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图书借阅排行榜”想到……

赵峰 原创 | 2018-04-20 08:5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读书 阅读 大学 排行榜 

 由“图书借阅排行榜”想到……

2018-4-19

昨晚睡觉前,从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则信息,是关于中美高校图书借阅排行榜的对比。

美国排名前十大学的图书借阅综合排行是:

1,《理想国》(柏拉图);2,《利维坦》(霍布斯);3,《君主论》(马基雅维利);4,《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亨廷顿);5,《风格的要素》(斯特伦克);6,《伦理学》(亚里士多德);7,《科学革命的结构》(库恩);8,《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9,《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10,《政治学》(亚里士多德)。

其中的麻省理工学院,也就是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曾经呆过的那所学校,学生们的阅读很有意思。其排行是这样的:1,《利维坦》;2,《共产党宣言》;3,《宏观经济学;4,《君主论》;5,《宏观经济学讲义》;6,《资本论》;7,《风格的要素》;8,《经济学》;9,《日语口语一讲》;10,《季度回顾》。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排行头十名的著作中,居然有两本是共产主义的经典;这头十名的著作中,有五本是经济学相关的。

我们再看看中国大学的图书借阅排行榜。参考美国大学的表现,我觉得中国大学中表现最好的是清华大学,其前十名的排行是:1,《理想国》;2,《红楼梦》;3,《人间词话》;4,《西方哲学史》;5,《围城》;6,《乡土中国》;7,《百年孤独》;8,《平凡的世界》;9,《追风筝的人》;10,《三体》。

再看看我们隔壁这家可以代表武汉最好大学的图书借阅排行——

1,《神雕侠侣》;2,《平凡的世界》;3,《读库》;4,《明朝那些事儿》;5,《盗墓笔记》;6,《藏地密码》;7,《知日》;8,《新周刊年度佳作》;9,《绝代双骄》;10,《张爱玲典藏全集》。

我想,图书借阅排行是可以体现一所大学的风格和品味,素质和调性的。美国大学图书借阅排行中,绝大部分属于经典,很多属于哲学、政治学、伦理学的范畴。我国一流大学图书阅读排行中,更多是中国的经典,其中小说占了一半以上。至于并非一流的中国大学,其图书阅读排行中,经典的比重很小,更多的是一些流行的读物。

经典或者非经典,其内涵和价值显然是不一样的,人们从中可以得到的东西也是很不一样的。所谓经典,是经过时间的洗涤和岁月的磨砺的东西,是现代文明构建的核心要素,是浓缩着人类文化的东西。阅读经典就是以最有效的方式接受人类文明,就是以最快捷的方式进入到人类文化发展的进程之中。阅读经典是可以带来愉悦的,但阅读经典却不仅仅是为了那种感官的愉悦。阅读经典与阅读通俗读物的体验很不一样,这种差别可以用听交响乐和打麻将带来不同愉悦来比较。

人们选择不同的读物,出于不同的目的,也体现阅读者不同的追求。那些流行的读物并非没有价值,阅读总要比拒绝阅读好很多。但是,作为大学生的阅读总要比作为一般读者的阅读要好一些,至少要有不同。比如,很多成年人闲暇之余也在阅读武侠小说,或者《盗墓笔记》之类的东西;但作为大学生,在其知识构建的过程中,是否应该读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读一些可以帮助我们更有效地探索人类知识宝库的东西?

说阅读不要区分等次,就跟说读物没有品质和内容差异一样,属于自欺欺人。

 

其实,学生们愿意阅读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知道很多“读书人”是不读书的,有的甚至读了四年大学就没有到图书馆借过书,当然也舍不得自己花钱买书来读。这还不算,有很多老师也是不读书的,而且也认为读不读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不值得为学生不读书而大惊小怪。持这样的观点,我以为很容易误人子弟。

前些天,我在朋友圈里转发一则关于读书的微信。这个讲各个国家阅读量的微信不是什么新东西,经常会在网络上出现,它反应的是部分明白人的担忧。说的是有些国家的人民读书很多,比如犹太人一人一年读几十本书,俄罗斯人也是几十本,日本人也是几十本;中国人读书很少,人均年阅读量不足一本,也就是0.7或者0.8本的样子。我自己感觉责任重大,我们的大家庭有几十人,而我是负责读书的;这样,我一年要读好几十本书,才能使我们大家庭达到全国的平均水平而不至于拖全国人民的后腿。前年的年初,我看到舒克在朋友圈里说,他计划当年要读三十五本书,我回应说我也要读那么多。舒克很了不起的。他在银行工作,孩子才出生不久。能坚持阅读就很不错了,还计划要读那么多。我后来没有问舒克是否完成了计划,我的计划是超额完成了的。我想如果舒克因为工作劳累和生活紧张完不成读书计划,我多读的十几本可以帮助他充充数。

