”。在西北方向,汉代修筑了与陈仓道相连接的祁山道。由此,形成了以“陈仓—金牛”道为主干的蜀道大格局,成为大西北与大西南连通的官驿大道。

  在今汉中市汉台区褒城镇(历史上曾设褒城县)一带,即是古褒国的地界。传说,周幽王意欲讨褒国,褒人知悉后,献美女褒姒乞降。《史记·周本纪》记述: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为烽燧大鼓,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烽火。其後不信,诸侯益亦不至。西周遂亡。唐代诗云:“恃宠娇多得自由,骊山烽火戏诸侯。只知一笑倾人国,不觉胡尘满玉楼。”此道是“烽火戏诸侯,一笑失天下”。在那个时代,褒国通往西周都城的唯一官道就是故道。也就是说,褒姒当从故道来到关中。

  关于金牛道,有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即“金牛粪金”。有人甚至宣称,这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大骗局”。据传说,秦惠文王意图巴蜀,遂采纳大将司巴错的计策,诈言秦得“天降石牛,夜能粪金”,并致信蜀王称愿与蜀国友邻,赠石牛献美女,恳请迎接。蜀王开明氏派五力士在大小剑山、五丁峡一带峭壁处日夜劈山破石,凿险开路,入秦迎美女运石牛。等道路开通后,秦军长驱直入,巴蜀亡国。后来,这一故道遂名为石牛道,也叫金牛道。这个传奇故事,载于《太平御览》卷八百八十八〈蜀王本纪〉:“……秦惠王时,蜀王不降秦,秦亦无道出於蜀。蜀王从万馀人东猎褒谷,卒见秦惠王。惠王以金一笥遗蜀王,蜀王报以礼物,物尽化为土。秦王大怒,臣下皆再拜稽首,贺曰:土者地也,秦当得蜀矣。秦王恐亡相见处,乃刻五石牛,置金其后,蜀人见之,以为牛能大便金。蜀王以为然,即发卒千人,领五丁力土拖牛成道,置三枚于成都,秦道乃得通,石牛之力也。”金牛道北端在汉中境内,有五丁力士迎取金牛和美女的五丁关,金牛道南端七曲山下有山崩压五丁的五定祠。故有“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李白《蜀道难》)。

  金牛道是秦吞并天下发端之路。《史记范雎列传》:“栈道千里通于蜀汉,使天下皆畏秦。”秦国击败了巴蜀,完全掌控了“陈仓—金牛”道,使得关中与成都,两大“天府之国”合二为一。于是,秦的国势国威国力大幅度提升。对于中华统一来说,“陈仓—金牛”道“居功至伟”,堪称是“中华统一之路”。对秦如此,对汉也如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的成语典故。《史记·高祖本纪》载:项羽在自封西楚霸王后,向各路力量大肆封赏。刘邦受封为汉中王,领巴、蜀、汉中三郡。刚刚经历过“鸿门宴”,刘邦似乎惊魂未定,断然烧毁进入汉中时的栈道,既防止项羽反悔,派兵来追,又借机宣示安心治理汉中,以迷惑麻痹关中守备。经过一段时间修整,刘邦采纳韩信计策,明面上,派遣心腹大将樊哙重修栈道。暗地里,刘邦亲领精锐之师,沿沮水道-嘉陵道-故道出秦岭,奇袭陈仓,由此开启了创建大汉王朝的波澜壮阔进程。

  大约在400年之后,刘邦的大汉王朝瓦解。很快,历史进入了“三国时代”。然而,刘备没有刘邦幸运。诸葛亮协助刘备精心打拼出了蜀汉政权,地域范围即是当年汉中王刘邦所领的三郡:巴、蜀、汉中。夺取汉中之后,诸葛亮开始了北伐曹魏的著名军事行动。第一次北伐行动,几乎是“暗度陈仓”的翻版:明面上令名赵云摆出由褒斜道进攻的态势。实则,诸葛亮亲率主力,沿沮水道-嘉陵道,经祁山道奔祁山堡,进攻陇右天水、南安、安定等郡。一时间,关中为之大震。因马谡失街亭,贻误战略机遇,只得退回汉中。第二次北伐,与当年“暗度陈仓”路线相同,从故道出散关围困陈仓。司马懿坚守不战,诸葛亮无功而返。所谓“第三次北伐”,不是主动出击,而是防守应敌。连续大雨,褒斜道、子午道阻断,曹魏大军知难而退。第四次北伐,与第一次进军路线相同,司马懿继续坚拒不出,诸葛亮无所作为。第五次北伐,也是最后一次北伐,诸葛亮十万大军沿褒斜道北上,出斜谷口,在渭水南岸五丈原扎营。诸葛亮积劳成疾,不久与世长辞,为后世留下无尽的遗憾。

