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与大国兴衰

祁斌 原创 | 2019-01-29 12:0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资本市场 大国兴衰 

   2018年,“中美贸易战”的硝烟中,西方世界出现“中国威胁论”。翻开《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我们可以看到,100年前的世界正在流行“美国威胁论”。历史总是不乏惊人的相似之处。了解历史,有助于我们穿越现实的迷雾,照亮前行的道路。

  《伟大的博弈》是一部讲述华尔街历史的著作,展现了华尔街和纽约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大资本市场和全球金融中心,以及与此相伴相生,美国经济和社会从原始混沌走向现代文明和第一大经济强国的历程,跨越了350多年的时间维度,呈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研读华尔街和美国经济的历史,能够帮助我们把握时代的脉络和世界的走向,探索中国资本市场和中国经济的崛起之路,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00年,我离开华尔街,回国加入中国证监会,参与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和改革中。作为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年轻的中国资本市场面临着改革和制度建设的巨大挑战,社会各界对于这个市场的看法和期许也千差万别。而中国资本市场上每天演绎的博弈和悲喜剧,在华尔街的早期,甚至今天的美国资本市场上都能找得到他们的影子。在实际工作中,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应该将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市场——华尔街的历史全貌介绍给中国读者。2003年起,我对美国金融经济历史学家约翰·戈登先生的The Great Game, The Emergence of Wall Street as A Great Power(1999)一书开始了近两年的翻译和整理工作。2005年1月,《伟大的博弈》中文版的首版正式出版。2011年1月,在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中,《伟大的博弈》中文版的珍藏版出版。截至2018年12月,《伟大的博弈》中文版的首版和珍藏版共计印刷了85次。

  《伟大的博弈》的读者范围显然超越了金融或资本市场专业人群。其被广泛阅读的背后,是中国读者对中国社会现实和未来的关切,对人类社会基本发展规律的探索,对美国迅速超越欧洲列强并长期保持领先优势的深层次原因的探究,以及对我们怎样借鉴美国和华尔街的经验和教训,更好地建设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思考。

  美国建国之初,如何将广袤而荒蛮的北美大陆迅速联结起来,在依靠马车和步行的时代,是个无法想像的艰巨任务。从19世纪上半叶开始,华尔街支持运河和铁路的兴建,将美国早期相互分割的区域经济体连接在一起,第一次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经济体。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假如依靠单个资本积累到能够修建铁路的程度,估计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通过股份公司集中资金,转瞬间就把这件事完成了。”到19世纪末期,美国的钢铁、化工、橡胶、石油、汽车等产业依托华尔街的融资和并购活动迅速崛起,一举完成重工业化并超越欧洲列强,产生了通用电气、美国钢铁、通用汽车、杜邦等世界级企业。千百万人在资本市场这个博弈场中低买高卖追逐自己的利益,客观上推动了美国社会资源的市场化配置,华尔街得以成为全球第一大资本市场,纽约得以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美国得以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经济体。在美国经济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每一步背后,我们都能够看得到华尔街的影子。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太平洋舰队仅有的三艘航母恰巧不在港内,得以侥幸逃脱。但到1942年,美国已经拥有了约50艘航母。它们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华尔街支持的美国经济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到二战末期,美国已经拥有了逾百艘航母。大国崛起离不开资本市场的强有力支持。在国家和世界命运的转折点,资本市场的强弱可以是决定性的。

  20世纪50年代,在昔日“淘金热”造就的旧金山南部郊区的农场中,斯坦福大学的两位年轻人创立了惠普公司,这一片原本以果园为主的山谷随后演变成为至今仍然独步天下的全球高科技圣地——硅谷。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美国的创业者们与华尔街的结合创造了无数的奇迹,推动了个人电脑、通讯、互联网和生物制药等新兴产业的出现,培育了微软、思科、苹果、甲骨文和亚马逊等一大批世界级公司,并使得美国成为创新大国。

