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四日(10):又遇到一位游方僧

赵峰 原创 | 2018-12-07 09: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行 普陀山 游方僧 

 浙东四日(10):又遇到一位游方僧

2018-11-3,普陀山

从普济寺出来,前往西天景区。

昨天晚上客栈老板的侄女告诉我,从他们家往北走,不远就到西天景区的后门。我想从普济寺这边进景区,从后门出来,正好回客栈充电,吃饭,休息一会儿,然后离开。

进景区,沿石阶小道上山,不远就到了心字石。一个巨大的石包,圆润平滑,上面刻着一个巨大的“心”字,长七米,宽五米,是普陀山景区最大的石刻文字。据说观世音菩萨曾经在此石上讲心经,后来才有人在上面刻“心”字以作纪念。我知道这只是个噱头,不过寓意是美好的。

接着往山上走,路右侧岔出一条陡直的石阶,尽头是道山门,门楣上写着“圆通禅林”。刚才在心字石附近,听一个旅行团的导游交代游客,上山之后一路往前走,不要进圆通禅林。有点奇怪,圆通禅林为什么进不得呢?我倒要进去看看。

进门,见过道一侧站着一位年轻的僧人,似在默默念经。

“阿弥陀佛。”我跟他打个招呼。“请问上面可就是圆通寺?”

那僧人戴个眼镜,秀气而羞怯的样子。本来他正在念诵的,被我打断了,停下回应我。 “阿弥陀佛。正是正是。”

我稍停了一下,就要离开,却听那僧人说:“施主,请留步。”

我瞬间的反应,以为碰到了骗子。进山的路上,有警戒的告示,说山上有假冒的和尚,专门骗游客请佛像,佛经什么的。不过,看这小和尚,羞羞怯怯的样子,料他也骗不了我。于是我停下。

小和尚说:“能不能请施主施舍一点钱物。我的情况很差很差。”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游弋着,还低下了头。

施舍倒是我愿意做的。可是要给钱的话,对我现在来说有些困难。这次出来,我以为不需要用现金的,身上只有二百块。上岛的时候买轮渡票,别人只收现金;今天上午去南海观音大佛景区和普济寺,还是只收现金。尽管都不多,但我二百块的现金已经花去不少。很要命的是,我昨晚尝试过,我的银行卡取不出现金来。于是很舍不得地掏出二十元递给和尚。别人开口一次,我才给了二十,感觉像欠了别人一样的,不由自主地喃喃着:“实在不好意思,实在对不住,我没带多少现金,而这个地方很多地方又只收现金。”说完,就匆匆往石阶上走去。

主殿供奉的是弥勒佛,祂一如既往憨态可掬的样子。在所有的大佛中,我最接受的就是弥勒佛了。祂很亲民,很和善,很可爱。店内店外,一个香客没有。转了转准备离开,却见坐在树下的一位姑子跟我打招呼,“铜殿就在后面,可以过去看看。”我谢过之后从大殿一侧往后面绕去。再上一个平台,果然看到一座精致的佛殿。门窗和柱子都是红铜的颜色,但瓦片及其他容易潮湿的地方都泛出了铜绿。围着转了一圈,摸一摸,用指头敲一敲,确认这是铜质的佛殿。在昆明有座金殿,也是铜质的。它的名气很大,但就规模来讲,应该不如眼前这座。

出山门的时候,小和尚还站在那里,自顾自念着经。我向他举了下手,算是打了招呼。又听他说:“施主,请留步。”

我站住,看着他。“师傅有何见教?”

“我的境况很差很差……”有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眼神游弋着,还用手捂住嘴,低下了头。

他为什么跟我说境况很差很差,而且说了两次?莫非还是要钱?我已经跟他说过我没有带钱了,我可以将钱包翻给他看看。看他那羞怯的样子,也倒不像骗子,也许确实是有什么困难。可是,我一个俗世之人,对一个出家人又能提供什么帮助呢?

“什么事儿?您尽管说。”我其实是有些着急的。我的行程还有很多没完成。

“我来自甘肃……”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拉卜楞寺?”

“不是。一家小寺院。我是汉人,但修的是藏传佛教的密宗。”他一直都用手捂住嘴,不时将头低下。

“这次到内地,是想要结一段善缘。能不能留下施主的微信?”

原来是这样,他不是要钱,而是要微信号。

我打开微信,让他扫我的微信号,可是山上没有信号,扫不上。于是我给他留了电话号码。

我一边走一边想,他为什么要一再说他的境况很差很差呢?又联想到他总是捂着嘴说话,终于明白了。他显然是住不了旅馆,洗不了澡,刷不了牙,所以身上有味道,嘴里有臭气;他觉得这样跟人讲话,臭气熏了人,不礼貌。他一再说自己境况差,实际上是为了表达歉意。

咳,出家人,在意那么多干嘛呢?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