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苏大

陈明山 原创 | 2018-05-02 08:24 | 收藏 | 投票

                      情系苏大


     

(一)列车红娘
    那是2018年的深秋,时间有些着急了,让人过早的感受冬天的来临,阴深深的天空伴随着零星的雨点,跟着一阵呼呼的不知名的风,让人感觉更冷了。
    站在红桥机场旁边的项德通,裹了裹一件败了色的略带小方格的黑色外套,耸着肩,老壳使劲的压着脖子,要是可以,德通更想把老壳缩在肚子里,让这鬼天气见鬼去吧,他小跑着上了开往苏大的校车,在车上还打着冷颤,“妈的隔壁,这卵天气,要不要人活啊,”一边拿出手机一边不停的咕哝着,毕竟车上还稀疏的坐着几个同行去苏大的人,这点素质想得通先生还是有的。“先生,这旁边的椅子是为我预留的吗?”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正在打象棋入迷的德通,头也不抬,屁股迅速的摩擦着座垫,就顺利的移到了里边一个座位。德通突然冰冻了,心想:不对,刚才这个声音好像是女人的声音,女人,提到女人,德通一下子沸腾起来,从车门外吹来的不是冷风,而是一股股暖流,德通甚至有脱衣服的冲动。为了装B,也为了摆脱心里面那猥琐的心理,他很绅士的把手机装在随身携带的黑色的袋鼠牌的小提包里,轻咳了两声,侧身对着邻座的女人,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披肩的长发,每一根都软绵绵的搭肩上和前胸上,特别是胸前的一根根发丝,润物细无声的抚摸着挺拔的山峰,有的掉下来的发丝在亡命的攀登着,他被眼前的一幕幕打动着、羡慕着、日操着。静静地,静静地,德通就成为了那一根根发丝,不停的贪婪的爬山,刚刚够到峰顶又滑下来,这样不停的坚持着,屡败屡战,不到峰顶誓不为人,终于,攀峰成功,站在山峰上,一览那巨大的白生生的大圆球,留着口水的同时也在吞着口水。“先生,先生,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口水怎么没命的流着?”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现实,现实真残酷,多做一下梦不行吗?“妈的隔壁”,口头禅在心里面乱传,德通硬是没有让他跑出来,也不管他在里面憋着有多难受。他一手擦着嘴巴,心里默念“收”字,眼里的贪婪瞬间化为乌有,他知道现在不是想美事的时候。另一只手,不对,应该是猪蹄伸了过去,抓住女人的手,“妈的隔壁,日妈这手太她妈细腻太他妈光滑了”,这玉竹般的手指,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真他妹的完美无瑕。为了掩盖他内心的龌蹉,慌忙做了自我介绍:“我叫项得通,这次是去苏大学习,很高兴有你陪伴,一起消除乘车的那份无聊与寂寞。”德通自认为自我介绍并没有受到刚才心里影响,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又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我叫董流水,你叫我流水好了,我也是去苏大学习的。”流水边自我介绍,边红着脸把手从德通手里抽出去,两朵玫瑰在她脸上开了好久才离去。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德通那如鹰般的眼睛,心里那小九九打得实在是太如意了。“好有诗情画意的名字啊,洞流水,那一定是一股清新、甘甜的水吧,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品尝一下。”德通心里不停地给自己点赞,自己真实的太有才了,龌蹉得那么有水平,“你的名字也不错了,想得通,很有深意的嘛,只是想得通这三字连在一起俗了点,”她接着又自言自语:“想得通、想得通,难道是厉害的一种表现吗?”不由得脸上又红了。