  大散关、剑门关,是中国历史上的两大名关,也是“陈仓—金牛”道上,一北一南,两大咽喉地段的“关隘”。在这个意义上,“陈仓—金牛”道,也可称为“散关—剑门”道。大散关,因处在周朝散国而得名散关,后人习惯称之为大散关。大散关是“陈仓—金牛”道北口的咽喉锁钥,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发生战役70余次。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出现在这里;三国时曹操西征张鲁,亦经此地;诸葛亮二出祁山,也是这里。宋金两军曾长期争夺大散关。陆游“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成为千古名句。剑门蜀道,肇始西周,是金牛道核心地段,至今遗存古桥梁、古建筑、古碑刻、古寺庙、古城址、行道树等珍贵文物,被誉为“世界陆路交通史上的活化石”。剑门关地处“陈仓—金牛”道的南段,因大、小剑山中断处,两旁断崖峭壁,峰峦似剑,对峙如门,故称之剑门。翠云廊是金牛道一段,古称剑州路柏,民间称“皇柏”,亦称“张飞柏”,是罕见古行道树群体,被誉为“蜀道灵魂”。三国时,在此垒石为关,以为屏障,称剑阁,又称剑阁关。唐代以后称剑门关。在中国古代史上,剑门关是没有被正面攻破过的关口。李白《蜀道难》:“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据此,人们赞誉剑门关是“天下第一关”。前人留有“天下雄关”、“第一关”、“剑阁七十二峰”等碑刻。

  紧邻“陈仓—金牛”道的古道,即是褒斜道。褒斜道是陈仓道最早的竞争者。褒,即褒水,今之褒河;斜,即斜水,今之石头河。古称褒水,实为今褒河下游河段。褒河与石头河,河源区皆在太白县城东秦岭主梁——衙岭一带,两者同源而背流。褒斜道正是利用了褒水与斜水同源背流的特点,由眉县斜谷(石头河)入秦岭,翻越衙岭,进入沿褒入汉中,全长约249公里。褒斜道最晚修筑于战国时代。公元前314年,秦惠文王派张仪、司马错伐蜀,即是经褒斜道行军。其后,因少整修而荒废。汉武帝原打算将四川粮食经褒斜道运往关中,计划将其修建成一条运粮水道。终因“水湍石大”,无法如愿。汉武帝元狩年间,约公元前122-前117年,“发数万人作褒斜道五百余里”,实际是整修了褒斜道。《史记》:“道果近便”。东汉明帝永平4年,即公元61年,“诏书开余,凿通石门”。“石门”也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石门隧道”。据记载,开凿石门隧道,动用“广汉、蜀郡、巴郡徒二千六百九十人”,于永平9年竣工。“石门”是大秦岭中“最早的人工隧道”。开凿石门使用的最关键技术,被称之为“火焚水激”。清代《栈道歌》:“积薪一炬石为桥,锤凿既加如削腐”。因开凿“石门”,褒斜道更加通畅。北魏《石门铭》云:“穹隆高阁,有车辚辚……千载绝轨,百辆更新。”如今,古“石门”已被褒河水库所淹没。褒斜道也已被姜眉公路、宝汉公路、宝汉高速所取代。从褒斜道进入巴蜀,也需要接入金牛道,形成“褒斜—金牛”道的大格局。

  傥骆道——便捷而险峻的古道。傥骆道,开通晚,废弃早。通于三国,盛于隋唐,废于南宋。傥骆道北口,在周至骆峪,沿骆峪口上山,经厚畛子,越兴隆岭,沿酉水河,经华阳,经八度翻山,沿傥水出山至洋县,全长约240公里。这条道路,山高谷深,人烟稀少,行程较短,便于藏兵、调兵和出奇兵。有趣的是,刘秀起兵与傥骆道并不密切,且正史中未见记载,但傥骆道上,诸多传说与刘秀相关。如马道梁上的“支锅石”,相传是刘秀行军至此支锅造饭。此处山脊称蟒岭,相传一条大蟒曾为刘秀助战,在此化作蟒岭。武德七年(624年),唐高祖整治疏通,置骆谷关。至此,傥骆道始为官道,并保持通畅。784年,唐德宗李适躲避朱泚兵变,经傥骆道逃难来到汉中。黄巢起义,唐僖宗取“傥骆—金牛”道,经汉中逃亡成都。有传说,当年杨贵妃经由傥骆道,再沿汉江水路入长江到达扬州,并飘洋过海去了东瀛。南宋初年,烽火连绵,金兵至傥骆道,大焚驿舍,铺兵逃散,邮驿中断,傥骆官道随即废弃。此后,山路漫漫,道路崎岖,傥骆道降格“民间道路”。电影《老县城》记述“土匪杀县长”的故事,即发生在这条“民间道路”上。今日从西安飞往汉中的航线,即是沿傥骆古道飞行。

