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无意本能与大乘之境的体用关系

陈嘉珉 原创 | 2019-10-17 09:02 | 收藏 | 投票

(原载《大成拳研究》总第64期)

一、大成缘起

我接触大成拳理论并学习站桩,是从拜读邓匡林先生诗文开始的。之前我练过打坐很多年,因机缘不足、福报不够,始终找不到期待的感觉。一个偶然机会,没有任何发心及目的用意,我有幸读到匡林先生的诗偈。一年半前在餐桌上,老朋友陈国祥介绍我认识匡林先生,席间有人恭维我是什么批评家之类,匡林顺口说“请嘉珉先生评论一下我的诗”,口气、姿态非常谦恭。这是我读匡林先生诗作的缘起,完全是在我的阅读计划之外,然而却改变了我半年的读书计划。由此不仅拜读他的诗词,其全部文章我都极认真地通读、研读了一遍乃至数遍。其效果可用《楞严经》的一句经文来形容,叫“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从前四处寻找法门,可是转悠若干年找不着门,然而一读匡林先生诗文,忽然发现到处都是登堂入室之门。他的诗文把珍珠宝贝都给你,是教人问道见道的,而且任意挑一首、选一篇来读,都会开卷有益。并且因匡林先生的诗文这道“门”而溯源求本,进一步关注、拜读张礼义大师、王芗斋祖师的事迹和著述,眼界大开。

匡林先生诗偈很像经文语言,质朴简约,非常精粹。他写一诗、造一偈、作一文,必以真为本,内义信实可靠,皆是启人本性、救人真命、引人入道之言。我读他的诗文,除了欣赏诗偈艺术,更重要的是我把它当做教材、法门,从中学习站桩一年多。比如他的《晨悟录(站桩与定境)》写道:“晨练站桩,先求抱架。双脚平行,与肩同宽。上虚下实,胸含腹圆。双手抱球,肩撑肘横。头直项竖,眼似垂帘。双腿微曲,膝盖一松。盆骨微坐,虚领顶劲。以鼻行气,松静自然。肩手头膝,微微调整。抱架妥帖,虚空平衡。”这段如诗的四字句,简要概括了站桩的身心要领。

我读匡林先生诗文,最终是从中学习了人生最顶级的修行功夫。我从前若干年通过打坐找不到的那种感觉和境界,通过站桩很快就找到了,恰如匡林先生《习拳小史小识》说的“试之愉快、习之甜蜜、悟之入道”。当然我离见道还远,但感觉自己做站桩的功夫已上道,的确是走在路上了。所以我要感谢匡林先生,没有他的诗词文章,大成养生桩离我十万八千里,毫不相干了。

经过深入学习,发现匡林先生关于援武入道的禅定哲学体系中,有着鲜明的三层关系、三种境界,这和中国古典哲学和禅宗的修行次第有殊途同归之妙。匡林先生主要是从大成拳原理尤其大成拳发力效果的角度来表述这三层关系、三种境界:第一层关系是原始本能这个体,作用于无乘之境而表现出蛮力;第二层关系是有意本能这个体,作用于小乘之境而展现出暗劲;第三层关系是无意本能这个体,作用于大乘之境而生出化劲。

二、无意本能与大乘之境

佛家修行的根本是明心见性,道家修炼的根本是见道得道。人生根底上这个自性、佛性、大道,匡林先生从大成拳的角度,用了“本能”这个词来说明。

他的《拳学本能说》认为,本能“既简单又玄妙”。说简单,本能“无须外求,本身具足,拿来即用”;说玄妙,本能“求则不知其所在,而不求时则可能忽然而至”。匡林引用《华严经》的“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圆觉经》的“众生本来成佛”等经文,都是强调这个本能是人人具有的真如佛性、自性,人若回归自性,即可自证成佛。对于这个本能,匡林先生主张“贴近它、体认它、契合它”。贴近、体认、契合的过程就是做功修行,修行成果即是“在过程中发现、收获新东西”。新东西是什么?第一个是悟觉并契合本能,这是“体”,第二个是掌握和运用本能,这是“用”,合起来是“体”生之“用”。

完整的修求过程有三个层次,就是匡林先生从大成拳法中归纳的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无意本能三个层级的“体”和“用”。

原始本能——匡林先生举例说,不学拳法不等于不能打,任何一个拳盲都会摔、打、抓、撕、咬、撞、扑、推、挡等自然动作,这是无须学习、与身俱来的原始本能。原始本能所生之“用”,是一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原初自然境界。

有意本能——发心学拳的人,要经历或短或长乃至一生刻苦学习的有为阶段,这是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讲的“运动形式基于心意引领支配,其境未能上乘”的阶段。这个有意运动层的“用”,也是本能之“体”之“用”,是使人在有意识状况下随时随地达成本能反应,随机施巧,一触即发,从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为境界。

无意本能——《拳学本能说》说:“最高一层则是在此基础上完全放松、放下,进入无意识状况,气、心、意、神浑然一体,周身无妙不臻、无法不备,全然进入本能抱一、以应无穷之化境。”“只有到了无意之层,才发达成一种‘无意识状态之运动’,物我双忘,拳打三不知,这才是拳学之化境。”这个拳学的化境,便是无意本能之“体”发挥所致,是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的最高智性化境。

从空间上看,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无意本能是三个不同质而共存的“体”;从时间上看,三者又是可以相互提升或下降的同一“体”,而提升和下降也是“用”,是“体用如一”的。

宇宙万物追溯到源头都是无物,大成拳能够使修练者极妙地体验这个于中生有之“无”,这个“无”其实是“用”,是无意本能之“体”之“用”。正如《拳学本能说》所说:“拳学本能之体为虚空中生妙有,与宇宙本体法则高度契合,明白精妙拳道大多从空洞中体认,从无为中得真意。”匡林先生此意,正是《楞伽经》所讲“以无故成有”的功法禅意。《拳学本能说》总结道:“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拳打三不知而妙用精奇。”并由此引申出拳学悟道的玄机妙用:“若能与生活打成一片,养浩然之气,则行住坐卧皆拳意,拳学体用皆人生真谛。从养生到技击,理趣无穷无尽,圆融舒适无碍。”“最终,要紧之事是明白拳学之体用是一体两面,体用不二,即体即用。”

