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妮妮

赵峰 原创 | 2018-01-16 18:1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情感  宠物  

可 爱 的 妮 妮

          刘小怡              

 

201743日凌晨4点半,我们卧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外面传来了女儿的声音:“妞妞生小狗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向客厅看去,只见她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黑黑的东西。我意识到,我们家又增添了一名新的成员。她就是妮妮。

妮妮的到来,我们全家都感到非常意外。在此之前,细心的女儿发现,我们家狗狗妞妞的肚子似乎比以前大了不少。经过她的提示,我和妻子在仔细观察之后,也有同样的感觉。“难道妞妞真的怀孕了?”我问道。“这怎么可能?!”妻子不加思索地说道。“我带妞妞出去遛的时候,明明她的月经已经干净了的呀。而且妞妞跟那只公狗一起玩的时候,时间也很短的呀。”“也是”,我接着妻子的话说道,“如果妞妞真的怀孕了,那她的肚子应该比现在还要大很多才对。狗狗毕竟跟人不一样。人怀孕一次通常只有一个孩子,而狗狗怀孕一次通常是有几只的。”所以,尽管妞妞的肚子看起来确实比以前要大些,但要说她怀孕了,我们还是不确信。

但妮妮还是来了,她来得是那样的令人意外。妮妮是只生来就有些残缺的狗狗。她是妞妞的头胎。听很多有养狗经验的人说,狗狗的头胎通常是难以存活的。很多头胎的狗狗,出生后不久就夭折了。正常的狗狗刚出生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只知道正常的人刚出生时会啼哭,但只是啼哭一会儿,而不会一直啼哭。但妮妮一生下来,就一刻不停地发出“呜呜呜呜”的哼叫声。这种持续而又单调的哼叫声实令人烦透了:它不仅让人晚上难以正常入睡,而且让人白天也难以正常工作:我由于工作的性质白天不用坐班,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工作。“小狗老这么哼叫可不是个事啊。她如果一直这样,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我心想。“她为什么这么哼叫不停呢?”我既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别人。是她躺得不舒服吗?似乎不是。因为我们尝试了各种让她感觉舒服一些的姿势。是有蚊子咬她吗?似乎也不是。因为她晚上睡觉的房子里是点了蚊香的。那一定是饿了吧?为了让她能够吃到奶,我们也尝试了各种方法。但她似乎一点也不配合:不管你怎样把母狗的奶头对准她的小嘴,她就是不张开嘴吃奶。这可把一家人急坏了。到了下午,我忽然发觉,妮妮的小嘴不时发出“吥吥”的声音。“她一定是哦了,想吃奶了。”我像有了重大科学发现一样大声说道。于是,我们尝试着把她的小嘴对着母狗的奶头。“她吃奶了!”我兴奋地说道。但刚开始,她还不太会吃奶,常常是吃两三口之后,奶头就从她的嘴里脱了出来。通常由于饿,想吃奶又找不到奶头,小狗狗的哼叫声就更加频密。妞妞心里着急,又无可奈何,白天就对着人叫唤,晚上就用爪子抓我们的房门,以寻求人的帮助。我们也有求必应。第二天,小狗狗终于可以稳稳地吸住母狗的奶头自己吃奶了,只是还不会自主寻找狗奶头的位置。到第三天,她就能够自己寻找母狗的奶头,并大口大口地吃奶了。谁说狗狗的头胎就不能存活呢,我们家的狗宝宝能正常吃奶啊,能正常吃奶就能活嘛。事实似乎有力地“驳倒了”传统的说法。

小狗狗是能吃奶了,但那恼人的哼叫声却没有停止。她吃奶的时候小嘴“没空”哼叫,但吃完之后,“呜呜呜呜”的声音还是会断断续续地出现。几天之后,小狗狗白天基本不哼叫了,但一到晚上,尤其是人开始睡觉的时候,小狗嘴里又会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不仅如此,小狗早上还会发出一种“喔——喔——”的新叫声。

