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管不好外卖和快递小哥的交通违法现象

张宏波 原创 | 2018-08-13 09: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天华溥 张宏波 

我们为什么管不好外卖和快递小哥的交通违法现象

作者:著名管理咨询专家、中天华溥首席专家 张宏波

近一段时间如果翻看一下社会新闻,会发现我们的社会层面存在着三个较为明显的社会矛盾,第一个矛盾是老人和其他人的矛盾,比如老人跳广场舞对其他人的影响,老人公交车强制让座与其他人产生的矛盾。第二个矛盾是养犬人与非养犬人的矛盾,特别是在长春长生狂犬疫苗不合格事件爆发出以后,这一本来不明显的矛盾猛然间爆发出来。第三个矛盾就是骑电动车的外卖和快递小哥与其他人的矛盾,突出表现就是外卖和快递小哥为了赶时间肆意违反道路安全法律,给人们带来极大的交通安全风险的问题。

外卖和快递小哥在工作时违反交通安全法律是一个普遍现象,也在社会中产生了很大的争论,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或者说法律对这个问题就一直管不好呢,我想我们还是要抽丝剥茧的分析一下具体的原因。

首先,违法成本低是外卖和快递小哥违法的直接原因

谁都知道骑车闯红灯是违法的,骑车逆行也是违法的,骑车打电话也是违法的,特别是开着速度相对较快的电动车,这种潜在的危害更是无形中增大几倍。但是为何快递和外卖小哥对这种违法行为一点也不在乎呢?直接原因无外乎违法成本过低。

无论这些电动车由于自己的违法行为与谁发生了交通事故,那么大多数外卖小哥基本都要赖一赖,剐蹭了汽车说我没钱,如果汽车的车主抓住不放,围观的群众就会说你开着这么好的车还跟一个送外卖的较什么劲,再加上汽车都有保险,往往就不了了之了。

遇到碰到了其他非机动车或者行人,只要不出太大的身体伤害,大多也就是不了了之,因为外卖小哥也是打着收入低、赚钱不容易的感情牌让对方自动放弃索赔。正是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外卖和快递小哥在道路行驶中才能够不管不顾,为了抢时间多送一单生意,忽视了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也忽视了法律。

其次,未能追究职务违法是外卖和快递小哥违法的根本原因

应该说,外卖和快递小哥在送单中属于职务行为,是为快递公司或者外卖公司服务的,既然属于职务行为,那么他们的违法行为就应该由他们所服务的企业来买单。也就是说,如果外卖和快递小哥由于违反交通法而损害了他人的利益,就应该由外卖公司和快递公司来承担赔偿责任。

2016年顺丰快递小哥在居民小区内与一个北京大爷发生道路交通争执,被后者殴打的视频曝光之后,顺丰老板王卫义愤填膺的站出来要为自己的员工讨个公道。在社会舆论汹汹的背景之下,已经没有人关心冲突产生的根本原因了,最终以对打人者行政拘留罚款作为事件的了结。

那么如果单从这件事来看,如果顺丰小哥由于自身违法产生交通事故之后,我们都应该找顺丰的老板王卫去算账,去让他来代表违法的职工来赔偿我们的损失。但是遗憾的是,我们在后来从来没有有看到王卫再次负责任的站起来过。所有的问题都由产生问题的小哥来独自承担,再也没有见过哪怕一个基层领导出面来认领公司的责任。

所以我们也不止一次看到,由于外卖和快递小哥不断违法产生的交通风险已经引起许多人的愤怒,许多地方的交管部门就曾经约见过外卖企业,责令其要对自己的骑手严加约束。

其实,国家不敢对外卖和快递业进行严管才是问题的深层次原因

即便交管部门在社会的压力下不断的寻求从企业层面解决问题,但是所收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全国各个城市的各个街道仍然风驰电掣的驰骋着各类快递和外卖骑手,闯红灯、逆行、骑行中通话抢单,甚至你可以在北京四环主路上,时速八十公里的车流中不时会看到快递骑手穿插其中,真是险象环生。