对应于有意本能、无意本能之“体”,匡林先生借用佛学概念,把拳学之道之“用”分为小乘之境和大乘之境。

无乘之境——根据匡林先生的逻辑用意,笔者在此加进一个“用”的概念——对应于原始本能的,即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毫无修为的原初“无乘之境”。

小乘之境——《拳学本能说》认为:“小乘之境基本上处于自我意识阶段,求物、求有为、求体认。”小乘之境这个“用”是发挥有意本能,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意本能起用之境。

大乘之境——《拳学本能说》指出:“大成拳的大乘之境,是要将内省、外观、体证三者合一。内省一心向内,体察其内在意象如何?是否打通‘地心争力’、‘空气争力’及‘宇宙争力’之间的通路?外观则参与他人即外部世界之表现互动,作内省之助。体证则综合内外所得,心传意领,敦厚实作,将功夫完整实得,妙用无穷尽。大乘之境除心传意领、外证诸物、修神气力三步功夫外,须明白神气力同出一源、互为根用,达到内无身心、外无世界,这样才可修得潜能之力,均整圆融,非局部之呆蛮力也。”匡林先生归纳大乘之境的要义,是“得意忘言,返璞归真,抱元守一,二十年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进入澄明之境”。

无意本能这个“体”起用的大乘之境,其实就是佛家《楞伽经》讲的“意生身”,尤其是三种意生身中的“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意生身是大乘菩萨境界,身体已转,从凡夫身转为金刚之身,无意而随意所转,化身无限,转了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随意自在,同时无意无为,是如来藏不假造作功能的“体用不二”的法尔如是境界。

从空间上讲,无乘之境、小乘之境、大乘之境是三个不同质而共存的“用”;从时间上看,三者又是可以相互提升或下降的同一之“用”。

无意本能和大乘之境这个“体用不二”的关系,可以用爱因斯坦的“时空连续统”来说明。我解释爱因斯坦这个概念用了两句话——“空间是折叠起来的时间”,因此无意本能是空间凝合起来的“体”,故而需要空间上的训练调理;“时间是拉伸的空间”,所以大乘之境是时间展开出来的“用”,故而需要一定时间来训练调理。分开相对来讲,空间为体,时间为用,然而空间是折叠起来的时间,时间又是拉伸的空间,因此体用如一,一体两面,即体即用。

爱因斯坦的“时空连续统”概念,揭示出宇宙大道的至理,而大成拳中的“无意本能—大乘之境”这个“体用不二”概念,却是天人合一的真修实证和禅定体认,也就是见道、得道了。大成拳的“无意本能—大乘之境—化劲展现”这个体用关系,正是大成拳理论家兼实战家于冠英老师在《回复〈站成一片〉一文——兼谈传统文化的几个特点》(《大成拳研究》总58期)中总结的“天人合一”、“整体思维”、“内求体悟”、“反者道之动”的具体体现。而爱因斯坦只是拥有中国哲学“整体思维”的方法论,而缺乏“天人合一”、“内求体悟”、“反者道之动”的修证体悟。用前述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指明的“大成拳的大乘之境,是要将内省、外观、体证三者合一”要求来看,爱因斯坦只有“外观”一项,而没有体察其内在意象是否打通地心争力、空气阻力、宇宙争力之间通路的“内省”,和心传意领、敦厚实作、将功夫完整实得的“体证”这两项。

从拳学上说,随着不同本能之“体”起用的境界不同,所表现出来的劲头效果也有三种。

明劲——《拳学本能说》概括为拙力、暴力、蛮力,是被动应对,以力打力,出现在原始本能起用的无乘之境。

暗劲——是向自然之道契合,向道而生,以合自然之力,谓之顺生,体现在拳上为暗劲,是有意本能起用的小乘境界,具有相当高的技术和技巧成分。《拳学本能说》认为:“暗化之劲是应机生劲,借力打力,符合自然力的要义,拳诀上说的不丢不顶、沾粘连随、逢朋必滚、逢滚必转、拳透敌背、一触即发等,都是此意。”

化劲——《拳学本能说》认为,用力柔顺自然,完全无意,纯任天机,体现在拳上为化劲。化劲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境界,完全表现出拳击招招无法,而法法皆通,念念无意,而意意俱到。

明劲是在无乘之境中原始本能起用的低级功效,暗劲是在小乘之境中有意本能起用的高级功效,化劲是在大乘之境中无意本能起用的最高功效。从空间上看,明劲、暗劲、化劲是三个不同质而共存的体用效果;从时间上看,三者又是可以相互提升或下降的同一效用。

匡林先生《海上持桩记》说,在大海中的轮船上只站半小时,身体已自然地和谐了波涛的声音、情绪、律动,整个身体松散得像一张白棉纸,海风都能穿过胸膛吹过去,内外自然交融,就是天人合一了。这种体验非常奇妙,因为有功夫,只需半小时,便可体验到“无身滞碍”。晨悟录(站桩与定境)》也描述了同样的“体用如一”的境界:“若在室外有微风,会顿觉双肩生羽,身体欲飞,有羽化登仙之感;心窝虚化,胸薄如绵纸,清风可以从胸穿膛进出,内外气息与能量交换,直过养身之境。”最为玄乎奥妙的是:“不知何时,肩踝一松,元神冥然出窍,上布虚空。金光灿烂,神游太虚,惟恍惟惚,与时光悄然共行。”这即是《楞严经》讲的“摄念未久,身心忽空”。此时已经和宇宙能量合而为一,如施予试力、摩擦步等其余六步功法,就会立即出现智公移山、放人飞空的化劲展现。

