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深爱的妻子

娄荫池 原创 | 2018-05-10 11:44 | 收藏 | 投票

 

我最亲爱的人,你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从此,我们天人两隔,永远没有了再相见的机缘!

201831日晚,我和孙子去开原市中心医院看你,你强忍着病痛的折磨,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恋恋不舍的眼神使我肝肠寸断、泪如泉涌。你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从你那挚爱的眼神里,我看出了颇多的不舍和深深的眷恋。当你视为掌上明珠的11岁的孙子拉着你的手,哭喊着:“奶奶你等我,明天放学我来看你”时,在场的亲人们无不泪如雨下。

32日早晨六点钟,外孙女抱着我泣不成声地说:“姥爷,我姥刚才走了。”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我的天塌了,我的主心骨没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觉得这是一场噩梦,梦醒时分,你会重新站在我的面前。可是,灵棚中你那慈爱可亲的遗像,像是在告诉我:“我走了,你要好好活着。”众多的亲朋好友向你鞠躬告别,四周摆放着的花圈花篮,都真真切切地向我证明:你确确实实走了!

32日早晨547分,你停止了呼吸,离开了尘世。花落了,幕谢了,一个72年零82天的生命戛然而止了!我曾看到过不少生离死别的悲壮场面,我好悲怜、好心酸;我经历过父母逝去的巨大创伤,茶饭不思、以泪洗面;但都没有现在这样痛——锥心刺骨、肝肠寸断!

从发病到去世,仅仅86天。也许你不该去省肿瘤医院,我们仍按计划开春先到华东五市走走,然后再去越南看看,这样我们也许还能快快乐乐地度过一年半载;也许你不该做那手术,七个多小时的大手术伤了你的元气,万恶的癌细胞加速摧毁了你的躯体,让你经受了54个日夜的折磨,最后竟撒手人寰!

对于我们在一起生活的48年,我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你为我和我们的家无怨无悔地奉献了一生。每当夜深人静、苦苦思念你、难以成眠之时,你的身影便会一幕一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妻子19451211日生于锦县农村,初中毕业便回乡当生产队会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一见钟情。当时我是开原高中下乡知青。后来,我招工到铁岭当了工人。有了女儿后,她们娘俩便搬到开原与我父母同住。我两地生活,工资从学徒算起,仅够维持我个人的生活。哺乳期刚过,你就把女儿送到娘家,自己在城里做起了“临时工”。在街道的一个基建维修队当“力工”,每天搬砖瓦、和水泥、抬水泥板,累得腰酸腿疼、肩膀磨出了水泡……这样,每天有了一元三角二分钱的收入,虽然苦点累点,但生活总能维持下去了。

你除了在街道做“临时工”,家里的活儿也很多。我们是个大家庭,奶奶、父母,还有五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冬天腌雪里蕻、渍酸菜,夏天拆洗棉衣、被褥,夜晚灯下为一家人缝补衣服、做塑料底布鞋……你任劳任怨,毫无怨言。1981年我从铁岭调回了开原。你也从“临时工”转为了国企正式工人。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也逐渐有了起色。

1988年,我们一家四口告别了居住了十多年的不到10平米的小平房,搬上了单位分配的60平米的两室楼房。1990年,单位又分给我一套70多平米的楼房。但根据政策规定,还需要上交9000元钱。这在当时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我想放弃,就住这60平米。可你不干,坚决地对我说“机会难得,我们不能不要。”那时女儿技校刚毕业,儿子刚上初中,我和妻子每月工资加一块还不到500元。省吃俭用的积蓄寥寥无几,一下子借几千元也不那么容易。当时,妻子工艺美术厂实行的是“计件制”,于是你便日夜加班,还经常把活儿拿到家里来,晚上大家一起做。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斗,加上从亲朋好友借来的,硬是凑齐了买楼的钱。现在想起来,我追悔莫及。我觉得你晚年患糖尿病以致患胰腺癌,是与你年轻时过于劳累、透支健康不无关系的。

