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的房价狂涨论为什么终于被事实打垮?

胡伟新 原创 | 2018-12-14 11:1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任志强 

  编者按: 其实在十年前,我们已经从良知的角度和发展国家综合实力的角度,预测了房地产高价的危害,但是出于地方政府的懒惰和某些利益集团的放纵,导致房价畸形上涨,一直上涨到危害国民经济的安全和人性的稳定,才不得不出手整顿。可见房地产看涨论祸害了中国数十年。政府朱镕基当时已经严控打击房地产,但是,后续政府面对金融危机的时候,开始放纵房地产盲目发展。结果导致了今天的急刹车和震动 。

  我们先回顾一下当年朱镕基怎么做的?一是抓紧整顿金融秩序和金融体制改革。朱镕基亲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并于1995年7月12日召开全国银行会议,颁布16条,从紧缩信贷开始堵住货币进入市场的渠道。在金融整治方面最具有“朱氏风格”特点的就是当年7月份,朱镕基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身份,把所有下属银行的主持者都召集到北京,当面命令他们在40天内收回计划的全部贷款和拆借资金。“逾期收不回来,就要公布姓名,仍然收不回来,就要严惩不贷。”语势之厉令所有银行行长们胆寒;二是果断开仓放粮。1993、1994两年中央政府放出400亿斤国家储备粮。同时,中央政府还在1993~1995年期间,3次提高粮价,鼓励农民种粮食。到1995年粮食大丰收,市场上粮食开始供大于求,治理通货膨胀度过最艰难的阶段;三是大砍项目,防止重复建设、调整产业结构。当时砍项目,砍得鬼哭狼嚎,砍得权贵阶层无处躲藏。

  为配合调控措施的坚决推行,朱镕基在舆论和政府监管上做了精心的准备。一是高扬调控的旗帜,显示政府调控的决心。针对理论界中关于是否要放松调控的争论,朱镕基旗帜鲜明地表示,调控要继续适度从紧,防止过热。并对主张放松调控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进行公开批评,以正本清源;二是打击腐败毫不手软。为打击贪官污吏,朱镕基公开表示:他准备了一百口棺材,99口留给贪官,1口留给自己。在严厉打击特殊利益集团方面,厦门远华案、北京陈希同案都是朱镕基任内揪出来的。三是不但自己亲临过热的重灾区如广西北海等地进行实地调查,而且还派出20几个国务院督察组,强力推行各项调控措施在各个地方的具体执行,威胁地方官员不准胡来或是阳奉阴违。朱镕基是中国最早洞烛房地产问题的少数高级官员之一。

  他认为:楼市经济是靠不住的,“现在投资的增长60%靠房地产,房地产的推动能力很大,建筑材料工业、钢铁工业都上去了,但将来如果没有这样的拉动力怎么办?难以为继啊!”;“我们要更加着力培养人民群众的购买力,特别是农民的购买力,才能拉动这个生产,而不是单纯靠投资”;“这个房地产,特别是高级房地产,尤其是在大城市的高档房地产能不能保证卖掉呢?你不能把这个风险都加在银行身上,我只是提出一个预测,也不是警告,要小心一点。”,今天看来,朱镕基对于房地产的论述句句精华,切中要害,站在极高的理论高度上。最后,房地产调控成为朱镕基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调控的重点又落实到打击房地产投机上。他紧缩房地产投机,要求各大银行把投入到房地产上的资金彻底回收,以彻底断掉投机的资金来源,终于成功挤出了房地产业中蕴藏的巨大泡沫。

  当年,由于朱镕基总理不畏权贵,坚持调控,并且方法得当,使得中国过热的经济很快实现了“软着陆”,通货膨胀得到有力的治理,房地产价格迅速回落,国民经济保持健康快速的增长,1992年至 1996年中国平均递增12.1%,是世界上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1997年底,中国外汇储备达1300亿美元,比1991年增长5倍,仅次于日本,居世界第2位。人民生活水平有较大幅度的提高,城镇居民人均生活费收入平均递增7.1%,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递增5.7%,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增长最快的时期之一,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了3200余万。另外,由于朱镕基提前进行宏观调控,当1998年世界金融危机来袭时,中国是世界上所有应付金融危机最从容的国家,使得中国不但自身成功避免了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而且也带动了亚洲各国经济的提前复苏。

由此可见,任志强的狂涨论为什么终于被急刹车,主要是基于以下的原因:

1、房地产作为一个特殊耐用消费品,不同于一般商品,由于占用资源型消费,必须相对平均分配,占有房产资源越多人,越应该多承担费用。而不是占用越多越不用掏钱消费。

2、违背商业发展的基本规律,一个产品越来越贵不是因为价值的增加而涨价,只是因为炒作而涨价,显然就是助长资本野蛮化,只要能拿到钱炒房就赚钱,地产和银行业腐败,是不符合开发产品造福人类的规律的,所以必定无法得到市场的可持续支持。

3、房产本身无法创新,因为不是靠设计创新涨价,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因此不能以损害中产阶级利益和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来不断疯涨,因为价格越高,老百姓能购买可能性越低,也就是换代的可能性越低。这就违背了商品发展出来的目的是未来促进商品本身更新换代。

4、使其他行业的创新收益动力为零的发展:其他众所周知的原因:摧残实体商品经济,因为生产其他产品无利可图,所以全民不再搞生产,只取炒房,所以将全国生产创新产品更多非房地产类产品的能力拉低到最低档次。

可见任志强老先生总是从资源的角度去论述房产价格只能越来越贵是合理的,却否认了人道的角度和社会主义商业发展客观规律的角度的产品生产目的性分享。所以,在政府没有认识到危险之前,似乎总是预测正确,但是当大家都认识到这个问题时候就谬误百出,丑态百出,难以为继。

个人简介
价值中国网资深媒体评论员,建立社会主义慈善货币体系扭转资本主义盲目生产导致的产能过剩去库存方略探索第一人,(新资本论》概念提出和研究第一人,数字商战跨界营销研究者,消费资本论与庞氏骗局区分正名落地研究第一人,20…
每日关注 更多
胡伟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