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奢求工作完美无缺,而要鞭策自身追求卓越

徐小平 原创 | 2018-06-06 12:2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职业规划 

  在今年上海纽约大学的毕业典礼上,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发表演讲表示,不管未来的职业规划与新的机遇相距多远,对于新的机遇,还是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不要奢求工作完美无缺,而要鞭策自身追求卓越。

  谢谢!谢谢大家。俞校长,雷蒙副校长,汉密尔顿校长,伯克利主席,全体教职员工,家长们,朋友们,以及全体毕业生们:能够参与并见证上海纽约大学 2018 届毕业典礼,我倍感荣幸。请允许我对每一位毕业生说:祝贺你们!毕业快乐!

  几年前,我在曼哈顿的纽约大学参加了我儿子的毕业典礼。在座的各位家长一定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那是我人生中最自豪的一天……那一天也是我最快乐时刻——我终于不用再替我儿子交学费啦!子女的成长离不开父母的培育,在座毕业生取得的成绩,也有家长一份的功劳——在此,我想同样对家长们说:祝贺你们!

  俞校长授予了我“校长荣誉奖章”,我十分感激。但说句实话,你们听到的关于我所取得的事业成就,让我感到有点惶恐不安。我庆幸关于我的介绍只包括了我职业生涯的亮点,但我必须诚实地告诉大家,真实的情况并不如大家听到的那么辉煌。

  和你们在座许多人一样,我年轻时对出国留学也充满向往。 在加拿大求学期间,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位著名音乐家。虽然这个理想并没有足够的才华来支撑,但我当年的鸿鹄之志还是值得肯定的。整整七年,我沉浸在音乐学的知识海洋里,挣到了两个学位。小提琴和吉他成为我度过闲暇时光的最佳伴侣,我写歌、练琴……我几乎拥有成功音乐家需要的一切东西——除了观众和收入。

  一边等待着世界发现我的音乐才华,一边我不得不到处打工补贴家用。当我快到 40岁的时候,我无法再回避内心的质疑:如果我的理想是创作风靡华夏大地的音乐,那我此刻在异国他乡当个外卖小哥又算怎么一回事呢?

  1996年,我回到中国,加入了处在发展早期的新东方。我的新工作是帮助新东方学生申请出国留学。我干得不错,但我总是觉得我是一个从事着无关行业失败的音乐家。

  这个念头挥之不去、令人沮丧。直到有一天,一则新闻让我眼前一亮:这是一个关于两位美国律师的故事,他们因为赢得了一个轰动全美的官司成了家喻户晓名人:而这两位律师在成为律师之前都追逐过跟法律风马牛不相及的梦想:其中一位想当演员,另一位要做爵士音乐家!尽管二人出师不利,但他们却在第二职场上取得了巨大成功。

  我从这则新闻里获得极大的启发:顷刻间,我都所有自我怀疑烟消云散。我开始以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我在新东方的工作:这是我的人生使命。我不再是一个失败的音乐家,而是一个听到了上帝召唤的命运宠儿。我之前在音乐领域的困顿挫折不再是虚度的年华——恰恰因为那些日子,我能够设身处地为寻求我帮助的学生着想,帮他们避免不必要的挫折和失望。

  也许你的职业与你在上海纽约大学的专业完全对口——因为“你们的课堂就是整个世界”。也许相反。我的建议是:不管你的职业规划与新的机遇相距多远,对于新的机遇,你还是应该保持尽可能开放的心态。本科四年教育已经为你打下了扎实的人文功底。无论从事什么工作,你的独立思考能力和综合素质都是你应对挑战的强大实力。无论在多么陌生的领域,你们都能够迅速学会、融入并取得成功。

  我发现命运有着自身的逻辑。有时候,我们渴求的快速通道不一定是最好的人生之路。那些不如人意的事态虽然会给我们带来失望,但它们是人生中无法回避的一部分。那些洒落在人生路上失败的眼泪,同时也播下了成功的种子。虽然我也希望自己的事业一帆风顺,但回看来路,所有挫折都不是绝境,它们只是通往成功的必由之路。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看到你们,我想自己青春年少时另外一段野心勃勃的时光。

  当我还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大一学生时,有一段时间我十分焦虑和迷茫。我不知道自己将来拿着音乐学的文凭能找到一份什么工作。有一天,一位老师跟我们谈起音乐系学生的职业选择。40 年过去,他说的每字每句依旧令我记忆犹新:“音乐学毕业生可以在高校任教或从事音乐研究,也可以做音乐编辑、制作人、经纪人,对了……”,老师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你们也可以去文化部工作。”

  电光火石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归宿:我要去文化部工作,我会平步青云,最终成为文化部部长!