从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提升到无意本能,以及从无乘之境、小乘之境进化到大乘之境的过程中,匡林先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志向问题,这同样是一种“体用如一”的重要关系。《习拳一悟》说:“犹须注意,重精神和重意感与目标志向大小有关系。志向高远,精神远放,自然力大;目光短浅,看物是物,自然力小。所以习拳亦得立志立意。”文章进一步论述道:“若神意上能顶天立地,吞江吐海,拳透万重山,自然力便得博大而圆满。如李广视石如虎,一箭穿石,无须考虑弓是否拉圆。拳透万重山,无须理会眼前之物,则拳意穿透,无人无我无物。不仅如此,因与大气交换,天人合一,精神可连天插地,与宇宙为一体,借得宇宙之能量。内无心身,外无世界。其静穆时如山,动则翻江倒海。”立志立意是有为阶段的先机妙用,其理与佛家修行所说的大格局相同,格局大,才能收放自如,肚里撑船,借得自然大力。匡林先生说,立大志成大事,其格局一如“老子所视天地为橐龠,虚而不屈,动之愈出”。老子这个“虚而不屈、动之愈出”的橐龠情状,即是其《练拳一得》所说的“笼天地于形内”、“戳万物于指端”的大志向,大胸怀,大格局。

三、无意本能与大乘之境的体用表现

(一)运作宇宙大力

因我对大成拳的理解有偏差,匡林先生在8月发给我的微信中说:“大成不是集形意、少林、太极、八卦等拳之大成,而是集宇宙山河、天地人生之大成。”今年98日晚,张礼义大师在邵阳给大成拳弟子讲课时谈及他从前的教学经验,通俗简明地说:学大成拳干什么?第一可以“打架”,第二可以“治病”。从“打架”角度讲,大成拳正是运用了宇宙大力;大成拳集人生之大成,其中第一要事就是“治病”。

在匡林先生的诗偈中,对大成拳运作宇宙大力的描述很多。如:“摩擦步动风云起”、“内外互争大气搅”(《摩擦步》);“江河心画里,和风物从容”、“抬手天地远,环抱宇宙同”、“吞气玄天里,接地劲无穷”、“空洞真切事,大道全拳功”(《站桩》);“神若游龙环宇看”、“顶劲虚领抱元空”(《持桩一得》);“游龙鹤舞,日月同春”、“天人合一,超凡入圣”(《拳心诀》);“大成本无法,空中妙有生;虚无求具体,静力动乾坤”、“抱一天下式,不期自本能,有感皆相应,自然力浑成”(《大成》);“空明灵幻虚寂时,神光朗照满乾坤”(《拳境》);“练拳妙要换劲始,由拙换活明劲生;明劲转柔暗劲启,绵柔至极化劲成”(《换劲》)。

匡林先生的文章对运作宇宙大力的诠释也很多。如《站成一片》说:“身体与大气相结合,人与宇宙连为一体。”《拳学本能说》、《海上持桩记》、《习拳一悟》等文章都强调指出,大成拳与宇宙本体法则高度契合,打通“地心争力”、“空气争力”、“宇宙争力”之间的通路;与大气交换,天人合一,精神可连天插地,与宇宙为一体,借得宇宙之能量,从而“笼天地于形内”、“戳万物于指端”。匡林先生今年8月微信发表的《浅识虚领顶劲》指出:宇宙中有大能量,虚领顶劲干什么,就是“借助宇宙之力”;“顶窍开了,百会贯通,神意可以出窍,神识出来往哪里走?是往宇宙中行走”;“头的神意出来,接通宇宙能量”;虚领顶劲,气沉丹田,在此基础之上,神意出窍,上通宇宙”;“大成拳的精神假借和意念诱导,就是求得宇宙能量和自然本能之力的合一,所以拳透敌背至万重山”。今年9初写的《大成拳对良能及仁的境界追求》说:“这种融天地为一身、万物为一体的超越小我,溶入宇宙大我的宇宙精神与大成拳的虚灵挺拨、融合天地、假借宇宙无限力的气象是相通的。”

正是因为人的无意本能作用于大乘之境可以借得宇宙大力,所以匡林先生强调“自然力之修炼是拳道之本”,自然力的修炼须从精神和意感中所得,所谓得劲不得劲,要看是否顺合天地人道之自然,是否虚空生妙有。自然力的修炼能够完整实得,犹如眼遭水喷会自闭,手触烫物会自缩一般,也会表现出原始本能的摔、打、抓、撕、撞、扑、推、挡等动作,但已经能够获得宇宙大力,已经是无意本能了,所以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

对于大成拳运作宇宙大力这个大“用”,王芗斋先生在发明大成拳的早期,就著文进行过阐述,他在《拳道中枢》的《自志》中说:“统而言之,使人身与大气相应合;分而言之,以宇宙之原则、原理以为本,养成神圆力方,形曲力直,虚实无定,锻成触觉活力之本能。”由于身体具备了能够遵循宇宙原则、原理的功能,因此神圆力方、形曲力直、虚实无定、触觉活力的化劲展现,其实就是“人身与大气相应合”而运作的宇宙大力。在《拳道中枢》的《练习步骤》中“试力”一节,芗斋先生论述得更为具体,“全身能与宇宙之力起感应合否?假借之力果能成为事实否?”这是试力的要害所在。他认为运作宇宙大力,“欲与宇宙力起应合,须先与大气发生感觉,感觉之后渐渐呼应,再试气波之松紧,与地心争力作用”,这是试力的关键和核心步骤。在李见宇、孙闻青所录《芗师语录并歌要》第三节中,就有一句芗老的语录说:有谁能体会到这自娱能支配虚空宇宙力。”可见芗老对大成拳运作宇宙大力的认识是非常清晰而且十分肯定的。

