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杏花烟雨青州行

刘建军 原创 | 2018-08-09 22:1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散文 杏花烟雨 青州行 

 

      烟雨三月,迫近清明时节的这个周末,一群驴友相约上清风寨逍遥行,本来打算一路爬到山顶去吃小笨鸡的,不料天公不作美,临行即细雨纷纷,及至半路,更兼春日飘雪。隔着车窗向外观望,但见雪花飞舞,微雨飘柔;再看看远处的群山,在轻风雪雨中静默着,仿佛在骄傲地冷视着我们这群远方的不速之客。

车行途中,正盘算着如此天气怎么爬山,忽有好事者提出:雨雪道滑,山路泥泞,为安全计,不如放弃爬山,直接改山顶吃鸡到农家小院,一边大葱蘸酱吃鸡,一边慢慢品酒,也不失别有情趣。此计一出,群起相应,于是大家也就放下登山的念头,心里顿时感到轻松起来。这时又有人建议:反正时间尚早,不如去黄楼花卉市场赏花。这计策顿时又引发了大家的共鸣,于是车随即改道奔黄楼驰去。

黄楼花卉市场,分列一条大道的两侧,我们主要参观的是西侧的花卉市场。一进温室大棚,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种造型奇特的山石盆景,有的用吸水石稍作加工而成,有的用用坚硬的各色石头精心雕琢打磨而成,一尊尊或立或卧,或裸石素观,或花草点缀其间,千姿百态,各具奇趣。这些本无生机的石头,经匠师们看似不经意的雕琢,没想到竟然焕发出如此的生命活力,看了让人惊叹不已。都说“时来运转”,我想这不惟是商家的营销噱头,里面肯定也会含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心理暗示。看着这些精美的奇石,心情格外舒畅,心情好自然人也就显得精力十足、思维活跃,心理的阴霾一扫而光,当然人生的转机也就蕴含其中了。我被眼前精美奇异的石材造型所吸引,一边欣赏一边拍摄留影,直接忙的不亦乐乎,以至于驴友叫了好几次往前行,都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转过奇石盆景区,直面就是一条笔直的南北通道,两侧花卉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花朵枝叶,青得枝叶逼你的眼,粉的红的黄的花如飘然灵动之仙子,紫的绿的蓝的如风韵别致之少妇,其中都大有可观者。我随着游动的人流,或驻足静赏,或选取不同角度观其态,赏其姿,品其味,思其意,一路行摄,一路喟叹,或被那些植物的造型所吸引,或为一朵花的姿容所感动,一下子就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感到眼睛都不知道该往那里看了。再看看同行的驴友,有的在漫不经心地随意观赏,有的在忙着选购中意的花草,行到一摆放观音莲的地方,见许多人都争抢着购买,我也忍不住围着一盆盆别致脱俗的观音莲看了又看,终于忍不住那一时的冲动,不假思索地就购买了两盆带了回来。

不知不觉就在花卉市场转悠了两个多小时,看看将近中午,大家带着购来的花花草草重新又上了车,一路直奔山脚下的前庄子村老潘家去吃小笨鸡。说老潘,其实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岁,一户很厚道的人家,很殷勤地招待我们在那里围坐几桌,大家美滋滋地吃着喷香的鸡肉,有的还摆上小酒,沾着葱酱,举杯把盏,觥筹交错,热闹不已。不大一会,数只小笨鸡和一些山里的小野菜,就被我们风卷残云一般一扫而光。

酒足饭饱之后,闲言不叙,大家直接上车准备归来,车到半路,看看雪停雨住,有驴友又忍不住爬山的冲动,想再爬几座山再走。于是择地停车,这时大家的意见出现了分歧,有的说路滑不好爬,就放弃了,我感觉天还行,不会再下雨,就毅然决定去爬山。我们从一座小山包开始爬起,沿途冷风嗖嗖,山上的衰草和枯枝依然在冷风中瑟缩着,但是春天的气息已然通过星星点点的绿意,向我们宣示着春天已经来临了,脚下的小草已然萌动着绿色的信息,远处的松树枝叶微微泛着嫩黄的绿艳色彩,更有一些小荠菜早已耐不住地下的煎熬,一簇簇地铺满山坡的沟沟边边。特别是一种类似狼毒花的植物,在漫山遍野还显得秃兀乏陈生机的时刻,她已经是迎风怒放了,那鲜艳的黄色,一如报春的使者,显得那么的急不可耐,显得那么的耀眼,致使我们这些山行的驴众,都不得不多看她几眼。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我们转过两个山包之后,在残雪还未消融的背风所在,我们竟然看到了许多含苞待放的杏花杏树,她白里透红,艳态娇姿,远看恰如雪花斑白,近观如同胭脂万点,独占春色却又含蓄不语,姿态矜持又令人垂怜,同行的美女都禁不住凑上去与她相依偎。看着大家激动不已的样子,我也聊发少年之情,顺手扯下一枝杏花放在眼前,兀自臭美地请人为自己照了一张映花小照,及至归来打开相机观看,一五大三粗的男人在如此鲜艳娇美的杏花丛中留影,果然显得有些不太协调。但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心是快乐的,偶尔张狂一下,即便别人不能忍受,自己也还是先忍了吧!

古人写杏花,总免不了“杏花烟雨”,当时还感到十分不解。今次青州一行,才知道杏花一般三四月间次第开放,唐朝诗人李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杜牧也有清明时节雨纷纷之说,看来三四月本来就是多雨时节,恰好杏花在此时开放,真不知道是杏花招来了烟雨,还是烟雨催开了杏花,总之我想杏花烟雨的流传,肯定也是自有她的道理了。

转过杏花林,穿越微雨露珠的小松林,视野顿时开阔起来,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宛若游龙,前行的驴友花花绿绿、斑驳黄红一字行进在山梁之上,形成一道游动的靓丽风景,给沉寂的大山带来无限的生机。近处的山岩与衰草和零星的狼毒花相杂陈,不时还有微风轻轻荡漾,清新的春天气息萦绕在身边周围,嗅着泥土的芬芳,那种心理的愉悦简直无法言表。也许是被这大山所感动,许多人都禁不住面对大山发出久违的吼叫声,吼走一周的劳累和疲惫,吼走心中的不悦和块垒,放松一下压力山大的心情,还原一个超然真实的自我。

大概用两个多小时,山行十数里,翻越十数个山包,我们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下山来,结束了今天的旅程。回头想想,今天的青州之行可谓不虚此行,雨雪交加而行,黄楼赏花看盆景,老潘家吃鸡品酒,微雨之中看杏花姿容,愉快锻炼身体,一路轻松驴行,归来各自谈感受,借用一位驴友的话一言以蔽之:很美、很滋、很爽。

个人简介
大学文化,高级政工师,曾任《语文周报》兼职编辑,苏鲁豫皖中学研究会会员,胜利油田作家协会会员,具有教育、政工和行政管理经验,先后多篇文学、管理文章在报刊杂志发表。出生在黄河岸边,工作在黄河入海口共和国最年轻的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