  我想象:在这个令人敬畏的职位上,我能做的事情太多了:我能复兴中华文化艺术,我能弘扬中国伟大传统……或者,退一万步讲,至少我能叫贾斯汀比伯别再唱歌了(笑)。长话短说,我的部长梦也没有实现。所幸的是,这个梦想背后的精神一直伴随我至今。这种精神直接影响了我的一生。

  从那时起,“成为部长”,就成了我的某种人生指引。“部长”一词,在我心中从一个具体的职务,变成了一个广泛的隐喻——他代表着我想要成为的那种人。我意识到,我们不需要一个很高的头衔来对自己提出一个很高的要求,在任何位置上,你都能够改变世界。

  即便是在我从事体力劳动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带着使命感起床。我真的享受在必胜客送披萨吗?说实话并不。尽管如此,我每次外送,都似乎有关世界的未来(当然也包括我的小费);在美国一家叫“春卷先生”的餐馆洗碗打工时,我会尽心尽力把每个盘子擦得锃光闪亮——在“春卷先生”,我成了“春卷部长”;在新东方,我为学生提供出国规划,每次都要求自己的建议经得起岁月的考验;在真格基金,我跟创业新手们对话,对他们的敬畏犹如面对未来商业巨头。

  态度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成败。我要求自己做一个有价值的人。如果你给自己设立一个高远的自我期许,这种自我期许一定能让你走得更远。不要奢求工作完美无缺,而要鞭策自身追求卓越。如果你能这样要求自己,我保证,机会迟早就会降临。

  十来年的天使投资生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这也是为什么当我看着毕业班的同学,仿佛看到了 300 个潜在的创业者。说到这里,我想给你们最后一个建议。

  在真格基金投资的那些公司里,有些经过努力并失败,有些则长成了独角兽。创业活动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初创企业的发展速率和成长体量令人眼花缭乱。风险投资百花齐放,创业生态日趋完善成熟,公共政策也积极助力着创业创新。

  听上去挺激动人心的。但另一方面,创业潮的兴起让我们的职业选择变得更加难以取舍。你可以走一条传统的职业大道,在大公司一步步等待着加薪提职;但你也可以冲进充满风险但更加刺激的创业丛林。

  敢问路在何方?只有你自己知道答案。我承认,创业并不适合每一个人。但是,我愿意给大家提供一个看问题的崭新视角:其实,进入职场的每一个人,本质上加入的都是一家“初创公司”——唯一的不同是:有人是在这家“初创公司”成长壮大之后中途上车;有人是则是在未来巨头呱呱落地之际就陪伴它一起变大变强。

  有时候,对我们事业发展最大的桎梏就来自于我们自身。要对新机会保持敏感和警醒,让你的精神和想象力引导你前进。在今日这个瞬息万变、无数商业模式带来无数发展机会的时代,“喜新厌旧”能让你比“循规蹈矩”走得更远。保持对新事物的敏感与好奇,你一定会找到你心所属的事业平台。

  保持强大的自信心。从上海纽约大学这所优秀学校学成毕业,你们的才华会获得万千雇主们青睐。 我此刻就想到有 500 家会欢迎你们的企业:我说的不是财富 500 强,虽然这些大公司一定会期待你们的加入——我心里想的是“真格 500 强”,即这些年来真格投资的那些创业公司。每个真格的创业公司,都需要你们。而真格投资的企业,只不过是中国机会海洋中的一小部分。彼岸迷人的景色,呼唤着你扬帆远航。

  许多人摒弃传统思维,勇于尝试全新的、独特的与更大的挑战。他们遵从内心召唤,离开自己熟悉的天地,去新的世界开疆拓土。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可以信心百倍地告诉大家:机会属于敢于离开旧世界、渴望新大陆的探险者。最快乐的人,是为使命感而工作的人。我从没有见过任何人后悔 following their heart(随心而行) !

  说到幸福,这才是我们事业与人生的终极追求。这也是我们在场的每一位亲友师长,对你们每一位毕业生的衷心祝福。愿你们在上海纽约大学的时光仅仅是你们人生冒险和收获的开始;愿你们在追求理想的路上收获一切美好;愿你们无论去往何处,都给世界带来正义与善良。带着对你们的无比骄傲,上海纽约大学 2018 届毕业班同学们,我祝各位前途畅达,幸福快乐!谢谢!

个人简介
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1983年至1987年,北京大学艺术教研室教师、北京大学团委文化部长、北大艺术团艺术指导。1987年至1995年,在美国、加拿大留学、定居。1996年1月回国,创建新东方咨询处,从事新东方出国咨询和人生咨询…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