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中华民族需要持之以恒的产业与科技革命

 21世纪中华民族需要持之以恒的产业与科技革命

 

20184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封杀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禁止任何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该禁令即日生效,期限为7年,至2025313日为止。美国政府的这一制裁决不可逆转,决定一出,中兴董事长殷一民在记者会上讲出了美国禁令将使中兴通讯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的言论。随后几天中兴再发公告称:保住遵守美国激活拒绝令,吸取教训,把合规视为公司战略基石和经营底线。中兴公司在企业生存命悬一线之时也只能如此。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于,美国对于中兴公司的制裁有可能累及华为、联想等公司。显然,中国产业链的最短板和薄弱点是基础技术项,中国的产业领域的科技基础相当薄弱。中国企业的科技能力薄弱甚至产业基础领域里的空白,不仅是中国企业界面临的一项严峻挑战,也是整个中国社会经济的一项必须严肃对待的大问题。

就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关头,中兴事件再次证明,一个社会的产业结构进步以及经济形态发展的基础力量源自于科学技术。反过来说,缺乏核心技术支撑的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企业。

说话之际,中国的改革开放时期行将届满40周年。然而,40年时间的社会大发展与大变革对于中国这样的古老的国家显得还太短,一方面,在产业领域还不能形成一种坚不可摧的完整的技术链条;另一方面,对于一系列社会固有的落后的因素还不能进行彻底的清除。在21世纪,中国社会上需要长足的产业革新和科技发明,而且,必须把科技发明与应用视为我国社会的一个轴心。

产业结构升级与科技革命,是21世纪中华民族的核心使命。一切偏离这项根本使命的政策措施,都会导致整个社会的发展遭受相应的损失;一切不符合产业与科技革命的意识形态,都有可能把中国引向错误的方向。

在产业与科技革命的基础上,创立和健全最高社会的知识体系,从而使得中国社会完全一场深刻而普遍的文明升华,这是21世纪中国社会运动的根本方向、核心使命和必然规律。在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社会的统治者与文人阶层从来没有把产业革命视为社会的主要任务,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显著的特点。从21世纪开始,中华民族需要实现文化上的实质性转型,把文化进步的方向引导到对于自然界物质运动规律的认识和探索的轨道上来,从而改变社会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形态,进而不断推动整个社会成员生活方式的文明化程度。

21世纪中华民族文明发展与进步的根基来源于产业科技革命。以科技革命引领社会的产业结构升级、从而不断创新社会的经济形态——这是21世纪中国社会运动的必然自然规律,也是中国进步与发展的核心内容,同时也是中华民族创建崭新文明的不二法门。中国需要建立——“企业—大学(科研部门)—政府”三位一体的强有力的联合体,共同促进科学发现与技术发明,并且创造完整的社会知识体系。这一点才是中华民族文明形态升华的最要害之处,也是中国实现长治久安的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

可以肯定,21世纪人类仍然需要一场深刻改变农业生产方式的革命,中国理应充当21世纪人类农业科技革命的领先国家。在科学领域,生命科学、能源科学与空间科学三大领域,是21世纪人类科学面临的三大领域,中华民族的科学家必须做出一系列突破性的发现,从而为人类创建崭新的社会运行模式奠定科学基础。

回顾20世纪百年,中国在辛亥革命后,由于极其复杂的国内外因素的影响,中华民族始终没有能够坚定不移的走上一条产业革命之路。191110月,清朝的家族皇权世袭统治辛亥革命的炮火摧毁,中国随之建立了中华民国的共和国政体,在1919年爆发五四新文化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一代的人文知识分子,虽然高举起民主与科学的旗帜,从整体上说却没有能够真正认识到中国社会革命的重心在于产业革命而不是政治和文化革命。同时,五四运动一代人在对待中国儒家价值时也普遍采取了极端的立场,致使20世纪中国在意识形态上一直处于一种严重的撕裂的状态中。

20世纪,中国的传统文人阶层,根本无法迅速转型为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也根本不能充当社会的产业革命和知识创新的有生力量,只能在自身历史的文化窠臼中寻找残羹剩饭,要么便从外来意识形态中做出一边倒的极端选择。社会精英无法转型为一股引导现实的产业革新力量,更无法充当科技知识的创造力量,这是中国社会长期停滞不前的重要根源之一。

从宏观中国历史的角度看,在华夏民族经历了公元前83世纪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共相争鸣的文化、科技大繁荣时期后,在公元前221年秦朝这个统一的以家族皇权专制为内核的王朝确立后,直到20世纪末页,中国社会都没有出现过一个普及性的产业与科技革命的历史时期,致使整个社会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两个方面始终停滞不前,同时社会的文化与价值形态也一直处于不断沉沦和堕落的状态中。

因此,在政治领域里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的执政党必须真正懂得如何引导和推动社会的产业与科技革命?并且,中的执政党在21世纪的产业与科技革命的过程中使得自身成为一支势不可挡的文明的执政党。自194910月以来,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走过了“政治挂帅”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在21世纪初,中共应该认真总结这两个历史时期经验教训,从而获得继续执政的应有智慧。在政治上,一切社会政策与制度设计,必须着眼于、有利于产业创新的目标与崭新知识体系的创建。

总之,持之以恒的进行产业与科技革命——这才是中华民族创造崭新社会文明的根本需要。

 

                                                         徐国进

                                                      2018424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