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国为什么落后

冯学荣 原创 | 2018-05-11 11: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近代中国 

  1 清朝中叶,当大英帝国的蒸汽船出现在南中国的海疆,当时的大清官民并未意识到,所谓大清,其实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

  剩下的几十年,不过是死而不僵的延口残喘。

  大清上下,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大清为何会踏上死亡的道路。整个帝国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相信商业能让社会富裕,没有一个人相信贸易能令国家富强,大清的皇帝和明朝的皇帝一样,鼓励读书,鄙视商业。

  然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欧洲各国的君主却几乎无一例外,鼓励商业,鼓励对外贸易,有些国家的君主甚至亲自入股,参与外贸开拓的投资经营。

  近代中国为什么落后?近代欧洲为什么崛起?我们有许多的读书人,至今都未能抓住要领。

  其实分水岭和关键就在于:你是否尊重商人,你是否重视商业。

  重视商业,国家富强;压抑商业,国家贫穷。

  只要你给商人安全、尊严与自由,那么只需要短短三十年,社会就会繁荣。

  只要你不尊重商人,不保护商人的私产,不允许自由贸易,那么只需要短短十年时间,社会就会归于贫困。

  没什么神秘的。经济规律,就是这么简单。

  老子(李耳)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忠告过肉食者:无为而治。你对老百姓管的越少,老百姓的日子就越好。反之,你对老百姓管得越多,老百姓的日子就越难过。

  一个国家褒扬读书人,贬低压迫生意人,这样的国家,不可能有经济繁荣。

  一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国家,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

  士农工商。商人的社会地位最低。这样的国家能富起来,痴人说梦。

  落后也许是会挨打。但是,为什么落后?教育如果回避了这个问题,都不能称之为负责任的教育。

  2 两次鸦片战争,一切的细节,其实都是无聊的,一个工商业帝国,要把一个农业国家,强行拉进工商业化的近代世界,这,就是鸦片战争的全部实质。

  有的历史爱好者说:任由资本自由发展,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根源,“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所以要“节制资本”,这种说法,错得离谱。

  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资本主义尊重私有产权、崇尚自由贸易,然而帝国主义却迷信武力、崇尚掠夺。

  二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帝国主义是在第一波全球化当中出现的吗?错。帝国主义自古以来早就有了。帝国主义与侵略战争,并不是在1840年突然冒出来的。侵略战争,伴随了整个人类的全部历史,从洞穴时代,一直到最近几十年,从未间断。

  就算没有资本,就算没有蒸汽轮船,就算没有商业扩张,世上也会有战争。

  战争不是贸易的错。近代世界的“侵略战争”也不是“资本发展到极致的必然结果”,事实恰恰相反,如果没有贸易,世上的战争只会更多,更残酷。

  说的更清楚一些,晚清的贫穷,不是因为英国人的到来,其实在英国人到来之前,大清已经穷了差不多200年,所谓“GDP全球第一”,在“人均”二字之下,原形毕露。也就是说,就算英国人不来,所谓的大清,也是照样的贫穷,而且是世世代代,无穷无尽地,永远贫穷下去,永远不会有希望。

  历史爱好者将晚清的贫穷怪罪到英国人的身上,混淆了是非,掩盖了实质。

  3 既然有了第一波全球化,那么,中华宗藩关系,必然解体。

  因为以儒家秩序为思想核心的宗藩关系,与近代资本自由流通的新兴商业秩序,根本无法相容。

  西方人要到朝鲜投资,朝鲜人说:你们需要请示我们的“上国”大清帝国。

  只有傻子才会相信,这样的国际秩序,具有可持续性。

  所以如果从第三者眼中去看,甲午战争其实是大清帝国和日本帝国为了争夺对朝鲜半岛控制权的战争。从大清帝国的角度而言,大清帝国是为了维护它对朝鲜王国的宗主权,而从日本角度,它是为了争夺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  但是如果你审视大清帝国自身的话,你会发现:大清帝国所拼命要维护的那个宗藩关系,从本质上来说,其实并不平等,宗藩关系意味着大清帝国是“上国”,而朝鲜王国是“下国”,清国子民在朝鲜犯罪,由清国领事审判;朝鲜子民在清国犯罪,也是由清国官府审判;清国可以在朝鲜设租界,但朝鲜不可以在大清设租界,毫无疑问,这种关系,很难说它是平等的。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关系,不可持续。1890年代的大清帝国,是一个农业国家,不是一个工业国家,而在工业国家日本面前,大清以它的国力要维护万邦来朝的旧体制,不可持续。

