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马甲系列·莫寞

游陈斌 原创 | 2018-12-31 09:39 | 收藏 | 投票

 

莫寞

·莫寞·

——文字行走,关乎疼痛,那就让世界拥有世界的脚步,我拥有我的茧。

       譬如花,涉水而行。此时"阳光"是另一种伤:缺失的同时却豢养了另一种幸福。 面对相同的语境,在不同的雨境行走,我得承认自己没有"读"过《意达的花》,但并不代表没"看"过。可我要提的,并且值得提的是这样的一朵:它孤独,寂寞。各行其事,各事其主。

       夜,对它而言其实是一种剥离。就象女子的分娩,在完成一种自我挣扎的新的生命纹理之前,疼痛和撕裂便是对孪生兄妹借助了文字的描写,撕开了包裹"真我"的外衣。让你的灵魂暴露于这混浊的喧嚣,感觉到刺痛与冰凉。这得感谢白天近似于瘫痪的麻痹,假若没有它,也绝不会有此时午夜的疼痛与熟悉的背离。

       确切地说"莫寞"只是个ID,一如我所有的ID一样。这个符号代表且仅代表某种个性,一如我的姓与名。与其说我选择了它,不如说它选择了我。 在纸上,背离了熟悉的写作群体,忍受着巨大的疼痛,仍试图看清自己。它的潜伏于根部的情感和叛逆总是在午夜这一刻浮出纸面,有了自己清晰的呼吸声音。 这样的书写不是一场关乎风花雪月的情事。即便有很多人误会它,它依旧并仅能成为一种站立姿势:"面对万物的变换更替,以生命的真实与生活的纯净为倚柱站立着喝酒的姿势。" 当无法避免的四季风向,终于把青春这枚叶子从日子的树梢刮离,接近枯萎时,你是否会在下一个春天的侧面,听到它的脚步在玻璃上打滑的声音?然后去回味或者体验着一种逝去却无法挽回的风情?此刻你很清醒:找不到从前的声音,如同情人的口袋从不装爱情。但你仍旧站在纸上,以疼痛为笔告诉自己在无法避免的春天里,没有什么会比你离自己更近。 这种近距离的对峙,远比爱情来得更有意义。

      请把这朵花拾起,它可能就在你熟视无睹的眼角余光下,也可能就在你不经意踩过它的脚下——不断地告诉你需要与光阴保持一点距离。只为了看清不是它离弃你,而是你随时可能只是一颗微尘,选择和漂泊是你的宿命,独自行走,仅仅是为了看清自己。 于是你会觉得在生命的过往里,谁都只是一个人。擦肩而过时,彼此是各自眼里的风景,华丽或灰暗各入各眼各不相同。 于我,你也许是一朵花;与你,我却只不过一缕淡风。转身,烟消云散。或者彼此欢喜,但总归要各入尘灰。 不如,慢慢记着,隔着,或远或近的距离与时光无关,它只在心里静静丈量。各守着彼此的浅香,这世上没有零距离,那只是广告词而已。人生的开场当如初见,也就省却了秋风悲画扇的结局。 一切的记录,只为将自己向灵魂的部位靠近,与生活比照,从而产生某种影像的位移。

       驱逐那些喧哗与骚动,从胸膛里一一驱逐。将浮躁、功利、财气一并舍弃,让体内每颗微粒抵着语言的本质直达心脏,成为自己的声音,需要一种孤立,也需要一种甘于寂寞的勇气。

游陈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每日关注 更多
游陈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