小狗的烦人之处还不止于她发出的哼叫声。可爱的妞妞也被她害惨了。自从生了妮妮以后,妞妞就不吃不喝,甚至不拉,也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叫着要我们带出去遛了。不仅如此,由于妮妮不断地哼叫、在她们共同的窝里不断地爬来爬去,妞妞甚至连觉都没法睡,只是一心照顾自己的崽崽。可伶的妞妞,为了自己的崽崽,她什么都不管不顾,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我心想:“这样可不行。不仅妞妞会饿死渴死憋死,小狗狗也不会有奶水吃啊。”好在这种情况没持续多久。渐渐地,妞妞开始进食了,并愿意跟我们出去遛。毕竟,妞妞没有生病。她只是刚刚生产胃口不好,同时要照顾自己的宝宝而已。不过,由于挂念自己的宝宝,她到楼下解决“问题”之后,就急不可耐地赶回家里。“多么崇高的母爱啊!”妻子十分感慨地说道。随着小狗狗的长大,妞妞的生活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刚出生的妮妮,体重只有5两,一只手就可将她稳稳地握住。其身材给我的整体印象是短而粗,全身的毛油黑发亮,头部的毛贴着头皮往后长。“她跟妞妞长得很像。”女儿说道。“哪里像呢,一点也不像啊。你看,妞妞的身材细而长,妮妮的身材短而粗。妞妞的毛是纯黑色的,只在胸部有一小撮白毛。妮妮的毛呢,黑中带黄,整个胸部和腹部的毛都是白的,嘴上的毛黑白相间,四只脚爪的毛也都是白的。妞妞的脸尖尖的,像个细长的锥子,整个脸平平的,妮妮的脸短短的,在眼睛处有个明显的折角,额头往前砸,嘴巴也往前翘。妞妞的腿细而长。妮妮的腿短而粗。妞妞的尾巴细长细长的,妮妮的尾巴短粗短粗的。”

开始的时候,我的感情是偏向妞妞的。毕竟,她和我共同生活了四年有余,彼此间的互动又很多,是“老感情”了。而妮妮是个新来者,跟妞妞没法比,更何况妮妮的哼叫声还特别令人烦躁呢。

但妮妮也有自己的优势。她是个狗宝宝。宝宝总是可爱的。“蛮好玩”,妻子用手握着妮妮,一边对我和女儿说。受她的影响,我也时不时把妮妮从狗窝里拿出来把玩一玩。“别只顾着自己玩,给我也玩一下。”妻子一边说着,一边就向我要妮妮。看到我们都这样,在一旁观看的女儿也时不时过来凑热闹。一家三口为了得到玩狗宝宝的权利,经常要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新生的狗狗,需要人照顾的地方很多:喂食啦,喂水啦,擦狗宝宝拉在地上的屎尿啦。这样的工作每天都要重复很多次。时间久了,不知不觉间,一家人生活的重心,就转移到了妮妮的身上。而可伶的妞妞,则慢慢被冷落了。“妞妞失宠了。”女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给狗宝宝起个名字吧。”妻子建议道。“那就叫妮妮吧”,我想了一会说道,“妞妞是母的,叫妞妞符合她的性别特征。妮妮也是母的,叫妮妮也同样符合她的性别特征。而且,一对母女,一个叫妞妞,一个叫妮妮,听起来也很合和谐。”我进一步论证道。“叫妮妮太文绉绉的了,还是叫狗崽比较合适。”妻子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然叫小妞吧。”女儿也有自己的主张。一家三口,三种不同的意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既然意见不统一,那就只好各自叫各自起的名字了。我叫妮妮,妻子叫狗崽,女儿叫小妞。时间长了,女儿和母亲的叫法逐渐趋于一致,都叫狗崽,偶尔也叫小妞,我则坚持叫妮妮。

