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开放社会的敌人

田成杰 原创 | 2018-10-15 23:4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社会 开放 自由 民主 专制 

    阅读笔记之:开放社会的敌人 作者:田成杰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是举世闻名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代表作,本人并未读过这本书,但透过徐友渔和刘军宁两位学者的评论文章,还是不难发现中国社会开放的“敌人”……

 

  ……我们有什么权利自认为掌握了关于历史发展的真理,从而鼓动民众为我们自认为的正义事业捐躯?……

  ……神秘的或部落的或集体主义的社会也可以称为封闭社会,而每个人都面临个人决定的社会则称为开放社会。……前者的生活习惯是一种神秘的、非理性的态度,反对变化,充满了禁忌;而后者则把生活习惯当成可以批判地思考的对象;前者的成员象一个有机体的器官或细胞,每个单元的位置和功能是不变的,有的是可以思考、发号施令的大脑,有的只是听从命令、辛勤劳作的手或脚,而后者的成员在整体中的地位是变化和可交换的,它们之间存在竞争的关系。

  波普尔关于封闭社会和开放社会的对比,也就是古代社会和现代社会、极权主义和人道主义的对比。封闭社会与开放社会的根本区别,就是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有与无的问题,……在我们一向认为值得顶礼膜拜的大哲学家的思想中,原来潜藏着剥夺自由的因素。

  ……

  ……柏拉图的极权主义思想因素,在黑格尔的哲学体系中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现代比较重要的极权主义的观念,都直接得到黑格尔的传承。比如:一、民族主义,民族的目的是组成强大国家,一个被选中的民族(在黑格尔看来当然是德国人)注定要支配全世界,其他民族没有权力违背这个绝对意志;二、国家的存在有赖于与其矛盾的对立面(即其他国家)的斗争,因此,国家意味着强权与战争;三、国家是道德和法律的尺度,国家的强大和扩张是唯一的评判标准,为了成功,谎言和欺骗是会得到认可的;四、战争在本质上就是道德的,长期和平导致人民的腐化,战争使人民免于腐化,由于一致对外而消除了内部纷争,有活力的新兴民族对古老的霸权国家开战是道德的;五、领袖人物不但具有伟大的智慧,而且具有伟大的感情,他们与普通人不可能平等;六、投身于历史和征伐的英雄生活理想,排斥平常人的庸禄生活。

  波普尔认为,马克思的学说和柏拉图、黑格尔的思想有一脉相承之处。……

  ……黑格尔哲学被许多人奉为西方哲学的顶峰,黑格尔哲学的历史主义和整体主义,他的矛盾对立和斗争哲学,以及慑人心魄的关于历史必然性的神话,使不少中国人的思想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就像孙悟空怎么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一样。现在是到了摆脱黑格尔的窒息人的观念,到开旷的思想原野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了。

  ……

  ——以上摘自徐友渔先生为《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所作的评论《深挖极权主义的思想根源》的一文。是不是能嗅到我们自己的味道呢?类似地,刘军宁在北大的演讲稿《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更直白地表述了这种观点:

 

  ……(波普尔)曾是民主主义者,也曾追求过共#产!主义。但奥地利共¥产(党人挑动警察!开)枪的一次游行,使他看到了共##主义制度的问题。二战中流亡英国,从此喜欢上了英国,理由是放在门口的牛奶瓶从不会丢掉。这种从未受过精神文明教育的腐朽制度下,人们的道德与我们制度下为什么差异殊大?这个受纳粹极权主义威胁过的犹太学者,对极权主义内的每一个因素都很敏锐。

  ……波普尔是通过对开放社会敌人的批判来树立开放社会。开放社会是一个个人主义的社会,一个自由的、民主的、法治的、自发的、多元的社会。而封闭社会是一个一元的集体主义的、人工设计的、乌托邦式的社会。在我们的教科书中,被放在封闭社会中的这些东西,集体主义、无¥产(阶级!专!政、一元化领导却被归入好的一类。

  从哲学的角度,开放社会的敌人,有历史决定论。政治敌人是集权主义。经济敌人是大一统的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这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有精彩论述。集体主义把决定个人命运的权利交给集体,交给领袖。这样的社会是封闭的,闭关锁国的。

