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年6、7月间《英文汉诂》由商务印书 馆出版;10月评奌老子的《道德经》和翻译 孟德斯鸠的《法意》(《严复的一些史实》之 一百六十七)

严孝潜 原创 | 2018-02-23 10:17 | 收藏 | 投票

 190467月间《英文汉诂》由商务印书

馆出版;10月评奌老子的《道德经》和翻译

孟德斯鸠的《法意》(《严复的一些史实》之

一百六十七)

严孝潜

19045

190452(三月十七),严复及家眷抵沪,寓北河南路图南里551号。(《严复集》补编第251页)

严复回到上海,并没有回闽省墓,就忙于《英文汉诂》一书的排印校对工作。

 

1904515(四月初一),《政艺通报》第三年甲辰第六号转载了严复的《社会通诠序》。

 

1904526(四月十二),严复写信给熊季廉。

严复在信中讲:“复于上己〔已〕日出都,十三日离津,十七日抵申,南来者盖将一月矣。刻寓北河南路图南里之五百五十一号。灶甫安,恐又须北行,因京中译局尚有未完事件,须交代也。俟七八月更南,于都门乃为大去耳。抵申以还,无甚人事。《英文汉诂》业己排印,自读样张,校勘工程颇,须一月余乃克藏事。此书出后,凡读英文二三年,于国文有根底者,当可无师自通,自谓于学界不无功德,而为老弟昆季助成学业,则尤所耿耿者也。复在北,岁入殆近万金。一旦不居舍去,今所以自活与所以俯畜者,方仗毛锥。觊幸戋戋之译利,固自菲矣。乃遇公德劣窳之民,不识板〔版〕权为何物事。每一书出,翻印者聚蜂起必使无所得利而后己。何命之衰耶!则无怪仆之举动为黠者所窃笑而以为颠也。其《原富》、《群学》两书,湘、粤、沪、浙之间,翻板〔版〕石木几七、八副,固无论矣;乃《权界》、《社会通诠》两书,问世不逾数月,颇闻贵省有人,欲萃群为翻印二书。不知老棣有见闻否?如有之,不识能为我略施运动,力沮其成否?此其为赐乃不浅也。” (《严复集》补编第251页)

严复在信中表示今后可以靠版税来维持他一家人的生活。然而,严复遇到了非常棘手的盗版问题,其《原富》、《群学》两书,湘、粤、沪、浙之间,翻版石木几七、八副,就连《权界》、《社会通诠》两书,刚问世不逾数月,就有人想翻印二书。他问熊季廉“不知老棣有见闻否?如有之,不识能为我略施运动,力沮其成否?”

 

1904529(四月十五),《政艺通报》第三年甲辰第七号转载了严复的《日本宪法义解序》、《群己权界论序》。

 

19046

190464(四月二十一)至13日(四月三十)间,严复为《英文汉诂》补写序及卮言(《严复集》第一册第151页《英文汉诂》叙、《严复集》第一册第152页《英文汉诂》巵言)

 

190468(四月二十五),严复在上海收到由京师大学堂编译局转寄的湖南高等实业学堂监督曹典球三月十一日来信及四月二十日来电。

 

190469(四月二十六),严复回函给曹典球。

严复对曹典球请求为湖南高等实业学堂推荐教习事讲:“所委推荐教习一事,殆难为力,迩来少年,有三、四年英文功夫,其资格能事,万万不足拥坐皋比,亦不足以充当助教者;然在铁路、电报、邮政以至洋行大、贰写,月尽可望数十百金,其黠者且有他项进饷。然则千元岁束,其足以招致,执事所欲得者否,可以摧矣。”

严复还告诉曹典球:“仆以精神劣短,甚愿违此名场,托居吴会。而人事牵率,五月后恐尚须到京一行,甚以为苦。以执事于仆不浅,聊布腹心。” (《严复集》第三册第566页)

 

1904612(四月二十九),严复应邀与张謇、马相伯同赴上海商学会发表演说。

 

190467月间,《英文汉诂》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19047

190471(五月十八),《大公报》以《上海商学会演说大要》为题,刊登了严复在上海商学会所发表演说的大纲。

 

 190478(五月二十五),刘春霖等30人被赐甲辰恩科进士。(《光绪朝东华录》总第5196页)

 照例“新进士皆令入京师大学堂进士馆肄业”。(《清末科举考试述录》第132页)

 

 本月间,林纾写有一信给严复,讲:“……南洋公学诸生卷堂而去,此事有无涉及昭扆?想伍君干力必有以处此也。新进士都入大学堂肄业,张筱圃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矣。……”(《严复集》补编第380页)

 

19048

190483(六月二十二),严复给熊季廉写信。

严复在信中告以:“复原议五月到京。嗣因梅炎甚酷,家多病人,而北京译局又有五月底停办之说。旧巢既扫,再出何为!是以北行之言至今未果。然恐七、八月之交,终须牵率一行也。昨京中来信,有云新进士拟合同公禀学部,以复为该馆总教习。然京中忌复者最多,恐其事未必遂济。复之私心,则欲于东南择地,自立私学,与百十同志为入穴得子之计。昨者,菊生、德卿、香海诸公,皆极欲赞成此事也。此事欲成,须先立团体,次议办法。办法既定,然后分头募化,择地起堂。头绪极繁,未识果有成否?” (《严复集》补编第252页)

严复的这一设想,后来未付诸实施。

 

190486(六月二十五),英敛之给严复回了一封信。(《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863页)

当时,俄军在日俄战争中屡败。严复对此曾谓:“俄之所以败者,以取强也,日之所以胜者,不得己也。顾不得已前,尚有无数事在,非不知雄而守雌者所可籍口也。”(《候官严氏评点<老子>》“七月十三日”识语)

