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再次写给小崔

司建国 原创 | 2018-10-25 19:5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司马建国 小崔 

 

前   言

各位同学老友好:
         我于本月14日写下一首小诗,题名《写给小崔》,发到群里。18日即发现有人将这首诗冠以莫言,梁宏达之名,发往全国各地,甚至发到了日本,加拿大,多伦多等地,又从国外发回国内。名人效应。借助钟馗打鬼,我理解他们,感谢他们。为此事曾有人专访梁宏达,老梁明确答复:此诗不是我写,替补是莫言老师,看来我要得诺贝尔文学奖了。这几天只要打开电脑,全是对这首诗的转载和评论,可见人心向善,世风不古,正义尚存,民族有望。
       本来,我写这首诗,也算抬棺上阵吧,大有风萧萧之易水寒之感,在这期间,各位老友支持我,鼓励我,特别是孙国玉、于家祥学友,多次为我传递各种信息,关爱之情,容当后报。
        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什么都可以卖,唯独不能卖掉祖坟,卖掉天良,卖掉人格;尊严、正义和灵魂。于是我又写了一首小诗《再次写给小崔》发到群里,仅供欣赏,也请上次那位好心人再把这首诗代转一下,至于署名,可署莫言也可署梁宏达,我不介意,我已经70岁了,一无所求,二无所惧,只是想给孤独无援的小崔送上一柄投枪。小崔是中国魂,华夏不能没他。拜托了,谢谢!

 

再次写给小崔

张剑

2018-10-23

         疾风暴雨。
      电闪雷劈。
      天在哭泣。

      孤零零地
      你一个人
      独自地站在那里,
      承受着四面八方
      死亡地攻击。

      因为你动了
      蛀虫大盗
      餐桌上的蛋糕,
      因为你惊了
      奸夫淫妇
      被窝里的春梦;
      因为你断了
      政府官员
      行贿受贿的财路,
      十恶不赦,罪大恶极。
      你捅了人家的软肋
      揭了人家的老底,
      刨了人家的祖坟
      坏了人家的生意,
      就算是孰可忍
      婶都不能忍,
      所以,你必须得死
      而且还要死得“限  期”。

      天呐,
      我们这个世界,咋啦?
      不是说好了和谐吗?
      本来山清水秀,风和日丽,
      为什么转眼之间
      就变得如此恐怖滑稽?
      婊子刚刚潜完“规矩”
      马上饰演贞洁烈女;
      领导刚刚接过厚礼
      转身主持廉政会议……
      这些浪鸟,春风得意,
      也不知哪个政府官员
      开发了他们那块
      肮脏的土地,
      于是就要风给风,
      要雨给雨,
      偷税漏税8亿,
      补后批评教育,
      就差没给奖励,
      这是哪国法律?!
      包公知道了吗?
    (包公气死了。)

      龙的传人,
      孔孟故里。
      我们敬天敬地供祖宗,
      鬼知道从哪天开始,
      就有些缺钙的气迷,
      非得砍块小板儿
      把那些破逼烂屌
      高高供起?
      或许也算“特色”?
      总觉可笑滑稽。
      且不要大喜过望,
      只怕你乐极生悲,
      记住:
      狗卵子不能上席。

      煮豆燃了豆萁,
      豆子自然哭泣,
      都是炎黄子孙,
      何必拉大差距?
      请问:
      董存瑞炸了碉堡
      得了工钱几分几厘?
      黄继光堵了枪眼
      分到多少奖金红利?
      猫耳洞的大兵
      战死沙场,
      谁曾为他找回
      那些炸碎的躯体?
      你知道将军坟前
      芳草萋萋
      几黄几绿?
      你知道大漠戈壁
      耗去了钱学森们
      青春几许?
      袁隆平为了天下苍生
      吃上把米
      现在还骑着破自行车
      奔波乡里,
      他咋不买飞机?

      他们才是
      大写的“人”,
      民族脊梁,
      大国重器,
      没有他们遮风挡雨,
      你能天天灯红酒绿?
      工农商学兵
      戏子算老几?!

      共和国这棵大树
      不能爬满蚂蚁,
      社会主义百花园里
      拒绝苍蝇大蛆。
      决不能让
      新中国这面大旗
      倒在我们这代手里,
      以前总是诅咒
      那万恶的旧社会,
      如果n年以后
      我们的孩子
      又骂出同样的话语,
      那么,灵前祭祖,
      我们如何面对
      敬爱的老毛大帝?

      当一个民族的
      道德神坛
      被佲伶娼妓所占据,
      当那些无耻的畜牲
      在庄严的国徽底下
      就敢调情,云雨,
      当有那么一天
      邪恶竟然
      战胜了真理,
      魔鬼竟敢挑战法律,
      这是国家的耻辱,
      苍生的悲哀,
      历史的悲剧,
      请不要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中国这付大牌
      必须重洗!
      为了我们的孩子,
      眼里再无色情暴力,
      为了我们的老人
      快乐微笑爬满胡须,
      为了我们的政府
      把满意送到人民心里,
      为了防止蛀虫
      毁我中华长城大堤,
      干吧,小崔!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就算他电闪雷劈
      遮风挡雨
      还有我们坚实的双臂;
      就算他群狼吠吠,
      以身饲狼
      还有我们孱弱的身躯。
      抬头也是一刀,
      缩头也是一刀,     

张剑    10月  23日

 

 

个人简介
人民网看地方、廉政名博评论员,多家中小企业战略发展管理顾问。60大庆百种献礼图书《我的名字叫建国》60名主人公之一。 94年至今,曾力推两家大型中外合作企业成功上市并任高管。终生实践: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 文革磨难、…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