根据物理学理论,宇宙中有五种基本力:电磁力(Electromagnetism),引力(Gravitation),强作用力(Strong Interaction),弱作用力(Weak Interaction),旋转力(Rotation Force)。大成拳对宇宙大力的运用,应该是全部运用了五种基本力尤其旋转力。匡林先生的诗句说:“沉浮螺旋行,阴阳辟双重”(《站桩》);“意动身随拳脚真,拧裹螺旋成本能;分明空空全无力,放人如飞惊自身”(《拳境》)。说明大成拳的放人飞空效果,应该主要是运用了宇宙中的螺旋力。因自己缺乏实际体证,为审慎起见,我查了一下大成拳学经典,王芗斋祖师在《拳道中枢》一书中,讲练习步骤的第二步“试力”时,有一句话可以为证:表面观之形似不动,而三角之螺旋,实自轮旋不定,错综不已。要知有形则力散,无形则神聚,非自身领略之后不能知也。盖螺旋力,以余之体认观之,非由三角力不得产生者也。”芗老自述的领略体认说明,三角力是一种“体”力,而体“用”的对象和效果是螺旋力。

从广义上讲,人的所有活动都利用了宇宙能量。比如能跳是因为宇宙有膨胀力,跳起又落下是因为地球有吸引力,向前走是因为宇宙有推力,能后退是因为有拉力,等等。意念一动,力随心行,意、力是同时同步的,所以匡林先生说“体用不二,一体两面,即体即用”。如果没有宇宙能量,一个百斤体重的人便会轻如鸿毛,这即是“无”,为什么能够“无”中生“有”,因为有看似“空洞无物”的宇宙大能量。但一般人对天地宇宙中力量的利用非常有限,只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比如经过打坐、站桩训练的人,顶轮百会穴开了,沟通宇宙能量,实现匡林先生《桩境》诗说的“身与大气合,内牵外挂融;和光同尘处,未发乾坤动”的境界,才会真正运用天地宇宙的无限大力。获得宇宙大力,便是匡林先生《桩境》诗写的“禅立绝顶观,一惊天地动;吞江饮海浪,拳透万山重”的化劲展现了。打开宇宙力量的通道,通过匡林先生诗中所述整个身体的松静、交融、托身、吐纳、内视、内牵、外挂等有为功夫实现的无为之境,即是无中生有、无意无为而大有为的效果。这也是《悟拳》诗说的“心无挂碍真如际,空洞无我本能达”、“混元阔大充环宇,空洞无我寂寂容”的玄天机理。

从“用”的角度讲,最佳效果和最高境界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中成就的化劲展现。例如王芗斋祖师和武术名家李存义的弟子尚云祥研习拳技,王芗斋在尚云祥身上一按一捋,尚云祥的身体突然飞起来,头和肩插入房子顶棚,落地后二人惊诧相视。这即是匡林先生《拳境》诗写的“分明空空全无力,放人如飞惊自身”。尚云祥请求再来一次,王芗斋说:再有意来,恐怕就不成了,这就是郭老(云深)所说“有形有意都是假,技到无心始见奇”,再来就是有意了,把你弄不上去了。王芗斋有意把人捋不上去,可是这个能捋之“能”还在不在呢?还在的。这个“能”是体,即无意本能,把人捋飞是化劲展现的“用”,二者是“体用如一”的关系,体用的切合点是大乘之境。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讲“本能的体用分为二面,一面为本体,另一面为运用”,体用如一的境界是无为境界。王芗斋先生无为,却把人捋飞了,这便是无为而有大为,无为而生大机大用。

无意本能是一种客观存在之“体”,但这个“体”沉埋在人体中,它不会自动展现出大乘之境,并实现化劲功效,因此需要站桩、试力、摩擦步、发力、试声、推手、散手等七步功法的特别训练。当然有些没有经过特别训练的人,在万分特殊或紧急情况下,其沉埋的无意本能这个“体”,也会借得宇宙大力,爆发出大乘之境的大“用”来。1976年唐山地震中,有对夫妇竟然能够举手撑着4千斤重的水泥板瞬间,把睡在地上的婴儿一脚踢开。又如上世纪90年代初,北京一中年妇女买菜回家,在百米外看到孩子从十多层楼的窗户掉下来,她立即扔掉菜篮,飞奔过去把孩子接住,她被重力压死,而孩子得救了。过后有人测算,她的飞奔速度比世界长跑冠军快了几乎一倍。

到底大成拳出击的无穷大力完全来自宇宙,还是有发自拳修者自身的部分,这个关系可用苏轼的《琴诗》来说明。《琴诗》写道:“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如果说琴声完全发自琴弦本身,那么把琴放在盒子里,为何没有响声?如果说琴声发自抚琴的手指头,那为何单独在指头上却听不到声音?琴声可以比喻为化劲,琴身可以比喻为天地宇宙,拳修者即指头。如果说化劲来自天地宇宙,那为何一般人感觉不到这个宇宙大力呢?如果说化劲发自人体自身,那为何普通人却展现不出来呢?所以通过功夫完整实得的“天人合一”、“体用如一”的关系密不可分。这个天人、体用关系最精准微妙的表达,即是王芗斋祖师在《拳道中枢》一书中说的“离开己身,无物可求;执着己身,永无是处”。

张礼义大师在《道不远人在体认》(《大成拳》研2014年第1期)文章中说:“其大无外,有外即虚,无边无际,混元扩大,天人合一”、“人与宇宙连在一起,天地人浑化融合,所以没有内外之分”。张先生所言即是运作宇宙大力的必备条件,作为宇宙一分子的人,因为智能因素的自作聪明、故意有为而将自己独立于自然宇宙之外,把自然宇宙当作对象,用佛家的话讲即执着末那识中的“我”,这样人就变得渺小无力,运作宇宙之力便无从谈起。唯有通过桩功禅定破除我执,通过自然力修炼打开百会穴实现天人合一,“人与宇宙连在一起,天地人浑化融合”而“没有内外之分”,才能运作宇宙之力。

(二)治病强身

大成拳养生桩治病强身的功能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诊断疾病,即匡林先生《桩境》诗说的“内视五脏清,咝咝响不同”,就像西医X光透视一样,看清五脏六腑的疾患所在;二是沟通超力,恢复元气。

