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拉铁摩尔与蒋介石

田成杰 转载自 我的博客 | 2018-06-30 14:4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 人物 抗战 历史 拉铁摩尔 

   书摘:拉铁摩尔与蒋介石

 

  拉铁摩尔虽然敬佩蒋介石,却不喜欢他沉默寡言的个性。

 

  七月中旬,美国学者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飞抵位于长江江心岛的中坝重庆机场。拉铁摩尔是研究中国少数民族边区的专家,曾任《太平洋事务》(Pacific Affairs)主编,是居里将他推荐给蒋介石,聘为个人顾问,可直通白宫。拉铁摩尔将是中国政府的民间雇员,与驻重庆美国大使馆没有官方关系——这是蒋的要求,因为他已经不信任华盛顿的国务院或驻华美国外交官员。

  拉铁摩尔很了解他的雇主。原因之一是他在幼时到过中国,他的长期保姆讲的就是跟蒋一样的宁波话,因此他也通晓宁波话。后来,拉铁摩尔对国民政府强烈批判,因此他在战后回忆录中对蒋的正面观点特别有可信度。他认为蒋是个“真正的爱国者”、“非常具有国家意识”、“一个了不起的人”、“有时候……比罗斯福或丘吉尔更有远见”。例如,在巴巴罗萨行动的初期,德军横扫苏联欧洲地区,蒋很有信心地告诉拉铁摩尔苏联会站稳阵脚,最后必会战胜德国人。他了解版图具大陆规模的国家之实力。他也说,日本被困在中国,需要有某种胜利,因此日本将会进攻南方的殖民地地区,不久也“将在太平洋另辟战线”,可是这将使日本陷入“和列强的严重冲突”。拉铁摩尔虽然敬佩蒋介石,却不喜欢他沉默寡言的个性。他和多数美国人一样,非常喜欢跟周恩来交往。

  拉铁摩尔到中国还未满六个月,就得了痢疾,十二月初他决定回美国就医。可是,蒋警告他:“局势不定。你必须先飞香港,再飞越太平洋;最好还是等一等才启程。”拉铁摩尔后来获悉,蒋在东南亚的情报人员报告说,日本驻新加坡领事馆及其他东南亚城市的使领馆,烟囱和焚化炉频频冒出浓烟。中方分析,日本人预期即将开战,已先烧毁秘密文件。

 

  重庆时间十二月八日凌晨一点钟,一名副官叫醒委员长,报告日军航空母舰机群进攻珍珠港的消息。蒋嘱咐他立刻请国民党中常委们开会;然后他口述一封信给罗斯褔,由蒋夫人译成英文:“现时我两国已对共同之公敌而作共同之奋斗,中国自当贡献其所能及其所有,期与友邦美国以及与各国团结一致,奋斗到底:必使太平洋以及全世界人类正义在野蛮暴力与无穷诡诈之空前劫运下获得解放而后已。”

  七个小时后,蒋介石身穿朴素的潘兴式军服进入会议室,全体与会人士起立迎接。他看来神情泰然自若,照惯例要大家(包括拉铁摩尔在内)发表意见。拉铁摩尔强调美国会克服珍珠港的教训,全力展开作战。拉铁摩尔认为,委员长“并不真正高兴”太平洋战争在美国尚未有充分准备之前就开始。但是,更有可能的是,蒋不高兴是因为珍珠港事件已终结了日本攻打苏联的任何机会。总之,蒋的政治分析已证明正确,他的外交也成功。强大的美国最后已正式和中国结为盟友,加入对日作战。

  www.earm.cn/田成杰2017-4-3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版。本文摘自第四章《长期战争开始》。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