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出轨和东北衰落是一回事

刘瑞明 原创 | 2018-02-07 11:2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明星出轨 东北衰落 

  身处中国的人们一定会观察到两个现象:一个是明星们的频频出轨。现在,不管是一线的、二线的还是连三四线都算不上的“明星们”,三天两头闹“出轨”,似乎你不出个轨,就根本算不上“明星”了。大家刚开始还为曾经偶像般的玉女俊男们的形象和一个个家庭的破碎而惋惜,后来就越来越习以为常了,只能叹息如今的娱乐圈真是乱。

  另一个是东北衰落。富饶的东三省,曾经的国之骄子、工业重地,在近年来国家频频出台东北振兴和救助计划的背景下,却表现的越来越不如人意,经济表现不力、人口不断外流,“投资不过山海关”似乎成了一个东北发展的魔咒,可以说,解药服了一副又一副,可就是疗效不佳。

  经济学的解释总是出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或许你根本不会想到,明星出轨和东北衰落,这两个似乎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话题,背后有着共同的诱因。说到底,套用一句俗语,“根子坏了”。而什么是这些事情的“根子”呢?一个显见的答案是:制度。

  有人可能要问了,明面上,娱乐界和东北都有相应的制度来规范啊。为什么说它们坏了呢?这就要回到制度是什么的问题上来,在诺贝尔奖获得者、新制度经济学的代表性人物诺斯看来,制度乃是一个社会中的游戏规则。但在老制度经济学家凡勃伦看来,制度是大多数人所共有的一些“流行的思想习惯”,它们是在给定的时间、地点占统治地位的一些“固定做法、习惯、行为准则、权力与财产原则”,而另一位老制度经济学家康芒斯则把制度解释为“集体行动控制个体行动”。

  这些定义的背后,都说明制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纸面章程,而是切切实实影响人们行动的共同认知。从事实来看,如法律、政府法令、公司章程、商业合同等的正式制度和习俗、传统、道德伦理、意识形态等非正式制度一起,共同规定了人们行为规范,但这并不意味着,制度总是螺旋式前进的,恰恰相反,制度有着很强的内卷特征。如果不能对“不好的制度”进行及时的纠正,那么,这些“不好的制度”有可能使得整个社会制度都朝着坏的方向演进。

  还是以明星出轨为例吧,试想一下,明星们为什么出轨?虽然出轨多多少少带些感性因素,不过从总体来看,依然是明星们的理性决策。过去,如果明星出轨了,叫“丑闻”,不光个人声誉损失了、家庭破碎了,而且演艺事业和收入也被限制了,出轨对于“明星们”而言,是一件成本高而收益低的事情,实在有些“划不来”。但是,如今的娱乐圈,世风日下,出轨的明星多了,出轨也就不算事了,声誉损失很小,反而有可能因为出轨上了“头条”,保持了娱乐热度,出场费变得更高了。利益诱导下,出轨就成了娱乐圈的一股风了。

  沿着这个思路,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明星们即使不出轨,也要频繁地整个绯闻和暧昧,如今的娱乐圈“笑贫不笑娼”,明星们的理性选择当然是“没有绯闻,制造绯闻也得上(头条)”啊。这种潮流不就是凡勃伦意义上的“流行的思想习惯”吗?而如果大多数人都有这种“流行的思想习惯”,它就有可能变成“集体行动对于个体行动的控制”,要想在这个大染缸里保持一股清流,那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出轨”就成了一种潜在运行的规则。

  具体到东北的衰落,众所纷纭,各种学说都在解释为什么东北那么富饶的地方居然会走到今天。尽管背后有很多原因,但是归根结底,最为重要的依然是制度。曾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等职的张国宝,曾经举过一个生动的例子,在振兴东北战略的初期,中组部和国务院振兴东北办联合在哈尔滨宣讲振兴东北战略,张国宝讲到,振兴东北要从移风易俗开始,能不能今天中午吃饭不要转桌子敬酒?结果中饭开始,大家都很不自在,一个女同志首先打破僵局,说我是女的可以例外,给张主任敬杯酒,结果一会儿会场大乱,又开始了转桌子敬酒,可见移风易俗之难。

  这个“风俗”,其实就是一种流行的思想习惯,就是根深蒂固的“制度”和“潜规则”。由于过多地政府干预、包办,市场活力没有被充分释放,衍生了大锅饭下的懒散,甚至在一些领域出现了关系至上的现象。在这样的制度下,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是,人们的交易成本太高,“投资不过山海关”,有能力的人和企业选择逃离东北,逆向选择下,留下来的就越是要在关系方面有足够的“优势”才能生存,而这又进一步加剧了“关系型”的社会的内卷化。

  我们都知道,“无以规矩,不成方圆”,对于社会的运行而言,这个“规矩”,就是制度。试想一下,如果画方圆的规和矩都坏了,我们还能指望这样的规矩,画出何种“方圆”?或者,明面上是一套好的规矩,而背后又有另一套坏的规矩在起作用,那么,这个“方圆”也就不是我们想要的“方圆”了。所以,表面上看,明星出轨和东北衰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但是,背后的道理其实相通的。如果不能树立良好的制度来纠正这些不良的行为,那么,现有的“隐制度”和“潜规则”只会加剧“内卷化”。因此,治理明星出轨也罢,振兴东北经济也罢,打破不好的“流行的思想习惯”、树立好的“流行的思想习惯”才是正途。

个人简介
《福布斯》中文版执行主编。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曾在制造、科技与金融行业任职,此后投身媒体行业整十载,徜徉于资本与企业之间,乐此不疲。在创业投资、中小企业、公司战略、商业城市、资本投资…
每日关注 更多
刘瑞明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