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予也就白天睡觉而已,孔子为何辣么恼火?

文武 原创 | 2018-12-05 21:5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儒家 孔子 宰予 

 

 

《论语•公冶长第五》: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要理解这一段话,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在孔子看来,宰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参照论语中的相关描述。

 

《论语·阳货》:“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这是在说宰我不仁。

 

《论语•雍也》:“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要理解这一段话,就必须联系前一段中对于宰我不仁的描述。关于丧礼,宰我自以为是,不肯认同老师的教导,大有一副“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的倨傲的模样。在这一段中,显然,宰我是在质疑自己的老师,在仁的观点上,也要自以为是了。关于这段话中罔字的含义,应联系《论语》中的另外一句话。《论语.为政》:“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显然,孔子这是在说宰我自以为是、自作聪明,且学而不思,不是君子。

 

《论语·八佾》:“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孔子这其实是在说:宰我啊,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但你都已经说出口了,这事儿也已经过去了,我还是原谅你算啦!

 

原来宰我本来就不是孔门得意弟子,并经常令孔子大为不悦。

 

对于宰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还可以参照别的文献资料。比如《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宰我问五帝之德,子曰:予非其人也。”“宰我为临菑大夫,与田常作乱,以夷其族,孔子耻之。”“南游至江,从弟子三百人,设取予去就,名施乎诸侯。孔子闻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一个“与田常作乱,以夷其族,孔子耻之。”的弟子,除了一个不仁且非礼的宰我,还能有谁?

 

其次,我们还要搞清楚的是,昼寝在当时意味着什么?

 

《孔子家语.曲礼子贡问》:“孔子适季氏,康子昼居内寝.孔子问其所疾。康子出见之,言终,孔子退。子贡问曰:‘季孙不疾而问诸疾,礼与?’孔子曰:‘夫礼,君子不有大故,则不宿于外,非致齐也;非疾也,则不昼处于内。是故夜居外,虽吊之,可也;昼居于内,虽问其疾,可也。’”

 

非疾而昼寝,不合君子之礼!

 

《论衡•问孔》:“昼寝之恶也,小恶也;朽木粪土,败毁不可复成之物,大恶也。责小过以大恶,安能服人?”然而,对于一个不仁而非礼的家伙,而这个人又恰恰是自己寄予厚望的弟子,孔子当然是要大为恼火的!

 

还是钱穆说的对:“此章孔子责之已甚,或因宰我负大志。居常好大言,而志大行疏,孔子故作严词以戒。”

 

而昼寝,实际还不仅仅是不合君子之礼,且非有志者所当为。

 

《论语·子罕》:“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论语.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子自己是一个有志者,并欲以有志者的自律精神,去要求自己的弟子。

 

《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孔子在教育弟子,作为一个有志者,理应明了时间宝贵而惜时如金。

 

在孔子的时代,尚未出现榨取植物油的技术,也就不能采用植物油作为照明燃料。而那个时代可用作照明燃料的动物油脂、蜜蜡、虫蜡,不但照明的效果不怎么样,燃烧的时候也会产生难闻的气味,而且,获取的成本太高,非常昂贵,不但平民百姓根本消耗不起,对于有地位的家族,也是一种奢侈品。如果白天睡觉,而将之用于夜晚读书,实在是一种暴殄天物的浪费。这样一来,用不着燃料照明的白天,就显得弥足珍贵,而不容昼寝!尤其是在冬天,捂热被窝,就得半个时辰,这昼寝的宰我,恐怕没一两个时辰是起不来的!

 

另外,宰我昼寝,可能还涉及到隐晦而含蓄的一面。这隐晦而含蓄的一面,一是指白日行淫,二是指纵欲过度。

 

午睡有益身体健康,是当代人的见解。在孔子的时代,大家都不这么认为。孔子时代的主流观点,应该是这样的:昼寝的需要,是身体亏空的表现。

 

古人云:一滴精十滴血。意思显然是:适当戒色,是保持健康、追求长寿的必要。这种观点,可追溯至孔子的时代。《论语·季氏》:“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史记.孔子世家》“孔子曰:吾歌可夫?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

 

从现代科学逻辑推论,古人的观点,并不是没有道理。注意以下事实:

 

1.雄蝗虫、雄蚕蛾等,爱爱后即死。

 

2.爱爱前的雄果蝇,能连续飞行110分钟,翅膀振动次数达200万次。爱爱后,即完全失去飞行能力,焉了,奄奄一息,待死......

 

3.虚云大师 ,青年出家后即守身口意修戒定慧息贪嗔痴戒杀盗淫,文革时正当高龄,被群殴暴打致惨不忍睹尚能自行复原,活到120岁尚且矍铄如斯、仙风道骨……

 

4.自古信奉道家采阴补阳术的皇帝们,无不英年早逝。

 

5.人生中最快乐的时期,恰恰是没有性活动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对部分抑郁症患者的研究发现,对性活动的长期禁止,随着性能量的积累,会使之抑郁程度有所减轻。

 

6.相对男性而言较为保守而不如男性一般较为普遍的纵情声色的女性,其平均寿命,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比男性高……

 

7.健康的小孩,因为没有性活动的消耗,白天根本不睡觉。你在打困,他却在一旁吵闹。

 

《孝经·开宗明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纵欲之徒,即不孝之徒!对此不仁不孝且非礼之徒,孔子焉能不怒?

 

“孔门十哲”,原来不过如此!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