匡林先生在微信中,与我分享了他的《习拳小史小识》一文。匡林说,从养生角度看,大成拳的养生功能主要体现在养生桩上可以健身修心,坚持长期站桩,能够使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加快,均细深长的呼吸还可以增加肺活量,从而增强人的体质。尤其在站桩的定境中,大脑的入静状态会促使大α波增加,使人心平气和,智慧倍增。

为什么匡林先生对大成拳的桩法、拳术会如此情有独钟?这与他2009年初习大成拳养生桩之前的身体状况有关。邓君幼时体弱,体质过敏而多病,中年为企业白领,一点一线穿行,基本在空调房内生活,因无任何体育锻炼爱好,常因感冒而引起鼻炎,进而发烧,进而哮喘……2009夏,偶然的因素结识了大成拳养生桩,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开始站桩。他说“一开始并无特别明显的感觉,因无任何体育锻炼,也就站了下去”。匡林先生作为商场将领,并没有把自己置于那种日理万机、百忙之中、争分夺秒、刻苦努力的紧张磁场,而是自自然然、轻轻松松就“站了下去”。否则,不符合大成拳养生桩的“无意本能—大乘之境”要义。

匡林先生说:“没想到过了一年,恍然发现居然一年都没有感冒、发烧、哮喘,鼻炎和痛风都几乎全好。这一发现令我欣喜,更加坚定了学习大成拳的兴趣和决心。”这段话我特别留意“恍然”和“居然”两个词。说明什么呢?就是千万不要在过程中自作聪明,紧张兮兮!这跟大成拳的核心法门一样,要只管去做,下了真功夫之后,就会“恍然发现居然”尝到了甜头,获得巨大受益,正如俗话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匡林先生常说自然力之修炼是拳道之本,一切修行跟大成拳一样都是自然力的修炼,如果修练者总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对自然力、自然秩序加以人为扰乱、对抗,那就永远不会出现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永远不会出现“恍然”而至、“居然”会有的“藏之则一粟,展之天地宏”、“虚含千秋云,意动万古松”的高妙境界。

大成养生桩治病强身的原理,就是恢复元气、沟通超力,培育无意本能这个“体”。这个“体”的无穷能量,可以用爱因斯坦的质能等价公式来说明。爱因斯坦发现的质能等价公式为:E=mc²E代表能量,m为质量c每秒186,000英里的光速。这个公式说明,静止物体(人在桩定状态中也是“静止物体”)的能量,等于它的质量乘以巨大的光速的平方,这就是说,每一单位的质量都蕴含极其巨大的能量。为什么大成拳行家称练大乘养生桩是“存巨款”、“造原子弹”,就是因为修练者每存进一分质量,便有十数万倍乘以十数万倍的能量增长。

为什么人在平时看不见这么巨大的能量出现?爱因斯坦的《晚年文集》说:“只要能量没有外泄,就不能观测到它,就好比一个大富豪从来不花也不捐一分钱,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富。”爱因斯坦说的“外泄”,即是我们这里所讲的“用”,犹如原子弹能量这个“体”已经汇聚存在,但原子弹爆炸还需一个专业协作的过程,宇宙能量这个“体”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拳修者还要经过桩定、试力、摩擦步等七步功法训练,才能在“用”上释放出巨大的宇宙能量。对于治病来讲,每次桩定都让身体里边像“造原子弹”一样,储存了十数万倍乘以十数万倍的能量,那么这个能量(体)所征服(用)的病毒,便自然会化为乌有了。

所以桩定储存能量的效果,有病则治病,无病则强身。匡林先生在上海大成拳分会论道群中说,“站桩在疲劳时是最好的休息,在不疲劳时是最好的锻炼”,也是因为储存能量的效果体现。这个“体现”即是“体用”。

按照严格的持桩要求,站桩之前要先排泄、净手等,站桩之后储存了能量,要“吝啬”而不可轻易漏泄,犹如爱因斯坦《晚年文集》说的“原M是一个有钱的吝啬鬼,终其一生,不捐一分钱(能量)”。因为“吝啬”增强质量,储存了巨大能量,不释放则已,一旦释放便是“展之天地宏”、“意动万古松”的效果。用爱因斯坦的话来讲,这个“吝啬鬼”“在遗嘱里,他把财产留给儿MM条件是他们捐一小部分给社区,不到全部财产(能量或质量)的千分之一。儿子们的总财产要比父亲的财产少一些(质量总和M+ M放射性原子的质M小一些)。然而捐给社区的那部分财产,虽然相对较小,但仍然是非常巨大的(看作动能)。”爱因斯坦这里说的“财产M+ M″”,就是我们讲的“体”,而“捐款”便是“用”。这个“体用如一”的能量,虽然只是在“用”上释放一点点,但释放出来的动能——化劲,却是强大无比的!

(三)消除烦恼

无论科学界的理论观点或世间众生的直感直觉,都公认现代人的浮躁和烦恼有增无减。人类浮躁、烦恼增加的究竟根源是什么?斯蒂芬·霍霍金在《不断持续的幻觉——霍金点评爱因斯坦科学文集》(A Stubbornly Persistent Illusion: The Essential Scientific Works of Albert Einstein)一书中,揭示了这个宇宙秘密:“人的直觉告知我们,空间是我们活动的事件的舞台,而时间是由一台普适的钟制约的。但在1905年以及随后的10年,爱因斯坦证明,对于坐在椅子上的,在飞机上航行的,在地球上和我们一道公转的,还有在室女座星系团某处饮茶的,或者正被黑洞吸入的观察者,空间和时间的含义是不相同的。”