  1930年代,通用汽车首任总裁威尔逊主张鼓励工人用养老金来购买股票,当时美国的右翼人士问他:这样工人不就会成为资本家了吗?威尔逊回答说:正应该如此。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是社会化大生产和极少数人占有生产资料的矛盾。1929年,美国拥有股票的人只占2%,而今天,已经有超过50%的美国人拥有股票。1980年代,美国推出了401(K)计划,数千万美国家庭将养老金源源不断地投资于资本市场并与其实现了良性互动和协同增长,每个家庭养老金账户的平均财富与道琼斯指数在过去几十年中的相关系数超过90%。《伟大的博弈》的作者戈登先生认为,在过去100年里,美国社会发生的最深刻社会变化是,更多的人成为了“资本家”。在一定程度上,资本市场实现了股份的高度多元化和社会化,有助于缓解社会矛盾,实现共同繁荣。

  正因如此,《伟大的博弈》所讲述的历史,不仅仅是一部简单的美国金融市场或资本市场的发展历史,其背后既折射了美国经济与华尔街交互作用并共同崛起在世界舞台上的变迁历史,也全方位地揭示了与此相伴相生的美国社会从原始蒙昧和混乱腐败走向现代文明的演进历程。

  《伟大的博弈》同样启迪我们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些基本规律。

  华尔街跌宕起伏的历史表明,金融市场必须与实体经济相互结合,凡是两者结合得比较好的时候,就会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则就离危机不远。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两次危机正源于此,也证明了放任自流的金融和经济发展模式会给无数人带来灾难。在1920年代,一战后美国经济的复苏催生了股市的繁荣,也带来了全社会的疯狂投机,加之监管的缺失和过度自由的经济发展模式,造就了1929年的股灾。2000年前后,华尔街在高科技泡沫、房地产非理性繁荣和过度证券化的催生下,再次踏上了不归之途,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几乎在瞬间波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十年后的今天,很多国家仍然未能走出这场危机的阴影。

  华尔街的历史也告诉我们,资本市场走向成熟是一个曲折的过程。早期的华尔街是一片蛮荒之地,投机盛行,欺诈猖獗,法律缺失,监管缺位。在19世纪“运河股”和“铁路股”的投机狂潮中,很多发行的股票纯属欺诈,项目从未动工;而过度投机和过度建设又使得很多建成的运河或铁路从未启用。而那个时代的美国社会,深陷腐败的泥潭中,股市的庄家往往与法官和议员相互勾结,翻云覆雨,兴风作浪。这些都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制度的完善而逐步得以改变的。

  《伟大的博弈》还讲述了一个危机带来变革的经典案例。1912年,“泰坦尼克号”触礁后发出求救信号,很多在相邻海域的船只却因为无线电报务员睡着了而未能收到信号,致使本可得救的大量落水者最终被冰冷的海水吞噬。悲剧发生后,国际社会制定了加强北大西洋海域航运安全的公约,要求每一艘船只必须有至少一位无线电报务员醒着。这一制度的进步,使得在随后的一百多年中,人类社会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悲剧。金融市场的历史也是如此。正是1929年的股灾,带来了罗斯福的“金融新政”和现代金融体系的基本监管和法律框架。同样,也正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得人们认识到需要对过度创新加强约束和监管,并寻求全新的全球治理体系。

  借鉴美国历史上过度自由的经济体制和华尔街早期缺乏监管的发展模式的危害,也汲取前苏联僵化的计划经济带来的国民经济崩溃的教训,中国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中国资本市场也在市场化改革的持续推进和监管体制的不断完善中发展壮大。今天资本市场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有力地支持和推动了中国经济社会的改革和发展。

  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经济社会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迫切要求我们加快资本市场更高水平的改革开放,为全社会的发展创新提供强大的活力和动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了解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借鉴其经验,吸取其教训,洞悉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发展规律,尤为重要。