          (二)车上试探
     “苏大学习的老师们,上车了,上车了。”驾驶员拿着个小喇叭,用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并夹杂着苏州的方言,你别说,还真他妈另有一番味道,他猛吸了一口烟,接着说道:“各组点一下名,千万不要有人落在了上海。”很快就传来了‘到齐到齐的回答声’。
     列车咆哮了足足三分钟才缓过气来,犹如七八十岁的老人,蜗牛般地朝高速路口爬着,上了高速路,这狗日的容光焕发,一下子回到了壮年,像离弦的简一样狂奔在高速路上,应该是慢热型的吧!
    想得开和洞流水在高速列车上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当聊到人生观与价值观时,想得开更是高谈阔论,他的目的就是俘虏洞流水的心,什么东西,都当众人是空气了,也不知道是胡编乱造还是从哪本地摊货上看到的,他说道:现在的人啊,都被生活所累,每一天都是忙忙碌碌,拼命的去赚钱,然后去满足自己无限的欲望,其实啊,人活着就是一根立着的棍子,日复一日的努力只不过是在后面增加零而已,哪一天棍子一倒,零自然要失去意义。有人说:人生就是痛苦的过程,从出生时的大哭大叫,到死时的悲痛欲绝,不无渗透着痛苦。又有人说:诶,痛苦、累就对了,死亡是留给死人的。扯淡,人生短暂,又有多少个明天等着你呢?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享受生活给我们的每一份精彩,要学习古人: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今朝有酒今朝醉;酒醒就在花中坐,酒醉还在花下眠。看着洞流水一双佩服的眼睛,心里暗自得意,有豆了,就假装晕车,闭幕,假寐,当头靠在洞流水的肩时,他立刻就拿开,然后又不自觉的靠上去,这样试探了几次后,见洞流水也不讨厌,就大起贼胆靠上就不离开了,这应该是天底下最舒适的枕头吧,嗅着那肌体的味道,实在让人销魂。不知不觉就睡去了。“终于到苏州了,感觉就是不一样。”“是啊,看不到高楼大厦,房子矮矮的,”“这和我们农村没啥两样,只不过房屋的建筑比较统一。”人们七嘴八舌的谈论着苏州,我揉着睡意蒙蒙的双眼,想着刚才再她肩上睡了一觉,觉得有点难为情,他急忙扭头看向窗外,此时也是华灯初上,苏州城笼罩在一片灯光之下,楼房矮矮,青瓦白墙,小桥流水,尽显千年古城余韵。
    下了列车,洞流水夺门而出,在垃圾旁卷成一团,吐个不停,本想去照顾她一下,可同行人多,为了避人耳目,德通只有狠心的朝东吴饭店走去。相安无事,各自收拾睡去。


 

          ()爱在路上
    第二天,各自进入到紧张的学习状态。在开班仪式上,夏院长向学员们自豪的介绍美丽的苏州和苏大。苏州:又称姑苏、平江等,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风景旅游城市,国家高薪技术产业基地,位于江苏省东南部,苏州园林是中国私家园林的代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苏州有近二千五年的历史,是吴文化的发祥地;苏大:即苏州大学,最早前身为创建于1900年的东吴大学,是中国最早以现代大学学科体系举办的大学。
   董流水对夏院长的介绍非常感兴趣,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绝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学有所归,学有所用。破冰活动结束之后,在学术报告厅一待就是几天,董流水认真的做着笔记,有时老师讲课很快,来不及记笔记,董流水就用手机卡擦卡擦不断的闪下老师播放的ppt的内容,接着与同学们讨论在工作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咕咕咕,董流水滑开手机一看:董校长,你们下课了吗?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个道理董流水还是懂的,于是实事求是回了句:想校长,你搞错称呼了哦,对不起,是董园长哈哈,看来我得朝这个方向去努力、、、、、、。紧张的学习状态似乎被这简短的聊天缓解了。
        (四)一掌激情缘
   苏州似乎天亮要早些,七点钟,董流水和她的室友到饭店吃早餐,刚打好早餐转过身,啪的一下,一只手拍在流水的肩上,早!,流水急促的回了句,想得通的这一言一行,还没有等董流水反应过来已消失在人群中,流水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在人群中开始寻找那陌生而又熟悉的背影,坐在旁边的室友一点都没有发现她心不在焉。吃好早餐下一楼,大巴车已等在饭店的门口,董流水正准备上车,想得通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面前,说道:差点把你认错了。搭讪几句流水就上车了,还找得一个好座位,心里暗自高兴:今天该不会晕车了吧。
咕咕咕,流水滑开手机,你的位置很好,好观赏沿途的风景,祝你旅途愉快!这句在众人看来再平常不过的祝福,在流水心里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在略感寒冷而潮湿的冬天的清晨,看到如此温暖人心的话语,加上在如此陌生的城市,董流水心里暖暖的,刚才在楼上那一刻的思绪又重演了,虽然隔着挡风玻璃她却依然清晰地看着这个在人群中算不上高大但英俊而多情的男人,他坚定不移而多情的眼神,使董流水心潮澎湃,两人不知对视了多久,大巴车无情地把两人的目光拉开。
         

