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年9月严复到天津任“新政顾问官”(《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八十一)

严孝潜 原创 | 2018-07-09 16:29 | 收藏 | 投票

19089月严复到天津任“新政顾问官”(《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一百八十一)

严孝潜

1908826(七月三十),严复由上海到天津。

严复还是住在长发栈。当天傍晚严复去拜会英敛之,晤谈极久才离开。(《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1200页)

这次严复来天津还带有江莺娘、祥祥等人以照料其日常生活。(《严复集》第三册第740页)

在旅途中,严复还批阅《王荆公诗集》。《王荆公诗集》严复先后加批注200余条,见《严复集》第四册第1150页,《王荆公诗》评语;并作有和诗30余首,见《严复集》第四册第1172页,有和《即事二首》、和《拟寒山拾得二十首》、和《适意》、和《愍儒坑》等。

 上述诗词收录到《瘉壄堂诗集》中的有:

   《和荆公》(《严复集》第二册第371页,该诗是和《拟寒山拾得二十首》中之一首)

   《和荆公适意》(《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和荆公辱井》(《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和荆公咏月》(《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和荆公愍儒坑》(《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和荆公怀旧》(《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和荆公贾生》(《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和荆公谢安》(《严复集》第二册第373页)

 

1908827(八月初一),严复搬到河北学务公所,与提学司卢木斋同住一处。(《严复集》第三册第740页)

1908828(八月初二),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信。

严复在信中说:"临行水烟筒、勾脚、眼镜均忘带,路上只得向帐房借用,到津花四块钱又买一把。本午吃饭问祥祥,连一瓶酱油无有,高家所送亦未带来。令人懊恼。卅晚到津,住长发栈,初一搬入河北学务公所,与提学司卢木斋同住一处。屋宇极宽大,夜间亦凉爽,外有花木,但蚊蝇极多,颇以为苦。依人作客,种种不自由,然只得忍耐下去,楊莲甫意思甚好,但吾系卅年老天津,今日见一班人如蔡述堂、周长龄等市井小儿,皆是方面监司,作大老官面目向人,未免今人感慨耳。现在诸事尚未揭晓,惟在此静候,俟有事再说。"(《严复集》第三册第740页)

当晚英敛之在法国饭店宴请严复,饭后谈极久。(《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1200页)

1908829(八月初三),杨士骧(字莲甫)任命严复为"新政顾问官,月薪三百,夫马(费)二百"。(《严复集》第三册第741页)

当日,有吴梦雏(吴燕来,桐城人)、刘传绶(福建闽侯人,北洋水师学堂第三届驾驶班毕业,时在天津,后曾任北洋政府海军次长)、曾叔吾来拜见严复。(《严复集》第五册第1479页)

1908830(八月初四),严复出席直隶提学使卢木斋之欢迎宴会。

当地社会名流英敛之(《大公报》馆馆长)、吴辟疆(吴汝纶之子,时在直隶总督楊士骧幕中任职)、王少泉(名邵廉,北洋水师学堂第一届驾驶班毕业,时任北洋大学教务提调,还兼任天津县议事会副议长等职)、孙师郑並曾某等人应邀作陪,席中严复和英敛之大发宏论"。(《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1201页)

当日,有王少泉(劭廉)、蔡志庚(名儒楷,时任直隶提学使)、孙仲英(北洋水师学堂毕业,曾任天津怡和洋行华帐房)、窦骏生、刘秉镛(北洋水师学堂第三届驾驶班毕业,曾任天津海何工程局提调)、陈作舟(北洋水师学堂第三届驾驶班毕业)王振纲(字荷舫,王劭廉侄儿,时在天津"官立中学堂,又称铃铛阁中学任教")、林郁斋、李成梅(名鼎新,福建闽侯人,曾任定远兵船管带、天津海防营务总办)等人来拜见严复。(《严复集》第五册第1479页)

稍后,严复为王荷舫书写了行书八言对联一副及行书条幅一副相赠。(《严复翰墨》第27页及第10页)

1908831(八月初五),孟双宝、小金子、三福来见严复。再,翠升、得福来见严复,又郭海容、周星北、陈协中来见严复。林文彬请严复吃饭。(《严复集》第五册第1479页)