我关于犹太人等等一人一年读书几十本而中国人一年读书还不到一本的微信,似乎是丢了中国人的脸,扫了自豪的中国人的兴,这就让某位朋友很不爽。我无言。这种浮躁和狂妄见得太多了。那种暴发户的心态,从上到下,从政界到商界,从老师到学生,从出租车司机到售楼部工作人员,普遍存在着,而且一个比一个浮躁,一个比一个狂妄。我们习惯于将门关起来,自己给自己封王,自鸣得意,自我欣赏。我们计划建设那么多“世界双一流大学”,计划出来之后就以为自己真的是“一流”了,还一下子就有了那么多“一流”;教育部官员甚至已经在设想引领世界教育潮流,制定世界教育标准。傻瓜都知道这是自吹自擂。我身边的同事们,百分之八九十都将孩子送到国外,真的有那么多世界一流,何苦舍近求远?

我们的GDP确实是世界第二了。我们经济增长的质量如何,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如果我们GDP中很大部分是种房子种出来的,是房价不断推高膨胀起来的,其质量就值得怀疑。即使我们的高技术产品走向世界并控制全球销售,但核心技术却全部操纵在美国人手里,我们也没有什么值得吹嘘的,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至于说“新四大发明”,本质上只是个笑话;那些东西被叫做“四大发明”,有点黑色幽默。居然有人将其当真,将其视为中国人了不起的成就,甚至将其视为中国人在国际上的核心竞争力,那就是大笑话了。像“共享单车”这种东西,稍具常识的人都可以明白,这不过是圈钱的烂招,最终会成为祸国殃民的损招。居然有那么多人追捧它,歌颂它,这就不仅是笑话,而且是相当的弱智了。我们为什么会失去常识呢?我们确实是太浮躁太狂妄了。

不是努力认真踏踏实实做事,而是将“崛起”的希望寄托在自吹自擂,建立在一些快速而不切实际的机巧上,这不是自信和自强,而是自娱和自误。说我们的科研论文和发明专利已经世界第一,就数量而言,也许这样。可是,质量如何,价值如何呢?去年某国际医学杂志撤销了一百多篇论文,绝大多数是中国人的,原因是实验数据作假。科研工作中的造假是否普遍不要妄下结论,但这种情况的存在是不可否认的。想想我们身边的很多科研,有多少科学的成分?有多少探索的精神?急功近利是做不成真正的科研的,而我们的时代精神,包括科学界的时代精神,恰恰就是急功近利。

问题不出现,就认识不到其严重性。前天,美国政府对中国中兴通讯作出严厉制裁,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其出售任何软件和硬件及其他服务。中兴通讯是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运营商,在中国和世界电信领域都有着重要的影响。前些日子还在宣传,中兴通讯将成为5G战略的重要引领和推广者,成为5G标准的重要制定者。在美国提出制裁中兴通讯之前,我们当然都会认为它一定是很了不起的,跟那些世界一流公司一样了不起,甚至比它们更了不起。可是,最新得到的消息是,因为核心技术依赖严重美国,尤其是其中的芯片,国产化率几乎为零。中兴通讯可能因为美国的制裁而陷入困境,这种负面影响可能波及到整个通信行业。

中兴通讯这个恐怖的故事让我们认识到,我们自以为厉害的很多方面,其实真的并不厉害。我们以为我们手机卖得很好,电信设备在世界各地铺网,就以为自己很牛,实际上,真正牛的家伙们在幕后,是那些可以勒紧我们脖子的人。如果我们真的拥有核心技术,我们可以说自己很牛;如果核心技术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们最好小心一点,不要那么牛。几十年来,中兴通讯不过一直是买别人的先进技术回来,装进自己的设备中,就假装都是自己的,到处铺网,到处卖钱。他们可能连自己都骗过了,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早早做点内功的。

我讲中兴通讯的这个事情,没有一点幸灾乐祸。它是我们的民族产业,甚至曾经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当然希望它发展壮大。我们寄希望于它的,是真正的壮大,而不是状大。这次中兴通讯被制裁,对我来说还是一件有些利益攸关的事情。前些日子一直在讲中兴通讯将推广并引领5G战略,我还参与了中兴通讯的股票炒作。神使鬼差的,在上周我清仓出来了。因为美国制裁的事情,中兴通讯已经停牌两天了。

 

我们有过很多这样先是自欺欺人,然后一败涂地的经历。

我们现在说起日本,还习惯说“小日本”;说起日本“失去”的十年或者二十年,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幸灾乐祸。我泱泱中华,曾经饱受这个孤岛小国的欺凌。家仇国恨,罄竹难书。如果日本就一直这样“失去”下去,也许我们仅凭自吹自擂就可以将其碾压。我们经常就是这样自我安慰自我期许的。现在,我们一天天快速发展,现代武器装备不断涌现,世界一流的海军舰艇不断列装,我们的军事实力已经将小日本远远甩在了后面。这是我们的想象。