       (五)情定列车
  夜幕时分,从杭州开往苏州的列车上,项德通闭目养神,杭州一日游耗去了很多精气神,同时也对导游的欺骗行为极度不满,全车人都义愤填膺,说回到苏州一定要投诉那家旅行社,德通懒得说话,仅仅闭目心里日操着,心里直接和她妈发生了肉体关系,在不停的干日着,过着心里的瘾。“嘟嘟,嘟、、、、、、”微信声打断了他饿死眼睛饿死乱的意淫。“亲,在哪儿?怎么一天都没有消息?”董流水开始牵挂他了,一天看不到他心里就不踏实。想得通把西湖十景(苏堤春晓、曲苑南荷、断桥残雪、雷峰夕照、平湖秋月、花港观鱼、南屏晚钟……)简单介绍了一下,流水说这几个景点都去过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喜欢苏州的小桥流水人家。夜晚苏州外城河夜景很美,只因太冷,让很多多情人不敢前往。得通先生试探着:“能否陪我去外城河散散步?”“你走了一天,不累吗?”流水关心地问道。“不累,有你在,我力量无穷。”流水很感动,但还是故意叉开话题:“今天见到许仙与白素贞了吗?”“没有见到,但在许仙与白素贞相会的地方拍了很多照片,嘟,照片发出去了,帅吗?”“帅呆了,”“愿不愿意与我在苏大有一段佳话?彼此留下一段美妙精彩的回忆?”想得通已按奈不住内心的火热,直接了当。“但愿如此!”流水也不含糊,回答几乎没有思考,时间只是被打字占去了而已。一路上想得通向流水讲了很多西湖一日游的所见所闻,看来是要彻底俘虏流水的心。流水来了句倒洋不土的感谢:“三口!”意思是感谢你对我说了这么多,“一口就够了,我已经准备好了”。“等你……,流水怎一点也不羞涩?”她的心里防线彻底被击垮了。
     想到马上就能抱得美人归,想得通的疲倦早已逃之夭夭,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到流水身边,亲亲我我,缠缠绵绵,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站也不是,也不是,心里像被火烧似的难受。二哥也不听使唤,像被老天罚站一样,完全在他的意识之外,列车终于在九点半抵达东吴饭店,得通先生向同伴撒了谎,说自己在杭州吃东西胃不舒服,骗走了同伴之后自己留在寝室不知在酝酿什么,“你上来一下,我头不舒服,休息一下再出去好吗?”流水没有半点犹豫,这个一向墨守成规的女人就这样被鬼牵进了德通的酒店,想得通躺在床上不知是嘴在呼唤还是心在呻吟:“快帮我揉揉,”反正流水不知是眼睛看到还是心里听到,两手顺着得通的太阳穴不停的按摩,得通不知是在享受流水的按摩手法还是在倾听流水的心跳,或者是正想入非非……两人并没有初次触碰的僵硬和别扭,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和娴熟,也许彼此就是久违出现的梦中人。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到了十点,彼此心跳都在加速,怎么舍得就此分开?于是悄悄离开了寝室,向灯火阑珊处走去,两人的手紧紧挽在一起,担心一松手就抓不住对方,街上的路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似乎很成全这对迟到的恋人,两人就这样相依相偎走着,聊着,他们聊工作、聊学习、聊生活,聊天文、聊地理、聊天堂、聊苏杭……在外城河岸边,在灯光与其倒影的辉映下,一头披肩长发、高挑身体在水中不停的摇曳着,流水是在注视着水中月、水中的灯光、还是水中的自己,或许都不是,是那思念已久并迟到的梦中情人,这一幕幕在想得通的眼里是多么的美啊!想得通从后面紧紧的抱往流水,一切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此刻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享受着一切的一切,也许他们都希望时间就此停住,就这样彼此拥抱海枯石烂,地老天荒……。麻批的,这一幕也不知道馋死多少人鬼畜生。
 