后来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妮妮了。“等妮妮长大了,就可跟妞妞一起玩,妞妞就不会感到寂寞了。”一天,我对妻子说。“而且,妞妞总有一天要离开我们的。到那个时候,还有妞妞的女儿陪着我们。这多好啊。”我似乎想得很长远。我特别喜爱妮妮有一个重要原因:她的长像是我喜欢的狗狗类型:身形粗短,毛发浓密。在这方面,妞妞并不完全令我感到满意,尽管她长得也很漂亮。除此之外,我还有点个人的小私心。在我们家,妞妞就跟妻子最亲。一次我们全家去长沙玩,把妞妞寄养在宠物店里。回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妞妞回家。“妞妞呢?”妻子一到门口就问店主。而我是直接进店寻找妞妞,口里还不停地喊着“妞妞!妞妞!”不一会,一只个子较高、身材细长的小黑狗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不就是咱们家妞妞吗。“妞妞在这里!妞妞在这里!”我大声喊着。刚见到我们时,她还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妞妞,妞妞,咱们回家了。”一家人同时这样叫着。这下妞妞有反应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直接向我们跑过来,而是绕着旁边的一排狗笼子跑来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叫唤,似乎是在向其他狗狗宣誓:“我的主人来接我了!我的主人来接我了!”叫了一阵之后,妞妞开始平静下来,摇着长长的尾巴朝我们走了过来。出店门后,她一边走,一边拉,眼睛里充满了眼屎。可伶的妞妞,在离开主人的三天里,不吃不喝不啦,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回家的路上,我试图跟妞妞走得近一点,口里不断喊着她的名字。妞妞呢,跟没有听见似的,只是一步不离地跟在妻子的身边。妻子往左边走,她就跑到左边,妻子往右边走,她就跑到右边。看着这种情形,一个疑问立刻浮现在我的脑海:“狗狗对不同主人的感情不一样吗?”以后的多次经验,再次证明了妞妞的感情取向。后来,我把这个情况跟妻子说了。她回答说,据一些养狗人士讲,狗只认最初领养她的人。妞妞是妻子带到我们家来的,对狗狗管得也最多。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同时,心里似乎掠过一丝羡慕和嫉妒。但这种情况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了。但妮妮的降生,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心想,妮妮出生时虽然是女儿最先看到的,但那时妮妮的各个器官都还没有发育好,不可能认出女儿来的。今后只要我对妮妮特别好,她就一定会最认我的。我这么想着,也这么做着。不仅自己待妮妮好,而且要求妻子和女儿也待妮妮好。一旦我觉得她们在这方面做得不如我意,我就会对她们表示不满。我待妮妮的特别感情,终于被妻子发现了。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狗崽是你的情人是吧,你待她好像比待我们、待你的父母亲都要好。”我不好说什么,只是扔给她一句:“哪有像你这样的主人,还跟自家小狗狗吃醋!”

我的确十分喜爱妮妮。每次回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妮妮把她抱起来。如果回家的时候比较累,我抱着她坐在椅子或沙发上,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抚摸她那浓密的毛毛。有时也让她正面对着我,一边端详着她可爱的小脸,一边赞美着:“咱们妮妮的眼睛大大的,特别妩媚,很像美女的眼睛。”“咱们妮妮真漂亮,真可爱,真聪明”。有时,我也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咱们妮妮真好玩儿,集各种动物于一身:脸圆圆的像猫头鹰,嘴巴上的毛黑白相间像小兔子,头部黑黑的胸部白白的又像企鹅,身形粗粗的毛浓浓的像毛毛虫,但实际上又是狗。”回家不累的时候,我就把妮妮抱过来,用手轻轻地往上抛。而她对我似乎也很信任,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这让我十分欣慰。

妮妮出生后大约一个星期,我仔细观察了她的眼部,发觉她的左眼处似乎有点往里凹。我把这一发现告诉妻子,但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我知道,她这是不同意我的看法。又过了两天,女儿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她用手摸了摸小狗的两只眼睛,发觉小狗左眼窝处没有眼球。“这只狗是个独眼龙。”我有些遗憾地说道。“那以后我们要更好地爱护她。带她出去遛的时候,一定要系着绳子。”女儿接过我的话说道。“独眼龙就独眼龙吧,反正有只眼睛能看得见,对整体形象影响也不大,只是视线差一点而已。我们以后带她出去遛时,适当注意一下就行了。”我完全同意她的意见。15天以后,狗宝宝终于睁开了眼睛。但只睁开了一只,和我们事先预料到的完全一样。

狗宝宝能正常吃奶后,身体也慢慢地长起来。妮妮体重的变化也就成了一家人关注的焦点。给狗狗称体重是每天必须做的工作。“狗崽比昨天重了近三钱。”妻子一边看着秤杆上的刻度,一边对我们说。“小家伙长得还挺快。”我接着她的话说。一周以后,狗宝宝长得更快了,一天可以长四钱。一个月以后,小狗一天可以长五六钱了。

“小狗可以走路了!”小狗出生三周后的一天,我高兴地对妻子说。“呃,真的呢!”女儿补充道。“只是走得不太稳。”妻子回应道。“刚开始走路都是这样啦。人走路也是这样的嘛。”我回复道。慢慢地,小狗走的距离更远了,只是走的时候脚有点往外滑,停止的时候就顺势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有事还发出“呼呼”的声音。这个没有让我们觉得有什么不正常。我们家的地板不是地砖就是复合地板,表面都是很光滑的。大狗跑的时候都是这样,何况是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狗。

