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共生:發現本心,成就本事,守住本分

缘起共生:發現本心,成就本事,守住本分

提要:本文系作者在逢甲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通識教育中心、教職員工佛學社主辦的“佛學與人生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發表的主持人詞

關鍵字:形而中者謂之和、八識自性非獨存、天地之大德曰生

 

各位大德:

承蒙貴校看得起,我很榮幸受邀來參加“佛學與人生國際學術研討會”,有機會向各位大德學習,並充當一個外行主持人。一天會議聽下來,我有一種六根暢通如沐春風的感覺。

世間萬象人事物,生生大德位陰陽,

千燈互照創世紀,明心見性果因緣。

關於宇宙人生的真諦,眾說紛紜,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說法,當姬昌推演《周易》道家陰陽家作易傳時,當摩西作《創世紀》時,特別是,當初喬達摩·悉達多王子(西元前565年4月8日在菩提樹下金剛座上,現觀緣起而成覺者,即發現(非創造)了“緣起”共生這個自然法則,並對眾人宣說、開示、分享“緣起”共生這個自然法則時,我們不難發現,他們所說的真諦,以及真相、實相、諸法,皆由他們自己的心通鑒形而上、形而下、形而中諸相非相“見如來”使然,所以,漢傳佛教將發現宇宙人生真諦這件事,歸結為一句話,叫“明心見性”。

可是究竟明什麼心,見什麼性?明心見性的英語翻譯為:find one's true self,就是找到本真的自己,亦即“本心”,“明本心,見不生不滅的本性”,但這還不夠具體,一般人很難從中獲得宇宙人生真諦。今天分享了各位大德把“佛學、科學與人生”慣通起來,從心而出的高見,終於有了一點感悟,我想結合個人潛心共生哲學的體會,說幾點不成熟的見解,起個題目,大體上叫《發現本心,成就本事,守住本分》,回饋各位,請各位指教。

形而中者謂之和

首先,見達法師一開場,就今天研討會的主題,提出了一個非常集中而具有概括性的問題,這就是:“生命的千古困境”。可以說,這個問題涉及到人“認識與參與”世界全部形而上、形而下、形而中問題。大家要問,“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這“形而中者謂之什麼”呢?這個問得好,對於有意識的人類來說,“形而中”像空氣、水和土地一樣,每個人每天每日每時每刻須臾不離,卻又很容易忽視的事情。我的體會是,我們追尋“道”,使用“器”,都離不開一個“和”字。這裏的“和”,又叫“緣和”,緣於我們眼、耳、鼻、舌、身、意識、通識、藏識六根”“八識”及各種工具延伸(實驗、邏輯、數學、直覺),所能感知映鑒測量到的不同的事物宇宙萬象之間的關係,認識和參與不同元素、要素、單位的偶然必然實然應然有形無形陰差陽錯有意無意的糾纏、組合與組分過程

西元前8世紀,中國有個叫伯陽父(又叫史伯)的人,是一位比悉達多王子、蘇格拉底、老子還要早280多年的思想家,相傳他不但明確提出陰陽五行概念(《周易》中並無陰陽五行概念),而且,有一個偉大的發現,我把這個發現叫作八字箴言,即“和實生物,同則不繼”。這八字箴言佛佗發現的“緣起”,唯識宗說的“依他性”“圓成實”意思很接近。意思是,作為有意識的人及認識和參與的環境,他的生命、生活、生態,都是通過“和”來實現。伯陽父親是歷史上第一個區別了“和”與“同”的概念。他說:不同的事物互相結合才能產生百物,如果同上加同,不僅不能產生新的事物,而且世界的一切也就變得平淡無味,沒有生氣了。“夫和實生物,同則不繼。以他平他謂之和,故能豐長而物歸之;若以同裨同,盡乃棄矣。故先王以土與金木水火雜,以成百物。是以和五味以調口,剛四支以衛體,和六律以聰耳,正七體以役心,平八索以成人,建九紀以立純德,合十數以訓百體。出千品,具萬方,計億事,材兆物,收經入,行姟極。故王者居九畡之田,收經入以食兆民,周訓而能用之,和樂如一。夫如是,和之至也。於是乎先王聘後於異姓,求財於有方,擇臣取諫工而講以多物,務和同也。聲一無聽,物一無文,味一無果,物一不講。”所以,萬不可“去和而取同”,比如通過泯滅眾生個體生命的異質性、特殊性、豐富性去實現所謂的“大同”,必“盡乃棄矣”。所以,我冒昧地認為“形而中者謂之和”。

