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为何很难战胜小人?

张维迎 原创 | 2018-04-02 14:1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君子 小人 

  今天我们的主题是谈君子,这本来是文化人谈论的事情。我作为一位经济学者,谈这个问题是有点为难,但我试图按我的理解给大家做一解释。

  如何让自利的人,能够变得有合作精神?

  我从人类一个基本的问题讲起。人类有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每个人都是自立的,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但是,只有我们相互合作,我们才能够生存和发展。2000多年前孟子就讲过这样的话,他说:“人的力气没有牛大,跑呢,跑不过马,但为什么牛马能为人所用?因为人能够‘群’,所谓‘群’,就是人能够合作。”所以人类社会面临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自利的人能够变得有合作精神。这个问题在西方道德思想史上,被称为“格劳秀斯难题”。

  格劳秀斯是400多年前荷兰的一位自然法学家,他说人类都是追求自己的利益,并且爱争吵,但也喜欢有社交,即使在获得生活必需品方面不需求助于他人,也希望有社会生活。他说这两个方面就使得建立一个社会秩序变得非常重要,现在博弈论专家将其称之为囚徒困境,合作对每个人都是好的事情,但是每个人可能出于自身利益而选择不合作,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就说,如何解决格劳秀斯难题或者说囚徒困境问题,是人类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

  雨果·格劳秀斯-古典自然法学派主要代表之一,世界近代国际法学的奠基人

  解决这个问题,人类需要一些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然后在这个规则下能够做到在追求自身利益的时候不伤害别人,也就是说相偶不相残,相争而不相害,那这些规则是什么?就是我们讲的“道”。自古以来伟大的思想家在干什么?就是在为人类立“道”。儒家所讲的礼仪,实际上是由2000多年前的孔子等人为我们中国人,也是为我们人类立的“道”。君子是什么?君子实际上是一个“礼”的人格化,也就是说我们如果都按道行事,就可以变成君子,所以君子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做人的标准。

  但是在古代社会,人类进行的基本是一个零和博弈,即一部分人所得就是另一部分人所失,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利己和利他之间的一个严重对立,人们在倡导君子的时候,其实就变成了倡导人们怎么牺牲自己而成全他人这么一个道德说教。用儒家的语言来讲,就是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中世纪基督教也认为,基督教徒是不能经商的,经商赚钱就是不道德的。

  用市场逻辑解释君子与小人

  但是,我们知道,人类的本性决定我们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倡导君子,实际就可能出现什么呢?就是出现大量的伪君子。所谓伪君子就是打着为别人的旗号,其实是在谋取自己的利益。在古代社会,人类的合作程度非常低,基本都限制在一个家庭的范围之内。200多年前,人类发生了一场思想革命,这个思想革命就是由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所做出的。亚当·斯密之前,追求个人利益被认为是不道德的。亚当·斯密彻底改变了这个观念,他说自利本身并不是不道德的,相反在市场经济下,追求自利本身可能是使人类更好合作的主要驱动力,亚当·斯密的思想,我把它叫做市场逻辑,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市场当中要获得幸福,你首先要让别人幸福。如果你不能够让别人幸福,你自己也不可能获得幸福。我为大家引证一段亚当·斯密的原话,他说:

  我们人类几乎随时随地都需要同胞的帮助,在要想仅仅依靠他人的仁慈,那一定是不行的,如果能够刺激他们的自利心,并表示对他们自己有利,那么他们的行为、行动就容易展开,我们每天期待的食物,不是出于屠夫、酿酒师、面包师的仁慈,而是出自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要讨论他们的人道,而要讨论他们的自爱,不要给他们讲我们的需要,而是谈对他们的好处。

  亚当·斯密-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

  亚当·斯密还说,每个人都在不断努力寻找与自己能力相称的最优势的就业,这确实出自对自身利益,而非社会利益的考虑,但他受着“看不见手”的指引,尽力去实现一个并非自己本意所要达到的目的,没有社会利益的考虑,并不见得对社会有害。一个人从追求自身利益给社会带来的好处,远远比他出于追求社会利益之时做得更多、更好。我想亚当·斯密的这个思想改变了人类对道德的认知,按照这个思想,我做了这样一个划分: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对自己好还是不好,一个是对他人好还是不好,这样会出现四种可能:

