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平常心待人,会活得很好

冯仑 原创 | 2019-01-16 15:4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企业家 平常心 

 

  一、企业家要拥有平常心、正常态

  昨天说了利害、苦乐、生死中能够找到一种觉,找到一种思考的方法、自处的方法、令我们心安的方法。冯仑:心离钱越远,钱离口袋越近。

  但问题是,我们在没觉的时候,怎么能够逐步地接近“觉”这件事情?

  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平常心、正常态”。这六个字很重要。

  一个人什么时候开始犯错误呢?没有平常心的时候。

  没有平常心的时候大部分是什么处境?成功的时候。

  所谓成功的时候,就是自以为能力超出了所有人,把别人对你的评价、吹捧都当真了。

  我发现很多人创业到一半的时候,平常心比较少;而最成功的创业者像马云、王石、柳传志,都是特别有平常心。

  很多的创业者都把融资成功当成了伟大业绩,这跟海南发展早期有几分相像。

  海南发展早期,企业野蛮生长的时候,叫做以老板为市场,以银行为客户,以贷款为收入,以调账为经营,以笼络为管理。

  什么意思?就是说当时所有的公司都吹捧老板,把老板当市场,只要老板高兴就好。

  以银行为客户,叫诱款,就是引诱的诱。

  以贷款为收入,就是公司贷到一笔款,就算是收入。

  到下次贷款的时候,没做什么生意,就以调账为经营。那时候没有联网,也没有软件,手工账调来调去。

  最后一旦有人告状,就是给点钱赶紧走,叫以笼络为管理。

  所以那时候贷款多的人都特别牛,债多的人也很牛。

  我们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就是学先进。

  在学先进的过程当中碰到了很多人,最有意思的是:

  当时以牛逼态度对待我们的人,现在都过得不好,但是以平常心对我们的都活得特别好。

  当时海南有一个很牛的老板,他的办公室极大,他坐在墙那边的大班台上,我们几个年轻人挤在一个小沙发上,离这么远跟我们说话。

  他讲了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他说怎么锄大地、打牌,锄大地的“玩法”就两个词,落井下石、以邻为壑。

  他就教我们这个,意思是说你们还太嫩,没有经验,你们好好学这个。

  结果怎么样呢?他的员工全学会这个了,泡沫来了全举报他,落井下石。

  你看,就是这些很厉害的人,厉害到了把这些坏事都教给你。

  当时我们还到深圳见了王石。

  王石也不请我们吃饭,就喝白开水,然后不停地教育我们学好——要怎么样正视合作当中的利益基础,要怎么应对你们之间矛盾,要有理想、有情怀。

  谈了大概两三个小时,我们心里听着确实都挺有道理,但是有点不服气。

  我们觉得我们几个在一起都是为了理想,不可能吵架,就像新婚的夫妇都不认为自己会离婚一样。

  但是王石知道会变的,所以他就告诉我们,以后你会经历什么。

  当时我们还去了深圳另一家公司,那家公司的老总腿跷在桌上,边上沙发上坐着几个抽烟的人。

  进去之后以为进到了一个寨子里,那个人就跟我们讲怎么吃喝、泡妞,晚上带我们去了夜总会。

  我们才知道还可以这样做,可以这样乱七八糟,活得还挺热闹,但是这个人没多久就被抓起来了。

  当时我们还去北京约了柳传志,柳传志刚听说海南炒房炒地的事,他说:

  我正想请教你们一个事,我过来,你们别过来。

  于是他带着他的团队跑到我们公司。

  他说:

  先不说别的,我先请教你,说你们怎么能像孙悟空那样横空出世,在海南一年挣的钱就比我们前面这么多年都多?

  弄得我们还有点懵。

  从那以后,我们大概每半年跟联想的团队交流一次,我也跟柳总成了好朋友。

  所以为什么我对柳传志和王石很尊重?

