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基因的实质——反智泛滥

徐政龙 转载自 西祠胡同 | 2018-10-19 09:5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科学素养 反转基因 反智 

 反转基因的实质——反智泛滥

dellxn 发表于:2013-07-23 11:05

转自西祠胡同

 

 

 

提要:对于转基因的最高分贝批评来自少数反智人士,他们不仅反对转基因本身,而且反对一切科学技术带来的进步。

“天人合一”并不等于“天人和谐”,这种有意无意的误读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当前弥漫的反智主义。余英时说,“中国的政治传统中一向弥漫着一层反智的气氛”。

中国的反智论由来已久,儒学的法家化加深了“尊君卑臣”的格局,知识分子在政治化的道德中打滚,个人的命运和“才”(智性)都只是工具。在20世纪狂风骤雨式的革命中,科学家等知识分子被工农整体拒绝。后经拨乱反正虽稍有短暂春天,但又很快面临消费主义与世俗主义的狂飙突进,加上后现代主义浪潮的高涨,科学的价值被资本和权力消解,“反智主义”也获得了新的市场。

一般而言,“反智论”分为两个互相关涉的部分:一是对智性(intellect)本身的憎恨和怀疑,一是对代表“智性”的知识分子(intellectuals)的轻鄙乃至敌视。

和有机自然观一样,反智与中国人数千年来直观外推的思维方式直接相关。在常识和直观理解力所能及的范围,直观外推的思想方法比较接近科学,有着很强的实用性。一旦超越直观外推所能把握的领域,这种方式则很快滑入神秘境地,导致不可避免的反对智性和对知识分子的轻视。

作为典型的科学前沿事物,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符合人们想象的“高科技”:技术在肉眼不可及的微观层面展开,结果是快速改造和改变自然,所代表的新兴产业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点的诱人前景,商业化应用时间尚短。转基因的研发发展如此迅速,理解接受它显然不能依赖于常识和直观外推,需要相当的专门知识,此时,智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受到直观外推思维方式的影响,在转基因的传播过程中,对转基因智性本身和从事研发工作科学家(知识分子)的拒绝不可避免。一个吊诡的局面出现了:对于微观的生命科学、转基因技术,公众系统深入了解的意愿寥落,又不愿意相信研发者的专业意见,倒是愿意倾听人文学者的非专业表达。转基因是否安全,国际主流科学机构说的不算,谣言和谩骂更受欢迎。技术和产品不断被泼污水,各类阴谋论层处不穷,研发者被视为“汉奸”和“卖国贼”。反智让一切讨论的基础坍塌,剩下的只有情绪化的表达,支持者发声被围殴,谩骂者则英雄般凯旋。

饶毅认为:“对于转基因的最高分贝批评来自少数反智人士,他们不仅反对转基因本身,而且反对一切科学技术带来的进步。”(饶毅《转基因:警惕“投机”和“反智”》)高分贝的声音如果只是自我言说,毕竟影响有限。更值得注意的是“反智”对媒体的影响,只有通过媒体,分贝才能更进一步放大和扩散。华中农业大学生物科学传媒中心对11家主要报纸媒体19个月内转基因议题报道进行了定性与定量分析,发现媒体报道淡化科学、理性的学术色彩,弱化甚至省略科学基础的现象突出。在所选取的样本中,非科学知识类的报道有117篇,占比高达60.31%,而具备完整科学知识阐述的报道只有10.82%

知识分子、科学家动辄得咎,民众失去了对真理和自然界探索的好奇心。反智的后果不只是影响了某一项科学技术的传播:2010年发布的中国第八次公民科学素养调查数据表明,全国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为3.27%,在与2001年的欧盟15国、美日等国比较时发现,中国人对科学知识的了解排名倒数第一。

一边是追求各种“吃哪补哪”、师法自然养生术热情高涨,一边是科学素养的极其低下,高低之间的落差,正是反智土壤培育的结果,转基因传播的障碍背后,是所有科学问题传播的迷局。

 

 

原文网址

http://www.xici.net/d191487501.htm

 

个人简介
1.中学高级教师,理学学士,教育硕士。爱好天体物理学、理论物理学等;喜欢在宇宙学、教育、政治、哲学等方面发表见解。 2.到2018年8月,已经在价值中国网发表日志350多篇,读书评论4200多篇。个人爱好是理论物理,尤其对天体物…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