海南“三十三觀音堂”主馬憲泉先生,由此提出“五和文化”,即“人心和善、家庭和睦、社會和、世界和平、天人和合”,我想這可以看作是從社會人文意義上講形而中者謂之“和”。結合到我們今天的討論,我們瞭解形而上的“佛”,解決形而下的“生命困境”問題,就要緣之以解釋、感悟形而中的認識與參與(包括佛經釋義、經典故事、科學實驗、數理邏輯)之“和”來實現。比如見達法師通過西西弗斯、悉達多王子、神光遇達摩的故事,深入淺出地解析“苦”(Cukkha)與“離苦”、“浪”與“大海”、“當下”與“永遠的進行時”、“functions”“Foundation”等因應之“和”,揭示了Foundation(基礎、體、本質)與functions(功能、用、現象)的完美平衡關係,非常智慧地告訴大家“萬法皆緣起,事事一直處於未完成,心念升起,為了補足那份缺,產生各各善惡因果循環,始終無了期”,所以,解決“生命千古困境”問題的路徑,並非形式上的“出家”,而是發菩提心上的“出枷”,走出“萬般無奈”,以獲得心智精神(Mind)“萬般無礙”和快樂,就象悉達多王子變成釋迦牟尼佛時那永恆的“拈花微笑”。

八識自性非獨存

我們知道,大乘佛法以實相為體。所謂“諸法皆實相,現象即本質”,即實相無相,無不相,且無量相;我們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及諸般法門,所觀察、測量、印證、通鑒到的無量現象,都是事物本質的呈現。諸法“依他起”故空,“遍計執”故有,真空、妙有,能圓滿成就一切實在的法,就是“圓成實”。所以,包括六根實驗、邏輯推理、數學表達、心靈直覺在內的形而中之“和”“緣和”,在認識和參與上,可以洞悉通透人與自然宇宙萬象的關係“妙有”。正所謂眼開則花明,眼閉則花寂”的“靈明之心”。這就與量子力學家們觀察完全吻合起來了。

比如,逢甲大學首席科學家林德培教授通過“量子哲學與唯識”,揭示“大道若弦”宇宙之謎,將人生從“萬般無奈”的困境,躍遷到“萬般無礙”的境界。國立中山大學物理學教授蔣志純教授和海洋大學光電科學研究所蔡宗儒教授,則分別通過“意識量子力學四種發菩提心”和“量子力學與道”的探究,揭示了佛法傳承中“施與受”的關係深化過程,以及揭示了光子的粒子性、波動性、波粒疊加性以及無量性之“自性空相”與人作為測量者,“萬法唯識”佛道一體的自性具足又非獨存性,正所謂“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這就是說,從光子的“能與所”,到宇宙萬象與觀測者之間,都是在“依他性”“圓成實”“一合相”“大道若弦”的交互作用中闕立定位,即立本位,辨陰(位)陽(位)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心、物、能自性八識統一場,即共生場。

八識一體,以第八識“藏識”為最後根基,含藏收納釋放一切善惡生滅及不生不滅靈動靈明種子的如來藏、種子識,亦即我说的自性“本心”。唐玄奘《八識規矩頌》雲:兄弟八個一個癡,其中一個最伶俐,五個門前做買賣,一個往來傳消息”。其中一個癡,即是藏識(阿賴耶識),不管好壞它都收納含藏,包容一切。最伶俐,是第六識意識,它分辩能力最強。門前做買賣的,就是眼、耳、鼻、舌、身,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嘗味、身觸境,都是對外平衡的机制。往來傳消息的,就是第七識通識(末那識),接受前面六識傳給它的資訊,產生通感,送往第八識裏藏起來。但通常用consciousness(知覺;覺悟;意識,觀念;感覺)這個英文單詞,並不能準確涵蓋第八識的意思,我感到,不如spirit(精神,心靈;潮流,風氣;XX精神;元氣、志氣;鼓舞;使振作;神秘地帶走;使莫名其妙地出現)準確,而精神本身也是一個場、物、能的“種子識”狀態。我和臺灣學者《當哲學遇上近代物理學》一書作者張立德先生與復旦大學佛教哲學權威王雷泉教授都討論過:這個種子識藏識(Spirit)或本心,是mind(心,精神,心力,知,智力,智慧;心胸,頭腦,人;願望,目的,意向,意志,決心,見解,意見;記憶,記性,記憶力,回想;介意)包括enegry(能量;活力;精力;精神)在內,在這裏,統稱之为“良智”或“願力”(如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力)的基礎,又是良智的收納與展開(參看錢宏《中華普惠價值及人類文明的歷史辨析》,2013。因此,斷不可將能夠集藏分段生死等有漏無漏法種的“第八識”(阿賴耶識、藏識、如來藏、種子識)與六根、七識分別而論。物、能、場(心)不可分立“一存三在,一亡三無”是非常精准的“不二”表達,因為本來就是一個“緣起共生”“共生場”,正所谓“生命之源,共生一體”。

共生智慧,與佛教講的“身土不二”完全一致。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識、通識、藏識,連接攀緣外境六塵,也構成一個完整的緣起共生場。