本来住上了三室一厅的新楼,生活应该安定下来了,你也应该喘一口气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199087日,我突患重症肝炎住进了沈阳第二传染病院,而且住院的第二天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对于你,这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在重症监护室的七天时间里,你日夜守候在我的身边,胆战心惊地观察我的一举一动。在我脱离危险,搬进普通病房后,你用那瘦弱的肩膀经常背着我楼上楼下的做各种检测。出院后,你告诉我,刚入院时病情非常危急,如果医生或家属稍有不慎,言语或表情上表现出悲观失望的情绪,导致我精神压力过大,那将必死无疑。所以医生在我面前说话非常谨慎,而且总给我病情好转的感觉;你表面上更是信心十足,时刻把悲伤藏在心里,把眼泪流到肚子里。因此,一周后我竟奇迹般的化险为夷。

48年相濡以沫的生活中,我对你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小到平时的穿衣戴帽、柴米油盐,大到买房装修、礼尚往来,一切都由你做主,由你一手操办。看到你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抚摸你越来越粗糙的手,我常常百感交集。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往往不晓得爱情的珍贵,以为就是普普通通的生活而已,虽然甜蜜,但却平淡。然而一旦分开,那种心被割下去一块的感觉,就会让你明白,原来平淡的生活,就是爱情最好的礼物。

想起你对我们两个隔辈孩子的付出,我更是打心眼里佩服你。女儿在外地工作,外孙女3岁就来到我们家。你不但精心关照她的衣食住行,更关心她的学习和成长。你虽然只有初中文化,却能很好地辅导她的全部小学数学课程。现在,外孙女研究生毕业后已经担任高中教师。对于现在五年级的小孙子,你更是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真的令人难以置信,就你的文化水平,竟能深入浅出地辅导他的小学“奥数”。两个孩子不但从你身上学到了许多知识,更重要的是从你身上学到了对科学知识执着的追求精神。

想起前几年去泰国、俄罗斯观光,到云南、贵州、张家界等地旅游的快乐时光,看着我们在国内外著名景点的合影,我五内俱焚、悲痛欲绝。今后,不再有和妻子的愉快之旅,不能再与妻子共享欢乐的日子了!

你那远去的背影越来越勾起我对你深深地思念,想到心疼的时候,倾注于笔端,将我那些悲痛之情、思念之意写到纸上。非常怀念你的德性,贤妻慈母,孝顺老人,和睦邻里,任劳任怨……对这个家你有太多的不舍。在你患病的日日夜夜,在你生命的最后时光,那一幕幕,我刻骨铭心,你的眉眼、你的表情,还有你痛苦的呻吟。我不能为你分忧,痛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我却无可奈何!人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面对亲人的痛苦而爱莫能助!

家依旧,物依旧,而你不在。我总希望你,就像出一次远门,几天就回来,如今你一去不返!未来的光阴,我怎么才能度过?在最后的日子里,你曾问我:“你跟我过够了没有?”我抽咽着说:“没过够!”此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过去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过“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的许诺,总觉得未必是心里话。现在我懂了,也真真切切地有了这种感受。

妻子是位十分刚强的女人。对于我的几次失声痛哭,妻子总是安慰我说:“别哭,要好好活着。”你在生命的最后86天里,面对难以忍受的病痛折磨,你没掉一滴眼泪;面对儿女亲人的痛哭流涕,你没掉一滴眼泪;面对生离死别的最后时刻,你也没掉一滴眼泪!

我写下这些,是因为怀念。你是我一生中唯一最深爱的女人。我想记录一下,有这样一个女人,她静悄悄地来过,没有轰轰烈烈,一生平平常常,但她赢得了身边人最高的尊重和爱。

我这一生最大的资本、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好妻子。

安息吧,我最亲爱的妻子!

                                                                                                    

娄荫池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辽宁开原市人,公务员退休。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出版散文专集《娄荫池散文选》《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