19088月,严复为吴燕来(字梦雏)所译《蒙养镜》一书作序(《严复集》第二册第254页)。

此书是一本论儿童教育的著作,为德国教育家撒耳土曼所著,日本大村仁太郎译为日文,吴燕来据日文再译为中文。

19089

190891(八月初六),严复到英敛之处。(《英敛之先生日记遗稿》第1202页)

190892(八月初七),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

严复在信中说:"前寄一缄,想已收到。初三日楊莲甫下一扎,叫我做新政顾问官。月薪三百,夫马二百,此地费亦极大,马车半日二元,酒钱八角,夜间亦然。但无甚事应酬,初到自然极烦。现住河北学务处内,甚孤寂。孙仲英来说,他有两处房子凭我柬一所住,一是大王庙旧宅,现空着;一是新起河北孙家花园内洋房。现在此地与前大不相同,马路洋房,新者极多,北洋经费甚充裕也。但我怕担人情,尚未移动也。药膏一日尚是三遍,夜间多筋跳,睡不觉。昨晚直到三点尚不能睡,吃药丸吃睡药却无用。兹寄上支条一百员,即将马车费并(身)云小榭、赵斐云两处局钱开发,若有零星帐目,即为清还,开一账与我看可也。门户须守紧,勿常外出,照管儿女。伯玉夫妇闻明日出京,渠于八月廿边即须到广东也。" (《严复集》第三册第741页)

190893(八月初八),严复给上海寄挂号信二封。(《严复集》第五册第1479页)

190894(八月初九),吴辟疆到严复处索要严复代楊士骧草拟的《筹办海军奏稿》。当天严复一直写到下午二点,仅成大半篇。呂碧城来访严复,晤谈间严复认为她所说的多为自辨之语。(《严复集》第五册第1479页)

190895(八月初十),严复完成了代楊士骧草拟的《筹办海军奏稿》(《严复集》第二册第264页)。

当天下午,严复到女子公学与吕碧城再次晤谈。严复在日记中另记有"晴而甚热,夜多蚊,甚苦之。" (《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190896(八月十一),晚,大儿子严璩(伯玉)夫妇及其两姑娘由北京到天津,住长发栈。(《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两姑娘是指严璩的两个妾。

190897(八月十二),大儿子严璩(伯玉)夫妇来探访严复。严复给甥女何纫兰写信。(《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严复在信中说:"到津后,除见客外,日惟看书闷坐。昨为杨帅做得一篇奏请兴办海军摺稿六七千言,大家佩服无地。我现在真如小叫天,随便乱嚷数声,人都喝彩,真好笑也。楊帅待我,礼貌自不必言,但因此于求我说人情者亦以日多,又极讨厌。伯玉夫归等已于昨晚到津,亦住长发栈。伯玉因呂姑太事,夫妻似有反唇。伯玉持论于女界极严,尚是旧派,大骂近时妇女过于出众。我亦不便与之驳口,但云:只因旧时社会拘束女子太过野蛮,所以今日决裂往往太过;且风俗之变共有几年,自然不能恰好,然此却是改良进步之机,苟不如此,将永世如旧等语,渠意似尚未以为然也。我因悟:人要晓得旧日礼俗不文明,必其人已身经过不幸之事、受其磨折者,方能知之;若不经此,必以旧法为到极好地位,无可更变。伯玉只因已为好爸好奶所生,其配偶又颇高尚,故于他人苦处全然不知如此。其论吕姑太事,全是责备吕汶,并不责备海讽。且云:女子嫁一丈夫,任是如何,总须安分敷衍,所谓"嫁狗随狗,嫁鸡随鸡"严气正性,言之侃侃,此少年真丝毫不识他人痒痛者也。吕汶前已在坊里告李真以革党迫婚,坊官未办此事,只因李在军官学堂,碍著陆军部尚书铁良面上。后来不知此事将如何作了。""又吾来津半月,与碧城见过五六面,谈论多次,见得此女实是高雅率真,明达可爱,外间谣诼,皆因此子过于孤高,不放一人在于眼里之故。英敛之、傅问沅所以毁谤之者,亦是因渠不甚佩服此二人也。据我看来,甚是柔婉服善,说话间,除自已剖析之外,亦不肯言人短处。吾一日与论自由结婚之事,渠云:据他看去,今日此种社会尚是由父母主婚为佳,何以言之?父母主婚虽有错时,然而毕竟尚少;即使错配女子,到此尚有一命可以推委。至今日自由结婚之人,往往皆少年无学问、无知识之男女。当其相亲相爱,切定婚嫁之时,虽旁人冷眼明明见其不对,然如此之事何人敢相参预,于是苟合,谓之自由结婚。转眼不出三年,情境毕见,此时无可委过,连命字亦不许言。至于此时,其悔恨烦恼,比之父兄主婚者尤深,并且无人为之怜悯,此时除自杀之外,几无路走。渠虽长得不过二十五岁,所见多矣。中国男子不识义字者比比皆是,其于父母所定尚不看重,何况自已所挑?且当挑时,不过彼此皆为色字,过时生厌,自尔不终;若是苟且而成,更是看瞧不起,而自家之害人罪过,又不论也。其言如此。我闻其言,不意此女透澈至此。渠看书甚多,然极不佩服孔子,坦然言之;想他当日出而演说之时,总有一二回说到高兴处,遂为守旧人所深嫉也。可怜可怜。碧城与我谈者甚多,大抵皆阅历见地,吾今亦不暇细说也。汝总无信与我,亦不知近者病体如何。吾今年十、十一月间总想南旋。" (《严复集》第三册第838页)

