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焦虑共生,更以焦虑反抗平庸

傅盛 原创 | 2018-06-06 12:5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焦虑 平庸 

 

  2008年,刚满30岁的傅盛离职,张颖看到这个消息,要来电话打了过去,俩人下午就碰了头。张颖建议傅盛去虎跳峡散散心,并邀请他到经纬做EIR(入驻企业家)作为创业前的过渡。

  也是这一年,已无生存之忧,与运营商合作一个项目即有数千万的收入的UC,舍掉了现金流巨大的B端业务,全面发力C端用户市场。何小鹏说,“那个时候在现实的诱惑,以及曾经的历史投入下,你想放弃这个事情,真的舍,就是巨大的舍。”

  李想则将这一年定义为“创业18年至今最为纠结的阶段”——彼时的汽车之家风头正劲,但被拖欠的广告费让他们陷入窘境,“大家都说李想是什么80后亿万富翁,其实狗屁都不是。”

  刚刚加入京东仅仅一年,担任财务负责人的陈生强,正在帮助刘强东进行京东历史上最艰难的一次融资。

  而后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他们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界勒石以记的代表者。

  10年后,陈生强成为了京东金融的CEO,傅盛带领着猎豹all in AI,何小鹏和李想分别成立了小鹏汽车与车和家。

  这四个“完整经历中国从PC跃迁至移动互联网”之人,如今正在各自做一件与过去10年截然不同的事情:他们选择抛弃过往的光环,开拓一个新的疆域——这种选择决绝而富有颠覆性,无疑是勇敢者的“纵身一跃”。

  这是经纬CHUANG大会上,傅盛与得到App总编辑李翔,以及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等,一起分享了对自我颠覆和焦虑的看法,或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01创业者的固执与变通

  得到李翔:咱们迅速进入到干货环节,也就是进阶和焦虑,我们先聊进阶再谈焦虑。之前张颖的分享里面有一点,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创业者身上有一个特质,就是既固执,又灵活变通。很多比较成功的企业家、创业者,他身上难免会有固执的成分,自我会比较大,但是又需要不断地去突破固有的认知观念,因为这样才可以进步。

  我想请五位分享一下,你们在这种既固执又要灵活变通的方面,有什么好的方法吗?去突破自我认知的极限,让自己不断进阶。

  京东金融陈生强:我先讲一个例子,可能比较容易理解一点。实际上我最早是京东的CFO,后来做了金融,这是完全不同的行业。所以一开始,我在干这件事情的时候,首先告诉自己的就是忘掉自己以前作为财务的一些思考方式跟思考逻辑,同时忘掉自己做电商的那些思考,然后专注到金融行业本质。

  它到底是什么?以金融行业本质作为一个核心的思考主轴,然后再把原有的很多看法、判断,加入到这个本质上面去。这样,你才不是按照原有的一个老的思考模式,而是去思考一个新的东西,完全在新的东西基础之上去加上自己的一些东西。

  总结来说:

  第一:先忘掉你自己,忘掉你以往的角色,忘掉你以往的所谓成功经验。

  第二:遵照这个事情的本质,去看这里边到底有哪些东西,是我们所没有思考到的,没有想到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把原有的经验加进去,看到底对这个行业的本身,能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跟帮助。

  第三:永远保持好奇心。需要去看所有新出现的东西,不管这个跟你现在的业务有关还是无关,就每年需要摄入大量的新的东西。

  猎豹移动傅盛:我昨晚才从美国飞回来,一落地就直接赶过来了。经纬十周年的会很重要。

  创业者的固执,是对卓越的追求。在经纬的活动之前,我参加了一个会,那个会让我大开眼界,我看到了比尔盖茨、贝索斯和巴菲特,听他们的分享。

  100个人的会,我看见一个坐在第三排的老头,跟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子开了一天的会。我想这是谁啊,难道真的是巴菲特吗?后来确认真的是。

  张颖刚刚讲的这10年,他们说的“赢”,对卓越的追求,对不断自我超越的追求,可能就是一种固执。这种固执可能是不能放弃的,一旦放弃去寻找平衡、随遇而安,可能就失去了自己最本质的一个特质。

