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人的机会在哪里

吴晓波 原创 | 2018-01-02 14:3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机会 年轻人 

   今天,我很高兴能和大家聊一聊“中国青年的机会”。实际上,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我们国家由一个农耕文明的帝制时代国家,慢慢被外国的枪炮打开了国门。

  每一代人都希望在这个时代时点上改变这个国家和自己的命运,但是在不同的时间段,大家所获得的机会是不一样的。

  1918年

  我给大家看一张现在很难看到的照片,这是整整一百年前——1918年1月——当时中国最流行的杂志《新青年》,这本1月份的杂志做了一个宣言:从此以后,我们不再用文言文来写作,我们要用白话文来写作。

  这个国家在过去六七十年里被西方人叫做东亚病夫,那一代的青年人要做的就是“拯救这个民族”。从我头上的那根辫子开始到脚上的鞋,连祖宗传给我们的四书五经,甚至老祖宗的书写方式都可能是错的。

  所以,如果你是生活在1918年的青年,满怀热血,就必须跟祖宗决裂,成为这个时代的新人。

  在这本杂志上,我们看到了一些人的名字,比如陈独秀、胡适、周树人、毛泽东,这些人就是当年这个国家的热血青年,后来他们有的成了终生的朋友,有的成了一生的敌人。

  1948年

  我再给大家看一个人,一个18岁的帅小伙,他叫吴敬琏,1948年,他在南京的一所高中读书。如果你是一个1948年的中国青年,你的机会是什么?这个国家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一个腐朽的政权即将被击倒,而你要选择站在政治立场的哪一边。

  吴敬琏对我说,1948年,他会在白天找一个特别安静的房子,裹着被子收听延安电台,把电台里的话一字一字写下来交给他的表哥。他的表哥把这些话翻译成英文和法文,再交给外国的通讯社,告诉全世界,延安地区有一群人,他们是怎么认识中国的,是怎么了解中国的。

  如果你是1948年的中国青年,你的机会是什么呢?是你能不能寻找到一种方式,让这个国家走上另外一条道路。

  1968年

  我们再来看一个人,一个30出头的帅哥,这个人叫袁隆平。1968年,袁隆平在湖南的一个农业技校里当青年教师,他是一个水稻专家,在60年代初,他把两种水稻的品种杂交,发现了杂交水稻。

  当时的中国水稻,如果管理得好,每亩地大概能够生产600斤稻米,而杂交水稻可以做到生产2000斤。

  但是很可惜,1968年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期间,所以白天他要去参加阶级斗争的宣讲会,甚至被批斗、写检查。直到晚上或节假日的时候,他才能到一个小小的稻田中研究杂交水稻。

  如果你是一个1968年的中国年轻人,你会发觉,这个国家好像弥漫着一层大雾,你有很多的力气,想要改变这个国家,但是你的每一拳都像打在一堆烂棉花上,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1978年

  又过了十年,出现了一个30出头的年轻人柳传志。1978年,柳传志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的一个助理研究员,每天早上上班,他会经过传达室,从一个写着“柳传志”字样的小盒子里拿一张《人民日报》,一天的工作就是喝茶、读《人民日报》。

  1978年的一天,他突然发现报纸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原来满报纸都是阶级斗争,要备战、备荒为人民,现在却出现了一篇“怎么养猪”的稿子。他跟我说,从那篇文章开始,他觉得要变天了,他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就是这么开始的。

  这一年的年底,1978年的12月18日到22日,中国开了非常重要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然后开始干一件事,叫做改革开放——中国开始告别阶级斗争,开始做经济建设。

  如果你是一个1978年的中国青年,你会发觉,这个国家开始走向另外一条道路。六年以后,柳传志创办了联想,成了今天全世界最大的电脑制造公司,在2017年的中国民营企业中排第六。

  1998年

  我去年出版了一本书叫做《腾讯传》,写的就是创造腾讯的五个小伙子的故事。1998年,小马哥同学27岁,他忽悠另外几个人创业。

  那个时候的年轻人腰上都挂着一个BP机,电脑已经可以上网了,马化腾说,电脑上面有很多新闻,还有很多股票行情,你出门的时候想知道股票涨得怎么样了或者中午有什么新闻,可以在电脑上输入一些信息,到了一定的时间,这些信息就会传输到你的BP机上去。