虽然从一般物质意义上讲,钟表和时间是两回事,但是宇宙膨胀导致行星加速,今天的一个昼夜二十四小时,比数百年乃至千年前的一个昼夜二十四小时,显然是缩短了。时钟能够显示这个差别,比如只有二十三小时吗?显然不能,这就是霍金所讲“时间是由一台普适的钟制约的”。所有钟表上的时间,以及任何科学仪器上的标准时间,都比从前走得更快,而且会越来越快,这是因为时钟产品取自自然的材料特性、对自然物质的依赖性,会使其指针旋转与行星运动保持一致。这便是“普适”的含义。

人作为灵性智慧动物,人的身体作为灵魂的家,只有人的身体能在一定程度上脱离自然,并且越来越脱离自然的轨道,人已经在很多方面不按大自然的气候和作息规律来生存。人对自然轨道的脱离,导致人的灵肉不能随着“普适的钟”一起调速,这个速度上的牵扯促使人的烦恼和浮躁加剧。为什么爱因斯坦证明了坐卧在椅子上、航行在飞机上、公转在地球上或假设生存在其它星球上的人们,空间和时间的含义完全不同?就是因为人这种智慧生物在宇宙膨胀中,没有跟着“普适的钟”同比加速。所以行星加速导致不能随之加速的人体产生浮躁与烦恼,这就好比平衡功能差的人乘车会晕车一样;反过来讲身体浮躁、烦恼也反应了行星加速和宇宙膨胀,这就好比晕车反映了汽车在快速移动一样。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的禅定修行才成为非常地必要,而且也是完全可能的。

人要消除烦恼的大法大用有两个:一个是动,一个是静。人体这种承载灵魂的“特殊材料”没有和宇宙膨胀及其“普适的钟”一起调速,那么人就增加肉体运动来跟上宇宙的膨胀速度,这样做行吗?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然而实际上却做不到,因为人体不是纯粹的自然物质材料,人没有办法准确做到能和宇宙中所有膨胀的物质“大合唱”一起“同调”。相反,因为“不同调”、“不合拍”反而忽快忽慢地加大差距、参差不齐,从而导致人的身心更加浮躁、更加烦恼。由此可见“动”之“用”,其实是不符合宇宙节律的“乱用”,不仅与宇宙膨胀产生新矛盾,而且和无意本能之“体”也造成了新的不协调。这就好比晕车的人在车上手舞足蹈运动,期待与汽车的运动“合拍”,然而却造成“乱动”之“用”,不仅无法合拍,并且与身“体”也造成了新的不协调,结果呕吐不止。

消除烦恼唯一可行的大法是养静,犹如晕车者需要极度安静一样。最深的静定是禅定;而在禅定诸法中,最安全有效并且易学易行的禅定又是大成养生桩的桩定。用静定、禅定、桩定大用大法来应对宇宙膨胀,不是冲突、对抗而是淡化、消解宇宙膨胀对人体的消极危害作用。用俗话来讲,就是你动我不动,你就动不了我,因为我在定中无影无形无声,连鬼都找不到,你就拿我没办法。王芗斋祖师常讲的“大动不如小动,小动不如不动,不动之动才是生生不已之动”,这即是应对宇宙膨胀及其“普适的钟”造成浮躁、烦恼的根本大法,是真正的大理大法、大机大用,神妙无边。在大成养生桩的不动之中,蕴含有“生生不已之动”这个伟大的“用”,说明这个桩定不是枯木死灰禅,而是秀木逢春、能定能生的鲜活快乐禅,用匡林先生常讲的概念,就是“桩定禅乐”。在“桩定禅乐”中,浮躁、烦恼就被化解消除了,身心也自然健康快乐了。

(四)开启智慧

匡林先生的《呼吸气息说》文章写道:在大成养生桩的持桩过程中,“息调好了,心则定了,心定了,则智慧生起”;气在定境之中一入一出,真息氤氲,转定为智”。这便是桩定禅乐能够开启智慧的大用大法和玄机妙理。

匡林先生的体证和观点,其实和佛家的“戒定慧”修行次第是一致的。一个人发心站桩,总要有所“戒”,必须戒除不必要和不利的行为,才能数年如一日而日日不辍地安静持桩;而加持站桩本身就是“戒”,是持桩者禁止为非、唯行此道的人生大戒律。然而光有“戒”不行,如出家修行十年八年,完全戒除世间行为,可是不能“定”,那就是空“戒”了,因此“定”是关键。有了“定”,能在持桩的长息中进入桩定禅乐的大乘之境,正如匡林先生所说,便“会自然形成对生命体能量的补充和智慧的开启”,从而“转定为智”。在这里,体用关系是一体两面、体用如一而互为转换的。身心没有进入大乘之境,没有获得化劲展现这个体用效果,无意本能便深埋在习性之中,偶有开显也是浑浑噩噩;而一旦无意本能受到桩定大乘之境熏习召感,便会以智慧面孔勃发出来。

以我自己站桩一年多的经历来讲,对“定慧”逻辑关系的体认是清晰的。我2014退休后,一度出现过间隙性的身体慵懒、头脑昏沉,这对以阅读写作为业的人来讲,是一种十分不利乃至有害的状况。我当时归结为是因为年龄增长导致身体老化、脑力渐衰的原因。但在站桩数月以至迄今一年多后,感觉脑子朗朗清明、身体精神倍增。夫人看到我整天都在做事和读书写作,她嘴上常挂一句口头禅:“你看他精神好得很!”我在微信中和匡林先生交流,他十分肯定地说:“这是站桩的效果。”虽然不能说我因站桩获得了更高智慧,但头脑清明、精气神振发必定是智慧开启的必备条件。