一天我回家,进门后到处张望,就是找不到妮妮。“妮妮到哪去了?”我大声问道。“狗崽丢了”,女儿回答说。我似信非信,各个房间到处找。终于,在女儿的房间里,我发现了妮妮。她静静地趴在自己的小窝里。原来女儿是在开玩笑。“为什么把她放在这里?”我问。“她在里面休息。”妻子回答说。“妈妈带妞妞和狗崽出去遛时,狗崽在外面摔了,还不知道有没有骨折。”女儿认真说道。“出生不到一个月的狗狗,连走路都走不稳,怎么能带她出去遛呢!”我有些埋怨,又有些生气。过了一阵,我再次打开女儿的房间,发现狗狗从窝里出来了。“妮妮从窝里跳出来了。”我大声通报了这一发现。“那就好”,妻子回答说,“这说明她没有骨折。”“嗯,可能没有骨折。”我心里终于宽慰了许多。

妮妮不是一只健全的狗狗。除了只有一只眼睛,四肢运动似乎也有些不协调,不能稳稳地站立很久,走路也有些不太稳。以前我们以为那是因为她还小。小狗刚开始学会走路,走不稳很正常,何况家里的地板是滑的。但随着小狗的不断长大,她走路不稳的毛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原来以为她的腿可能骨折。因为此前妻子带她出去遛时曾经摔过一下。我每次用去手摸她的脚时,发现她都会有疼痛的感觉。“妮妮该不会真的是骨折了吧?”我想。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我带她去附近的宠物医院看医生,医生对狗狗的脚脚做了检查,还专门给狗狗的四肢拍了片。医生经过诊断认为,骨折的可能性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但缺钙的可能性更大。于是让我买了促进钙吸收的药给狗狗吃。晚上,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妮妮脚疼的问题应该不是骨折。因为两个脚爪前面的连接处都是同一地方有点细小的间隙。如果是骨折,不会有这么巧吧。”妻子和女儿也同意我的看法。吃了几天之后,狗狗的脚是不大痛了,走路似乎也有所好转。我感到十分宽慰。

“小狗不吃奶了,只是不断叫唤。”小狗出生一个月后的一天,女儿说出了她的一个发现。一天之后,情况也是这样。小狗总不吃奶怎么行,不会饿死吗?这可是个大事,全家人都急坏了。“该不是要断奶了吧。”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进一步解释道。“一定是这样的。小狗长大了,狗奶的营养已经满足不了她的需要,该给她喂些别的东西了。”“那只能给她喂些流质的东西。”女儿接着我的话说。“小狗虽然长出了牙齿,但牙齿还很细嫩,吃不了硬的东西。”她进一步补充道。我试着用碗盛了点热开水,里面加了点女儿前些天专为小狗买的羊奶粉,再加了些前不久妻子买的由芝麻、豆子、山药等研成的粉末。刚开始,不敢弄得太稠。等这种叫不上名的混合液体不烫的时候,我尝试着喂给小狗吃。“她吃了!”我高兴地说。一开始,她还不太配合,要用力掰开她的小嘴半勺半勺地灌。后来,小狗慢慢习惯了这种食物和吃法,只需稍稍掰开她的小嘴就可一勺一勺地喂了。“咱们妮妮真乖”,我赞美道。

妮妮一天一天地长大,流质的食物已不能满足她的需要,就给她喂一些硬质食物。如用味道浓一点的汤拌饭,或煮给她煮个鸡蛋。现在,她可以自己吃食了。只是还站不太稳,吃的时候需要有人在旁边守护着。

“你们快来看啊,小狗狗会奔跑了吔!”妮妮出生一个半月后的一天,妻子兴奋地说道。我从书房跑到客厅一看,果然看到了奔跑中的妮妮。这个我倒并不吃惊。因为前两天我就看到妮妮在她的小窝里做出奔跑的动作了。小狗的每一个进步都能让我们感到高兴,何况是会奔跑这样大的进步呢。而且,小狗奔跑的样子也确实可爱。她头上的毛是黑黑的,胸口的毛是白白的,蹄子上的毛也是白色的,跑动起来特别好看。

慢慢地,我发现小狗似乎对人有一种依恋的感觉。一天,我有事要出门。刚走到大门口,小狗狗就立即跑了过来,像是舍不得我走,或是要跟我一起出去的意思。我只好把她抱得离大门远远的,然后返回来很快把大门打开,出门后又立即把门关上,以防止铁门压着她的小脚或碰到她的头部。此后的一段时间,我每次出门,都发现妮妮有同样的表现。我也会采取同样的防范措施。后来我还发现,当我从外面回家开门的时候,妮妮也会跟妞妞一起守候在大门后面。而我也会立即先把她抱起来。尽管妞妞对着我又是摇尾巴,又是用舌头舔我的衣服,我似乎视而不见。