  这件事情是很不靠谱的,因为马化腾同学创业的时候,手机已经出现了,当他把这个软件系统开发完,发现大家都不玩BP机了。所以马化腾跟我说,出门第一脚就踩到了一堆屎。还好后来有了个QQ,才成功创业。

  1998年前后,中国有很多年轻人开始投入到一个全新的行业,叫做互联网。新浪、网易、阿里、携程、京东,都是在1998年前后相继创业的,这一部分人年纪最大的是1964年的马云和张朝阳,年纪最轻的是1974年的刘强东。

  如果你生活在1998年,你会有机会拥有一个全新的掌握世界的能力。这个机会是在你之前的人们根本不了解的,叫做互联网经济。

  2008年

  2008年,中国举办了奥运会,都说三十而立,这一年也是改革开放的而立之年。2008年有机会吗?2008年的年轻人说,所有机会都被这些年轻人抢完了,我能干什么呢?

  2008年的中国青年人和中国今天的青年人同样焦虑,但是十年后,我们站在这里回望2008年,你会发现,那个时候还没有共享经济,那个时候还没有移动支付,你很难想象有一天,我们出门不需要带钱包。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更没有区块链、人工智能。

  2008年,如果我想做一件身上这样的西装,但是只能出4000元钱,大部分人都会拒绝我,因为西装是一个大规模生产的行业,从打版到采购布料、进行生产,起码要一次性生产20万件他们才会开始干。

  现在全中国起码有20家以上的智能西装公司,可以为我一个人定制一件西装,最多只需7天,价格也完全可以控制在4000元人民币以内。

  这是整个生产线的柔性化改造,如果你今天做一个生产线柔性化的西装车间,可以干掉2008年中国地区所有西装工厂的老板。

  2008年以后,中国成为了一个创业之国,每天有1万家企业注册,它们中的97%会在18个月内死亡,失败率非常高。但是,每年仍然有300万人创业,而时代也仍然给了我们很多机会。

  2018年

  2018年,中国将有700万以上出生于2000年以后的年轻人考大学,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还在瞎折腾。那么机会将属于谁呢?

  对年轻人来讲,现在仍然有机会。比如我们还没有攻克癌症,我们还没有用上无人驾驶的汽车,我们还没有告别石油时代,我们的每一件衬衫和西装虽然能够人工定制,却仍然没有纳米材料和传感器。比如,机器人虽然在围棋上能够战胜人类了,但是机器人的综合智力能力还没有赶上人脑。

  今天你能看见的所有机会,可能未来都会成为你的手中沙,捏得越紧、漏得越快。有回我去北京,听到美国预言家凯文·凯利讲了一句话,他说未来消灭你的敌人,今天一定没有出现在你既有的敌人名单上。

  未来的机会永远存在着不确定性。我们看到了100年来中国年轻人在这片土地上成长,你会发现,一百年来,每个人都会获得一个属于自己的机会,而一个中国青年的机会,其实就是国家的机会。

  那么,今天这个国家到底属于谁呢?

  吴敬琏今年88岁,他仍然是中国最具有批判精神的经济学家;柳传志今年74岁,仍然在管理他的联想集团;袁隆平将近90岁,去年我碰到他时,他跟我说,他要去山东找一片海涂地,在盐碱地里种杂交水稻,未来十年他要让1亿人能吃到盐碱地里种出来的水稻。

  我写了很多年的作品,今年是我从事写作行业的第28年,我服务过的很多报纸、杂志、新闻门户都已经不见了,但是我觉得,这个时代有没有抛弃我,取决于我有没有放弃自己。

  我还在写作,吴晓波频道上大概有290万订阅用户和45万付费会员;我每天用五分钟时间和大家交流我所了解的财经知识点,以及当前宏观经济、产业经济所发生的事情;另外,我会分享最近读书的心得体会,递交一份我喜欢的财经早餐。

  所以今天中国的机会,可能跟年龄没有关系,它属于80岁、90岁的老人们,也属于80后、90后的年轻人们。决定机会的,是我们的脑子和我们面对未来不确定性时的勇气。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