当天严复发快信两封。(《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190898(八月十三),今天天气忽凉,曾叔吾请严复吃饭。当天下午严复到长发栈与叔宜晤谈甚久。今天来拜会严复的有蔡廷干(曾留学美国、任海军部军制司长)、哈卜门(德国人,供职北洋水师)、林叔泽。今天严复还给朱明丽夫人写了一封信。(《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严复在给朱明丽夫人的信中讲:"伯玉夫妇与其两姑娘皆于十一晚来津,住长发栈。少奶容颜甚为惟悴,据言系因阿莲得病著急及料理行李忙碌之故,其实个中恐怕尚有隐情也。吾到津以来,别的没有什么,只是晚间多睡不著,早起筋跳,昨夜十二点上床,今早五点半即起来也。丁泰本是粗材,眼光比前更坏,伺候不甚得力,一只眼近在陆子言家,我昨日还看见也。药膏吃已过半,事多一日三瓢,不能减少。药单不知往那里去,又没带有烟灰,市上买灰恐靠不住,今特作快信到家,叫你再熬四剂,一钱灰者。分作两罐,熬好交新铭关买办。即他船亦可。带津交河北学务处严收,切切。" (《严复集》第三册第741页)

190899(八月十四),严复到长发栈为儿子严璩夫妇话别,並到裕中饭店吃饭。在裕中饭店,严复还见到吕复(字健秋,曾留学日本並曾任顺直省议会议员)。严璩夫妇当日乘船去上海。(《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1908910(八月十五),严复开销了三处局帐。(《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1908911(八月十六),曾筠圃(留学英国,曾任外务部主事、考察宪政大臣随员)、严荣官(严复族侄)分别来拜会严复。严复去谒见楊士骧,向他数说严家女儿桂宝事,蒙允代为保护。严复又到法租界三马路余庆里李润田(留学美国,曾任唐山路矿学堂教员)家。严复应吕碧城要求,开始翻译《名学启蒙》一书(后改名为《名学浅说》)。(《严复集》第五册严家女儿桂宝,指的是吕碧城的舅父严海帆和舅母吕二姑(吕君止二妹)的女儿严桂宝。

1908912(八月十七),严复今天见到了季北。(《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1908913(八月十八),严复到北洋女子公学,为吕碧城讲授《名学浅说》。(《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严复边译边讲,历时两个月成书,1909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当日夜,严复给朱明丽夫人写信。

严复在信中说:"初七、八间曾寄信一封,并银号支条壹百员,不知曾否收到?未得汝回缄,颇为悬挂。至我处近状,计本日大奶奶与大爷等己到沪,一切情形问之便知,无庸复述。至渠等去后之事,则是吕二姑太家事。吾于十六日见着楊莲甫,已将种种情节及李真荒唐处说与之知,一求其实力保护桂宝,二求其见朗轩兄弟时,属其不必苦追桂宝回家。又严海帆夫妻既以反目如此,渠一母一女,无钱将何过日?应令朗轩月出三十银交渠过活等语。莲甫却慨然答应:一,代吩咐保定学堂总办约朿李真,不准在津胡为,二,代谕劝朗轩月出三十两养膳,如有不遵,即饬支应局于领费时扣下转付,此可谓无微不至者矣。我到此间代人说过两三次人情,渠都是滿口应允,但大老官事多,每口惠而实不至,必到实行方可算数也。""汝此信看毕可交大奶奶、大小姐诸人同阅,大家亦增阅历也。但不必与大爷看。至九月份月钱,须俟汝前缄回信到后方寄,因此支票无论何人偷去皆可支也。""秋来诸儿女何如?华严瘰疬更起否?颇念之也。" (《严复集》第三册第742页)