小狗的进步远不止以上这些。她似乎听得懂人的话了。一天,妮妮在卧室里面转悠。“妮妮,出来!妮妮,出来!”我在客厅里对着卧室里的狗狗叫着。没想到,她真的从卧室里跑出来了。“妮妮听得懂人的话了!妮妮听得懂人的话了!”我大声向家人宣告着这一重大发现。妻子似乎不太相信。我后来又尝试了几次。在事实面前,妻子终于信了。

一天早上,我煮好了鸡蛋,冷却,去壳,把其中一大半捏碎,放到狗狗的碗里,朝着趴在书桌下的妮妮喊:“妮妮吃饭啰!妮妮吃饭啰!”没想到,她真的从书桌下面一蹦一跳地朝我这边跑了过来。以后只要是我喂狗狗,我都会这样叫她。她也会乖乖地朝我跑过来。

有一天,我从外面回家,发现妮妮在大门口守候,并很快打转转。“我们家妮妮会打转转了!”我一边换鞋,一边对着屋里喊。据我所知,狗狗打转转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活,并不是所有的犬种都会的,我们家妞妞就不会。据说,只有泰迪熊才会打转转。事实似乎也是如此。妻子同事家养了只叫咪咪的泰迪熊,以前借来我们家玩时,我就亲眼见识过。那么多狗狗都不会的动作,我们家妮妮居然会,那有多了不起啊。

可事情并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样。慢慢地,我发现妮妮站不稳、走不稳的问题一直没有什么好转。她走路时尽管也有向左转的时候,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向右转的。而且行走的时候重心有点偏右。以前我就发现,抱着她让她正面面对着我时,她的两条前腿似乎有些朝向自己的左边。“妮妮的腿是不是有些畸形啊?”我似乎是在问自己,又似乎是在问他人。于是,每次抱她的时候,我有意把她的左腿往右别一别,试图通过这种方法解决她的左腿畸形的问题。毕竟,狗狗还小,骨头还没有长硬,长期如此处理,应该会有效果的。但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狗狗时不时地向右打转转,转得慢的时候可以自己停住不倒,转得快的时候会倒在地板上。与妞妞嬉闹的时候,有时也会自己倒在地板上或被妞妞带到地板上。倒在地上时,她的四肢会不由自主地上下不停摆动,有点像人癫痫病发作的样子。但过一会她又能够自己站立起来行走或奔跑。看到这张情形,我的心里会掠过一丝不安:“狗狗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毛病啊?”

端午节前夕,妻子和女儿出了趟远门,家里只剩下我和两只狗狗。这等于是把管理狗狗的一切工作,都交给我一个人了。管理狗狗我倒没意见,但全部由我一个人管,事情似乎太多了些:妞妞每天要给她准备吃的,通常一天要吃两餐,每天要带她出去遛,至少一次,有时需要两次。妮妮的事情就更多。除了要给她喂吃的,一天三次外,还要给她擦屎擦尿,次数不定,但少不了。雪上加霜的是,妻子的归期也一拖再拖。我有意见了,给妻子发微信,发了一些牢骚。六天以后,妻子终于回家了。她一回家,就忙着做各种家务,似乎是感到有些愧疚。“妮妮身上似乎有点臭。”我对她说。因为她站立不稳,撒尿时可能会把尿弄到身上。时间一长,身上就会有臭味。不知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她自己也有认识,反正当天傍晚就给妮妮洗了个澡。开始时,妮妮还有些不情愿,有些挣扎,但后来似乎老实了。就连我用电吹风给她吹毛时,也是老实得很。狗狗是一种很活泼的动物,这么老实似乎有些不正常。果然,狗狗不但异常老实,而且连食物都不吃了。“狗狗一定是病了,而且很可能是感冒了。有必要带她去看医生”。我对她说。“看个什么病,狗是一种很贱的动物,生命力很强的。再说,不就是一只狗吗,死了也就死了。”我没有继续争辩。第二天起床,我抓紧洗漱、过早,开着车带上妮妮就去了宠物医院。医生一看,果然是感冒了,检查体温,也超过了正常水平。医生开了三天的针剂。打两次针后,妮妮的病情开始好转,打完第三次,病情完全好了。妮妮的身体好了,我也似乎松了一口气。她的身体恢复后,给她称了一下体重,三斤六两。此时,妮妮的年龄是两个月。我就计算开了:妞妞来我家时是三斤八两,妮妮两个月大约是三斤六两,那么妞妞来我们家时的年龄应该是两个多月,即七八十天。通过给妮妮称体重,把一直以来没弄清楚的妞妞的确切年龄也弄清楚了。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收获。

