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五台山南台普济寺书匾联

吕建军 原创 | 2018-08-30 13:13 | 收藏 | 投票

  为五台山南台普济寺书匾联戊戌盛夏,山西志斌宗兄来电告知:我为五台山南台寺题写的匾联已被铜铸,并由其好友杨小勇先生从太原连夜送去安装,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回到太原,沿途还遭遇塌方,十分辛苦,让人感佩。那一刻,我的心已飞向五台山,很想即刻赶去看看,感受其悬挂于名山古寺的效果,尽管内心多少带有几分忐忑。

  一

  为圣地五台山题匾写联,是天下文人墨客的梦想。我有幸应邀为五台山题书,可谓有佛缘。在此之前,我已受邀为屈原故里秭归题写主殿“中华诗祖”暨屈原的墓碑,受邀为峨眉山皇家寺院万年寺题写了匾联等。但能在五台山留下钱氏后裔的墨痕,真要感恩先祖钱王的功德。唐五代吴越国王钱镠礼佛敬佛,建寺造塔,江南成为佛国,其孙忠懿王钱弘俶曾建造八万四千座阿育王塔,供奉各地,为天下苍生祈福,为后世子孙积福。我等今能重续善缘,实为荣幸矣。

  7月30日,我与振华宗弟、俭俭宗妹同机前往佛教五大圣地之首五台山。上海此时酷暑高温,五台山则凉风习习,气候宜人,人们称五台山为避暑胜地,此言不虚。

  五台山是著名的佛教圣地,据佛经记载,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文殊菩萨是释迦牟尼佛的左胁侍,在佛教中以智慧辩才著称,所以又称大智文殊。他顶结五髻,手持宝剑,骑坐狻猊,象征智慧、锐利、威猛,在四大菩萨中排在头位,受到世人仰慕。

  五台山也是我国唯一的青庙(汉传佛教)和黄庙(藏传佛教)交相辉映的地方。方圆数百里,由五座山峰环抱。《名山志》记载:“五台山五峰耸立,高出云表,山顶无林木,有如垒土之台,故曰五台。”五峰之外称台外,五峰之内称台内,台内又以台怀镇为中心。五台之间遥相呼应,各有其名:东台称望海峰,西台称挂月峰,南台称锦绣峰,北台称叶斗峰,中台称翠岩峰。著名诗人元好问赋诗赞曰:“沈沈龙穴贮云烟,百草千华雨露偏。佛土休将人境比,谁家随步得金莲?”

  五台山还是有传奇故事的名胜。1948年,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告别陕北,向河北省山县西柏坡挺进,途经五台山。4月9日傍晚,因大雪路阻,毛泽东、周恩來和任弼时一行登上五台山峰巅鸿门岩,当夜就宿于台司镇塔院寺方丈院。去年,我专程去那里参观,院内陈列着当年的照片,保持着当时的原貌。陪同参观的志斌宗兄告诉我,五台山很灵验,当年毛泽东也在此“求过签”。据说,毛泽东一早来到殿中,见有位老僧正为香客解签。毛泽东至前,微微躬身道:“打搅长老了……”老僧举目一瞧,见说话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气度不凡,忙言道:“何来打搅,施主求签还是拆字?”江青从香案上拿起签筒,摇了几摇,随手抽一签,看完一笑,然后递给毛泽东。毛泽东见竹签上写着“上上大吉”四个字,开怀大笑,又将竹签递给周恩來和任弼时,最后传至老僧。老僧一见竹签,眉头高耸,两眼凝视着毛泽东,言道:“施主此行平安无事,一生上上大吉。”这则故事在当地成为佳话流传。

  二

  次日,我们先去五台山中台寺朝拜。然后驱车前往南台普济寺。南台普济寺是五台山最古老的寺庙。一路群山连绵,森林茂密,风光奇丽,有点类似新疆那拉堤大草原的风光。车行山道,弯曲颠簸,爆土狼烟。途中,我们也见到一些徒步前往的朝圣者,他们头戴遮阳帽,肩背行囊,一步步坚定地前行。我向这些朝圣者投去赞许的目光,这是些用脚来丈量五座名台、方圆数百里的信徒,没有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是无法实现梦想的。

  南台顶海拔2489米,面积约14万平方米。据《山西通志》记载∶“隋开皇元年诏五顶胥建寺,塑文殊像,岁度僧三人。”南台普济寺为隋文帝诏令始建。山门虽不算宏伟,但也有几分气象。据《清凉山志》记载:普济寺明成化年间重修。明人性善诗中对普济寺有这样的赞颂:“策杖寻幽上翠巅,清凉春尽景芳妍。千崖花缀千崖锦,五顶峰连五顶天。梵刹岩毙陵日月,经堂寂寞锁云烟。真容欲睹知何在,极目苍苍意惘然。”此诗描写了南台风光之神奇秀丽。迎着清风,拾级而上,但也累人。联想到杨小勇先生等连夜将沉重的铜匾、铜联,手提肩扛地搬上山顶,再安装上去,实非易事,他们对佛祖的虔诚,对南台普济寺的敬仰,再次感动我。

