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四日(21):再见,宁波

赵峰 原创 | 2018-12-10 09:2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宁波 旅行 月湖 

 浙东四日(21):再见,宁波

2018-11-4,宁波

从天一阁出来,才四点多,却已经是黄昏的感觉。

看看地图,感觉有些压力。我逛了两个多小时的天一阁博物馆,仅仅是“天一阁·月湖景区”很小的一部分;就地图上显示的面积而言,剩下还没去的月湖有天一阁的好几倍大。月湖就像一轮上弦月,而天一阁只是月牙北边的一颗星星。

我走到月湖边上的时候,天色有些昏暗了。游船都已经回到码头,湖面显得空旷而安静。路边的步道上有三三两两散步的老人,像我这样背着包举着手机拍照的游客很少。步道就在湖岸的树丛中穿来穿去的,间或有广场,还有凉亭。凉亭下有捧着茶杯聊天的附近的居民,广场上没有跳舞的大妈,一切都显得安静而闲适。在凉亭下坐下,吃几块饼干充饥,对着湖面遐想一会儿,感觉到了舒适。

我看宣传折页,知道月湖有十洲之景,知道湖边的楼台亭阁都是文化古迹,都有着历史文化的积淀。可惜,一来准备不够,没有储备相应知识;二来时间仓促,只能走马观花。那些楼台亭阁的文化内涵被剥掉,也就仅仅是砖木的建筑而已。我既想探究,又想略过,心态有些矛盾。

沿着湖边步道向北走到头,看到水中一个小小石亭,水没了基座。亭下是一块大石碑,上面只刻着一个“平”字。那“平”字下面“一”又平又长。看边上的解说知道,这是月湖的重要古迹,叫做“平字碑”,实际上是古代由来测绘水位的设施。月湖与运河相连,其水位通过平字碑边上的水闸可以自动调节。水位超过“平”字下面“一”,湖水就外泄;达不到下面“一”则运河水会进入。这样可以保持月湖水位的平稳。

“平字碑”的一侧,湖中小洲之上,有一雅致院落,有小小石桥连接。此时天色已暗,那小院门口的大红灯笼已经亮起。远远看去,灰色砖瓦的小楼,大红的灯笼,门口歪斜的古树,实在是令人神往的居所。走近一看,却见门楣上有“精忠报国 ”的字样。看看门侧的解说,知道这座院落叫做“史浩故居”。史浩(1106-1194)是南宋政治家,词人。因为在其任职期间曾经推动朝廷为岳飞平反,因而赢得后世的赞誉。

接着往月湖西岸走去,路过一处处古迹,只能一闪而过。让我有些担心的是,我的手机快没电了。要真是没了电,我要找到宾馆都有困难。我预定了宾馆,但方位和名称都忘了。看到湖边有个茶馆,可以坐在湖边喝茶,而且此时还没有别的客人,于是过去要了一壶茶。一边喝茶,一边吃干粮,顺便还充了电。一位光着上身的中年人走过,要我帮他拍照。听他说话的口音,猜测是武汉人。一打听,果然是。他说是宁波开会的,晚饭后到月湖边跑步,顺便观景。

我本来想哪怕是天黑了也要将月湖逛完的,冲完电,天色已经黑得死死的了,这样逛下去也看不到什么,就离开了。宁波应该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的,下次再来吧。

当晚住宁波,次日乘高铁返回武汉。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