  变通同样重要。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如果你不能够开放地看待这个时代,用更大的格局去思考一些东西时,你会对很多变化无法理解,并在未来的道路上迷失。

  我记得比尔盖茨在会上讲,这几年科技的变化让他非常激动。尽管战乱、贸易战等会让很多人焦虑。但是在他看来,这个时代一直是最好的时代,过去几千年的稳定度都达不到今天的水平。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下,要用变化、开放的心态拥抱世界的变化,去跟随新技术,是我们应该实现的变通。

  小鹏汽车何小鹏:我觉得在不同的阶段,跟不同的方向,固执或者偏执,变通或者灵活,是要平衡的。比如说在互联网某些阶段,我认为可以固执一点。为什么?因为单点突破就够了。但是在硬件的创业,某些角度我认为要够系统,不是一两点能够强就行了,它需要很多点能够达到一个平衡才行。

  如果从这两个方向来看,我觉得是有三个进阶的层面:

  第一:大家对于新事物要保持热情,喜欢玩新的事情,喜欢去尝试新的事情。

  第二:一定要跟跨行业、高段位的人去交流。他们是在不同的方向上做得很棒的人,所以他们给你的建议跟思考可以打开不同的窗。

  第三:每个企业每一年要有一些自我颠覆的过程。比如说阿里巴巴每一年会有一个战略的研讨会,它会说什么是能够推翻我、什么是颠覆我的过程。如果你不通过这样的一些方式让我们企业自己去想这个事情,那你平常到细节里面,老是觉得我做得很棒,我进步很快,我比竞争对手还要强……你就会自大自满,所以变成了固执,所以我是站在不同角度看这个事情。

  车和家李想:首先最重要的在心里坚持的就是方向,方向怎么来坚持呢?就是站在一个更远的时间轴上来问自己的内心,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不停地问、不停地问,一直问到自己找到答案,然后把这个方向坚持下去。

  在整个行进的过程当中,我们能接受变化和问题。每当有变化、有问题出现的时候,我都告诉团队说太好了,总算来了。为什么?因为我们坚持的这些东西,坚持的这些原则,要通过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迎接各种各样的变化,才会产生结果。

  这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最终只有一件事情是最重要的,就是看我所带领的组织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当我们关注的是成长的时候,其他的东西都变得没那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因为痛而改变,会因为坚持而受益。

  经纬万浩基:其实刚才听了几位的分享。我觉得固执这件事情,不是一件坏事,同时它跟学习变通是没有冲突的,这是我对一件事情的观点。

  每一个CEO,他们有可能在执行层面上会坚持很多东西;同时,他们每一个人都虚心学习,向旁边的人吸收他们的能力,突破未知,然后做到极致。我觉得这两个事情,是我觉得在成功的CEO里面很关键的特征。

  02关于自我进化的实用方法论

  得到李翔:刚刚Harry(万浩基)也提到了学习,学习确实对进阶是个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我想请五位分享一下,创业包括投资,它是一个不断面对新事物的过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你不断地要去面对新东西,怎么去学习它,有没有一些听完之后切实可用的,马上就可以上手的,学习的方法可以分享一下?

  京东金融陈生强:我一般情况下,会先找这个行业里面最好的,最具有深度思考的人去聊,聊这个行业本质的东西,以及聊他们对个行业的看法。这个是一方面,另外一个学习可能是我会去看所有这个行业里的新东西。

  核心实际上就两点:第一、原有的东西;第二、未来可能出现的新的东西。

  猎豹移动傅盛:《得到》就很好啊。我学习上比较有自己的特点:我读完一本书以后,会把很多东西在脑海里反复推演。我看到每件事情的时候,都会去思考我从书中得到的原则,和这件事情的关联度。

  我觉得反复推演是一个很关键的学习过程,只是知识的简单输入是不够的,需要不断的自我否定和自我博弈。把这个东西学以致用,就是刻意练习,非常关键。

  小鹏汽车何小鹏:我觉得学习有两个层面:

  第一,足够的勤劳,当你在这件事情上花了1万个小时,你就是专家。

  第二,要追求效率,我觉得效率简单来说有三个层面:

  ➀ 构建学习跟实践的平台,如果你不去做这些事情,你想学好,是很难的;