  整体主义是集体主义的理论基础,提倡“整体之和大于整体”的亚里士多德受到波普尔的批判。集体主义的弊端在于制造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集体中多数人只有听从、服从掌握了“社会发展规律”的领袖周围,个人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团结在……的周围”不是马克思,共¥产*党的发明,而是柏拉图的发明。他曾说:“个人社为整体而活的,整体不是为个人而活的。”国家向公民的索取权是从何而来的呢?他索取是为了供领袖去挥霍吗?只讲索取,剥夺,无偿牺牲的公民的国家真是一个利维坦。

  历史上,利他主义常与集体主义划等号,利己主义常等于个人主义。实则不然。集体主义可能是集体的利己主义。集体主义不等于大公无私。波普尔说,可怕的不是个人的自私,而是集体的、阶级的自私。因为后者会进行有组织的暴力来实现其自私。

  ……

  ……封闭社会认为,政府是为了早日去建构人间天堂,而小康是其第一步。波普尔却说,只要承认知识是一个不断证伪的过程,就不能妄想这一代人已掌握了人类发展的全部规律,政府就不应当去追求所谓“至善”,去谋图人民最大限度的幸福,而是去解决人民实际生活中的困难。政府本身不知道究竟什么是幸福,也没法去满足不同的人对幸福的不同需要。因此,避害是政府的责任,趋利是公民个人的任务。政府把精力多放抗洪抢险,以及对付武装到牙齿的阶级敌人上吧。

  合理的政治,第二个原则是:政府应当“两害相权取其轻”,选择代价小一点的事去做,那么为什么民主社会是可取的?因为不存在一些人所声称的他们所发现的“历史规律”,这些人自动可以获得统治的资格便不复存在了。况且,历史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它的意义是每个人赋予的,历史规律是不存在的。民主社会也不是天堂,因为天堂也许根本不会存在,怎么可能幻想本身有许多缺点的人去组成一个完美无缺的天堂呢?

  民主社会很大程度上等于开放社会,因为它提供了两个机制:尽可能向更广泛的制度开放;本身具有纠错机制。民主社会中没有人自称掌握客观历史规律,没有人具有封住别人嘴巴的特权。民主国家,就是一个公民可以通过合法手段解雇元首的国家,乌托邦的社会,纠错是极难的。

  乌托邦社会的特征:(1)画布论:只要找到一个足够强力的橡皮,便可擦净社会这块白布上面的污垢(阶级敌人),可以在上面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然而,阶级敌人却永远消灭不完。(2)封闭论,尽量减少与外界交往,闭关锁国。

  ……

  ……我们关心的不是权力归谁所有,而是权力应如何运用。阶级的民主最关心的就是前者,是如何夺取权力,如何把旧国家机器打碎,只要政权在无产阶级手中,无产阶级江山便千秋万代不变色,而不关心权力怎样去使用。实际上,我们应当把权力托付给每一个我们能够控制他,保证他正确行使权力的人,而不会托付给一个“出身好的人”。

  社*会!主#义制度不应当是中国人民自发选择的。因为如果那样,就没必要对人民进行长期的社!会#*义教育了。况且这种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里构想出并由十月革命大炮送来的社!会!主义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只有少数人能懂。

  ……

  民主是有很多缺陷的制度,不是完美无缺的,甚至可以说,民主是很坏的制度,只不过没有比它更好的制度了。

 

  ——不可否认,中国社会具备了“封闭社会”的所有条件和表现,比如:号召为XX献身(其实是要献给号召的人)、充满禁忌的神秘的集体主义(看看我们网络中有多少不能发表的**)、谎言和欺骗是会得到认可的(看看现在那些官员的言行)、一元化领导、专政和变相专政、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愈演愈烈的国进民退)、团结在……的周围、有组织的暴力(比如拆迁)、小康社会与人间天堂(XXTV中的中国人民“被幸福”)、最新最美的图画、权力归属(这可是XX基本原则中的核心问题)……

  号称“改革”“开放”的中国,正与这种社会进步的趋势背道而驰——这比社会问题本身更可怕!

  www.earm.cn/田成杰2011-7-23整理,2018-10-15重整、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卡尔·波普尔/著,陆衡、张群群 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8月出版。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