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就是美国的堂.吉诃德

文武 原创 | 2019-01-26 19:5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美国 特朗普 堂.吉诃德 

特朗普的对手们,最初便瞧不上特朗普这么一个对手。何须认真对待?于是各种撒泼耍赖恶搞,包括行为艺术。直到去年末,才发现这家伙似乎不简单,这才“放大招“、“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这不,高调的特朗普,也被逼迫得关闭美国政府一个多月,创造了一国元首关闭一国政府的世界纪录,且事儿还没给办成,心愿未了。

 

在特朗普的对手们看来,特朗普就像是堂.吉诃德一样。这都快散架的老头,还能蹦跶到什么时候啊?建什么墙啊?建设边境墙,跟秦始皇修长城一样荒唐。“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纯粹是瞎折腾!把风车当作怪物,自己吓唬自己。

 

你越是禁止,就越是说明你被禁止的事物有吸引力。禁止的事实,即为吸引力的证明。越禁止就越禁止不了。比如,晚上在墙下挖个洞,钻过来,你怎么办?

 

柏林墙禁止了东德人逃往西德?

 

怎么没人打洞进入委内瑞拉?

 

政府服务,也是一种市场。在服务与服务之间的比较中,被服务者,会有一个大致的信息比较和内心判断。优秀的服务者,总是会以消费者选择偏好的方式脱颖而出,使之人群如水流,形成为一个众望所归的方向。正所谓弃暗投明。既有周公吐哺,勿怪天下归心。

 

最好的办法,就是降低吸引力,将美国变成一个乌烟瘴气、互害成风的国家。这样,你哪怕拿钱奖赏,也没人肯上当,而本来在此的,也纷纷退避、逃离了。

 

世界历史走到今天这一步,发达国家必须担负起先富带动后富的责任,否则,你自己也没法独善其身。

 

海涅谈童年时候阅读《堂.吉诃德》的内心真实感受:“这位可怜的英雄给命运播弄得成了个笑柄,可是我以为这是理所当然。遭人嘲笑,跟身体受伤一样,都是英雄的本分;他遭人嘲笑害得我很难受,正像他受了伤叫我心里不忍。”

 

《堂.吉诃德》真正的伟大之处,不是笑料百出的故事情节,而是通过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反复自嘲,曲折体现出的理想主义精神。

 

《堂.吉诃德》问世以后,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够超越它。《堂.吉诃德》实际是对理想主义者一曲永恒的赞歌。塞万提斯创造了人类文学史上最伟大的文学艺术形象!堂.吉诃德是人类精神长河之中不朽的典型形象!伟大的作品,都创造了伟大的主人公,都能够让我们在现实和历史中找到其人物模型。

 

.吉诃德这样一个人物形象的存在,并非仅仅作为可供嘲笑和愚弄的人物典型。恰恰相反的是,堂.吉诃德成为未来无数代人共同的朋友,只因为大家都有过类似的理想,难以实现。与堂.吉诃德相比,相同的是,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类似的理想;不同的是,堂.吉诃德是虚构的小说人物,而我们却是现实存在的人物。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