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留守儿童”这一名词只有中国有?

梁建章 原创 | 2018-11-19 12:3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留守儿童 

   对比农村,城市更需要早教中心

  中国人力资源的数量与质量是这次演讲的启动话题。梁建章认为,创造力被高考制度约束,农村教育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是人力资源质量提升的两个痛点。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儿童早期教育,此次活动主讲嘉宾之一,斯坦福教授罗斯高(Scott Rozelle)的调查结果显示,占比超过一半的农村孩子因为在0-3岁没有得到好的教育,导致未来接受高质量教育的能力下降,中国未来的人才质量和竞争力会因此出现更大的断层。

  罗斯高教授对此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在农村建设早教中心。初步的实验结果证明,这些早教中心可以明显提高农村孩子的认知能力。

  对比农村留守儿童的早期教育忧患,城市更需要针对外来务工者子女的早教中心。中国未来的工作机会将主要集中在城市而非农村,外来务工者将逐渐成为城市人口。

  “如果城市不能为他们的孩子提供包括早期教育在内的教育便利,导致的后果是城市化进程变慢。”梁建章说。

  城市化率低是造成留守儿童的直接原因

  梁建章认为,中国的城市化率过低,是中国人力资源发展和教育的关键问题,也是造成中国留守儿童过多的直接原因。

  针对有人提出城市扩大人口密度与容积,会导致城市负荷过重而出现资源不足等问题,在梁建章看来,这种担心不但是多余的,而且是误导性的。无论是经济学理论还是发达国家的实践经验都证明,扩大城市规模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之路。

  根据世界银行的相关数据,中国城市化率低于60%,在全球位于中低档位置。人均GDP高的一些国家,如美国、英国、日本城市化率已经达到80%-90%,而与中国人均GDP相近的国家,如土耳其、俄罗斯、墨西哥、巴西等,城市化率也已超过70%,就连人均GDP低于中国的印度城市化率也超过50%。“可见,中国的城市化率远远滞后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梁建章分析说。

数据来源:World Bank Data,2017数据来源:World Bank Data,2017

  城市的人口容积,对比日韩的数据,日本约1/3的人口住在东京;韩国近1/2的人口居住在首尔。设想中国14亿人口的1/2平均分布在20个一二线大城市,每个城市可以有3500万人,如果按1/3计算,每个城市可以有2000多万人口。梁建章看好中国未来至少有几十个一两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

  他强调,因为存在经济学意义上的规模效应,在当前经济形态下,大城市既集聚了服务业和创新行业的创新型人才,同时也产生大量的劳动密集型工作,如保姆、保安、装修工人和司机等等。他们对城市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目前,城市对外来务工者提供子女教育及其他社会服务方面有待提升,这也导致更多人将孩子留在农村。

  “所以低城市化率的后果,不仅包括城市生活成本偏高,城市生育率极低,还包括外来务工者家庭不稳定、留守儿童早期教育缺失等。”梁建章说。

  扩容城市的同时应完善儿童教育机制 

  “大城市不应限制人口流入,而是应该加大土地供应、基础设施和教育设施的投入。不仅让农民工能在大城市工作,也能让他们的子女在大城市接受教育。要知道,要达到同样的教育水平,大城市的人均成本要低得多。”

  让农村的孩子可以跟随父母居住,顺利进入从托班、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就学,并进一步实现外来务工者向城市的永久性举家迁移,这不仅在短期内有助于解决农村留守人群的家庭团聚问题,还可以在中期内缓解城市劳动力市场的短缺,并在长期推动中国未来一代人力资本的提升,最终实现中国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

  “我呼吁加强农村及城市流动人口子女早教的研究和投入,加大土地供应、基础设施和教育设施的投入,让外来务工者的子女在大城市接受教育。”梁建章说。

  本文来源于2018儿童早期发展国际论坛演讲。

个人简介
携程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