那么我们的交管部门真的就管不了这些快递和外卖企业吗?其实不是管不了,是不能管的太严,也可以说是投鼠忌器。快递和外卖行业之所以迅速火起来,除了满足人民的日常生活需要之外还有国家层面的需求。外卖和快递确实给我们居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性,但是从国家高层角度来看,外卖业、快递业以及滴滴快车也为国家解决了社会剩余劳动力的问题,从而缓解了社会矛盾,减轻了城市的治安压力。

我们都知道,在2000年左右的国企改革中,许多下岗职工由于缺乏生计来源,生活非常悲惨,甚至有夫妻俩带着孩子自杀的极端事件发生。很多大型国有企业集中倒闭破产的城市,失业人口给政府带来的压力非常之大,同时也带来了社会治安压力的增大,这也是国家在这方面缺乏基本的应对经验所致。而如果当时国家有大量的第三产业可以吸纳第二产业剩余的溢出人员,那么就不会产生当时那么大的社会后果。

有一次晚上我叫了辆快车回家,路上跟司机师傅聊了一会,他告诉我他之前在北京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由于他们配套的那家国有企业不符合北京的环境治理要求被无限制停产,作为原材料供应的这家民营企业也随之无事可做。于是工厂给绝大部分职工放了无限制期长假,没有下岗安置费,没有月度基本工资,结果带我的这个哥们就自己弄了辆车出来开滴滴了。我问他公司停产对你影响大吗?他说没什么影响啊,我现在开滴滴比在厂子里赚的还多。

可以想见,正是由于快递、外卖和滴滴这类服务企业的出现,许多下岗的年轻人能够迅速找到替代工作养家糊口,甚至可以过的不错。这些人的再就业既减轻了社会的治安稳定压力,也降低了民众对国家的不满情绪,这正是快递和外卖企业对国家作出的贡献。

未来,国家产业升级带来的空档期,需要大量的服务业来支撑

最近关于民营企业又出了一则大消息,那就是江南皮革厂的倒闭,以及由于这家企业倒闭带来的国进民退之争,或者说中国经济倒退还是升级之争。

与之相对应的是外资企业退出问题,近几年外资撤离已经在舆论和理论界引起广泛的关注。

其实无论是民营企业倒闭还是外资撤离中国,所带来的争论基本都来自两个层面,第一是国进民退带来的国企对民企的压制,从而造成国富民贫。第二是中国经济环境持续向坏引起外资逃离中国,寻求更好的市场化国家。

围绕这两个问题产生的争论到目前仍然没有一个定论。不过从我的观点来看,民营低端制造业被逐渐淘汰,中国工业向高端发展是未来经济的一大趋势。国有自主品牌逐渐代替外国品牌成为市场的主力是第二大趋势。无论我们是否愿意看到,这两大趋势都是未来经济中的主要看点。

但是中国民营低端制造业的倒闭以及国外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撤离,都会在一定周期内对部分人员产生较大影响,由于失业的部分员工无法马上在新建的企业中寻得工作机会,甚至某些技能较低的工人将在工业制造领域处于永久的失业状态,那么就必须要有其他产业来收纳他们,否则就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而快递业、外卖行业、快车行业等纯服务类企业对剩余劳动力具有强大的吸纳能力,除了快车行业具备基本的资金以及技术门槛外,快递业和外卖业的门槛基本是0,只要你肯卖力气,下得苦功夫,一定能够获得相对不错的收入。我就听说顺丰小哥如果春节不回家,一个月的收入就能达到1.5-2万元,平时的收入也能有七八千块钱。相对于枯燥的车间生产线,外卖和快递业的工作又具有相对的弹性工作空间,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才会对快递和外卖行业手下容情,容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规矩。但是如果这些企业不能够正视企业运营所存在的问题,一旦新旧产业转型完成,或者形成新的替代行业,那么这些行业面临治理整顿的时间也就不会太久了。

个人简介
中天华溥首席专家,著名管理咨询专家,组织变革专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属建筑施工与房地产企业特邀战略、集团管控培训讲师,南开大学战略与集团管控兼职讲师,《企业软实力》杂志专栏作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