时间就这么过着。妮妮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只是在慢慢长大。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一天傍晚,我正在用电脑。妻子来到我身边,说是有话要问,看起来一脸严肃的样子。“什么事啊?”我问。“你觉得,如果狗崽总是目前这个样子,你打算怎么办呢?”她这样问我。“什么怎么办,继续养着啊!”我有些莫名其妙。“你看,像她现在这个样子,正常站立、走路都成了问题。看样子,以后也难以好起来。生活一定十分痛苦,生活质量也不高。给我们,也带来不少负担。与此这样,倒还不如……”“不如什么?”“让她安乐死。”她接着说,“今天我到宠物店去咨询了一下,安乐死很简单的:先给她打一针麻药,让她失去知觉,然后注射安乐死的针剂。这样小狗死时就不会有什么痛苦。”我虽然心里十分反对,但没有直接说。过了一会儿,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了句:“妮妮带给我们的可不只是负担……”后面半截话我没有说出来:她还带给我们很多的快乐。平静一会后,我又反问:“你说说,好好的一个生命,却要活活把她弄死,你忍心吗?内心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吗?狗崽如果真的死了,你以后就永远见不到她了,你会一点也不怀念她吗?如果你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么你去做吧。”她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去厨房做饭去了。而我则继续敲电脑。过一阵,饭好了,我把饭菜盛好,坐在电脑前一边吃饭,一边继续敲电脑。“怎么不过来吃饭?”客厅里传来了妻子的声音。“我已经快弄完了,一会就过来。”我回答说。不一会,事情做完了,饭也吃完了。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我今天其实也只是有这个想法,并没有真打算这么做。你刚才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妻子这样对我说。听她这么说,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两个人意见统一了。我想通过女儿对此事的态度,试一试她对妮妮的感情。就对妻子说:“女儿晚上回家后,试探试探她,看她怎么反应。”妻子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不久,在外面上课的女儿也回来了。“嗯,坐下,跟你说个事。”我严肃地对她说。“妮妮看样子也就这样了。你妈妈主张给她安乐死,明天就进行。我没有意见。这事究竟怎么处理,就看你的意见了。”她半天没有反应。后来只是说了一句:“这是个比较大的事情,我不能这么快就表态。过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说嘛,干嘛这么着急。”我一听也就明白了。心想:“小家伙还挺滑头。心里明明不同意,嘴上就是不愿意说。”后来,我没有再跟她提起此事。当然,也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

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我们后来发现,妮妮身上有的地方似乎掉毛了。开始时我们都认为,那一定是她跟妞妞一起嬉闹的时候,被妞妞咬的:妞妞时常用口含着妮妮的脖子,妮妮也经常被她弄得直叫唤。与此同时,妮妮还时不时用爪子在身上抓痒。“狗崽身上是有虱子吧?”妻子判断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回答说。妻子虽然不是个急性子,但什么事情只要她想起了,就会立即付诸行动,其他人就是想挡,也是挡不住的。一天下午,她找出以前为给妞妞剃毛而买的电推剪,和女儿一起动手给妮妮剃毛。剃毛的过程中,时不时能发现狗狗身上的虱子,皮肤上还有许多抓痕。原来,妮妮身上的抓痕都是她自己挠痒时抓破的。妮妮身上有虱子,倒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她身上的毛又浓又密又长,是虱子理想的栖身之所。剃了一阵,妻子有别的事要出去,接下来的工作就由我来接替。但给狗狗剃毛,可不是件容易的工作。狗狗身上不是很规则的平面,推剪用起来很麻烦,很多地方推剪根本不能用。推了一两个小时后,工作完成了一大半。看时候不早了,我们也累了,就暂时停止了这项工作。当天晚上,妮妮躺在地板上,一边拉屎一边打滚,身上也沾了一些狗屎。我立即把狗狗抱开,先用卫生纸把她身上的粑粑擦了一遍,然后把布在温水里浸透,把狗狗全身擦拭干净。过不多久,狗狗又开始躺在地板上打滚,把原来没有拉完的全部拉了出来。我心中立刻冒出一个疑问:“难道狗狗每次拉粑粑时都这么在地板上打滚吗?那该有多可怜啊?”我们白天和晚上都没有见过妮妮拉屎的情景,只是早上起来时发现有她拉的大便。这说明以前她拉大便都是在夜间进行的。睡觉时,我把妮妮放在门后的垫子上,周边用东西围起来。这样她即使再打滚,也不至于伤及身体。我没有进卧室睡觉,而是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休息。大约一两个小时后,我朦胧中发现妮妮又一次在地上打滚。

