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42万元 不足17万元吃救济

刘植荣 原创 | 2018-09-16 10: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贫困线 

美媒称,美国人口普查局2018年9月12日报告称,由于经济强劲,大多数美国人财富增加,2017年中产阶级收入上涨至历史最高水平,全国贫困率下降。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018年9月12日报道,美国2017年家庭收入中位数为61372美元,跃过6.1万美元大关,这意味着美国中产阶级收入终于超过1999年。所有收入数字都已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并以2017年的美元币值进行计算。

报道称,由于近些年经济从严重衰退中反弹,数百万美国人重新找到了工作,中产阶级家庭收入一直稳步上涨。家庭另一名成员再次工作或工作更长时间获得的额外收入是家庭收入上涨的主要因素。

美国人口普查局部门副经理特鲁迪·伦威克说:“我们发现从兼职到全职工作的转变持续出现,这或许能从一个侧面解释收入增加情况。”

人口普查局还称,美国贫困率略有下降,为12.3%,是多年来最低水平,显示大衰退带来的经济破坏正在减弱。

报道称,尽管整体经济繁荣发展,2016年至2017年没有医保的美国人占比基本没有变化,维持在约8.8%,即2850万人。美国贫困人口数量也没有重大变化,贫困率从2016年的12.7%略微下降至2017年的12.3%。

美国家庭收入17万吃救济 
“救世主”这顶高帽咱戴不起

作者:刘植荣


    在法国戛纳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六次峰会于2011年11月4日落幕。由于担心希腊债务危机会影响欧元区的金融稳定,“救希腊”成了本次峰会的主要议题。在此之前,欧洲中央银行拒绝为已有4400亿欧元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继续融资,欧盟不得不向有外汇储备的国家求援,于是,一些国家领导人就把坐在“外汇储备世界第一”这把交椅上的中国当成了“救世主”。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希腊今年6月末的公债总额为3340亿欧元,而希腊人口只有10787690 人(希腊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平均每人负债约为31000欧元。2010年底,希腊公债总额是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2.8%,到2011年底,希腊公债总额将达到GDP的162%。更糟糕的是,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德国等欧元区国家都已债台高筑,截至2011年6月底,欧元区17国一般性政府债务总额为81438亿欧元,为GDP的85.3%。在目前整个欧洲自身“造血”不足的情况下,急切渴望从外部“输血”。

  最近几年,尤其是中国GDP位居世界第二以后,外国政客频频向中国示好。英语里有句谚语“The dog wags his tail not for you, but for your bread.”(狗摇尾巴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的面包。)这块“面包”就是中国3201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国人民银行2011年9月底统计数据)。

  由于个别官员和专家非理性的盲目乐观,再加上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炫耀、吹嘘,使中国给世界的印象成了一个富强的大国,所以,全世界都来向中国“借”钱。美国塞给我们国债,非洲要我们援助,这次又轮到欧洲来套中国的钱。2011年10月17日,中国一些媒体在醒目位置刊登了题为《美国闹“饥荒”吃不起饭者人口比例是中国3倍》的文章,似乎美国比非洲还非洲。

    世界都说贫困,但贫困的内涵不一样。联合国规定:人均日生活开支2美元为贫困线,1.25美元为赤贫线。发达国家的贫困线定得更高,美国以家庭收入中位数的40%作为贫困线(根据物价涨幅有所调整),俄罗斯的贫困线定在人均GDP的40%上,经合组织国家的贫困线采用美国标准。美国2017年家庭收入中位数为61372美元,也就是说,美国的贫困线是24549美元,大致相当于17万元人民币,也就意味着,美国家庭收入低于17万元人民币就要吃政府救济。中国2009年规定的贫困线是人均年收入1196元,平均每天3.28元,比联合国的赤贫线还低59%。

  现在读者应该明白了,中国的贫困人口与外国的贫困人口无法比较,因为贫困线的标准不一样。

  我们再看看收入情况。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中国大陆人口为1339724852人,GDP总量为397983亿元,人均GDP为29706元,世界排名100位。又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中国个人收入占GDP的46%,即人均年收入为13665元。根据笔者《85%的人应该涨工资》一书的研究数据,中国居民平均收入占人均GDP的比重还不及世界最低工资与人均GDP的比值高,后者为58%。世界183个国家的最低年收入平均为41535元,最高的是挪威339132元,排在前20名的除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美国外,都集中在欧洲,中国倒数第26名,有32个非洲国家排在中国前面。

  下面,我们再看看社会福利情况。世界不少国家实现了全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连利比亚、也门、叙利亚这些国家也实现了全民免费医疗。希腊副总理塞奥佐罗斯·潘卡洛斯日前在中国访问期间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说:“我们现有的医疗系统、教育系统是完全免费的,这是个非常美妙的制度,对人民而言是实实在在的享受,在惠及所有希腊公民的同时也惠及了所有在希腊居住的人。”他还特别对中国认购希腊国债表示感谢。

  在居民收入与社会福利方面,中国再过几十年恐怕也达不到欧美现在的水平,可现在的情况是,这些居民“从出生到坟墓”一生都受到社会福利保护的富裕国家却挖空心思地向我们借债搞它们自己国民的福利。

    要知道,放贷就有风险,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2011年6月13日将希腊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B连降三级至CCC,短期主权信用评级保持为C。人们纷纷抛售希腊国债,7月份二级市场两年期希腊债券利率高达26.65%,就是说,面值100欧元的债券73.35欧元就卖掉,谁都不想把希腊债券放在手里变成废纸。

    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清醒慎重,不要被外国政府、研究机构给戴的高帽压昏头,充当“救世主”这个“冤大头”。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