因此,每一“有生命的個人”,都是生而“八識具足非獨存”的生靈,都富有生命自組織內生性活力與外平衡互動能力,只有在“境由心生”的“環境友好”氛圍(共生場)中才能生活美滿,解決“生命的千年困境”。所以,共生的前提是自己保有“八識具足非獨存”的個性,也尊重保護別人“八識具足非獨存”的個性,基於此,共生不是要“求同存異”,恰恰相反,要“存同求異”,“道不同,亦相與謀”,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共生智慧。

天地之大德曰生

当我们发现本心之后,就要成就本事,去获得广博的科技人文知识(knowledge)。就是说,要瞭解“生命的千年困境”,必須瞭解,人與本身的關係,始終是人與自然的關係。人與本身的關係,是人與自然物質變換、能量轉換、資訊交流萬象狀態的生命演化過程。

中國古代群經之首《易經》告訴我們:“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生生之謂易,大德曰生,生生不息宇宙耗時超過130億年光陰,醞釀人類生命的誕生。這期間,宇宙用差不多100億年,才使得中子、質子、電子、光子和中微子在其不斷膨脹中冷卻,並且逐漸坍縮成原子、原子核、分子,繼而複合成氣體、凝聚成星雲,星雲進一步形成眾多的恒星和星系。這是宇宙為了創造生命所經歷的宏觀過程。

地球於距今46億年始於原始太陽星雲,距今38億年開始了生命史,出現細胞形式的生命。從此,宇宙的生命演化過程,由粒子行為的簡單性,進入到蛋白質行為的複雜性歷史進程。

地球生靈,從已經存在了38億年的細菌,到2.8億年出現森林、爬行動物;從6500萬年出現哺乳動物,到3千萬年前出現猿,250萬年出現智人,以及所有這一切生命自組織活動,與地球地質氣候運動一道,構成了一個完整的生物區塊鏈生且共生的生生不息的全息共生體(Symbiont),也是一個“物質變換、能量轉換、資訊交流”的相互作用共襄生成的零成本循环圈。

但是,人類社會進入所謂的農耕文明、工商文明之後,建立起各種各樣排他性的共同體(Community),且在各種共同體(主權國家、政黨幫會、行會企業、國家集團等)內部及外部,出現上下左右內外之間,出現貪、嗔、癡、慢、疑“五毒心”指向謀求特權的交易成本與邊際成本問題。這些成本的極端形式,就是經濟上的增長率導向,政治上的對抗力競賽,文化(人性)上的操控施惡。

特別15世紀之後,在“以人為本”“天人合一”“萬物皆備於我”觀念驅使下,於是,天地創造生命之大德,地球母親生生不息的慷慨,成了人類大肆攫取他者以自肥的理由。這樣一來,所謂境由心生,人類本身也在無邊的“權、錢、性”追逐中陷入“忙(心死)、盲(眼瞎)、茫(路斷)”,個體生命的困境,不是減輕了,而是加重了,而且,很有可能造成整個人類生命的困境。特別是自我膨脹的別業,會釀成群體遭殃的共業,乃至萬劫不復,所以,每個個人都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既然充分成就本事,又要守住本分,了悟生死,發菩提心而離苦“出枷”,避免“不共生,就可能共死”之絕境。

不過,俗話說“上天有好生之德”,隨著增長、對抗、操控爭奪不斷推動著通訊、能源、運載三大技術朝著全球化、資訊化、生態化邁進時,各種共同體的增長率導向、對抗力競賽、操控施惡,便開始走向反面,出現了增長的極限、對抗的極限、操控施惡的極限,於是乎,一個“通訊全開放、能源全自足、運載全覆蓋的生產方式、交易方式、生活方式”,又會重新走向“趨零邊際成本的共生社會”,回归“八识自性非独存”的妙有灵明

當然,目前這種新的生產方式、交易方式、生活方式,尚需在主權國家博弈和相互激勵的世界秩序中進行,但是,只要我們自覺離苦“出枷”,限制人類文明的足跡,守住本分,“要谋求自己过得好,也必须让别人过得好”(习近平,2012),live and let live,人類不會到與地球眾生靈同歸於盡的地步。社會交易與邊際效益“趨零成本共生社會”,就一定會到來

共生哲學積極宣導:讓生產回歸生活,讓交易成本為零,讓特權(權力、資本)退出歷史!其總體方向和約束機制,只能是相約共生,走向全球共生。

從形而中者謂之和,到八識自性非獨存,進入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我們發現,破解“生命的千年困境”的辦法,不在外而在內,在于我们能不能发现本心、成就本事、守住本分,与地球生靈各美其美,美人之美,方能美美與共,共生吉祥,從而獲得一種成本最低而幸福度最高、尊嚴感最強的生活!

願全人類各顯神通,創建一個共生世界!

以上就是我作為一個共生學人對“佛學與人生”這個主題的淺見,請各位批評。謝謝大家!

 

2017年11月26日於逢甲大學八國會議廳

 

个人简介
共生是活体自组织力及活体间连接能力的存在方式 Symbiosism is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self-organizing dynamics and Synergetic ability between living beings.
每日关注 更多
钱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