第二天上午,我把头天夜间发生的情况跟妻子说了一下。她没说什么。尽管觉得妮妮有点跟平常不一样,但看到妮妮还是能正常吃食,大家也就没有多想。下午,剪毛的工作继续进行。这次由我和妻子两个人合作。推剪已经不好用了,就改用剪刀。我们分工协作,一个人负责抱狗狗,一个人负责剪毛,并轮流着替换工作。毛终于剪完了,我们也如释重负。心想:这下妮妮就可以不遭虱子咬了。

第二天早上,我照例给妮妮煮了个鸡蛋,全部弄好放到狗碗里,把妮妮抱到碗边。过了一会我过去看,鸡蛋只吃了一点。我又把她抱到狗碗边。再过一会又过去看,这下她吃得比较多,大约吃完了八成,似乎比平时少吃了一点。但我没有太在意。到了中午,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狗崽今天得了忧郁症。”我过去看时,发现妮妮静静地蜷缩在在门后的垫子上。心想:“没有什么不正常嘛。”妮妮平时上午大部分时间也是趴在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休息的。到了晚上,女儿给妮妮用开水泡了些羊奶粉和狗粮。妮妮基本上吃完了。“妮妮在吃的方面还比较正常”。我说。“只是没有看见她像平常那样拉屎拉尿。而且,这两天似乎没有看见她喝过水。”我接着说。我尝试着把水端到她跟前,但她没有要喝的意思。不喝水可不行。晚上,一家人张罗着给她喂水。可她就是不开口。用力掰也不管用。反抗过程中,犬齿还把我的手指头刺破了,血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我急忙用手捏紧受伤的手指,把血挤处来。女儿赶忙用茶为我清洗伤口,又找来纱布把伤口包住、用线扎紧。得打狂犬病疫苗!妻子陪着我去了附件的一家社区医院。跟医生交流时,发现如果被狗狗抓伤,也需要打这种疫苗。我们两人都打了。因为那天给狗狗剪毛,狗狗挣扎时脚爪在她的手上抓了一道印子。回家后把这个情况跟女儿说了,她说自己的手上也有被抓的印子。“那也要打疫苗”我跟她说。

第二天早晨,我照例给妮妮弄了她平时最爱吃的鸡蛋,可她似乎没有一点兴趣。后来,女儿也给她弄了泡羊奶粉和狗粮,她也不吃。到了晚上,女儿把原先泡的羊奶粉和狗粮给她吃,她基本吃完了。“能吃能喝就好。”我说。到凌晨4点,女儿被狗狗的叫唤声吵醒。她发现狗狗总是向有夹缝的地方钻,同时还“哇、哇、哇”地大声叫唤。不一会,我也被狗狗的叫唤声吵醒。我走出卧室,对女儿说,“狗狗是不是因为剪了毛,着了凉,发烧啊?”我问女儿。“很有可能,那我们今天上午带她去看医生吧。”“行”,我回答说。

到了早上,狗狗的表现跟凌晨时的情况一样。我们吃过早餐,驱车赶往附件的宠物医院。一路上,妮妮没怎么叫唤,到了医院,抱在手上,也比较安静。医生向我们询问了妮妮的病情,并观察了妮妮走路的情况,还仔细查看了她的头部,并让护士给她量了体温。之后,医生诊断说,妮妮体温不高,没有发烧。因为是夏天,即使剃了毛也不至于使狗狗着凉。问题可能出在头部。头部可能受损、有虫子或病毒。“她以前是不是摔过?”医生问。“是摔过”,我回答说。“但不知道摔得重不重,有没有伤及头部。”于是,医生针对病症开了些药。回家的路上,妮妮的表现也算正常。回到家里,我们把吃的喝的放到她跟前,可她连碰都不碰一下,只是不停叫唤,不断往有夹缝的地方钻。我把她放在大门后的垫子上,用两个鞋架把她围在里面。过不多久,她又从鞋架的夹缝中钻出来。没办法,只好把她关在书房里——这里铺的是复合地板,即使摔倒,也不至于摔得很重。在书房里,狗狗挣扎着站起,又倒下,又站起,又倒下,漫无目的地到处走,遇到什么东西也不回避,还不断往有夹缝的地方钻。对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妮妮,狗狗,你到底是怎么了?”看到这情景,我又痛心,又无奈。到了晚上,一家人分工协作给妮妮灌药。可她的小嘴就是不开。好不容易灌到嘴里的药,大部分都又从她嘴边流了出来。回想起头天晚上给喂水时的情形,我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妮妮怕是不行了。无助,我平生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助。为了不使她碰到坚硬的东西,我们把她放进一个平时用来装衣服的塑料箱里。为了防止她从箱子里爬出来,还把塑料箱的盖子盖上,压上重物,旁边留下一道足够宽的缝隙。狗狗侧身躺在塑料箱里,四肢不停地上下摆动,口里发出“娃——娃——”的叫唤声。过了好一阵,她不折腾了,侧身躺在箱子里,四肢有些僵硬,眼睛勉强睁开着。我们都以为她快不行了。我就把她从箱子里抱出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把妮妮放在腿上,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喉部哽咽着。她安静地躺在我的腿上,显得十分安静。时间慢慢流逝,一家人谁也不说话。“让我也抱一抱吧”,妻子终于打破了沉静。可交接期间,她似乎精神又来了,接着折腾,累了休息,再折腾。最后还是将她放进衣箱里让她休息。听着妮妮在衣箱里凄惨的叫唤声,“哎——”,我长叹一声,“狗狗遭了大罪了。她是折腾着来的,看来还得折腾着去。”针对这种情况,一家人当晚决定,第二天采取措施让狗狗安静地离去,以减轻她遭受的痛苦。