  ➁ 跟高段位的选手能够去交流,他们跟你聊30分钟的价值,有时候比你自己学几天还要多;

  ➂ 自己有一个归纳大图的能力:就是不同的高段位的人,他们跟你讲的知识,你能不能去画成一个你心中的大图。因为有很多的业务,或者说很多的管理工作,从大图来看基础是一样的。所以,归纳得越好,将来你会发现,融会贯通的可能性会更高。

  车和家李想:我看待学习的时候,会看到三个维度:

  知识。知识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和认知——我们走更多的路,学更多的技巧,然后有更多的经历。这一点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我更在意的是我和团队在另外两个维度上的学习和成长。

  智慧。智慧决定了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探索、认知和了解。它决定了我们每次面对重要的问题,在重大的判断上怎么来做。好的情况是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需求,从而知道在做判断、在做选择的时候,我们可以放弃什么,可以妥协什么,从而拿到我们自己最想要的。

  但这个世界其实挺糟糕的,我认为90%以上的人,在智慧方面几乎为零。每当遇到重大的选择,以及需要做出重大的判断的时候,他盯的都是自己失去了什么,以及别人得到了什么。所以,各种各样糟糕的选择、重复的错误反复产生。这是我对自己和团队很在意的一个学习和训练的过程。每当发生这样的问题,我都会带着他们来总结,怎么让他们变的更好。

  信任。信任是我们对自己身边的人的探索和认知,就是怎么去了解他们。这里最需要的是训练自己的耐心,耐心地去听、去了解对方的需求,从而形成决定。信任决定了我们到底能够调用多少的人,跟我们一起全力以赴地去工作。

  这是三个维度,我们无论是遇到未知的事情,判断上的焦虑和困难,还是遇到了协作上的问题,其实都在帮助我们不断地学习和成长。这是我自己以及我整个的团队,所注重的三个方面的学习和训练。

  经纬万浩基:在学习这个层面上,我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我们的工作非常好,每天都要跟很多不同行业的人聊天。我会去寻找行业最好的人聊天,并把精华的部分去收集处理。这样对我来讲就是不停地加分,把这些信息不停地叠加进去脑袋里面,把我累积的东西加入,这是对我个人来讲最有效的方法。

  另外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事情,就是必须要去尝试。尤其是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科技类行业里面,我们要尝试所有的业务、所有的产品、所有的东西,如果你不试,你是根本不知道怎么样去了解跟理解,问题都不懂怎么去问。所以你要去花时间来去尝试产品,对于我来讲也是一个非常非常有用的方法。

  03那些容易被高估和低估的...

  得到李翔:谢谢,这轮回答非常有启发。下一个问题,大家在做公司、做投资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非常非常多的挑战、问题等等,这些都是可以想见的。但是我个人的经验是在这里面大家经常会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我们经常会高估或者是低估某个问题或某个挑战,这个反而会造成一个非常大的坑。

  我想请大家分享一下你们自己的经验里面,就是你们自己走过的路里面,分享一个你们高估的问题,分享一个低估的问题。从生强开始,各种问题都可以,比如团队、人、钱……

  京东金融陈生强:我觉得这个可能跟我职业背景有关,因为我是财务出身的,所以我基本上会相对审慎地去看事情。

  得到李翔:从来也不高估、也不低估是吗?

  京东金融陈生强:对,我不怎么会太过高估,也不怎么会太过低估。但是我的习惯可能是我会永远去看到底哪些东西自己可能没想明白——现在的,以及未来三到五年的,这个可能是需要一直去思考的一个事情。

  猎豹移动傅盛:高估?高估了自己吧,这俩词不管怎么讲,都不容易是一个正面的词汇。

  例子还是蛮多的,比如说当年Musical.ly融不到钱的时候,我们投给它500万人民币,卖给头条的时候,卖了大概接近10亿美金的估值,我们也拿回近2亿美金。后来想想这件事情,其实是低估了当时整个内容领域的创新。