  朝鲜,迟早也是保不住。

  4 中日历史的关键问题,其实还是东北三省问题,庚子年,义和团扒了沙俄经营的“中东铁路”,杀了俄方筑路人员和东正教传教士,沙俄以此为借口,悍然侵占了东北三省大地,沙俄矢志要获得太平洋的出海口,这次是机会。

  沙俄是领土扩张的狂魔。俄罗斯在历史上,受过蒙古铁骑的凌虐,俄国人始终认为:国土越大,战略缓冲和战略纵深就越大,首都莫斯科就越安全。

  沙皇俄国鲸吞东北三省的行为,引起了日本帝国的强烈恐惧,日本人认为:沙俄吞了东北三省,下一个就是朝鲜,而朝鲜一旦被吞,日本则不再安全。

  在蒙元帝国时期,蒙汉联军从朝鲜半岛出发,就近进攻日本本土,这段历史给日本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和教训:朝鲜是大陆国家攻击日本的最佳跳板。当时的日本政治精英一致认为:保住朝鲜半岛,关系到日本帝国的安危。

  日本人认为:形势越往后拖就越坏,于是日本赌上了国运,悍然向沙皇俄国宣战,并将俄国从南满地区驱逐了出去,日本在此战中战死十万名日兵,战后,日本从沙俄的手中攫取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等殖民权益。

  日本的政治精英当时认为:战死了十万人,将俄国人赶跑,战后必须在南满要占有几个军事据点,否则他日俄国人卷土重来,十万人就算是白死了,于是,日本帝国“继承”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并开始大量移民南满,平时从商、务农,战时则可化为兵,是为殖民南满。

  日本人是比英国人更为凶狠的殖民者。英国人虽然贪婪,但英国人信奉人的权利与自由,有人性,有底线;日本人不但贪婪,而且日本人不信奉人的权利与自由,他们没有人性,没有底线。与野蛮人为邻,是近代中国的不幸。

  大连、旅顺租借地的期限是25年,但是中日双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日本人一旦来了就不会走,不但不走,日本人还要扩大开发东北三省富源的范围,从日本人的眼中看来,他不可能住满25年就走,吃进嘴里的肉,吐出来总是很难受,日本人如此,英国人如此,法国人也如此,这,就是人性。

  所谓“二十一条”,主要的目标,就是谈东北三省的续约问题,袁世凯和他的幕僚们心里都很清楚:大连、旅顺、南满铁路,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他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走,所以关于南满一章的续约,北洋政府无可奈何。

  当时的日本人说:我们日本人已经穷怕了,弱怕了,你们不要跟我们讲什么道德,我们日本人的生存和发展,就是最大的道德。

  5 1923年,苏联与国民党结盟,国民党打出“反帝”旗号,宣称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收回旅顺、大连、南满铁路,换句话说,国民党要单方面撕毁日本帝国与袁世凯于1915年的续约(民四条约)。

  在实际行动的层面上,国民党与张学良结盟,开始在南满排日,国民党的行为,招致了日本军阀的剧烈反弹,短短几年之后,“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三省沦陷。

  日本人的潜台词是:我死了十万条人命、花费二十亿日元战费打回来的东北三省,自然应该是日本人的生存空间,你不顺从我,那么我索性就吞了东北三省,恢复1904年日俄战争之前的状态,只不过,俄国人换成了日本人。

  日本人鲸吞东北三省之后,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后面的一系列故事,都是细枝末节,大局已定,逐一细说,已经没有必要。

  最后是美国人,拯救了中华民国。虽然许多世人,早已经忘记了这个事实。

冯学荣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中国当代知名作家,读史人,科学主义倡导者,自由市场经济的信徒,广受赞誉的认知启蒙者,已出版《不忍面对的真相》、《日本为什么侵华》等书,是“别等”效率手册的忠实践行者与受益者。
每日关注 更多
冯学荣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