  我们用这样一个框架,来理解古代思想家讲的那几种人,其实就是这样划分的:第一种人利己又利人,这就叫君子;第二种人利己则损人,这就叫小人。所以君子和小人的区别不在于是不是利己,而在于是不是损人。损人就是小人,利人就是君子;第三种人就是损己而利人,给自己带来伤害却成全了别人,这种人叫圣人,圣人和君子区分不是说他是不是利人,而是看他在这件事情上是不是做出了牺牲;最后一类人既损害别人又对自己没利,这种人叫恶人,也可以叫愚人,就是说他非常愚蠢。

  按照这个标准,下面我讲一下,君子做人做事的标准是什么。我归结为以下五点:

  第一点,要利己先利人,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道是什么,道就是说你是不是给别人创造价值。好比你是一个企业家,那你的产品是不是让客户喜欢,是否改善了客户的生活质量,或者降低了客户的生活成本,如果做到了这一点,你就是君子。在市场当中每个人不只是企业家,我们在赚钱的时候都问一下我做这件事是不是给别人带来好处,如果给别人带来的好处超过我从中获得的收益,那我就是君子所为,否则如果给别人带来的收益小于自己得到的所得,那就是小人所为。用这个标准来看,我们也可以说,真正的君子不能利用人性的弱点而赚钱。什么叫人性弱点?你明明知道这个人买了这个东西会后悔,你仍然忽悠别人去买,这就是利用人性弱点去赚钱,这就不是君子所为。君子也不能利用政府关系或者政府给予的特权赚钱,作为一个企业家,他不是真正的去讨好消费者,给生产者消费出最好东西,而是怎么讨好政府,从政府那里拿到特权,拿到批件、拿到一块特殊的地来赚钱,这就不是君子所为,就是小人所为。这不是君子爱财所采取的那个道。有时候我们看到社会当中有一些人,他赚钱损害人,我要强调一点他之所以是小人,不是由于他自利,也不是由于他自私,而是因为他愚蠢,他不知道真正赚钱的办法是什么。

  第二点我讲的是诚实守信。市场经济不是一次性博弈,不是玩一把就没了,而是重复博弈。重复博弈当中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最重要的是名声,别人是不是相信你。别人相信你,他就愿意买你的东西,和你持续做生意,或者签其他协议,你就可以赚更多钱,所以诚实守信是市场当中最好的声誉。如果不能建立良好的声誉,不可能在市场上持续赚钱,我确实没有看到一个靠坑蒙拐骗的人能够持续在市场上成功的,他是短期的成功,从长期看,一定会出事,一定会失败。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重新解释一下我刚才讲到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义”是什么?就是长远的利益,君子比小人看得更长远,小人喻于利是说小人只看当前的蝇头小利。这样可以把古代的儒家思想和现代思想当中人们应该遵守的行为规则得到统一。

  第三个行为准则是换位思考,也叫忠恕之道。儒家讲的忠恕之道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就是我们应该按照一个所有人都同意的规则行事,前提就是我们要平等对待每一个人,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假定人是平等的,我们做任何事情不但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别人。好比你自己想赚钱,那你要想到别人也想赚钱。你自己想从交易中得到好处,想到别人也想从交易中获得好处,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利。这一点不仅个人适用,国家之间关系也是适用的。个人做事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这种人称之为愚蠢的人,也称之为极端自私的人。一个国家也是这样,我们在处理国际关系时,如果认为我们国家的利益是绝对的,其他的国家的利益不需要考虑,这也是愚蠢的,是小人之道,不是君子之道。

