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事件的沉思

赵进斌 原创 | 2018-06-11 20: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合同 民众 税收 演艺圈 


崔永元先生曝出的演艺圈阴阳合同一事,亿万网友正如红楼梦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后忙不迭地看风景,这两天,舆论主管部门却适时下了网禁令,此事到此为止,不能在报道了,舆论立即刹车。

崔永元先生曝光这事,是从5月中旬开始的,本来在网上也没引起多少关注。但到了6月初,主旋律忽然公开介入连篇累牍推波助澜,一时各大门户网站刊登文章挺崔,同时也转发事件来龙去脉,一时网上各种追问爆料的民意汹涌。因为每年6月初众所周知的敏感日子,吾当时就感觉此事蹊跷,后来通过各种新闻验证,果然如此。既然敏感日期适时转移社会公众注意力,敏感期已过,自然该叫停了;再说,阴阳合同曝光深度超出官家预料,演艺圈多年来偷漏税洗黑钱一直如此。如盛行这种潜规则洗黑钱出境,就不仅是演艺圈本身的事,它可能是权贵、权色互相勾结的巨大黑洞,如果继续曝下去,这个黑洞就十分可怕,可能就是官场又一大地震。毕竟,崔永元所揭开的,在演艺圈的资本竞争和审查游戏中,那原本就是一个技术官僚和大资本的共谋游戏。无论范冰冰还是吴小晖的安邦资本所共通的,都是他们多年来游刃有余惊人的逃税避税能力,然后拥有巨大财富。这种情境和托克维尔笔下面临“贫困化的贵族”和承受最大负担的农民之间,也就是中国今天广义红二代集团和负税最重的城市中下层阶级形成强烈反差,俨然形成逃税特权和实际税负承担者之间的巨大阶级差异。这也是崔永元的这次曝光能够获得中国社会广大底层网友支持的社会基础和阶级基础。所以,为维稳计,果断叫停也在意料之中。在对网上舆论严厉管控已经空前绝后的现实面前,主管部门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如果事件真的这样偃旗息鼓,这可苦了崔先生了,因为揭开黑幕,他得罪的可是多年来靠权钱、权色交易,结成命运共同体的一批江湖大盗和高层权贵;连日来,崔先生被曝光后遭人身生命的威胁已经接二连三。近日,在传媒大学任教的他连学院举行的毕业典礼都不能参加,可见事态之严重。尽管亿万网民对退役军人徐勇凌为代表的痞氓势力表示极大的愤慨,纷纷呼吁地方相关部门对其公然威胁他人生命安全的黑社会行径予以严惩,但除了空军几句轻飘飘的“徐勇凌已退役”解释外,地方是岿然不动。如果硬要质问司法部门这样选择性执法的根源,这就是徐勇凌之流,本来就是核心利益保卫阶层和既得利益者,核心利益自然要网开一面。君不见,雷洋案件中致死雷洋的公安干警不也是被“失职”轻放过去了吗?如果徐勇凌不是曾经什么歼十试飞员,要是普通老百姓的话,以崔永元先生的身份和知名度,已有多次作奸犯科纪录的他,可能就被寻衅滋事罪抓进去了。如果硬要说什么是中国特色的话,今年以来发生的跨省追捕致写科普文章的医生成神经病的鸿茅药酒事件,伊利抓捕小说作者刘成昆事件,最典型的诠释了这种选择性执法的内涵。

可以预料的是,如果崔先生曝光一事被叫停,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愿这个事件能引起广大社会民众关注并思考的是,崔永元先生借范冰冰乃至其他演员的"阴阳合同"挑破了世界上目前最大电影市场可能也是房地产泡沫之后的最大市场泡沫,在直指中国电影工业大规模偷漏税和洗钱之后,让社会底层大众在一夜间意识到不同阶级之间巨大的税负不平等。这要比其它如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的不平等之外更为强烈和根本,恍如托克维尔在《法国大革命》一书中所揭示的革命起源。这个国家税收制度设计的缺陷与阶层逃税能力的不平等,恐怕才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尤其在中国的各项名义税负全球第一,包括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被迫下调税率形势下,当中国无数新兴中产阶级私人资本春风得意时,而他们在政治上毫无作为,仍旧陶醉在一厢情愿的不谈政治的聪明话语,与闷声追逐财富的幻觉中,这个阶层多年来以自身出色的“逃税能力”而自诩自夸,孤立在全社会各阶级之外,现已成社会众矢之的。尽管今天仍处于繁荣和上升的中国经济,也无法避免人数众多底层民众,因为对这种巨大的税负不平等产生巨大不满和愤怒思考情绪的后续扩展,这正如同中国历代王朝没落阶段的困扰,盖因人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也”的追问。

愿崔永元先生安好并一如既往,这就是历史上屡见不鲜所谓的社会的“蝴蝶效应”。

个人简介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每日关注 更多
赵进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