                      
         (六)激情东吴
   东吴饭店某房间,空调已经调到最大,还是难以抵挡寒冷的袭击,德通与流水紧紧拥抱在一起,手很冰,每每碰到对方身体,都会不禁的颤动,唯有啃食着对方的唇和舌头,吞食对方的唾液、、、、、、不知手何时抓住了龙根,也不知道手何时攀上了玉峰,耳朵里传来厚重的喘息声,身体如蛆虫般蠕动着,德通慢慢卸掉流水的最后一道屏障,两个大木瓜瞬间弹了出来,摇摇晃晃,就像喝酒醉似的,站立不稳,一不小就要摔倒,两颗小蓓蕾频繁点头,迫不及待地等待主人的蹂躏。德通双手托起大白馒头,魔鬼似的嘴巴不停地轮换的舔食、吮吸着小蓓蕾。流水身体带动着两座玉峰不停地迎合着,双眼紧闭,舌头在上下唇和两嘴角游动,并伴随着嗯、啊等不清不楚的声音。这一幕幕刺激着德通的视听,更加努力的工作着,龙根似乎要撑破三层枷锁,想尽办法寻找出路,德通看着实在是不忍心:皮带一解,龙根撞击着肚皮,发出“啪”的一声。“圣物啊!神器啊!”流水寻声望来,发出啧啧的敬佩、赞美声。龙根昂首挺胸、耀武扬威,随时准备投身战斗,奋力拼杀。不料一阵阴风袭来,龙根就像斗败的雄鸡和泄气的球,瞬间奄奄一息,让他在沐浴在清泉里,日妈的,他还坐怀不乱,不理不睬。得通提起龙根的脖子,给他腰上两耳屎,又在他光光的头上使劲的戳了一下,骂道:你这个狗日的,没有鸡巴出息,单独和老子在一起的时候,你不得了很,拉不出门的家伙,再不给老子长脸,老子一刀下去,让你妈见阎王去。嘿,你别说,龙根好像明白了,害怕了,心想:老子才30多,不可能就这样走了,亲,我要食言,我本发誓,只忠于你的,要怪就怪我主人吧,他太狠了,说完龙根还挤出点点猫尿,随后慢慢吞吞的占了起来,带有点小情绪。德通活生生的把他塞进流水的宫殿里,慢慢地鞭打他。龙根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再也不能让那小杂毛瞧不起我,侮辱我,老子要争气,要自己打出一片蓝天。龙根在流水宫殿里任意驰骋,像一匹无缰野马,更像一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勇士,所向披靡。流水也是粗话连连:要死、嗯、狗日的、啊、、、、、也不知道战斗持续到何时,最后双方都汗如雨下,瘫软在那揉皱的床单上,被子踢在了地摊上,有个枕头也不知道去向,龙根更是他娘的不成样子,几乎找不到了,难道是传说中练的缩宫吗?
 看到德通倒在床上的鬼样子,流水赋诗一首《驰骋草原》
        驰骋草原
 你是一匹无毛野马
 我的草原任你驰骋 
 穿过丛林密布,一头扎进了神仙洞
 你昂头挺胸
 吮吸着草原上的露珠,攀折着架上葡萄
 在我那自留地上,如何东狮吼
 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发泄
 只渴望
 吸饱露珠的你
 不能奄奄一息
 而是继续、、、、、、


     

陈明山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本人2000年毕业于安龙民族师范,2004年毕业于贵州教育学院,2007就读于贵师大英语系,2011年毕业于贵师大英语系。本人兴趣爱好广泛:阅读,打球,美术,赌博。现对“四柱”、“易经”、“面相、手相”等颇有兴趣。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