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与文化

徐国进 原创 | 2019-01-29 12:0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文明与文化 

 文明与文化

 

人类是地球上唯一的文明之光。也就是说,自从人类在地球上诞生之日起,地球便注定成为宇宙中的一个承载着智能生命的星球,即承载着人类文明的星球。

人类生命与自然界的关系问题,这是一切自然科学、宗教与意识形态需要探讨和解释的根本问题和永恒问题。然而,人类的全部历史,却几乎是沉溺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中不能自拔,并且严重忽视人类与自然界的真实关系。其实,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才是人类生存第一位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之上,人们相互之间才结成不同的社会关系,其中男女两性关系以及劳动组织关系是最基本的关系模式。人类只能按着自然界的面貌和构成而进行创新,并且由此改善自身的社会生活。

人类是社会文化的创造者,同时也是文化的结果。人类在社会生活中的一切言行,都是特定的文化现象,并且表现着一种文化观念。因此,可以说,文化是人类一切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表现。文明包含在广义的文化形态之中,是文化的实质,是对人类生活带来幸福的最直接的因素,并且是创造人类幸福生活的动因。

从广义而言,人类的一切社会言行都属于文化的范畴,因为人类的言行不仅出于本能而是主要的来自于社会规范。文化是多元化的形态。其中符合文明的成分才是对于人类的社会生产和生活有益的因素。也就是说,决不是一切所谓的文化都是符合社会文明需要的文化。有助于人类探索、认知、开发、利用自然界客观物质环境的文化属于科学的范畴,有助于人类获得幸福生活的文化才是文明的文化。

文字的诞生并且运用,是人类文明的一个实质性飞跃,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最重要的里程碑。人类的语言是伴随人类生命在地球上的出现而存在的,因为发生时一切动物的本能的生命素质。而由于大自然把智力赋予到人类的头脑中,在地球上的生物链中,只有人类把自己的语言发展为文字,并且运用于社会的科学研究和记录自身的历史活动。因此,文字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最重要的起点。人类把自己的声音升华为一种系统的口头表达、并且把口头语言发展为文字形态,其中注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人类生命在地球上产生于大致有40亿年前,而人类在地球上最早的文字却仅仅有数千年的时间。显然,人类在地球上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处于没有文字的状态中。

价值文明、制度文明、产业文明——是人类社会文明的最重要的构成。也是人类实现幸福生活的关键因素和核心成因。价值文明是人类精神面貌的直接表现,制度和产业是社会存在中最重要的影响人们生活的客观因素。制度是人类为了规范自身的社会生活而设计的一种行为框架,由于制度的设计和制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行为方式和政治选择,因此,制度的合理性与公平性对于一个社会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一个在制度设计上不合理的国家,注定不可能得到良好的社会发展。产业分工是人类社会的一种最核心的也最基本的状态,一般说来,分工的丰富与发展有利于人类生活质量的提高。产业文明需要科学技术力量的支持,产业文明是人类社会文明的基石。

正确区分文明与文化,并且真正搞清文明与文化两个概念的实质,这是中国理论科学和思维方式转变的一个重要的任务,也是中华民族文化形态升级的重要的侧面。

墨子是中国战国时期最伟大的思想家和科学家,然而,墨家学派仅仅存在了两代便成为“绝学”。可以说,这是中国文化与整个社会的一个不可估量的损失。墨子的理论原则极其简明而实用——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墨子把战争、掠夺、偷盗、失忠、不慈孝、不和谐等等行为皆列为“天下之害”,而这些“天下之害”源自于“不相爱”。因此他主张“兼相爱、交相利”。在春秋战国时期,墨子开创了“光学”知识,这是老子道家提出“上善若水”之后最伟大的自然科学成就。

 

