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儒家早就亡了!

文武 原创 | 2018-11-06 19:5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宗教 儒家 论语 无神论 

 误解儒家为无神论,主要的根源在于《论语•述而》中的经典名句:“子不语怪力乱神。”对于这一经典名句,自古以来就存在重大误解!

《论语·述而》:“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与鲁国名将狄虒弥、孟氏家臣秦堇父合称"鲁国三虎将"。孔子的保镖子路也是一个勇武之人。

——子何曾不语力?

《论语•雍也》: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中庸》:“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斋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论语•先进》:“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论语•八佾》“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子何曾不语神?

子曰:“毋我。”实际是宗教体验的表露!阐释一下,也就是:人我不二。人物不二。人天不二(天人合一)。

《论语·季氏》: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所谓天命,就是神的意志。

《论语·述而》子之所慎:齐,战,疾。

然而,当孔子有疾的时候,又是如何慎重对待的呢?

《论语•述而》:“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祷久矣。’”

“丘之祷”,其所述实际是宗教行为!在孔子的有神论信仰中,祈祷即为与神沟通,即为借力于神的方式。

曲阜师范大学的徐振贵教授曾经对“子不语怪力乱神”作出新的解释,认为其断句非为:“子不语:怪、力、乱、神。”而应为:“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是非常可贵的!至少表明了正统学界知识分子对于传统解释的质疑。

徐振贵教授的理解,对于儒家的本意,比之此前的经典阐释,显然更为贴近。在我看来,这样一种贴近,是远远不够的。

我的理解是:

《论语•述而》:子不语怪力乱神。其真意应为:子不语怪力而乱神。其中怪是形容词,乱是动词。

我们看看“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上下文:——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子不语怪力乱神。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所谓怪力,所指应为卓越天赋,所谓“生而知之者”。孔夫子的励志之意是:我们无须羡慕那些天赋卓越之人,因为羡慕也没有用,徒然乱神,损伤了我们在学习上的自信心。哪怕我们就是像乌龟、蜗牛一样的慢慢爬,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下去、一直努力下去,我们最终是能够在学问上取得成就的。我们要相信:努力必定带来更深刻的理解、更长远的认识、更丰富的知识、更大的进步、更高的成就。学而知之,学必知之。

——这才是儒家本意!然而,为什么儒家的本意,会被歪曲?

在历史上,其实儒家原本就是一种宗教,儒家原本是作为一种在人间与神打交道的事务代理者而存在的。但是后来,儒家却变质了。原本食于神而认神为主并显然高于君的儒家,变质为食于君而认君为主并显然低于君的儒家了。儒教竟然被歪曲,不再是一种有神论的宗教,不再是神仆食利于神,而是君仆食利于君。在这一种变质的宗教的制度中,其代理人依然接受民间的供养,不过不是以佛教的住庙待施的方式,而是以苛捐杂税的方式。佛教的住庙待施的方式,没有任何的暴力因素参杂其中,完全是一种被动的等待民间的施与。苛捐杂税的方式,带有暴力因素参杂其中,是一种主动的并且是带有强制性的索取。而且,在代理人内部,还会产生一种利益配置机制,对于这个利益配置机制的运行,民间无权干涉。至今,变质的儒家不愿意承认他们自身的变质,因为他们总是奢望着与权力的媾和、攀附、彼此互益、狼狈为奸,若让他们回到类似佛教的住庙待施的方式,尊荣尽享、尊贵豪富、配给丰裕的奢望也就成为梦幻泡影!他们还怎么壮大变质的儒教的徒子徒孙们的队伍?如何将他们的变质的儒教发扬光大?

这个时候的儒家,已经堕落为一种权力分享模式,并且硬要自我标榜正统,党同伐异。而实际上,现今被归入佛家的蕅益大师、印光大师等人,都是对于真正的儒家有着深刻理解的人物,反而那些一心梦想与权力结合,分享权力果实的儒家,并非真正的儒家。这个时候,所谓儒家,已经成为假冒伪劣的所谓儒家寄生其间的温床,而真正的儒家,诸如印光大师、蕅益大师等,却被其视为异端。因为这些被视为异端的真正的儒家不与权力合作,所以他们不被推崇。

因为儒家的本意,也不大符合权力的需要,所以,在教育、传播和阐释中予以歪曲,便成为一种必要。在经典阐释中,子不语怪力乱神,其中就有子不语乱之意。这样一种曲解其意,多么巧妙的迎合了作为既得利益集团的守成者对于动乱的恐惧心理!

朱熹《四书集注》:“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王孙贾,卫大夫。媚,亲顺也。室西南隅为奥。灶者,五祀之一,夏所祭也。凡祭五祀,皆先设主而祭于其所,然后迎尸而祭于奥,略如祭宗庙之仪。如祀灶,则设主于灶陉,祭毕,而更设馔于奥以迎尸也。故时俗之语,因以奥有常尊,而非祭之主;灶虽卑贱,而当时用事。喻自结于君,不如阿附权臣也。贾,卫之权臣,故以此讽孔子。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天,即理也;其尊无对,非奥灶之可比也。逆理,则获罪于天矣,岂媚于奥灶所能祷而免乎?言但当顺理,非特不当媚灶,亦不可媚于奥也。”——看看朱熹对于论语中这一段话的阐释!很显然:孔子的天本、神本、民本、仁本的思想,到了朱熹那,就堕落成了君本和官本!孔子哪怕就是忠诚和维护君主,实际也是出于敬天与畏天命!

自古权力阶层只想要利用的,是对于自身有利的儒家思想资源。对于自身不利的儒家思想资源,则删除、禁止、歪曲!变质的儒家,迎合权力的需要,攀龙附凤而显荣,却也从此开始了祸国殃民的黑暗史,拉开了民族悲剧的序幕……

真正的儒家,是有神论,是宗教!

真正的儒家早就亡了!

《论语·卫灵公》:“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王肃注:“才大者道随大,才小者道随小,故不能弘人。”朱熹注:“人外无道,道外无人。然人心有觉,而道体无为;故人能大其道,道不能大其人也。”(《论语集注》)后世儒家的解释,都是扯淡!这句话的愿意,恰恰是变质的儒家所不能公开阐释出来的。这句话的真意是:人,是要去奉献于道,而不是要去食利于道。这句话指出了真正的儒家和变质的儒家的根本区别:真正的儒家是人弘道,要奉献于道;而变质的儒家是道弘人,是要食利于道。

真正的儒家更多的是要祭天,而不是祭孔!

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变质的儒家主导中国、祸国殃民……

至今,变质的儒家妄图与权力勾结的劲儿,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血脉喷张……

这是中国悲剧的开始,这个悲剧已经延续了两千多年……

当道教垂涎权力、嗷嗷待哺,当佛教在度牒、戒牒发放权的威慑下和反复的灭佛运动中沦为世俗权力的附庸,当儒家变质为权力的走狗,同一时期,伊斯兰教主导了世俗权力,基督教始终独立于世俗权力且多数时候令其为之畏惧和忌惮,这就形成了神权、君权、民权,这么一种三权鼎立的社会架构,而民权也就于神权与君权的对峙、争锋中渔翁得利,获得了越来越大的发展,直至民权社会的形成!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