佛家的唯识学可以更明确地解释人在定境中的智慧成就和体用关系。《坛经》有一句经文叫“六七因中转,八五果上圆”,具体说明了转识成智的机理。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作用于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六种外境),产生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种识,外加末那识、阿赖耶识,共为八识,被佛家称为八大心王。法相宗有一首偈说:“兄弟八个一个痴,其中一个最伶俐,五个门前做买卖,一个往来传消息。”痴就是愚痴,没有智慧,拿来什么它都接受,这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又叫含藏识。最强势、伶俐、作怪的是第六意识,它造作分别、是非人我、纷纭妄念、不了生死;无意本能之“体”就被压制、封存、深埋在第六意识之下,但其本来面目、佛性不减。意识如何掩盖无意本能呢?它就靠五个“兄弟打手”——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这五识专对外境器世间,习气厚重——要看好看的、要听好听的、要闻香气、要吃好吃的、身体要接触快感舒服的,它们在门前做“买卖”,是真正的“奸商”。古往今来很多的人生失败,都是为了满足五根的贪瞋痴而违法背德,从而招致天怒人怨和处罚严惩的。

佛家“戒定慧”中的“戒”,主要就是针对五根、五识。儒家也懂得这个道理,在《论语·颜渊》篇中有一段精彩对话——“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孔子的学生颜回(字子渊)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努力约束自己,一切按照礼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仁;一旦这样做了,天下一切就都归于仁了,实行仁德要靠自己啊,靠别人行吗?颜渊又问:那如何去做,有哪些具体要求呢?孔子说:不合符礼教的不能看,不合符礼教的不能听,不合符礼教的不能说,不合符礼教的不能做。颜渊说:好吧,我虽然愚笨不聪明,但决心按照老师的话去做。这四个规范,就是从眼睛、耳朵、嘴巴、身体上严格管束自己,就是佛家讲的管好眼、耳、鼻、舌、身五根,不让其肆意妄为来污染意识心灵。

五根、五识是一个善恶、美丑、好坏杂存的大染缸,第六意识随五识一起启动,便产生善恶、美丑、好坏、得失等种种事端。第七末那识意为“我执”,又名传达识,依随六识迁流,六识净则净,六识染则染,它染净不分、好坏不分,只管把六识信息传给第八阿赖耶识。第八识也是染净、好坏不分,照单接收,全部储存起来当种子。第六识是“体”,其余七识是“用”,因为第六识无明,压制了自性、佛性、无意本能,所以其它七识都在“用”中恶性循环。

修行的因地关键是第六意识和第七末那识,道家、佛家都坚持要做功夫,而且要精进用功,功夫精纯,行舍得之法,历境练心,见境不动,除尽习气,方能通过功夫得定而“转定为智”,其关系和次第是“识—定—智”。佛家常说的“转识成智”,其间还有个“定”的大门槛;如果没有“定”,“识”就无缘转成“智”了。匡林先生呼吸气息说》说的“转定为智”,显得更为直切明确,突出了关键和重点。正如匡林先生所感所言,持桩进入禅定大乘之境,“全身空松如白绵纸,海风穿胸膛而过,似无身体滞碍”《海上持桩记》),又“心窝虚化,胸薄如绵纸,清风可以从胸穿膛进出”;而最为玄妙的是“不知何时,肩踝一松,元神冥然出窍,上布虚空”(晨悟录(站桩与定境)》)。如此在定中破了法执、我执尤其俱生我执,内脱身心而外除世界,返本还源,回归自性,见性之时虚空粉碎、大地平沉,第六意识便转为不受前五识染污的妙观察智,第七识转为不再分别执着染净好坏、传递谣言的平等性智,于是根本智慧出现了。

由于“六七因中转”了,便自然呈现“八五果上圆”的奇妙效果和景象——第八识便转成舍断习气烦恼、明察三世、断掉种子、园证佛果、圆满万德的大圆镜智。第八阿赖耶识含有未破无明的佛性(自证分)和唯一真如佛性(证自证分),所以第八识一转,人就打破无明、返璞归真、证到本体、得道成佛、圆满智慧光明了。在第八阿赖耶的圆满智慧光明照耀下,前五识转为事功上的成所作智,如眼根犀利时,能把人看软、看趴甚至看疯,如身根动起来,可以如大成拳放人飞空等。常言说的“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就是“六七因中转”后,获得妙观察智和平等性智为基,在功夫的不断精进中进一步获得第八阿赖耶圆满光明智慧,并在这个最高智慧的指引下做入世之事。虽然是做入世之事,但和一般人(凡夫)大不相同,表现在其行止皆在定中,由于去除常见断见,能够任运自然并自然合道,因之做事功易于成功,即使不成亦不忧伤,有坚心伺机以待,有睿智明目以观。所以表面不同是成功,深入不同是禅乐,根本不同是智慧。

年初我给一书法家提建议,建议他修练大成浑圆桩,把身体转了,转凡夫身为金刚身,以金刚身来创作书法,那一定是大乘之境发挥无意本能的如来大成就。当然以凡夫身练字,练字本身也是修行的功夫法门,但却是低层次和低效果的功夫,能否“转身”要看运气和福报。所以有人练一辈子书法还是凡夫身,无法转定成智,依然靠有意本能在小乘之境,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世俗知识和技能技巧中折腾。如以站桩为主,练字为辅,实现“转身”并转定成智,反过来以“出世之心”这个“体”,行“入世之事”这个“用”,即操存书法事功这个“用”,便会成就大事功了。匡林先生的个人行迹,便是极好证明。

获得智慧是道家、佛家一切修行法门的终结目标,而这个目标的成就,归根到底是在包括桩定在内的一切禅定法门中得以完整实现的。

(五)修养德性

大成养生桩及其大成拳对德性修养的具体作用,匡林先生在《大成拳对良能及仁的境界追求》一文中,作了极好的阐述:“大成拳从追求‘中’、‘和’开始,将中道视为拳道之中枢,从技用到日用,从体证到精神,无一不在守中用中。”“‘仁’固有厚德之意,厚生厚德必定讲和谐、明和气、求和合。所以,大成拳对‘中和’的追求是对仁体的境界的接近。”匡林先生阐述的“中和”作用及其重要关系,其实是德性修养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离开“中和”,追求极端行为,便无任何道德可言了。

