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制”与改革开放以及改革开放时期

 “私有制”与改革开放以及改革开放时期

 

在中国大陆社会的改革开放时期届满40周年之际,意识形态领域里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交锋与对垒。这场对垒的双方通过两个教授的文章中表现出来——其一是,116日由中共中央委员会机关刊物《求是》专栏《旗帜》的官方微博刊发周新城的文章—《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此文能够在《求是》杂志发表,必然引发海内外的轩然大波。其二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一篇题为“保卫改革开放”的文章指出,中国改革开放已历经40年,本应进入临门一脚的收官阶段,未料当前改革不进而退,有人从怀念毛泽东时代起步,发展到断然否定改革开放,公开鼓吹“消灭私有制”的地步。  

周新城文章片面强调《共产党宣言》中的“消灭私有制”的社会主张,却不能够通晓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要义,并且使用一些粗暴简单的语言,对具有不同观点的经济学家提出批评,本身就不是符合理论科学的态度。周新城的文章可以归到垃圾语言的行列中,不具备丝毫的理论科学的要求与起码的文明精神。

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消灭私有制”,决不是简单地通过暴力的方式方法消灭“一般意义上私有制”,而是消除资本家阶级用于无偿占有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的私有制。《资本论》在关于对所有制问题的论述方面,其结论是——重建个人所有制。社会是个人联合劳动以及共同行为的结果。经典马克思主义提出的“消灭私有制”是剥夺资本家阶级无偿占有雇佣工人阶级的劳动成果的部分。

《保卫改革开放》同样没有解释出当代中国社会的实质以及固有方向,文章呼吁——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中国人民奋起保卫改革开放,最终完成历史转型,建立民主自由为基础的现代中国。

上述两篇文章,前者出自人大教授之手,后者出自清华教授之笔。其实,文章本身表达出来的观点和立场,只是一种极其陈旧的理论思维的产物,从语言到观点都是落后的。这些由学院教授们的争论,无不表现着中国高校的政治教育在理论与意识形态方面的幼稚性,更表现这些教授们思维的僵化与不合时宜,也是中国政治领域停滞不前的结果。

从这个宏观历史的角度看,1978201840年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一个历史时期。中国在这40年创造和吸纳的社会物质财富,要远远超过以往4000年的总和。而且,通过40年社会的改革开放,中国历史的方向和实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是中华民族由衰败到兴盛的一个枢纽般的历史时期和命运的根本转折时期。改革开放时期是全部中国历史的一道最分明的分水岭,在这之前与之后,中华民族的社会面貌和精神品质已经完全不同了。

改革开放时期的历史贡献在于:一、从根本上扭转了中国社会的方向,走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线路;二、吸纳了全人类的商品与劳务成果,使得中国社会初步具有一种较为符合现代商业文明的制度和法理机制;三、把中华民族拉上一条以物质利益为行为准则的不可逆转的道路;四、为21世纪中国社会的长足发展与进步准备了较为坚实的物质基础;五、中华民族全方位地融入到全球化的浪潮中,并且成为其中最为积极主动的一员。等等。

当然,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的40年里,同样存在着一系列严重而普遍的问题、偏差甚至于罪恶。其中包括——生态环境的严重而普遍的破坏,包括地质、草原、森林、水资源、气候等客观环境的破坏极其严重,同时,在社会方面,普遍的道德水平极其低下、官员的贪腐以及官商勾结、分配机制的不公平,等等问题都极其严重的存在着。

1978201840年改革开放时期取得的社会成果是艰难的,这个时期的历史背景建立在19491976年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挂帅时期,也可以用毛泽东时代命名。毛泽东时代是中华民族有文字记载历史中一个最黑暗、最败坏的时期,毛泽东以连绵不断的政治运动的方式,不仅把1911年辛亥革命后中国人民取得的社会民主革命成果彻底中断,而且把中华民族有史以来一切优秀的文化传统和精神品格完全毁灭。在“阶级斗争”的旗号下,对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进行了没有底线的大破坏、大摧残、大蹂躏,并且试图“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在毛泽东的头脑中,像“文革”这样的丧心病狂的荒唐闹剧,居然要“七八年再来一次”。

可以说,中华民族在毛泽东时代走到了一种绝境——最坏的境况。因此,在毛泽东197699日死后,中国人民经过19761978年两年多的痛苦的反思与探索,迅速换发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社会精神风貌,从遭受政治运动的欺骗、愤慨、悲伤、彷徨和屈辱中走出,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投身于改革开放的洪流中,开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这要比任何政治运动都深刻千百倍。

毛泽东在19491976年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犯下的罪行,必须得到公开清算。当然,这应该是一种基于人类文明精神的清算,而不是对毛泽东个人的仇恨、诅咒或者谩骂。毛泽东已经是一个历史人物,然而,毛泽东的影响在中国社会始终明显的存在,毛泽东长达27年的欺骗宣传和个人崇拜,使得相当一部分中国人至今仍然真诚地热爱他,并且对其的真实作为没有丝毫的分析能力。中华民族迫切需要站在人类文明立场上对自身的历史尤其是20世纪百年历史进行一场清醒的反思和认知。中华民族必须立即跨过毛泽东这道巨大的阴沟。

