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故事:我的尊师是毛主席赞称“半字师”的梅白先生

周涧 原创 | 2018-09-10 13: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教师节 老师 导师 感恩尊师 

 

师恩故事:我的尊师是毛主席赞称“半字师”的梅白先生

文/周涧
 
 
         9月10日,今天是2018年“教师节”。我要说一个30多年前的一段特殊师生情缘的故事。
 
        由于时代的原因,我没有进过大学校园,学习的大学课程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完成的。1982年,时年27岁的我报名参加了黄梅县的首届(八二级)电大(广播电视大学)学习。当时,在我们县里电大学生都是脱产集中学习,电大班设在县党校,有专门老师授课,而我只能利用业余时间自学。我选读的是“语文类”专业,学习的方式是看教材和听收音机。临到一年两次的学期考试,就向单位(当时我在县水产公司财务室上班)请几天假参加考试,所以平时别人休假我就值班,把该休的假日攒起来留着参加考试。
 
       到了1985年,所有的电大课程考试都已完毕,要写毕业作业了。而我因为不是脱产学习,没有直接对应的导师,为了这事我内心很是犯愁。后来家父提出了一个建议得到了县电大工作站张树生站长的认可——远请家住黄冈专区(现为黄冈市)的深受家父敬重的一位文友梅白先生担任指导老师。梅白先生是当代杂文家、曾任中共湖北省委副秘书长、还兼任过武汉大学教授,离休后居住在黄冈。
 
        梅白先生的文才连共和国主席毛泽东都曾赞佩。据资料载:1959年,毛泽东主席在庐山会议初期,印发《七律 • 到韶山》一诗,虚心地与梅白切磋诗稿。梅白提出:“别梦依稀哭逝川”这一句应改“哭”为“咒”更好,这样诗意更积极深刻,感情也更鲜明强烈;最后一句“要使人民百万年”有口号之嫌,似有不妥。毛泽东主席欣然接受了梅白的意见,将“哭”改成了“咒”,将“要使人民百万年””改为“遍地英雄下夕烟”。改后,这首诗便成了:“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就这首诗中“哭”与“咒”的修改,当时毛泽东主席谦虚地赞佩称梅白为“半字之师。”
 
梅白先生
  
        梅白先生是黄梅人,有很浓的乡情,与家父是相知文友。1983年我们家新居落成,梅白先生亲题“澹泊居”三字墨宝相赠,它一直悬题在我家正屋大门门头。梅白先生在“文革”中坐了8年冤狱并被迫害致残,半身不遂,但对培养年轻人怀有一颗慈父爱心,在他黄冈专区干休所的家里经常聚有许多黄冈师专(黄冈师范学院)的年轻学子,跟老人交流文学、学习英语。当年我的好几篇小说习作也曾得到先生的亲笔点评。有一次梅白先生回到家乡,父亲带我前去拜访,梅白先生认真看过我呈上的几篇小小说习作后对我说:文见性格,你的文笔温润细腻,但你的名字的“剑”字显得太硬,与你性格不相符。我觉得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就从字典中选中了比较温雅且与“剑”同是四声的“涧”字,将“周剑”改为“周涧”。(此后,我凡是给报刊投稿的消息、通讯类稿件都以“周剑”署名,而凡是诗歌、小说、散文等文学类作品便以“周涧”署名。后来,随着以“周涧”署名的作品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越来越多,“涧”的名字就逐渐取代了“剑”一直沿用了下来。)
 
        黄梅县是黄冈专区所辖县之一,两地相距大约有150多公里,那时候没有高速公路,路况也不好,车程需要好几个小时。那天我专程乘车一路颠簸从黄梅来到黄冈梅白先生的住所,记得当时屋内已经坐了好几位黄冈师专前来请教的男女学生。看到我的到来,梅白先生立即对先来的几位年轻人说,这是从黄梅来的小老乡,他路程远,我要先接待他,你们先等一会儿。听说我要请他当我的毕业作业指导老师,时年63岁的梅白先生欣然应允,并幽默地说:“我是武汉大学的特聘教授,还是由李达校长签发的聘书,我担任你们电大学生的作业指导老师肯定够格!” 我的毕业作业是一篇描写我们县电大工作站站长张树生老师勤勉敬业的真人真事的报告文学,先生对该文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至今,我依然保存的纸已泛黄的当年《广播电视大学八二级语文类毕业作业》复印件,除了梅白先生热情洋溢的亲笔评语,而且封页上还清晰地记载着这样一些文字:(导师姓名)梅白;(性别)男;(年龄)63;(学历)自学成为作家、教授;(住址)黄冈地区干休所;(备注)①“作家”:见《中国文学辞典》(现代,第二分册);②“教授”:有武大李达校长的聘书。
 
          因了梅白先生热情应允担任我的毕业作业指导老师,使我排解了没有对应老师指导学业的困忧,圆了电大学习顺利毕业梦。为此我一直对已故尊师感念在心。我只是梅白先生在年迈离休后发挥余热传教的诸多求知学子其中的一位,但也是电大自学期间最渴望得到师长近距离指教的一位特殊学子,对于先生口笔亲授的扶助,内心备感鼓舞。
 
        也因了电大毕业作业对导师的求助,我与梅白先生结下了特殊的师生情缘。此后的日子,我们还有过几次书信往来,遗憾的是,时间久远了,又经过几次搬家折腾,信件早已丢失。但尊师来信中的有一段寄语我一直铭记在心。先生对我说:“人生的成长最重要的是不断求知和转化知识,而人生的价值在于你求知所转化的知识成果是否有益于社会,是否被时代所记忆!”
 
        1985年12月10日,我如愿获得了湖北广播电视大学毕业证书。这在当时本县正规大学毕业生数量并不很多的年代,毕竟也值得骄傲的。
 
        电大自学毕业后,内心里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油然而生,此后一直没有放弃与文字结缘,且学思并行,勤勉笔耕。除了年轻时陆续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诗歌、小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及消息、通讯、言论等多类别文章,到了中年以后还潜心多项学术思考,首创“第二传播”学术新论,撰著有《第二传播——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策略》(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出版)。这本学术专著,是2005年我在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现为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广告系为02级大四学生选修课《广告再传播研究》授课的课件整理完成的。《第二传播》专著正式出版后,我又接着在2006年为文传院新闻系03级大四学生选修课授课,课程的名称就叫《第二传播》。
 
        随之,我又相继出版了《企业沟通——企业公关刊物传播运作研究》(武汉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贤文生财》(武汉出版社2009年5月出版)。后来又跨界文化产品研究,创意发明了创新的知识竞奕牌艺游戏——“中华和文化牌”(简称中华和牌)及“中华节气文化牌”(简称中华节气牌),并著有《中华和牌创意研究》(长江出版传媒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最近完稿的新作《中华节气牌创意研究》也即将出版。
 
“第二传播”新论著作演绎三部曲
 
中华和文化牌与研究专著
 
        岁月流逝,转瞬30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也已是年逾六旬的花甲老者且今年刚好63岁。回首人生,值得欣慰的是,没有辜负当年尊师对一位“小老乡”后生的真诚鼓励与厚重期望!
 
        人生百态,感触万种。当年特殊的求学经历,特殊的指导老师,特殊的师生情感,它折射的是时代的印记,是长辈的温暖,是师者的贤慈,是志向的激励,是知识的传承!
 
个人简介
周涧,中华节气牌创意发明人,中华和牌创意发明人。公开出版有《中华和牌创意研究》(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其他专著:《第二传播——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策略》(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出版)、《企业沟通…
每日关注 更多
周涧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