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姐姐

田德邦 原创 | 2018-04-05 23:3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姐姐 

 

 

  2018年3月20日中午,接到外甥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姐姐去世了!

  姐姐怎么会突然之间去世?之前也没听说身体有什么大毛病。电话里,外甥带着哭腔,我无法听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

  我的心好痛。给远在杭州的妻子告知这一噩耗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一直有个姐姐,可是我怎么好像把她给忘了似的。直到这时,才感觉到我好久没去看她,也好久没跟她说一句话了。

  下午赶到姐姐家,坐在姐姐的灵堂前,痛哭之中的小外甥女一一诉说着她妈妈生前的一些事情。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姐姐这些年过得其实很寂寞、很痛苦,早就有了自寻短路的念头。小外甥女说:“她老说活着没意思,没意思。你那么苦的日子都挨过来了,现在你儿孙满堂了,你为什么就享不了这个福?”

  是啊,我之所以好久没牵挂姐姐,也是因为姐姐儿孙满堂,认为她不需要操太多的心。一子二女中,大女儿在集镇买了房子,另外两个都在仙桃城区买了房子,个个家庭条件也算不错。

  姐夫三年前去世了。他在世时因为老年痴呆症,对姐姐拖累很重。姐夫患病的那几年,我看到姐姐容颜憔悴,老了许多。姐夫去世后,她是不是更寂寞?邻居们说,她常叹息:家里即使有个瘫子心里也踏实得多。是啊,儿女们都到城镇去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老屋,夜里,她一生劳累留下的病痛,在给身体折磨的同时,更有心灵的寂寞。一些慰藉,除了夫妻之间相伴相随能够给予外,即使儿女们也无法长久满足。都知道她不愿意长久住在儿女那里,怕麻烦儿女啊!天长日久,随着儿女们的忙绿,她与他们之间的话语好像越来越少。

  她决定走了,准备好了许多要办的事情:灵堂要用的纸钱、香、焚香用的盆子、板凳,甚至烧火做饭的备用菜……然后,在服毒之前,及时地给小女儿打了电话……

  姐姐识不了几个字,我的电话和名字,是前年我去看望她时,给她输入的。这个号码,她仅仅打过一次。姐姐,我好愧疚啊,我从未想到主动给你打过一次电话,即使今年过春节,我也没有给你打电话问候一下。我在忙些什么?我不知道。

  这个缺憾,我是再也无法弥补。

  这些天来,我一直愧疚着,我不断给妻子发着短信,告诉她:我把我姐姐忘了。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有两个疙瘩,一直让你闷闷不乐。

  一个是和母亲之间的疙瘩。

  说来话长。1954年,沔阳淹了大水,姐姐和父母亲、哥哥姐姐们出门逃荒要饭。那时,她才七八岁。大人挑着担,姐姐在前面走着走着,就跑到一条岔道上去了,等她走远时,发现父母走在另一条道上。她看到母亲好像看到了她,但母亲没有喊她跟过来。姐姐惊慌地自己连忙绕过来跟上了家人……她就一直认为:母亲看到她走上了岔道,却没有及时喊她。

  姐姐幼小的心灵,觉得受到很大的伤害,直到多年以后,她给我讲这段经历的时候,都认为母亲是故意要丢弃她。

  后来有一天,我跟母亲谈起了这段往事,说到了她心中久藏的心事。母亲说:“哪有的事?我怎么会不喊她,要么就是没看到。”我相信母亲的话,要么就是她没有注意,也没有及时喊一声而已。姐姐,你也是母亲的亲骨肉啊!我建议母亲跟姐姐做一次交流,消除误解,也不知道,交流的结果会是怎样。我也猜想到,即使母亲解释,姐姐也不会轻易相信。

  姐姐一直觉得母亲对她不好,母亲重男轻女。在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姐姐早早地跟随大人下地干活,焦躁的母亲会因为她做事不当偶有打骂。儿多女多的日子,母亲的确对我和哥哥另眼相待,从来不肯打一下,也不随意骂一声。母亲偏袒着儿子们,儿子们其实在很多时候也为姐姐妹妹们不平。可是,那个社会,有不少人家的父母也会这样啊!

  往事不堪回首。那些是是非非,磕磕碰碰,一直伴随着这个家庭。

  当然,我看到姐姐还是很顾大体,对父亲自不必说,非常孝敬,对母亲,也是尽了许多孝道。

  另一个事情,是关系到小弟弟我的。

  姐姐曾经对我哥哥说过,认为我这个小弟弟对她不亲热。姐姐说可能的原因是我们之间年龄相差大,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短。是的,我们相差有15岁,几乎是一代人的年龄差别。

  还有一个原因姐姐也许不愿意说。

  这么多年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姐夫说话总是不给我这个小弟弟留面子,这使我对他有些疏远。即使我想亲近姐姐,之间似乎总是有着隔膜。但姐夫到了晚年,我们之间这种隔膜似乎就逐渐消失了。

  过去的日子,我们就是在这些隔膜中,一次次任由亲情流失。其实,我的内心对骨肉之间的亲情充满渴望和眷念。时光匆匆,当我想着有一天会让这些隔阂完全消除的时候,好像总是没有找到最佳的机会。

  其实,我们有过很多次的促膝谈心,在这些谈话中,我们又能真正说透什么?

  生离死别,是人生总会经历的事情,好像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觉出遗憾。

  姐姐,人世间有许多事情怎么说都是说不透的。

  兄弟姊妹一场,作为小弟,我满怀愧疚。

  姐姐的悼词是我写的。那一刻,悲情是刻骨铭心的。

  清明节里,写这些杂乱的文字,只是为表达我对姐姐无尽的怀念!

 

(姐姐2017年在何场小元一组老宅旁留影)

个人简介
田德邦,湖北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起在省级报刊上发表作品。三十多年来,有小说、散文、诗歌、杂文、随笔、文艺评论等文体作品相继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作品曾入选《台湾文学年鉴》,出版有散文随笔、时评杂文著作2部,作品近百…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