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普选制对委内瑞拉是一种祸害?

文武 原创 | 2019-01-25 21:39 | 收藏 | 投票

 

英语中有一个词,deserve.常见例句:You deserve it.一些人对这个词理解不到位。本人英语虽不咋的,但是对于这个词还是有感觉的,可举例解释一下。

 

柏拉图《理想国》:“一个国家样式的方方面面都隐含在它的人民中间。”

 

John Stuart Mill《代议制政府》的智慧语句,值得反复体悟:

 

“如果我们试行自问,好政府在其所有的意义上究竟依靠什么原因和条件?我们就发现其中主要的是作为统治对象的那些人的品质。如果人民的道德情况坏到证人普遍说谎、法官及其下属受贿的地步,程序规则在保证审判目的上又有什么效用呢?如果人民对市行政漠不关心,不能诱使忠实而有才能的人出来管理,把职务交给那些为谋取私利的人去担任,制度又怎能提供一个好的市行政呢?如果选民不关心选择最好的议会成员,而是选择为了当选而愿花最多的钱的人,最广泛普及的代议制度又有什么用处呢?如果人民是那样爱嫉妒,只要有个人可能获得成功,那些本应和他合作的人却形成默契,联合起来使他归于失败,这样的人民怎能以相当健康的方式进行政府管理或任何共同的事业呢?每当人民普遍倾向于只注意个人的私利而不考虑他在总的利益中的一份时,好的政府是不可能的。”

 

确确实实:“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如何防止为别人的错误埋单?或许,除了逃离,别无他法。而逃离,无疑又提高了不成熟的政治支持者们占据总人口的比例。

 

委内瑞拉1939年中央银行的成立、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工业国有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查韦斯对法院权力的限制,对军权独立性的侵蚀,对独立媒体的禁止,对私营企业的征用,导致了委内瑞拉必然的灾难。委内瑞拉早已经不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才有经济危机,非市场经济只有政治危机。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从1939年就已初露端倪。马杜罗不过是这一切的替罪羊。

 

委内瑞拉、哥斯达黎加和哥伦比亚,是 1977 年拉美仅有的三个民主国家。至今仍是。委内瑞拉一直保留着普选制。(当然,仅仅普选制是远远不够的。)20185月的委内瑞拉总统选举投票,是合法的,也体现了大多数民意。20092月查韦斯获得全民公投通过,修宪取消了总统任期次数的限制,查韦斯得以无限期连任,第四次当选为总统。查韦斯第四个总统任期都是合法的,马杜罗第二个总统任期怎么就非法了?马杜罗是委内瑞拉合法的民选总统,正如马克龙是法国合法的民选总统。委内瑞拉有三百多万人口,而上街的也不过几十万人口。几十万人的反对并不构成对其合法性的否定。法国近三十万人参与的黄背心抗议运动,黄背心们闹腾这么久,马克龙咋还不下台?美国总统川普咋还不宣布支持和承认某法国临时总统?

 

郑永年说:“除了基本国家制度,选举民主的有效运作还必须充分考量到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文化因素。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说,选举民主是西方特有文化的产物。”①“正是因为任何行为都具有文化意义,所以不能简单地把一个社会的政治技术(包括投票)引用到另外一个社会。”②“选举民主运作良好的大都在西方文化圈。”③他的观点,实际就是文化决定论。在郑永年看来,民主社会是否成功,最重要、最根本的一点,是其文化因素。按照郑永年的逻辑,似乎,基督徒占据人口的比例,是判断一个社会是否成功的经验性的标准。到目前为止,经济发达的社会,基督徒都很多。

 

对于非西方文化圈而言,显然,这是一个大大的坏消息。然而,这个说法,实际上是经不住推敲的。委内瑞拉,正好提供了一个对这种貌似科学的观点予以证伪的实例。委内瑞拉绝大多数人是天主教徒。或许,有人会说天主教在基督教三大分支之中有些特殊。然而,与之类似的天主教占主导的国家,还有: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卢森堡、奥地利、爱尔兰、波兰、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立陶宛、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西班牙、葡萄牙、列支敦士登、摩纳哥、圣马力诺、马耳他、安道尔。即便是美国,其天主教徒占据总人口的比例也高达35%

 

文化对于现世生活的影响力,实际有限。在严重通货膨胀而食物匮乏的情形下,委内瑞拉的天主教徒们同样纷纷杀死宠物猫狗改善生活状况。那些街头公然杀人的委内瑞拉人,也同样是天主教徒。问题并不在于文化。问题实际在于普选制自身。

 

假如民主推行到金庸笔下的江湖,要不要给丐帮以选举权?我认为给这帮人以选举权是不妥的。因为这帮人自身并不创造财富,他们要活下去,完全只能依靠吃大户、打土豪、分田地,甚至是均贫富,迟早将一个好端端的民主社会给搞垮。

 

普选制实际是一种错误。选票政治并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正如在资本或权力的控制下,舆论不能成为民众的喉舌。西方民主制度从来就没有健全和完善到完美无缺的程度。桑塔亚那说过:“凡是忘掉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迫害过包括爱因斯坦、弗朗克这样的物理学家和哈伯尔、瓦尔堡这样的化学家在内的许多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屠杀了至少500万犹太人、80万吉卜赛人、200万波兰人、600万苏联战俘和平民的希特勒纳粹政权,应对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负担部分责任的法国政府,发生了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惨剧的卢旺达政府,都是民选政权。我想象不出还能有什么样的罪恶能够盖过这些发生在这些所谓民主国家的真正令人恐怖的罪行。

 

不但对于委内瑞拉是如此。甚至于,可以说,普选制已经成为世界乱象的根源。川普为什么要阻止弃暗投明的难民们投奔美国?这可是天下归心啊,怎么就不能周公吐哺?不但因为这些难民会带来犯罪等社会问题,更因为一旦这些移民日后获得选举权,他们所带来的政治观念,将侵蚀美国公众所原本具备的正确价值观,在他们的生育率高于现有美国人的情况下,迟早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使之现有美国人为他们在选举活动中的错误埋单。

 

已经不再参与经济活动的老年人,依靠社会福利生活的弱势群体,依靠男人提供经济来源的女人们,啃老的宅男宅女们,其实已经脱离真实世界,对于国家经济也没有作出其应有的贡献,理所应当的剥夺其选举权。未满18岁却已经参与经济活动的少年,哪怕才9岁,也应当赋予其选举权。

 

注:

①②③郑永年《中国改革路线图》55-56东方出版社.2016.1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