  子午道——帝都长安正南的古道。汉中《石门颂》作于东汉,其中便有“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的记述。以此文而论,刘邦穿秦岭入汉中,经由子午道。即是说,在汉代以前,已有子午道。长安帝都的正南方有一峪口,曰:子午峪。子午道正是从子午峪入秦岭。子午峪不大,并不接近秦岭主梁。因此,要从子午峪翻越支梁入沣峪,过石羊关,沿沣河而上,翻越秦岭主梁,顺旬河而下,翻越平河梁,或进入长安河河谷,或进入池河河谷,沿河而下,至汉江北岸,沿汉江而上至汉中,全长约500公里。王莽主政时,修整了子午道,并置子午关(即石羊关)。此后,子午道成为正式的官道。《汉书•王莽传》载,西汉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秋,莽以皇后(王莽之女)有子孙瑞,通子午道。子午道从杜陵直绝南山,径汉中”。东汉安帝元初二年(115年),羌族叛乱,“断陇道,寇三辅,入益州,据汉中。”“西夷虐残,桥梁断绝,致使嘉陵、褒斜两道皆受影响,而通子午道。”秦汉时期,由四川、汉中向帝都的物资输运,多取“陈仓—金牛”道,或是褒斜道。自王莽修整子午道并设置子午关后,子午道成为帝都长安通往汉中、巴蜀的重要通道其作用超过陈仓道,形成了“子午—金牛”道、“子午—荔枝”道、“子午—米仓”道的新格局。

  祁山道——最容易记住的古道。祁山道是沿西汉水河谷修筑的一条古道,诸葛亮“六出祁山”,其中祁山即是指这条道路。祁山道接入陈仓道,再接入金牛道,形成“祁山—陈仓—金牛”道大联通格局。祁山道所经过的礼县-祁山堡-(小)天水的西汉水河谷地带,正是秦人发迹的地方——史称西垂,也称西犬丘。秦人祖先在这一带生存发展了300年,如今这里有秦人第一座墓园,有秦源文化博物馆。在朱圉山与齐寿山之间,大秦岭主梁出现了一个洼陷地段,也即是“天水豁口”,这为翻越秦岭主梁、进出秦岭南北开启了方便之门。在陇地域蜀地之间,古代的道路即是“祁山—陈仓—金牛”道。有一个成语,叫“得陇望蜀”,就是利用了上述洼陷和豁口,并获得了成功。后来,诸葛亮也是企图利用上述洼陷和豁口,因是要“得蜀望陇”,是反其道而行之,终究没有成功。

  米仓道——萧何追韩信之路。萧何追韩信,应是从兴元府治南郑出发,往南至巴州的途中,在名为孤云、两角的山顶,方赶上韩信。不少人相信,萧何追韩信的典故即发生在米仓道,并推断汉之前已有米仓道。周显王七年(前362),楚国从汉中起,向南扩展,占有巴州、黔中,这大概是的米仓道记述。米仓道始于汉中南郑,过米仓山而入南江县,再往南入巴中,沿巴河南下江州(重庆),或经蓬州(蓬安)顺庆(南充)下合州(合川)抵江州(重庆)。因穿越米仓山而得名,长250公里。《读史方舆纪要》记:“自南郑而南,循山岭达于四川保宁府之巴州,为米仓道。”《三国志・张鲁传》中有“鲁乃从汉,奔南山,入巴中”以及《华阳国志》:“(建安)二十年(215),魏武帝西征张鲁,鲁走巴山。”《太平广记》:“兴元之南,有大竹路通于巴州。其路则深溪峭岩,扪萝拨石,一上三日而达于山顶。行人止宿则以缒蔓系腰,萦树而寝,不然,则堕于深涧,若沉黄泉也。复登措大岭,益有稍似平处,路人徐步而进,若儒之布武也。其绝顶谓之孤云两角,彼中榜云:‘孤云两角,去天一握。’淮阴侯庙在焉。昔汉高祖不用韩信,信遁归西楚,萧相国追之,及于兹山,故立庙貌。王仁裕尝佐褒梁帅王思同南伐巴人,往返登陟,亦留题于淮阴祠。诗日:‘一握寒天古木深,路人犹说汉淮阴。孤云不掩兴亡策,两角曾悬去住心。不是冕旒轻布素,岂劳丞相远追寻。当时若放还西楚,尺寸中华未可侵。’崎岖险峻之状,未可殚言。”在唐代,米仓道一度设驿站,辟驿路。南宋之后,米仓道日渐凋敝。