  我们很早就开始注意短视频,还有头条模式,但事实上我们没有下定决心去做。我们总觉得我们做工具出身,内容离我们太远了。

  反过来想,这件事是在以自我为出发,你认为在做一件你擅长的事情,然后另一件事情你不会做。但事实上你已经有很好的牌了,完全有机会可以做。

  我们有好几次机会都是可以去收购(一些公司的),后来董事会在讨论的时候也没有去完成,就是在它刚发展起来的时候。

  包括后来看到头条的崛起,我们很早就开始关注个性化信息流这件事,这件事让我意识到机会的重要性是多么大。你不应该因为自我的一些固有的认知去放弃一些外部的机会,这是第一个。

  关于高估的例子,比如AI,我多少还是有点高估了AI能够起到的作用,我跳身做机器人之后,发现它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我看了很多技术演进的路径,一个技术真正形成产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当然这其中机会巨大。

  我们已经掌握了全自研的机器人技术链条,积极推动AI技术的软硬一体化落地,未来会将能力一步步开放,推出更多AI硬件产品,目前已经有了阶段性的成果。今年3月21日,我们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猎户机器人平台Orion OS ,并推出五款全系列的机器人产品。

  机器人是一个完全全新的领域。我高估了一个新技术可能带来的革命性结果,即拿成熟产业来高估一个新兴产业可能带来的可能性。这就是两个非常深刻的例子。

  得到李翔:小鹏总,有没有低估汽车?

  小鹏汽车何小鹏:我觉得因为这个创业路上太多高估跟低估了,很难做出一个非常准确的判断。我讲两个方面吧:

  第一个是低估。我记得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我每到了一个阶段,比如说假设50人的公司规模是一个阶段,100人,500人,1000人,3000人,5000人,10000人都是节点——那我们这些阶段都经历过了。

  每一个阶段我都觉得我应该重视能力、资源跟文化体系,但是每一个阶段的下一个阶段我都觉得我上一个阶段应该更加重视。所以我现在在重新创业领域里面,我一直觉得我要把管理做好,那么HR、HRBP这个体系是太重要的事情,而且应该是从100人的时候就开始做。

  绝大部分企业最后做不成可能是管理的问题,整个的文化体系、能力资源体系的重要性是非常重要的。

  高估的方面,高估的很多。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们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我们核心的对手。事实上我觉得大家都是聪明人,你看到的他也看得到,他不能做可能是有包袱问题、可能是有体制问题、可能是有基因问题,但是并不代表他做不了。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判断对手的时候,很容易把自己高估。这个在我们之前打仗过程中间实际上是有多次的。可能最后我们成功了,是对手不小心犯错了,而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判断正确。所以在这条线上,我觉得打仗的过程中间,大家不一定要理性评估自己和对手,因为专业能力强的人容易高估自己。

  得到李翔:李想。

  车和家李想:这是我第三次创业了,之前还有过两次。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最容易高估的一个事情,在后面其实避免了。我们高估的是什么呢?当时做的是互联网或者科技行业,最容易高估的是跟传统企业不一样,传统企业其实很多时候最重要的是资源,但作为一个科技企业,很多时候资源是被严重高估了。

  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用大量时间去找外面的合作,找各种各样的资源,后来发现我身边科技行业的朋友,几乎没有一个是因为掌握了一些资源而成功的。所以坦白讲,我们第一次创业并不成功,因为太多的时间浪费在其实并没有那么大价值的资源方面,但是最该做的却没把它做好。

  到了第二次创业,其实跟小鹏说的一样,我们低估的是什么呢?我们一直都说人重要、人重要……也相信这件事,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现,我们对人的重要性还是低估了。

  到第三次创业的时候,我就跟团队讲得很清楚,这个公司的HR必须我来管,这个公司的组织发展必须我来管,这个公司的IT系统必须我来管。因为我认为IT系统和组织发展、HR三个融合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组织。这三件事情必须我自己百分之百来负责,甚至我可以放弃管所有的业务,只做这三件事情。

  得到李翔:好,Harry。

  经纬万浩基:低估的例子可能非常多,我先说一说高估。我觉得我们在做投资人的话,其实很多时候是从比较宏观的视角来去看这个世界。我们试图去万里挑一,捕捉未来的趋势。做早期投资很多时候,我会不停反问自己会不会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做投资,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已经看得足够多了,高估自己的判断是特别需要警惕的事情。这样的错过可能错过了整个行业,一个时机就错失掉了。