第二天上午,我们先观察了半天,妮妮的情况跟头天晚间一样,口里除了继续“娃——娃——”地叫唤外,还时不时发出“呼呼”的声音,四肢则一刻不停地上下摆动,磕碰箱体发出“咯咯”的声音。这凄惨的情景,不忍再看,这凄咧的声音,不忍再听。我一刻也受不了了。咨询有关人员,得到的回答是,这种情况没法医治,如果没有外部干预,还会持续好些天。“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采取干预措施!”以前坚决反对让狗狗安乐死的我,坚定地说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到宠物店,向店主说明来意后,我就离开了,妻子一个人在那里等着。不一会,妻子抱着衣箱走了出来。我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把箱子放进车的后备箱。回到车里,看到妻子在默默流泪。“哭了?”。我问。她没有回答。

回到家里,我打开了箱子。妮妮侧躺在箱子里,不再叫唤,也不再动弹。她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晚上,妻子给妮妮清洗身体,发现她全身湿透,身上到处是伤痕。我知道,这是她不断折腾的时候擦伤、碰伤的。“埋在哪里好呢?”我问。“就埋在附近,要靠着树,用我以前的衣服包着。”女儿建议道。我明白她的意思。

妮妮是清明节的前一天出生时的,到去世刚好三个月。这个弱小而残缺的生命,就像夜间划过天空的流星,虽然短暂,但不失美丽。她带给了我很多的快乐,也接受了我很多的爱。表面上看,我和她是公平的。后来我了解到,妮妮的病是先天性的。这就是为什么她一出生,就“呜呜呜”的哼叫不停的原因。生长过程中,她行动不便时,也会发出“呼呼”的声音。生命走到尽头时,她又不停地叫唤,并不时发出这种“呼呼”的声音。我以前听道这种“呼呼”声时没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这声音好听、好玩,还时不时还模仿这种声音。现在想来,她是因为痛苦才发出这种声音的。原来,从出生到成长到离世,头部的疼痛一直伴随着她。她是痛苦中来,痛苦中过,又痛苦中去的,而又以离世前的疼苦最为剧烈。妮妮是只很温驯、很听话的狗狗,平时一直都很坚强,经常头磕碰到坚硬的瓷砖地板都不带叫唤的。离世前发出如此惨烈的叫唤和“呼呼”的声音,可以想象她经历了多么剧烈的疼痛。我是从妮妮身上获得了很多快乐。可这快乐的背后,是她一生的痛苦啊!我也确实给了她很多的爱。可我为这点爱,又付出了多少呢?跟她的付出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以前,我常听人说,人和自己养的狗之间,可以有很深的感情。我听后将信将疑。有了妞妞之后,我开始相信了。通过抚养妮妮,我才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发现,人和狗狗之间不仅有感情,而且这感情可以那样深、那样刻骨铭心。

妮妮,你不是我的情人,但你确实是我的爱狗!你虽然离开了我,但我将永远怀念你。我要用自己的笔,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

再见了,妮妮。我和你约定,如果还有来世,我仍然做你的主人,你仍然做我的爱狗。但我希望,你是一只健康的狗狗。

 

妮妮,我的爱狗,通往天堂的路,请—走—好!。

 

                                            刘小怡作于20177

正在读取...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