  荔枝道——最具浪漫色彩的古道。米仓道已是“三秦”入“三巴”捷径,但满足不了杨贵妃吃荔枝需要。杨贵妃年幼时曾在忠州(今重庆忠县)生活。这一地代出产荔枝,杨贵妃习得“食荔枝”。唐玄宗“三千宠爱在一身”,为让杨贵妃吃到新鲜荔枝,下令自涪州(今重庆涪陵)置专驿直通长安。《新唐书》载:“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到京师。”所谓“置骑传送”,就是开辟驿道,接力传递。这里的驿道即是荔枝道,基本路线是:涪陵起步,经垫江、梁平、大竹、达州、宣汉、万源、镇巴、西乡,接子午道。荔枝道与子午道链接,即形成“荔枝—子午”道,全程长约1000公里。白居易《荔枝图序》:“荔枝生巴峡间,膜如紫绡,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甜如醴酪。”苏轼《荔枝叹》:“永元荔枝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宋人范成大《妃子园》小序:“涪陵荔子,天宝所贡,去州数里所有此园。”

  链接巴蜀生态圈—羌藏生态圈—甘青生态圈的古道群。主要民间道路、商业道路,很少有官方文献记载。分别是阴平古道、岷山古道。秦岭古道系统中,阴平古道最是“一鸣惊人”。因三国时邓艾“裹毡而下”而闻名,因过阴平郡境而得名。《三国志》:“冬十月,艾自阴平道行无人之地七百余里,又粮运将匮,频于危殆。艾以毡自裹,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缘崖,鱼贯而进。先登至江油,蜀宇将马邈降。”古今公认,阴平道是“山高如云表,玄鹤尚怯飞”的险路。明代将领付友德带兵走过,长征时李先念红军走过,人民解放军进驻青川时走过。阴平古道,也是大秦岭里的茶马古道。因通行的大部分区域在今陇南,也称“陇南道”。而陇南古称武都,又称“武都道”。唐贞元年间,因扩军急需马匹,而番地需要茶叶,官方设立边贸以茶叶换马匹,就成为当时的官方政策。直到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官营茶马交易终止,民间茶马互换延续到民国。在茶马交易的茶叶,主要来自巴蜀生态圈,马匹主要来自羌藏生态圈、甘青生态圈,连通三大生态圈的陇蜀茶马道得以繁盛。具体有两条线路,其南线即是阴平古道:南起成都,经江油、平武、青川、碧口、文县、武都、宕昌、岷县、卓尼,直达临潭(古称洮州)。同时,碧口到成都还有经白水、昭化的水路。北线即是“祁山-陈仓”道。如今,阴平道上著名险境已划入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高山峻岭,幽壑深谷,人迹罕至,萋萋荒草掩没了征战喧沸,恰好是国宝大熊猫的理想栖息之地。

  岷山古道——具有藏彝特色的古道。在新石器时代,岷山古道就是巴蜀生态圈与羌藏生态圈、甘青生态圈交流的大孔道。至魏晋南北朝,岷山道成为巴蜀生态圈通往陆上丝绸之路的南线主干道。唐宋明清以来,也是汉藏“茶马古道”的重要干道。两晋南北朝是中国大分裂时代,因中原战乱,巴蜀生态圈经岷山道走上丝绸之路。《南史·裴松之传》记载:“时西北远边,有白题及滑国使,由岷山道入贡。”白题、滑国,在今乌兹别克斯坦一带。这一时期,羌藏生态圈和甘青生态圈的主人是吐谷浑。至南朝宋初封其为河南王,岷山道也因此称之河南道。巴蜀商人沿岷江而行,从松潘黄胜关入吐谷浑,与西域各国通商交好,贸易往来。至隋唐,也未能打通“西南夷道”,巴蜀丝绸亦走岷山道。在吐鲁番“益州半臂”、“梓州小练”皆是畅销货。五代时,沿用岷山道。《元和郡县志》卷32:“故桃关在县(汶川县)南八十里,远通西域。公私经过,惟此一路。”1996年,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古墓群考古发现,丝织品数量多达350余件,其中大量北朝至盛唐时期的巴蜀丝绸(蜀锦)。

  大秦岭是中国腹心,也是中国地理上的“深处”。三千多年来,“三纵三横”的大秦岭古道系统,将两大母亲河——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链接为一体,将中国北方的帝国都城与中国南方的锦绣河山链接成一体,将6大生态圈链接为一个生态圈——大秦岭生态圈。在中华文明史上,大秦岭古道系统,深藏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永葆生机的进化密码。在世界文明史上,大秦岭古道系统,镌刻着巨丽辉煌的创世篇章。

  2018年1月15日于磨香斋

正在读取...

党双忍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党双忍,经济学教授,生态文化学者,三农问题专家。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现任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陕西省林业科学院院长、大秦岭研究院院长。先后在省农业厅,宝鸡市委、市政府担任领导职务。出版《中国树文化》四卷本、《…
每日关注 更多
党双忍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