  至于低估,从投资人来讲,我会更加专注人。我们合伙人最近也经常去反思,我们很多时候是否低估了一个人的成长。有很多成功的创业者,他可能站出来的时候,没有像我们今天这个Panel里的嘉宾这么亮眼的履历,所以我们可能会错过他。我们也需要关注时间过去,一个人的持续成长空间。

  04如何面对创业中永恒的焦虑

  得到李翔:好,下面跑步进入焦虑环节,我就不请大家谈自己焦虑的事情了。只请大家谈你们作为老司机,告诉台下的创业者,有哪些事是不用焦虑的,它一定会解决的,这是第一。第二,给一个马上可以用的、缓解焦虑的方法,比如说跑步就是。我们从生强总开始。

  京东金融陈生强:我有两个阶段实际上特别焦虑,第一个就是刚才片子里面讲的2008年融资没融到;第二个阶段是2015年公司发展特别好的时候我特别焦虑,刚才本来说不用讲例子,为什么讲这个例子?

  核心的原因就是在整个公司增长是几倍增长的时候,反而是我这几年最焦虑的一个时间点,是因为我没有想明白未来三到五年不变的是什么。然后我天天在那儿看变的东西,所以没找到不变的东西。一旦没找着不变的东西,特别是未来三到五年不变的东西,实际上内心是不可能安静的。所以说我的做法实际上更多去找未来三到五年到底什么不会变,然后拿不会变的东西去应对不断在变的东西。

  猎豹移动傅盛:我现在教育自己,减少没必要的焦虑。你要仔细想想焦虑对这件事情有没有帮助;没有帮助,可能会陷入到情绪当中。

  真的没必要焦虑的事情,比如,别人挣多少钱你不用焦虑。我记得有一篇文章刷屏说《创始人套现 15 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我觉得这种文章很误导人。

  这个社会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太用身价和金钱的数量来衡量一个人。你要知道只要每天和自己不断地对话、学习,你就在成长。你不一定非得像别人挣那么多钱,你才能证明自己多成功,这种焦虑是没什么意义的。

  我觉得运动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读书也是有用的。我都转成听书了,听书和跑步是一起的。有的时候我不跑步了,我就会发现最大的焦虑是我好久没读新书了,不跑步就没时间听。

  小鹏汽车何小鹏:我觉得不管你做什么,不管你是轻松还是很繁忙,都会有不同的焦虑。在我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解决焦虑有一个很小的方法,我在桌头放了一张纸条贴在上面。当我很生气、很焦虑的时候,我明天再来想一想会不会同样生气或者焦虑,百分之九十几的情况下已经不会了。

  当我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我觉得解决一些重要焦虑的方法是,我会打一个电话问一下我比较相信的、经历过这个焦虑的人,他会给我一些建议。

  曾经我们出现过严重的事情,当时我非常地焦虑,但是我打电话给其他的朋友,他们可能说他们一年经历三次,然后怎么去解决?那我就听完之后很镇定,我去问不同的人解决焦虑的方案。这个时候你的内心被磨炼得强大,且你听到了各种各样解决焦虑方法论的时候,那时候你的内心会很强大。所以我觉得在不同的小、中、大阶段,你会有解决不一样焦虑的方法论。

  车和家李想:遇到一件事,只要我们盯的是问题和损失,就会非常焦虑。同样的一个现象,如果我们盯的是人,关注的是成长,就不焦虑了。所以我就特别奇怪,我们内部发生一点小事,外面的人比我们焦虑一百倍。而我们内部大家觉得这个收获很好,我们都成长了,获得了巨大的价值。

  经纬万浩基:其实我觉得焦虑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带给自己的,无形的一些压力。我个人的解决方法,不管你是运动还是看电影,任何方式都可以,离开这个框框,让你完全抽离出你的这个状态

  再回来的时候,很有可能两件事情发生。第一件事情就是因为你out of the  box,突然间想到了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法。第二个更加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你根本觉得这件事情不重要,只是你自己给自己压力。所以回望这种情况的话,你就不觉得这件事情有这么大的意义,也没有必要来去为它焦虑了。

  得到李翔: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这个环节到此结束,祝愿台上5位继续颠覆、继续进阶,不要那么焦虑,谢谢大家!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