1908914(八月十九),今天天气最闷损。当天,叶丹园和严荣官一块来见严复。毛翚托严复将横批给英敛之。严复今天翻译《名学》至十九节。(《严复集》第五册第1480页)

1908915(八月二十),《直隶教育官报》第45期刊登了严复诗三首:《怀吕开州》、《赠听水阁部》和《丁未季春赠胡渊如》。其中后两首《严复集》和《严复集》补编均未收录。

当日,林松卿、林质斋来拜会严复。(《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1908916(八月二十一),严复收到桂宝的感谢信,並给予回信。

当天,严复派人去领薪水。林质斋请严复到鸿宾楼吃羊肉馆。严复还遇见了方仪廷,并到"天仙"观剧。(《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1908917(八月二十二),严复会见了堃堃、陈毓渟(字听涛,毕业于天津海军学堂)、刘心徂。並收到了陆纯甫的信。(《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1908918(八月二十三),严复在日记中记有"寄信问珠。" (《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当天,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

严复在信中说:"到此后仅接家人两信:一是三哥的,一是汝的,所以颇极悬挂。这番带出行李,颇为不备不全,只因听底下人收拾之故,令人生恼。本日雨后甚凉,乃要帽子戴,见一纱一夾,皆无珠子,心中甚慌,不知是汝拆收起来与否?或是或非,即作一快信与我。药膏本日已尽,而新熬者尚未寄来,不知须受苦几日,只怕新的寄来,我己戒尽,不须再吃,未可知也。但在此日日有事,恐精神不彀支撑耳。""大小姐近来病势如何?伯玉当早赴粤,叔宜新居住在那里?为语。朗轩己答应莲帅月出三十员津贴其姑母女矣。" (《严复集》第三册第743页)

1908920(八月二十五),严复到李公词,出席在天津的原北洋水師学堂学生的欢迎会。当天,族侄嘉井、培南兄弟来见严复。吕碧城来见严复。(《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1908921(八月二十六),严复写信给朱明丽夫人。

严复在信中说:"前寄二椷,想皆收到。惟未得汝信,实深挂怀。兹托麦加利送到洋四百元,系汝家用、房租、巡损、车费。外交弍拾伍元与吴厝,以为普贤,香严点心并添补等费。现在我不在家,用度自可省些,宜属两孩与大家一处吃饭,不必另起伙食,以节糜费。又姨太言,吴嬷及粗做工钱每月八员,汝处仅给年余,以后皆系由江姨自给。此节我亦不知。今后每月八元,仍望照旧章给发。我非与汝计较,实因两头家眷皆居于百物腾贵之地。实当不起。京中新宅初定,每月动用尚难支准。但迁居以来,房租、月五十两。小租、五十两。添设家具,四百余元。修裱房屋,整理马车并购马诸费已用千金左右,尚非十分舒服。又学部系是苦部,薪水恐难从丰,所以与汝商量省费之法,务须体会此意。今寄整数四百,撙节动用,如实在短少,不妨来信言之,吾亦不肯使汝为难也。适才姨太要求我月寄五十充交吴嬷动用,吾亦未许之也。至吾体力,入京后尚可支撑,家中人毋庸悬挂。" (《严复集》第三册第744页)

当天,严复还给柯大夫写了一封挂号信,又给甥女何纫兰写了一封挂号信。并交曾道生五百两。(《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1908922(八月二十七),严复没有去北京,到呂碧城处讲授《名学浅说》。(《严复集》第五册第1481页)

 

个人简介
1938年出生于福州阳岐,1960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任长安大学助教,1962年调至天津轻工业设计院任技术员,1969年到天津市饮料厂任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厂长,1987年后历任我国和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合资的天津津美饮料…
每日关注 更多
严孝潜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