  《伟大的博弈》的中文版并不停留于对英文原版的准确翻译。戈登先生的原著出版于1999年,2005年中文版首版出版时,我邀请戈登先生续写了期间发生的2001年的911事件。2011年的中文版第二版中我和戈登先生共同增添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随后的金融改革等内容。此次第三版中,我邀请戈登先生续写了特朗普当选等最新的重大事件,并编辑整理成为新增的第17章和《尾声》。《伟大的博弈》英文原著没有任何注释,在中文版中,我加入了数百条注释和阐释性文字,以帮助中国读者更好地理解原文的内容和当时美国经济社会的背景。在每章的正文前,我提炼整理了“译者题注”和“译者导读”,以便读者能快速准确地了解该章的要义。第三版相对于前两版是一个全新的改版,前后耗时近两年。除了对所有译文和导读进行了全面的校对和修订以外,我添加了上百幅照片,其中一些是在造访纽约和华尔街的间隙拍摄的,一些是从视觉中国购买的。我也挑选了每个章节中最为精彩的一些段落,穿插在正文中,以增加读者对其的关注度并提高阅读的趣味性。此外,我整理和撰写了《荷兰鲜花市场与资源配置》和《汉密尔顿与杰斐逊之争及美国的政党演进》等几十个专栏,补充到原著中。希望这些对历史的提炼和总结,能使得本书成为读者学习经济和金融的工具书,并帮助读者更好地寻找历史的脉络,把握其规律并照应现实。

  《伟大的博弈》第三版的修订,得到了戈登先生的鼎力帮助,也得到了我的很多朋友和同事的大力支持,他们中的很多人利用业余时间帮助我整理和修订了书中大量内容。他们分别是刘烜、殷索亚、胡越、王尔康、黄卫东、查向阳、周宇、黄伟斌、毛克疾、王蕴哲、王美真、李丰也、李加宁、王林晚、李则安、孙美芳、刘世盛、尹钰、顾兆安、桂莅鑫、郑凯、衣然、唐泽龙、崔立、董士君、范雅婷、朱钦琦、王锦、吴撼地、杨忠良等。尚福林先生、易纲先生、吴晓灵女士、常振明先生、梅建平先生等分别为本书的前两版作了序、跋和推荐语。视图中国的梁军女士帮助提供了大量图片,林广、张瑞津两位先生帮助绘制了本书中的曼哈顿和伊利运河两张地图。中信出版社的王斌先生和章文、王颖女士为本书的出版提供了帮助。在此对他们表示诚挚的谢意。从《伟大的博弈》的首版至今,我得到了很多师长、领导、同事、朋友、我的家人以及千千万万的读者一如既往的支持、帮助和指导,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1792年,纽交所成立。时年乾隆57年,正值康乾盛世的巅峰时期,但闭关锁国的清王朝对大洋彼岸蛮夷之地发生的变化毫无所知,而后者因武装了先进的经济金融制度而蓄势待发。

  同治8年,即1869年,最后一支使用太平天国年号的残余捻军被消灭。同年,高盛公司成立,并将在随后的100多年中伴随着美国和华尔街的崛起成为全球最重要的投资银行。

  光绪34年,即1908年,离清王朝的轰然崩塌还有3年。这一年,通用汽车成立,并将在半个世纪后成长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公司。

  1978年,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大幕。1990年,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相继成立。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表示,“股市、证券,是不是资本主义特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的试”。同年,中国证监会成立。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扩大开放资本市场。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汽车量超过美国。2017年,中国A股市场加入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今天,中国经济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资本市场为世界第二大资本市场。

  这些历史对照节选自我编辑整理在中文版每章后的“同一时代的东方与西方”。跨越数百年的东西方对比,让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中华民族在近代沉痛错失的历史轨迹,以及历经沧桑后在世界舞台上重新崛起的宏大趋势。

  2018年,中国隆重庆祝改革开放40年,习近平总书记宣布中国进一步向世界开放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年轻的中国资本市场正迈着坚定的步伐,推动着中国经济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并不断融入国际金融体系,与华尔街交相辉映,演绎着中国版的“伟大的博弈”。谨以本书的出版作为纪念。

个人简介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央党校客座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祁斌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