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之春丨乐善好施 办事高效廉洁的晚清循吏

李泽龙 原创 | 2018-05-13 17:30 | 收藏 | 投票
     王之春(1842-1906年),字爵棠,号椒生,自称芍唐居士,清末湖南清泉(今衡南)人。其出身文童,以文人兼武事的才干,跟随彭玉麟、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办理军务,转战广西、直隶、陕西、江苏等地;太平天国平定后,他进入仕途,一生历任广东雷琼道、浙江按察使、广东按察使、湖北布政使、山西巡抚、安徽巡抚、广西巡抚等职。
        王之春一生清正廉明、乐善好施,经常支持和赞助各种民生工程和新生事物,尤其是教育行业。光绪8年(1882年),为了使衡阳、永州、郴州、桂阳四府州的孩童有个好的上学去处,湖南提学使朱逌然倡议建立船山书院 。王之春听说这个事情以后,非常热枕主动地参与书院的筹划工作,然后立即联系了当时在任的衡州籍朝廷大员和乡绅,如彭玉麟、杨概、程商霖、蒋霞初等人;在信中,王之春和他们详细地谈论了兴办教育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最终使他们也都参与了书院的建设和捐助活动。这是第一个以“王船山”命名的学堂,后来书院成绩斐然。海内传经问学者踵相接,岳麓书院、城南书院、渌江书院的学子纷纷南下,一时有学在船山之称。大清著名书画家曾熙主讲于此;以后很多湖南省艺术名家、教育界前辈、政界俊杰皆出自此门;甚至帝王之师、一代旷世奇才杨度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作为一名非常务实的,办事不拘形式的封疆大吏,工作上的他办事雷厉风行、精明干练和极富效益,因此在官场上获得了“高效廉洁”的美名。1879年,日本正式吞并琉球,直接威胁中国东部海疆的安全,清政府中的一些有远见的大臣,对此深为忧虑。南洋大臣、两江总督沈葆桢于是派遣王之春赴日,刺探日本的军情和调查日本的地理军备等状况。王之春对日本的侵华野心甚为忧虑,早在1874年日军侵略台湾事件发生时,他就在一首诗中表达了其担忧:
有兼中外费调停,失险先如户不扁。
棘手多时夷性狡,填膺有憾海风腥。
兵端已启防乘间,船政频修想发硎。
一纸新闻传沪上,好音侧耳可常听。
   当接到上级的任务后,王之春立刻于1879124日从吴淞口出发,游览长崎、神户、大阪、横滨、东京等地,并于1880 15日回到上海。他仅仅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完成这次任务,然后立即去复见上级,南洋大臣、两江总督沈葆桢,递上详细的考察报告和主动上交没有用完的6000多两银票。沈葆桢甚是惊叹:“王大人,这么快就从日本回来和把事情办好了?”说着从王之春手上接过递上来的报告,仔细阅读起来。阅毕,不由心里暗暗称奇:王大人办事果然名不虚传,雷厉风行又极富效益,不但完成了我交于他的任务,还把日本的铁路、工程、文化、历法和人口,甚至地理地图等方面也都考察和记录的这么详细,不愧是我大清的一名循吏啊。放下报告,沈葆桢端起桌上的茶杯,小抿了一口:“今日所见,王大人办事刚果然高效又廉价;既然你已经把任务完成了,而且极大超出我的预期,这剩下的银两就归你个人,算是赏银吧”,说着,沈葆桢把银票推到小桌的对面。王之春坚决不肯收受,推回了银票:“给朝廷办事和当差,必须得精打细算,让每一分钱都花的有价值和花到实处;节省开支就等于向朝廷又交纳了一笔税收和充实了国库,国家以后的改革正是需要大量用钱的时候。”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正在安徽巡抚任上的王之春又联合了衡阳盐运使程商霖等绅士,出资在衡州兴建了一座高35米的塔,取“积珠玉放光辉”之意命名,即珠晖塔。今天的我们登上这座典雅的珠晖塔:南望雁城,气象万千;北眺衡岳,风帆沙鸟,长烟一空,周围数十里壮丽山河尽收眼底,使人身心豁然开朗,心旷神怡。
个人简介
李泽龙(Ricardo Li),青年政治学者,1987年12月出生于雲城。著有《大国崛起的源泉》、《美国国务院史:权力与责任的匹配》(英文版)。 E-mail: Ricardo.Li@163.com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泽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