  第四点,尊重产权。产权实际上是市场逻辑的基础,尊重产权实际上是尊重个人的意愿,我们任何交易都应建立在别人意愿的基础上,因为只有别人愿意的事情才是对别人好的事情,不能用强制方式强迫任何人交易,在这里我强调一点,尊重产权才是正义的基本要求,它比仁慈更重要,一个成天捐款但不尊重别人知识产权的人,无论他是商人还是官员,绝对都不能称为君子。

  第五点是非常重要的,现代的君子要有创新精神。长远来看,人类的生活来源于长远创新,好比我们今天消费的东西和200年前十分不一样,200年前人类消费产品的总量是10的2到3次方,现在是10的8到10次方,这么多产品是怎么来的?全是创新而来的。所以在现代生活中,每一个人如果能成为君子,就要有创新思维、有创新精神,至少你不应该阻挠别人去创新,如果一个国家的人,自己不创新还阻碍别人创新,这样的人也不能叫君子。这是我列的君子的五个标准。

  市场经济才是真正的君子经济

  依照市场逻辑,市场经济才是君子经济,为什么这么讲?因为对每个人来讲,只有给别人创造好处,自己才能获得好处,而老板只有消费者喜欢买你的东西,你才能够赚钱。员工只有给企业生产做出贡献你才能拿到工资,每个人都是这样,所以说市场经济才是真正的君子经济。典型的如比尔·盖茨、马化腾,他们是真正的君子,当然我们有个词叫他们是企业家。相比之下我们看传统社会,其实是一个小人社会,不是君子社会。为什么这么讲呢?传统社会当中发财致富、高官厚禄的那些人主要靠什么呢,不是靠市场逻辑而是靠强盗逻辑,社会地位最高、财富最多、最受民众引颈膜拜的人是什么人?通常是那些杀人最多、掠夺人民利益最多、统治奴役人民最多的人,对这些人,按我刚才讲的这些标准,谈不上君子,包括古代好多贵族骑士,也谈不上是君子。

  举个例子,上世纪初英国首相老乔治设了些新的爵位,授予了靠自己打拼而成的百万富翁,他们刚刚在伦敦置办大片地产,英国上院就有一个议员非常不满、抱怨。有人就问说您祖上是怎么变贵族的?全靠政府,这就是古代贵族的来源。而在现代社会我们看,马化腾之所以能变成如此富有的人,是因为他满足好多人的需要,他给我们创造了价值,想一想每个人口袋里都装有手机,我相信每个人都在用微信,有了微信,家人之间、朋友之间的交流就方便很多了,这就是马化腾富有的原因。

  好的制度可以让小人变成君子

  当然我讲的是一种理想状态,现实当中总有一些人损人利己,这就是我说的小人。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们的制度是有漏洞的,最重要的制度是法律制度,当然还有我们讲的社会规范,如果一个社会的私有财产得不到有效保护,不能够形成一个公平竞争的商业环境,那么这个时候君子就很难在竞争中战胜小人,那君子就会躲起来。

  我们做任何事,可以从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两个维度来看。结果会出现四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合理也合法的,第二种是合理不合法,第三种是不合理但合法,第四种是既不合理也不合法。健康社会或理想状态就是合理就是合法,不合理的就是不合法的,如果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做君子就容易,做合理的事情就是合法的。如果一个社会合理的都不合法,做君子就很难;如果一个社会当中,对个人来讲利人不如损人,君子一定竞争不过小人,小人就会越来越多,君子越来越少,那说明什么?说明社会制度出问题了,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是改变制度。只有改变这个制度,使更多人成为君子而不是小人。也可以一句话说,一个好的制度可以让小人变成君子,一个坏的制度可以让君子都变成小人。

  在中国来看,只有变成真的市场经济国家,才能变成君子之国。在这个意义上讲,任何法律政策,如果妨碍市场经济的发展,就是在为小人开道,也就是帮小人的忙,阻碍君子的发展。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使我们国家更加自由开放,更具公平竞争环境,到那个时候,我相信我们国家的君子要变得多得多,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君子。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研究所所长,同时兼任牛津大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张维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