改革开放时期是21世纪中国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全部历史背景。改革开放时期犹如一道绚丽的彩虹,飞跨在中国的20世纪与21世纪之间;也犹如一架恢弘的桥梁,为中国20世纪和21世纪铺设了一条通途。中华民族必须坚定站在改革开放时期的基础上前行,经过40年改革开放和全球化洗礼的13人的正确智慧,才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最为可靠的保证。

对于中华民族、中国社会、中国人民来说,20世纪以来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私有制与公有制、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左派与右派等等源自于不同立场上的简单机械的、似是而非的理论争论可以休矣,中国思维方式的简单化和对立性思维十分明显地存在着,并且成为影响人们追求真理和探索自然界运动规律的直接障碍。比如好与坏、对与错、是与非、新与旧,等等,被广泛地使用却丧失了起实际的意义。事实上,人类的社会存在从来不简单地属于所谓的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而试图通过某种制度或者生产方式而判断人类社会的不同形态的理论,也终归沦落为不切实际。中国已经走到了必须终结这些不符合文明价值的争论的时刻。其实,站在人类文明与幸福的立场上,非常容易分清历史过程中的一系列是非曲直和善恶良莠。

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的国际趋势后,人类历史已经走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简单分野的理论范畴,人类应该认识到的是:幸福是人类生活的唯一目的,而只有文明的方法与途径才能够达成幸福的目的。

终结改革开放时期,开辟中华民族的崭新的社会文明全面升华的历史时期,这才是首要的政治任务以及全体社会成员的责任。

在中国大陆经历了40年“经济中心”的改革开放时期后,中华民族亟须进行一场由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等精英阶层自觉发动,由全民共同参与其中的社会文明升华运动。旨在将华夏民族的社会文明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并且以此为起点,凝集全体社会成员的智慧,为中华民族的现实社会更加公平、为中华民族未来的更加美好而奋力前行。

华夏民族最核心的价值理念是天下文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价值理念,是富有日新、开物成物的产业革新意识,是“天下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归”的历史观念与美好向往,这一系列伟大的人文价值源自于3000多年前的姬昌的《易经》,在姬昌之后的公元前73世纪,华夏民族进入到诸子百家的百家争鸣的科技、文化大繁荣的时期,哪个时期的诸子百家犹如灿烂的群星,照亮了华夏社会的天空,他们的光辉思想放置在当代社会仍然熠熠生辉,墨家、农家、医家等,更是当代中国必须继承的宝贵遗产。在汉朝初期的《礼记》中提出了美好社会生活的标准,并且提出——天下为公、天下大同等价值理念。到宋朝,中国的农业文明发展到一个崭新的高度,社会经济开始向较大规模的作坊转型,宋朝初年的杰出思想家张恒渠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欧洲国家,自18世纪下半页工业革命来,欧洲国家的政治革命同时发生,以1789法国大革命而标志,在此之后,欧洲社会开始明确坚持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价值概念。这这些价值的主导下,欧洲国家不断实现自身社会的产业创新和技术革命,从而引领者全人类的文明进步。

21世纪,华夏民族需要的品格,是在文明的旗帜下,为了自身的生活幸福以及全人类的福祉而贡献商品与劳务的世纪,华夏民族在科学、技术、文化等知识领域以独创的精神,不断做出超越前人的贡献,才能够成为世界民族之林中最为伟大的民族之一。

产业发展、科技发明、知识创新、体制再造、文化重生——这些方面的工作完成的好,中华民族便会拥有一个较为理想和美好的未来。贯穿中国21世纪社会运动的主线是产业结构的革新以及产业技术的不断升级,在这条主线之上,同时是中华民族在科学知识的发现与人文价值体系的再造过程。产业有机构成的不断升级以及科学技术领域里的不断丰富,将会彻底而全面地推动政治、文化以及意识形态等上层建筑领域的进步。

中华民族必须以科学的精神面向自然界、探索自然界、认知自然界、保护自然界、利用自然界。在地球陆地上创建出具有最高文明水准的社会体系,这才是中华民族的终极使命。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21世纪是中华民族走上独立创新的开始性世纪,作为国家形态来说,中国自公元13世纪宋朝终结后,在科学、技术、文化等领域,便丧失了首创性。

人类生命的三大要素——阳光、空气和水,中华民族必须在认识、保护和利用这三大生命要素方面做出突破性的贡献。以现行的科学学科为基础,创造出超越性的科学知识体系,是中华民族走向人类前列的充分必要条件,同样,没有这个条件,中华民族也不可能实现伟大的复兴。

中华民族欲要实现在科学技术方面的突破,首先需要把现代汉语提升为世界上主要的科学语言。这是21世纪之初中华民族在文化上的一个首要的任务。现代汉语必须首先充当理论科学的语言,才能够充当思维科学进步的利器。

中华民族具有伟大的价值体系,以天下文明为核心的价值体系,把真理、幸福的追求视为核心意志。文明是人类生活最高阶层的价值概念,树立以文明概念为核心的价值体系,才能够引导中华民族坚实地走在符合人类幸福的道路上。

一切常识都可能显得浅薄,而所有的大道理也显得有些空洞和抽象。然而,真理本是即是常识,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日常社会生活,其实只需要贯彻和执行人类的常识即可。

劳动是创造一切社会文明的源泉,而正确的智慧则能够把劳动提升到更加文明的高度。中国要做的,是高举起文明的旗帜,向着幸福的崭新高度不懈前进。

 

                                           徐国进

                                       201828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