 

1904815(七月初五),为给三儿严琥聘请家庭教师事,严复写信给时在福州的陈宝琛。

 

 

严复在信中讲:“奉别忽十余年,……近得王又点缄,知以儿子延师一事,仰烦清神代为选荐君桂庭,私心感慰何可言喻!但又点云:君月束非番币三十饼不能轻去其乡。复居平常谓中国教育所以日益苟偷者,正坐束修过非之故。夫一人成学,至中年而出所有以教授后生,尽其日力,不得旁骛,则月索数十金束脯原不为多,使复而有力,断不靳此,当亦先生之所知。惜近者生事式微,月无一钱之入,珠米桂薪,家累甚重,不得不乞先生更商君,若稍贬损至月廿饼者,即当□命。…… (《严复集》补编第217页)

 

不久,陈宝琛回信给严复。

陈宝琛在信中讲:“累得手书,嘱延蒙师。弟于此事身阅其难,盖吾乡宿士率囿于科学之学,无论为旧为新皆不适用,……无已则于略塾经传著称学究者求之,则有高秀才尊达,周秀才敬廉,拟于二人中择一以应,而合同原稿既未得睹,又点从行询之子修,答以遗失,请足下为开示条格寄来,即可与商定也。

世兄年龄几何?前闻又点言,似欲求通小学者,……别且十年,卷拢心至于一再,恨不相见以罄积思。书来似又将北徒,如能于过家上冢之假,惠然为数日之谈,……” (《严复集》补编第371页)

严琥时年七岁,严复想在福州家乡聘一个塾师,求王又点、陈宝琛为之延聘。信中“又点从行询之子修”,子修就是谢銮恩(我国着名作家谢冰心之祖父),是严复的老相识,在1881年严复回闽招生时,见其子谢葆璋适合学习海军,逐招为北洋水师学堂第一届学生。严复是在1893年回闽参加最后一次科考的,曾与陈宝琛相见,故有“奉别忽十余年”之叹!后来聘塾师事未有结果。

 

1904827(七月十七)至29日(七月十九),天津《大公报》刋登了严复的《〈英文汉诂〉卮言》。

 

19048月间,严复所序的《袖珍英华字典》出版。

 

19049

1904920(八月十一),为南洋公学译书院借款事,严复在上海回信给张美翊(让三)。

 

严复在信中讲:“倾接手示,里半所嘱公学译书院借款一节,道与源吉去说可以代劳,惟利息一层须随市高下,难以预计。譬如今年七月间,息至一分以外,寻常总不过几厘,但有两家比较,自不至于吃亏,银洋进出亦然。既承谅嘱,容转源吉格外克已,请译书院帐房前往交接可也。……” (《严复集》补编第270页)

   

190410

19041025(九月十七),严复写信给熊季廉。

严复在信中告以:“前者在都,蒙以《道德经》示读,客中披览,辄妄加眉评。我辈结习,初何足道。乃执事持示义宁,以为得未曾有,遂复邮寄,嘱便卒业。春夏之交,南奔猝猝,无须臾之闲。近者乃践此诺。碌碌无异人者。然以公等嗜痂,兹持寄赵。义宁如有所教,乞告我也。《英文汉诂》专为老棣而作,不知有以相益高明否?是亦不宜默默也。”

严复在信中又讲:“走北游已作罢论。巢痕新扫,无因至前。然使体力稍健,颇思载游白下,一访伯严。”否则冬腊一归故乡省墓,并访伯潜阁部。闲云野鹤,来去尽可自由,亦不必指为定议耳。此今日元遗山,不可不晤也。鄙处近译即是《万法精理》,其书致佳,惜原译无条不误。今特更译,定名《法意》,他日书出,当奉呈耳。” (《严复集》补编第253页)

在这一段时间里,严复在上海家中,评老子的《道德经》和翻译孟德斯鸠的《法意》,还拟体力稍健后到南京一游,并拜访他一向饮仰的陈三立,或者在冬腊时节回故乡扫墓并拜访当时在乡的陈宝琛。此时的严复有点心灰意懒,只想做来去完全自由的闲云野鹤。严复虽然有上述想法,但后来都没有实现。

 

190411

1904115(九月二十八),英敛之在上海“至沈家湾严又陵处,晤谈,夏穗卿在座,近暮辞出”。(《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910页)

 

1904119(十月初三),清延赏已革侍郎张翼三品顶戴,并派赴英国对质开平矿局讼事。

张翼以千元优厚月薪,聘请严复帮助他到伦敦诉讼,并以为国家争利权的大义相逼。在北京及天津的经历,已使严复对国内感到厌倦,他本有再度出洋游历的念头,月薪又优厚,于是严复接受了张翼的邀请。

 

19041110(十月初四),在上海的英敛之到沈家湾会晤严复。

英敛之在日记中记有:“午后至银行,代交请帖出,车至沈家湾,晤严又陵,谈有时,借袍褂两套,车归。” (《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913页)

 

19041120(十月十四),英敛之还在上海,来访严复。

英敛之在日记中记有“车至严又陵处,据谈,二十七日即偕张翼赴伦敦”。(《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921页)

 

19041123(十月十七),严复为英敛之引见医生。

英敛之在日记中记有:“步至苏州河,询问柯师医生,良久,至河南始得晤。严又陵先生现戒烟,谈有时,严引予见医生。” (《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922页)

 

 

个人简介
1938年出生于福州阳岐,1960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任长安大学助教,1962年调至天津轻工业设计院任技术员,1969年到天津市饮料厂任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厂长,1987年后历任我国和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合资的天津津美饮料…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