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旅游地创意发展的3T指标解析

孙瑞桃 原创 | 2018-11-25 13: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2002年,理查德·弗罗里达提出了著名的3T理论,这是创意型城市发展必须具备的3个要素,即一个城市要吸引创意阶层、产生创意和刺激经济发展,必须具备科技、人才、包容3个基础条件。科技是一个城市创新和高科技的集中表现,也是创意城市的首要要素。对科技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并且只有科技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的时候,该地区才具备了发展的基础,但科技只是创意城市必要而不充分的条件;人才才是把创意转化成产品的关键要素,因此地区的创意发展必须吸引足够的创意人才,即弗罗里达提出的创意阶级或创造阶级;包容即开放性、宽容性和多样性,包容的地区在吸引创意人才方面更具有优势,地区的多样性和多文化对他们有极大的吸引力,因为创意人才喜欢去开放、宽容和能够提供生活质量的多样性地区以产生更多的创新,促进地区的发展。

  一、科技(Technology)指标:经济学家很早就提出科技是发展的关键,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所有产业发展的支撑。随着旅游业的日益强盛,科技兴旅成为旅游产业发展的基本原则。以高新技术创新文化生产方式的“文化+科技”模式,为文化旅游创意产业高端起步、跨越发展奠定了强大的技术保障。近年来迅速发展的高速铁路、移动互联等高新技术给人们的出行提供了便利,促使了更多旅游活动的产生。在各高新技术迅速发展的今天,民族旅游地的发展更是离不开科技,可以说科技是民族旅游地快速发展的先导因素。

  民族旅游地是客观存在且能进行旅游活动的少数民族聚居地。民族旅游地的神秘性丰富了旅游市场、满足了旅游市场的多种需求,其发展是我国旅游界乃至社会发展的重要议题。正因为民族旅游地的原生性与城市环境存在差异才吸引了生活在繁华都市区域的人,因此民族旅游地在应用科技进行创意发展的过程中,要坚守其文化精髓底蕴不能丢失、地区特色面貌不能改变、民族旅游地原生性和真实性不被影响的底线,所以民族旅游地科技的运用从科研和技术两方面考虑,且要考虑适度应用。

  二、人才(Talent)指标: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在内的领先经济学家纷纷提出发展是人力资本带来的结果,卢卡斯等人有力地提出现代程度高、人口密集的都市具有更大的生产力优势,因为人们的创意能力结合,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卢卡斯把城市的人力资本强化作用称为“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的外部性”。在这个观点中,城市的作用就是击中并强化人力资本,既然人口密集的城市往往发展越快,那么都市化(和相伴而生的人才密集度提高)也就成了创新和生产力发展的关键因素。用创意资本计算来代替过去的以教育为基础的人才资本计算,指出人们的实际作为比教育成就更重要,强调的是人才的作用。

  地区的发展离不开人才,民族旅游地的创意发展更是需要人才。从人才的所属地来看,民族旅游地的人才分为本土人才和外来人才,本土人才往往以传统独特的民族文化风俗吸引着游客,他们可以是地区民族/家族文化传承人、民族手工艺人、草根艺人,也可以是有特长技艺的人,诸如做得一手好吃的民族佳肴、擅长民族歌舞、乐器等的地区代表人物,还可以是学成归来助推民族旅游地发展的本地社区精英等。外来人才往往是因为喜欢民族文化或喜欢民族地区的环境,远离家乡甚至全家乔迁至此进行艺术创作、经营客栈等店铺或从事旅游、企业管理等职业。不管是本土人才还是外来人才,都对民族旅游地的创意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三、包容(Tolerance)指标:地区的开放性、多样性和宽容性能够在构建、吸引和持有的关键生产要素方面比其他地区更有优势。包容不仅仅是指能够接受不同的人,这当然是很重要的起点,但真正成功的社会的包容远不止如此。那些能够激发人们创意才能的地区不仅仅是宽容差异,而且是主动去拥抱差异。容纳多样的理念和因素不是政治问题,而是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弗罗里达通过研究发现,一个地区对于移民、艺术家、同性恋、波西米亚风以及社会经济和种族融合的开放程度与其经济发展的质量高低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样的地区能够激发更多人的创意能力,获取更多的流动因素。

  总之,一个地区越宽容、越能接受新观念,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就越好。因此,包容在经济发展的3T原则中占有重要地位。对民族旅游地来说,包容的指标可从人口混杂度和民族禁忌两方面出发来衡量。

个人简介
云南师范大学人文地理学专业在读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旅游开发与管理。
每日关注 更多
孙瑞桃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