  走上峰顶,眼前平坦宽阔,道边五色幡飘扬,几座高僧白塔引人注目。原普济寺内有明洪武二十年(1387)晋王、颖国公等游台碑记和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康熙五十三年(1714)修葺碑记。进门可见大雄宝殿,规模不算大,看上去像是晚清建筑,宝殿门外新悬挂的古铜隶书对联,十分醒目。铜匾联捐献者志斌兄说,这里的冬天极为寒冷,再好的木头也易损坏,他为选材伤透了脑筋,还亲自去浙江东阳选料。东阳师傅说木料最多保存20年。无奈之下,他果断地选用经得起风霜寒暑气候变化的青铜铸造。青铜对联的内容为:“‘峰高未隐菩提路,愿切方登智慧门’,丁酉仲秋诸暨学人钱汉东沐浴敬书。”青铜黑书,与自然环境比较吻合,我心中掠过一丝喜悦。我很少写隶书,少时曾临曹全碑、张迁碑等,又幸得名师任政先生点拨。但多数情况下,我写的都是比较顺手的行楷。为表达对名刹五台山文殊菩萨的敬仰,此次尝试书写隶体。落款时题写 “诸暨学人”,表达我对故乡的牵挂和热爱。在台南普济寺,我上上下下转了好几圈,看到寺庙旁取下的柱联,因经不起高寒热胀冷缩,油漆剥落,面目全非,看来志斌兄用铜铸匾联是明智之举,他做事的用心、周到、果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成功企业家的优秀品质。

  南台后排有古文殊洞,洞不深,也不大,四周洞壁乌黑,不知是否长年累月的香火烟熏所致。内有文殊菩萨塑像,也是乌黑的,看来有些年份了。“古文殊洞”铜匾上的这四个字,我用行书题写,书写时浮想联翩,一个“古”字就让人心生敬畏。遥想当年文殊菩萨在此立下宏誓、苦炼修行的场景,文殊菩萨右手执金刚宝剑,断一切众生的烦恼,以无尽的大智慧、大慈悲、大愿力,为众生开示净行法门,进入吉祥境界,受到世人崇敬。在古文殊洞当值的是位穿着青衫戴着眼镜的年轻僧人,他热情地对我说:当年文殊菩萨曾在此修行,这是一个有历史底蕴的古洞。闲聊时,他从供桌上取了一只香蕉给我,连声夸赞我题写的书法遒劲娟秀,并与我等合影留念。

  在南台普济寺的东北方,有一座高耸的宝瓶形白塔,塔基是重新修复的,从造型看,应是元代遗物。再往北眺望,远山起伏,芳草遍地,葱郁碧翠,风光无限,游人至此,如入仙境,人世的浮躁之心,一下子沉静下来。

  三

  南台普济寺主持释义亮是五台山佛教协会副会长,是一个有修为的僧人。他刚从山下接待好宾客,风尘仆仆赶回寺院,在南台迎宾客厅接待我们一行。身着短袖袈裟的释义亮主持天庭饱满,目光明睿。志斌宗兄热情地将我介绍给他,我躬身将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最早有纪年的雕版拓片作品相赠,并简单地介绍这幅作品的文化艺术价值。释义亮主持说,这件物品太珍贵了,他要穿着正装袈裟来接受,还示意助手烧制黑茶,款待吾等。

  我们赠送的作品是唐代懿宗咸通九年(公元868年)《金刚经》扉画,1900年在敦煌莫高窟千佛洞中被偶尔发现,流入英国。此作品在中国印刷史上有很高的地位,它见证了中国印刷术发展的历程:从两晋南北朝到隋唐这段时间印刷术从发明到推广应用,从写本向印本的逐步过渡。这是现存有明确日期记载,带有精美扉画的最早印本佛经,也是唐末印刷术达到相当精湛娴熟的实物证据。

  作品构图精巧,佛祖释迦牟尼坐在正中莲花座上,案几供奉法器,左右飞天旋舞,佛座两侧金刚守护。后排二菩萨,九比丘、帝王、宰官等围绕佛座前,两狮分踞左右。佛祖正解答孤独园长老须菩提的疑问。人物神态肃穆,形象生动,意境深远,刻印俱佳。在得到大英博物馆的此物复印件时,发现因年代久远,画面略显模糊,于是请画师原样描绘。尔后,乡友章国良先生,一位手艺高明的铜版雕刻工匠,将其修饰并精心拓制,同时还拓制敦煌的梵文和行楷《心经》。我则在诗堂上题写了四个大字“佛光普照”。

  听完介绍,义亮主持双手高高接过作品,连声道:“这是极为珍贵的文物,难得,难得。”接着,我们一起品茗聊叙,他说,想为本寺题书赠匾的文人墨客居士不在少数,但这是要有缘分的,感谢两位钱先生的功德善举。因门外不少居士还等着与义亮主持见面,我们几次起身告辞,义亮主持都挥手让他们先去拜佛,与我们继续话题,可见高僧对文化人的尊重。义亮主持还向我们介绍了这里的情况,说这里最困难的是缺水,曾请专家打了二次井,其中有口井已打到500米深度,依旧无法出水。冬天气候寒冷,用水又非常困难,在此修行的居士极为不易。为了改善居士的生活条件,在旁边正在建造一排禅房……

  因缘际会,不虚此行。走出普济寺山门,极目远望,陶醉在大自然赐予的清风里;打开心扉,不由地吟颂诗圣杜甫的名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文殊菩萨的大智慧洗涤着人世的愚昧和污垢,开启着人类的智慧之门。是啊,正心静意,行善积福,人生的意义才会得到升华。(钱汉东)

个人简介
笔名承迅,品牌与产业经济独立学者,职业:媒体人、品牌策划人,现为新媒体联盟副会长、杭州思享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对鹿课堂知识合伙人,有品牌策划领域文章被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全文收录。2013年经济时评《品牌立…
每日关注 更多
吕建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