华夏民族的思维方式和文化形态,在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争鸣”之后,没有转化为用于社会的产业分工和面向自然界的科学形态。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来自于公权力的愚昧、残暴和荒唐。秦始皇父子的“焚书坑儒”与“指鹿为马”,奠定了之后中国的文化形态与公权力的关系模式,即公权力强行统治和束缚文化形态的模式。从秦始皇公元前213212年的焚书坑儒,到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34年接受董仲舒的文化政策建议并开始推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大致经过了80年的历程,可以说,这80年的时间是中国的正在形成的汉人社会在文化上经历的最黑暗的一段时间,一方面,发端于春秋时期的诸子百家除了儒家之外都一一沦落,所谓的百家争鸣的文化盛况一去不再复返;另一方面,公权力一步一步走向专制和不收限制的为所欲为。在同一个汉朝的内部,到汉明帝刘庄时期,他认识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社会后果,终于,以“夜梦金人”的方式开始向外寻求新的意识形态,他引进的意识形态便是对后来中国影响至深至巨的佛教。其时在公元68年,据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相距大致210年。从公元1世纪佛教开始在中国传播,到公元35世纪,佛教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便远远超过了儒家的影响力。

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问题,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意识形态和理论研究问题。对于中国而言,佛教是一种外来的宗教。这种宗教形成了中国人日常生活的许多习俗,并且,对于中国人的逆来顺受的人生观念起到了固化的作用。然而,没有能够提升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对于自然界物质世界与社会产业发展更没有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直到1840年英国的寻找世界市场的坚船利炮强行把古老中国的大门冲开,由此,中国的一些进步的知识分子和开明的官僚,才开始睁眼看世界,中国的学习和模仿西方国家的心理源自于鸦片战争的发生。这种学习和赶超的心理一直延续到20世纪的结束,乃至现在。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建国后20世纪50年代确定的“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至今,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已经走过大致70年的历程,在这样的一个历史时期,中华民族分别走过“政治挂帅”和“经济中心”两个明显不同的时期。中国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中走进21世纪。21世纪注定是中华民族创造崭新的社会文明体系的世纪,而马克思主义——这个人类思想史中最具有实践力的理论,究竟在中国的21世纪任何发展?这不仅是一个理论逻辑问题,更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在21世纪,中华民族只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思维方法诠释人类社会文明的本质规律,由此才能够使得马克思主义本身符合与现实文明进步的需要,也才能够体现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和对于现实生活发展的指导意义。

21世纪里,马克思主义必须有益于中华民族社会文明的发展与进步,并且对此提出科学的方案、正确的方法、完整的战略,马克思主义才能够在中国社会的土壤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经典马克思主义是符合于当时欧洲社会文明进步需要的理论形态,因此,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中,本身就包含着文明的成分。文明是一切文化形态的本质内核,任何一种缺乏文明要件的文化表现,在实质上注定会对于人类的社会生活造成一系列不良影响。当然,一般说来,文化的初因都具有向善力,在许多情况下,一种文化形态或者理论、学派走向它的反面,都是被统治者利用的结果。

中华民族的文化形态严重缺乏逻辑思维与面对自然界物质的探索热情,这种追求科学真理精神的缺失,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典型缺陷,也是中国社会无法形成大规模的、持续的产业革命浪潮的根源。在以家庭为主要劳动组织的小农生产方式和皇权专制的政治结构中,整个社会的生产力长期得不到发展,产业分工与技术进步无法形成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因此,社会形态只能在自然经济与家族伦理的纲常礼俗中徘徊不前和原地不动。

知识就是文明。21世纪中华民族必须创建崭新的知识体系。知识体系是人类社会存在中最符合文明需要的部分。在科学领域,21世纪中华民族应该在生命科学、能源科学和空间科学三大领域实现实质性的突破,并且完成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农业革命。由此,改善和提升中国社会的经济基础和科技实力,并且把整个中国社会的文明程度提高到一个崭新的水平上。

21世纪中华民族的文明事业,注定是全人类文明事业中最为波澜壮阔和引人入胜的事业。而正确的开发全体成员的智力资源,强有力地引导整个社会走在文明的道路上,这才是21世纪中华民族的核心使命。

 

                                             徐国进

                                      2019129日星期二

 

徐国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