甲午海战之前,中国的海军实力在亚洲绝对是一流的。那时候中国海军相对于日本的先进程度,应该比现在还要大。那时候中国海军不仅规模大,战舰多,而且都是世界一流的舰船。当时中国海军的舰船,绝大多数是来自德国和英国,属于世界一流的制造水平。甲午海战之前几年中国军舰访问日本,确实让日本朝野差点吓破胆。但是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即使武器是先进的,却不是自己制造的,自己并不掌握核心技术;即使武器是先进的,战斗力却不仅仅取决于武器,更关键的是人,是指挥和管理,训练和后勤,是意志和信仰,是身体和精神。清军的武器确实够先进,但其管理确实够落后,其战斗力确实够差劲儿。结果,在黄海上一开战,以更先进的武器,却被打成零比几。天朝海军其实是有机会的,至少有一发炮弹打进了日军旗舰吉野的锅炉房,却没有爆炸,因为炮弹里填装的不是炸药,而是沙子。这种情况总是出现。我最近看抗日战争的历史。在国民党与日本侵略者对阵的过程中,也有子弹和炮弹里被填了沙子的事情。

即使有先进的武器,也不能保证战斗力,不能保证胜利。不论是战场上还是商场上,真正的战斗力或者是竞争力,还是来自人。人的精神和意志,组织性和纪律性,都是至关重要的。当时北洋水师的基地威海卫,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海防工事,其大炮是真正的世界一流。可是,当日本人打进来的时候,这些海防工事没有发挥一点作用,那些大炮没有打出一发炮弹。“闻风而逃”,“一触即溃”,这就是面对日本人的清军的战斗作风和战斗模式。说起来真的是很可悲。甲午战争中中国和日本从朝鲜打到黄海又打到抚顺,清军死亡一万多,绝大多数都是背后中枪,这说明清军的作战风格就是逃跑。日本人的伤亡只是清军的十分之一,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非战斗伤亡。可见清军在日军面前只是稻草人而已。甲午战争中,除了海战之外,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对抗性的。我看甲午战争的历史,关于清军的作战模式,看到的最多词汇,就是“逃”。说来可悲,1905年,日本人和俄罗斯人为争夺对中国东北的霸权而开战,双方为了争夺抚顺一个小小的山包,来来回回地拉锯,双方伤亡五万多人。别人争我们的土地还如此激烈对抗,而清朝军队面对争夺自己土地的外敌,不放一枪就跑了。

 

知耻而后勇。首先我们要知道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会丧失尊严;其次我们要知道,要摆脱落后就得努力;各行各业,都要奋斗,都要努力。真正地努力,下功夫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像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所说的清教徒那样,将自己的职业作为圣职来对待。对于学生来说,努力就是要努力学习,刻苦钻研,提升自己的知识和能力。一百多年前,少年周恩来发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倡议。今天的中华已经崛起,但我们还面临“最危险的时候”。即使我们已经崛起,已经摆脱了最危险的境地,我们还是要努力读书。读书是学生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同时也是将来回报最高的选择。

什么是可耻呢?落后挨打当然可耻,但你一旦落后了,挨打就不可避免,那时候你已经没了选择。更加可耻的是什么呢?就是自说自话,自以为是,关起门来自己充大王,欺骗别人,麻痹自己。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制裁,在一定意义上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不应该再一味地逃避,一味地谴责,在最危险的时候到来之前,努力最好我们最应该做好的事情,一切还来得及。

 

我昨天晚上因为那则微信,联想到很多事情,很晚睡不着。

早上很早起床。因为今天要讲重农学派,于是翻开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魁奈经济著作选集》看了看。我注意到“译者序言”中讲到的一个细节。这个译本选用的魁奈的著作,不是从法文翻译过来,而是从日文翻译过来的。日本也是从向西方学习而走上强国之路的。在向西方学习这个方面,日本远远走来中国的前面。我以前读过台湾学者赖建成讲《国富论》译介的历史的一本书,其中讲到,在上个世界五十年代之前,《国富论》的中文译本只有两个,而日文的译本有二十几个。这也可以反应一些问题。

商务印书馆在中国推广西方思想文化方面作出了很重要的贡献,而且,这家出版社的工作态度是很值得学习和敬畏的。我读过数十本商务印书馆出的书,很少很少看到任何出版的问题,包括错别字。认真工作,将自己的职业当做圣职对待,我想商务印书馆的工作人员是有这种精神的。我又想起我读的《圣经》,上千页的篇幅,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没有读到一个错别字。

再稍微扯远一点点。日本人当然是知道书籍对于文化的传播,对于精神的延续所具有的重要性的。我上大学时候的老教授陶大镛先生,他的父亲原来是上海商务印书馆的工人。他说日本人攻打上海的时候,首先就是对商务印书馆进行精准轰炸。我最近读黄仁宇的回忆录,也说道日本人轰炸长沙的时候,首先也是对书店这样的文化机构进行精准轰炸。

这也可以说明,读书是可以使一个人甚至一个民族获得力量的。所以,我们还得要提倡读书,提倡读有意义的书。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