  不是因为他们后来都很厉害,而是因为在我们1992年、1993年拜访过的这些公司中,只有这两家公司还活着,而且当时都是对我们特别好、特别认真。

  在和王石谈过的三四年后,我们确实遇到了他说的那个问题,就是合伙人之间吵架、分家。

  这个时候我想起王石说的话,打电话给王石,王石乐了,说:

  看,我果然说中了吧?行,我过来。

  然后我们俩就在北京聊了一下午,从那以后也经常向他请教。

  所以你仔细看,他们都非常有平常心。

  王石从来不搞特殊待遇,以前都是一个人出差,从来不带人。现在需要有一个人照顾一下,因为他68岁了。

  乘飞机你安排VIP贵宾通道他就生气,他要正常排队,不走VIP,到今天为止,一直都是这样。

  修行从开始到结束,一般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修正经正常。

  所谓正经正常,就是到主席台上就正经,回家了穿汗衫、吃饭、聊天,这叫正常。

  但是很多人连这个都做不到。

  主席台上装,到朋友那儿还装,这是光正经不正常。

  二、平常心、正常态的重要性

  那么在正经正常之前修的是什么呢?修的是吃饭、睡觉。

  就是一个人能够不管风吹雨打、天崩地裂,能够吃得下饭、睡得着觉。

  把觉睡好,这就很不容易了,只有惯看秋月春风,对一切都释然,才能修到这个程度。

  所以你看各个宗教,都是从吃饭、睡觉开始修行。

  吃饭睡觉之后才到正经正常,正经正常再往上是修是非善恶,你会自己建立自己的是非标准。

  用生命、用一切去证明我坚持的是对的,这种人就太牛逼了。

  对全世界的是非你都不认为是对的,比如穆罕默德建立了是非标准,释迦牟尼也建立了自己的是非标准,马克思建立了自己的是非标准。

  最牛逼的人都想建立一个自己认为的是非标准,让全国、全世界的人都信。 

  而你修的过程,是从吃饭睡觉开始的。

  那么,不正常是怎样的呢?

  你不正常,你就会装。

  你一装就跟别人有距离,于是接触不到真实;接触不到真实,你就看不清真相;看不清真相,你就不能得到真理。

  你就看不到事情背后的一面,你只看见对你好的、装的那一面。

  所以德国有一句谚语特别有意思,叫做“脸掉在地上,人就自由自在”。

  什么意思?当你脸掉在地下的时候,所有人对你都是真实的;当你脸没掉在地下的时候,所有人对你都是吹捧的,所以你看不到真相。

  怎么能看到真相呢?

  你一定要有平常心,平常心以后才有正常态。

  正常态就是你做事都是很正常的,吃饭正常、睡觉正常,跟人打交道正常,都正常了,你就能看清楚很多事情、很多人,就会知道很多真相。

  所以我一直觉得,说正常的话,是你接近真相的第一步。

  我有时候觉得特别累的一件事,就是去到一个地方,有一些重要人物像接见一样往那儿一坐,还放个麦克风。

  这时候说的全是不正常的话,或者说在那个场合算是正常,但是都跟我们平时这样说话就不太正常,所以就比较辛苦。

  有一个明星很有意思,大家看他在电视、电影上很会说话,结果有一个节目让他去做,节目前面有二三十分钟一个人站在那儿讲,他说我害怕。

  编导就说,都到了别害怕,就说二十分钟。

  他说我不行,我实在不行。

  人家就问为什么?后来他说,我从来没有这么站着,当着这么多人说话。

  你仔细想演员很少有这个机会,对着几百人说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他平时聊天为什么挺好的,在记者面前,那是正常说话。

  但是到那儿以后,是介于正常与不正常之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得说鸡汤,你得励志。

  这种介于正常与不正常之间的情景中,他就不会说了。

  所以后来主办方给他写个稿让他背,因为他背台词比较厉害。

  三、平常心、正常态的表达过程

  所以这也是人生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你怎么样能够拥有平常心、正常态,可以说正常的话,这是你能够达到“觉”的很重要的一步。

  为什么呢?过去古人讲过一句话:

  口舌以代心,文字以代口舌,辗转阻碍,不知相去凡几。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一个人的内心所想变成文字的时候,损耗多少取决于你的词汇量。

  比如说关于这个天气,我可以用二十个词说这个天气,但可能一个农民就两个词,亮了、黑了。半亮、黄昏、拂晓他不知道,他词少。

  词少的人损耗非常多,交流的时候你很难跟他更细致的交流。

  所以人和人交往的困难就在这儿,每次损耗很多,而接收的人在还原的时候,又有损耗。

  比如红色,红有多少种?浅红、绛红、桃红,各种红。

  如果接受信息的人脑子里只有两种红,你说了七八种,他不知道什么叫绛红,他也不反应,到他那儿回来更损耗,你更不知道。

  正常说话什么意思呢?