大成拳与德性修养也有直接的重要关系,匡林先生说:“练大成拳提倡四容、五要八德。四容指头直、目正、神庄声静,讲身正心正;五要指恭(神聚)、慎(心慎)、意(意领)、切(切实)、合(中和);八德指孝、悌、仁、义、勇、礼、爱、慈,与儒家道德体系几乎一致显明了大成拳的伦理道德价值。”正是基于这个同等的道德价值,匡林先生认为:“在日用上,大成拳对拳德的要求与儒家仁的体系亦是一脉相承的。”大成拳从创立伊始,就是很讲究拳德的拳学、拳术,匡林先生说:“仅靠力量和战胜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最彻底的征服是心服……所以,芗老丰常深刻地说:‘本拳非一拳一脚之拳,亦非携三打俩之拳,实乃拳拳服膺之拳。’”

匡林先生作为大成拳弟子和传人之一,他2014年正式成为张礼义大师亲传入室弟子后,以至在2009开始接触大成拳养生桩起,就发愿格物致知,诚意正心,通过援武入道,以体认修证通达为圭臬,立志宏扬国粹,以传承中华文化和拳道为己任,遵中华王道以和谐世界,为成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尽一己之力。他早年如此发愿,多年来亦如此行愿,这样的愿心、行解,本身就是知行合一、德行合一的传统美德。

今年九月上旬,笔者有幸亲临匡林先生在湖南武冈大成堂的收徒仪式。看到大成堂所有大门和墙上的对联都是劝行戒律;在仪式上,张礼义师爷和邓匡林师父对弟子的训导也主要是戒律;每个弟子人手一本的《拜师帖》,里边的《师训》也全部是戒律。中国自古以来,戒律是最高的道德承诺和最高的道德要求,由此可见大成拳在本质上也是道德拳,是最有道德修养的拳法之一。笔者在湖南武冈亲见来自各地的大成拳师父和弟子,都是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是我过去四十年交往中所见最明智理、最重情义、最有德行的一个群体,可以说,在国家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成拳这个“中华武术魂”里边,涵容了中华传统文化和道德的精髓魂脉。

本人在湖南邵阳和武冈的所见所闻所感,是张礼义先生师门道德传统、武德传承的体现。张礼义先生在2014年第1期《大成拳研究》上发表的《论师门与规矩》一文,是一篇在“用”上浓缩的武德大全。张礼义先生认为“徒择师易,师择徒难”,为什么?因为师父做出成绩,得到社会认可有一定知名度,要找到想要的师父很容易;然而芸芸众生不可知数,不能量度,选择徒弟难啊。就像我以前曾经质疑中国足球队,以为十多亿中国人,一亿人里边选一个球员,还怕没有人才吗?然而人太多,选择难啊!张礼义先生在此提出一个重要的德性问题:“学习大成拳不是人人都能学的,‘容易学,难得练’,学会容易,练,坚持天天练,难!”所以他说:“你大成拳都敢练,还有什么事做不成的,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这就是德性中的耐性。一个做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曝十寒的人,不可能是一个有德性的人,也不可能是一块能学好大成拳的料。《子》说德者得也”,无德便不会有得,张先生在此提出这个德性要点,极为重要。张礼义先生在文章中不厌其烦地以诠释和举例的方式,概述了不止对师父,而且对父母、长辈、领导、老师都通用的德行规矩,细致到包括称谓、用礼、座位、说话、吃饭、敬酒、休息、合影、拜见、过年、过节、过生、请示、报告、学习、练习、推广等方面的具体内容。这些内容看似细节,其实都是大用,因为“细节决定成败”。张先生强调大成弟子必须要有敬天、敬地、敬国家、敬父母、敬师父的五种敬畏之心,这既是体也是用,而且是大用。对于专属大成拳德行的内容,张礼义先生列举并详解了六条大成拳师门规矩1、忠于国家,热爱师门;2、孝敬父母,尊敬师长;3、勤学苦练,不图虚名;4、博采众长,融会贯通;5、礼让谦恭,诚恳待人;6、匡扶正义,见义勇为。大成拳学、拳术发展到张礼义大师一代,可以说已经完成德性修养的系统建设,只要遵行之便可成就之,这也是大成拳能够进入“中国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推广项目”的重要“文化”内涵之一。

大成拳在其创拳之初就非常重视道德建设。王芗斋祖师在《拳道中枢》开篇《自志》中的第一句话,就明确指出:“拳道之大,实为民族精神之需要,学术之国本,人生哲学之基础,社会教育之命脉。其使命要在修正人心,抒发感情,改造生理,发挥良能,使学者神明体健,利国利群,故不专重技击一端也。”可见大成拳法的文化道德传统和民族大业的责任担当精神这种高尚道德,是有根有源且一脉相传的。在《拳道中枢》的《论信条与规守》一篇中,王芗斋祖师强调:“拳学一道,不仅锻炼肢体,尚有重要深意存焉。”这个不可缺少的重要深意是什么呢?他接着指出:“就传统而言,首中德性,其应遵守之信条,如尊师、敬长、重亲、尚友、信义、仁爱等,皆是也;此外更须有侠骨佛心之热诚,舍己从人之蓄志,苟不具备则不得谓拳家之上选。”为使学者对大成拳信条过目不忘,牢记于心,芗老还编了歌诀,把道德信条列于开篇:“习拳既入门,首要尊师亲;尚友须重义,武德更谨遵。”在《拳道丧失之原因》篇中,他明确指出“习拳之要有三原则:一健身,一自卫,一利群”,并强调“利群为吾人之天职,亦其基本要项”。

纵观大成拳术、拳学理论及其发展历史,清晰可见其修炼和传播的行为,本身也是打造一个有功夫支撑而潜移默化、坚不可摧的道德制高点的过程。由此可以肯定,学习大成拳对修养德性具有最直接的功效作用,修炼大乘拳术拳学,弘扬大成文化精神,对国家、社会的道德文化建设,必能发挥巨大帮助力和恒久加持力。

 (本论文于201810月,获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大成拳论文报告会拳学论文优秀奖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