  所谓正常说话,就是大家说的词汇都是一样的,然后接收的程度高,损耗少,接收的信息量大,反馈的信息量也大。

  装着不正常说话,其实你内心的想法已经被扭曲了,损耗掉了很多,别人接收也接收不了多少,所以这就叫鸡同鸭讲。

  正常说话最重要的就是让你的词汇信息不衰减,对方接收不走样。

  我本科的同班同学张维迎是个经济学家,我们同学聚会时调侃,我们班就出了两个会说话的人。

  一个用他们村把天下的经济学都说清楚了,张维迎经常拿他们村里的事说事;一个拿下半身把天下的事给说清楚了。

  你看用村里的事去解释经济现象,大家都懂,用人性去解释天下的事,大家也都懂。

  所以保持你说话的情景、场景,现在我们叫状态、词汇、事物足够多、足够正常,对方能接收的量也很多。

  这样的话你交流之后不走板,然后你才能够触摸到这个“觉”的部分,你才能触摸到真相。

  四、非平常心、

  非正常态带来的恶性后果

  当然,经常有人提起我说过的一段关于“企业家和女明星”的话。

  这是我们办公司以来看到的很有意思的情况。 

  多年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在一个项目开盘的时候,拉我们去站台,当然我们站台不会给我们钱的。

  那个时候还请了一个当时特别红的女明星,给人家98万,45分钟。

  不久后他追上人家就经常给我们炫耀,像买了一个特别好玩的东西一样,有了一种成就感、虚荣心。

  这就让他自己开始慢慢的不正常了。

  大家知道,商场是简单、重复、无趣、无聊的,所以自古商人都是重利轻别离。

  商人不是很有意思的人,尤其是你在制造业里,每天埋头在车间、厂房里,一般不是太有意思。

  明星这个场我们叫名利场,浮华、虚荣、感性、冲动。

  做生意最忌讳的是什么呢?是感性、冲动、浮华、虚荣。

  做生意不能虚荣,我们该下跪下跪,该弯腰弯腰,该求人求人,有什么可牛的?

  买卖这事求人不算丢人,每一个人都得求人。

  所以当一个老板踏踏实实地、低俗地、哪怕无趣地天天开会、算账、给客户解决难题、跟员工谈话,这是正常态。

  但他突然把这些事抛掉了,跑到不正常的那个场里,天天跟着那些人装成功人士,不装还不行,这样企业能办好吗?

  我亲眼看到过这样的事情。

  当大哥开始追逐明星的时候,兄弟就在背后不爽。

  跟了大哥这么多年,发个奖金、给点钱还计较;他泡个妞,给人买个车几百万,我们在他心里还不如一个妞。

  那就离心离德了。

  你想,当你的这种行为开始出现的时候,自己脑子混乱了,周围的人也离心离德了,这公司能不垮吗?

  所以我说企业家不可能泡女明星,原因在这儿,倒不是说我们歧视哪一类人。

  女明星既然是明星,实际上就变成了一个奢侈消费,像一个消费品一样。

  我们说文艺工作者,这是上班的,叫工作者;演员算是一个职业,然后到明星,不管男明星、女明星,都是个消费概念。

  消费品有必需品和奢侈品之分,明星属于奢侈消费,奢侈就是为了面子活着,而不是为了里子活着。

  你买个LV,这种包,装东西,好装吗?

  有人说LV包包是天下装东西最不方便的包包。

  可能无印良品是比较好装,它解决一个功能性问题,但是LV、爱马仕都是牛逼给别人看的,经济学上叫炫耀性消费。

  它的功能不是装东西,是为了让别人看。

  所以需要不需要呢?

  社交场合还是需要的,这是一种语言,但是你不能把它当真。

  你要把它当真了,你就把自己给蒙了。

  如果你有正常态、平常心,你就知道,到这个时候人家都这样,咱也这样,但是回家还是正常的,平时你该干嘛干嘛。

  这样你才能够逐步接近于事情的真相,感觉到世态炎凉,看清人类的本质。

  人世间有多少不好的事呢?

  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悲恐惊。

  人做的坏事一共有十几种,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懒馋赚奸猾,十五种,不要拒绝了解它,这都是正常的,正常的社会里就有这些东西。

  所以你如果接受了这些正常,你回过头来才知道哪些值得珍惜,痛苦和快乐怎么转换,是非怎么判断,你就自由了。

  所以我们还是要继续在觉知上修行,也希望大家有更好的收获,谢谢!

个人简介
生于1959年。现任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是万通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万通国际集团高级董事。
每日关注 更多
冯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